时隔数月,顾咎又再次变成一个人睡觉,他躺在床上,过了好久才睡着。

    睡着的时候,顾咎的脑子里还在迷迷糊糊的想着还是薄上远家的床睡着舒服。

    而至于墙那边的薄上远,则静静地坐在沙发上,一夜未眠。

    隔天。

    早上六点,闹钟还没响,顾父就按照昨天晚上说的那样,如约叫顾咎起床。

    顾父站在房门外,扬声喊:“咎咎起床了!”

    顾咎被顾父叫醒,朦朦胧胧的从床上睁开了眼。

    睁开了眼后,顾咎望着眼前的情景,怔然了一瞬。

    他一时间没缓过神来。

    在薄上远家住了好几个月,顾咎都已经习惯了薄上远家卧室里的情景,这会突然变成了自己的卧室,让他一时间有些没反应过来。

    顾咎躺在床上茫然半响,片刻后,他才终于后知后觉的想起,自己已经回家了。

    顾咎从床上爬起,注视着眼前分明熟悉到不行却又不知道为何略显陌生的卧室,心绪有些复杂。

    顾咎扭头朝身侧的方向看了眼。

    ……空无一人。

    若是他现在还在薄上远家,此时的情景,应该是薄上远一手圈着他的腰,闭着眼,睡得正沉的场景吧。

    也不知道他现在回家了,薄上远睡得还习不习惯。

    薄上远向来不喜欢早起,每次早上起床的时候,都必须得让他来去催。

    不止是催着叫薄上远起床,还得给他从衣柜里拿衣服,将他从床上拽起,薄上远才肯起来。

    现在他回家了,没人再去催薄上远起床,也没人再去帮薄上远从衣柜里拿衣服,也不知道薄上远能不能够自己一个人从床上爬起来。

    不过顾咎很快就觉得自己压根是多想了。

    以前他没住在薄上远家的时候,薄上远不也是一个人住,一个人睡,一个人起床,一个人穿衣服吗?

    他住进去之后,不过只是让薄上远更为方便了些许罢了。

    至于他在不在,其实对薄上远没有任何影响。

    顾咎默默地想。

    顾咎一个人默不吭声的想着,慢慢地从衣柜里拿出衣服穿上。

    顾咎穿好衣服后,又忍不住微微的晃神了下。

    说起来,他都好久没穿过这么‘正常’的衣服了……

    顾咎站在房间里,沉默的想着,卧室外的顾父久等都未等到他出来,于是便扬声唤:“咎咎你起来了吗,再不去学校就得迟到了!”

    顾咎闻声一怔,迅速从思绪里回神。

    顾咎大声回:“来了!”

    顾咎穿好衣服走出卧室,一抬眼,便就愣住了,

    只见客厅的餐桌上赫然摆着一碗稀饭和油条,还在热腾腾的冒着热气,好像是才做好的。

    顾父见顾咎望着早餐愣神,笑了笑,轻描淡写道:“起床了没事干,顺便给你做的。”

    顾咎抿了抿唇,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已经习惯了十六年的冷漠与漠然,这会突然变得温情起来,很是让人不适应。

    顾父显然也是第一次这么做,因此脸上的表情也略显不自然和窘迫。

    顾父词穷道:“你吃,吃完了就去学校。”

    顾咎乖乖的应了声好。

    说罢,顾父又想起了什么,说:“还有人家上远给你买衣服的那些钱,你别忘了。”

    顾父虽然不像薄上远家那么有出息,但顾父人穷志不穷,只要不是他们应该得的,他们一分都不会要。

    顾咎低头应了声恩。

    顾咎:“衣服我还不知道价格,等他告诉我了我就和你说。”

    顾父这才放心。

    顾父接着又叮嘱了几句,叮嘱完,他换上鞋,准备出发去上班。

    就在顾父推开门准备离开的时候,顾父突然又想到了什么。

    站在玄关处的顾父脚步一顿,回头。

    顾父有些不自然的开口道:“那个,咎咎……”

    坐在餐桌旁吃着早餐的顾咎茫茫然的抬头。

    顾咎:“?”

    顾父略显窘迫的开口问道:“今天要不要我送你去上学?”

    顾父突然想到,顾咎这高一上半学期都快结束了,他竟然还没送过顾咎一次去上学过。

    顾父自认为自己这个父亲不算是十全十美,但最起码是及格了。但仔细想想,其实可能连十分都没达到。

    顾父突然猝不及防的冒出这句话来,顾咎一怔,整个人愣住。

    顾咎愣了好半响,才终于回神。

    顾咎抿了抿唇,低声道:“不用了爸爸,楼下有公交车,我自己坐公交车去就好了。”

    听到顾咎的回复,顾父的表情有些失落。

    不过很快,顾父又振作了起来。

    顾父笑了笑,说:“那我去公司了,你快点吃,吃完了别洗碗了,丢厨房里让你妈待会醒了去洗。早点去学校,别迟到了。”

    顾咎:“好的爸爸。”

    顾父说完,带上门,转身离开。

    顾父一走,屋子里一下子变得安静了许多。

    顾咎的早餐也刚好吃的差不多了。

    餐桌冰凉的瓷面映照出顾咎显得有些迷惘的脸。

    顾咎在薄上远家的时候,曾经试想过他如果回到自己的家,到时候会是个什么样的场景。

    他爸恨铁不成钢?他妈找他秋后算账?

    又或者,好一点,所有人都装作什么事也未曾发生过的模样,日子照旧。

    顾咎想过很多种可能性。

    唯独没想到眼下这种。

    但是……感觉不坏。

    顾咎吃完早餐,换好鞋,出了门。

    他站在家门口,下意识等着薄上远一块去学校。

    但他等了又等,始终没等到薄上远出现。

    顾咎掏出手机看了眼时间,这才恍悟。

    ——现在还太早了。

    顾咎点开微信,第一反应便就是准备给薄上远发微信,叫薄上远起床。但顾咎突然想到了什么,一下子又犹豫了。

    算了,这么早,还是让薄上远多睡会吧。

    他自己一个人又不是不能去学校。

    想罢,顾咎看了眼眼前紧闭的大门,然后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

    但顾咎不知道的是……其实薄上远压根没睡。

    整个晚上,薄上远沉着脸坐在沙发上,就仿佛雕塑似的,动也不动。

    一直到六点的时候,整个人好似被定格了一般的薄上远这才终于有了反应。

    因为这个时候正好是顾咎起床的时候。

    薄上远抬帘看了眼墙上的时间,然后开始等。

    等顾咎过来找他。

    顾咎其实的确是要准备过来找薄上远的,但是顾咎以为薄上远还在床上睡觉,怕打扰到薄上远,便就没过来敲门。

    然后……两人便就自然而然的错过了。

    也因此,薄上远一个人坐在客厅等了又等,始终都没等到人。

    但薄上远并不意外。

    又或者说,从顾咎昨天离开薄家的那一刻,薄上远就已经料到了这个情景的发生。

    墙上钟表的时针已经指向了6点55分,离早自习的时间只剩下5分钟了。

    这个时间点,顾咎已经完全不可能会过来了。

    哦不,应当说,现在这个时间,顾咎早就已经到了学校,安稳的坐在位置上,等着早自习的开始了了。

    十分清楚这点的薄上远闭了闭眼,终于慢慢地从沙发上站起了身。

    自然,这天,薄上远迟到了。

    早自习的时间是7点,而薄上远到校的时候已经将近快七点半了。

    刚开始上早自习的时候,a班的数学老师见薄上远的位置空着,第一反应还以为薄上远是生了病。因为薄上远这上半个学期里,从来没迟到,也没缺席过。

    就在数学老师打算等早自习下了,给薄上远打电话过去问问情况的时候,薄上远到了。

    临近晚自习快结束的时候才到的。

    在班上众人好奇的瞩目之下,薄上远面无表情的站在教室门口,沉着脸喊了声报告。

    数学老师闻声错愕的朝教室门口的方向看去,问:“薄同学今天怎么这个时候才到?是家里出了什么事了吗?”

    薄上远今天的脸色可谓是冷漠到了极点。

    薄上远回:“没出事。”

    数学老师不解:“……那为什么现在才到?”

    薄上远没什么心情,不欲多言,更是不想再多说一个字。

    薄上远简言概之:“没有为什么。”

    教室里的数学老师一下子噎住。

    不过很快,数学老师便就又缓过了神来。

    因为薄上远的作风一向如此,不喜欢解释,开口就能噎死人。

    若要是成绩一般,那数学老师还能说些什么。

    可薄上远的成绩好到不行,就算上不上早自习也没什么区别,因此,就算是迟到,数学老师也没法说些薄上远什么。

    数学老师摆了摆手,无奈道:“进教室吧,下次注意。”

    数学老师话落,薄上远连声谢谢老师都没说,直接面无表情的走进了教室。

    对此,a班的一众同学是又羡慕,又觉得薄上远牛逼。

    要换做他们,恐怕早就被赶出教室去写检讨书了。

    对于薄上远今天迟到,段纶也感到十分的诧异。

    段纶认识了薄上远那么久,对于薄上远是个什么性子,他再清楚不过。

    薄上远这人,虽说从不早到,但一般也绝不迟到。

    所以这次迟到,简直稀奇的不行。

    段纶抬手漫不经心的伸手敲了敲薄上远的椅背,问:“今天怎么迟到了?稀奇啊。”

    薄上远没理,直接伏在桌上倒头睡觉。

    身后的段纶:????

    一旁的数学老师瞧见这个场景,虽然惊诧从来不在课堂上睡觉的薄上远怎么会突然睡起觉来,但现在这并不是重点。

    现在是一月,正值冬天,天气冷的不行。就这样在课堂上睡觉,生病了怎么办。

    数学老师伸手将薄上远轻轻的推了推,“薄同学,醒醒。”

    数学老师正要开口让薄上远中午放学了回家再去睡,这时,只见薄上远抬起头,冷冷的问了句:“做什么。”

    数学老师注视着薄上远那毫无笑意的冷淡面孔,一下子忘了竟忘了该说些什么了。

    薄上远等了会没等到回话,再次闭上眼,睡觉去了。

    数学老师无言。

    班上的其他几个学生见状,立刻高高的举起手。

    “老师我也想睡觉!”

    “老师我也是!”

    “老师还有我!”

    闻声,数学老师当即冷了脸,凉凉的反问:“你们考个年级第一就能睡,不能就给我老实的坐着!”

    几人讪讪的噤声,乖乖的放下了手。

    薄上远睡了一节半的课。

    从早自习睡到了第一节课下。

    这一节半的课里,薄上远伏在桌上,一动不动。

    a班的学生好奇的不行,纷纷猜测薄上远究竟是生了病,还是昨天晚上去哪里玩了一夜,没睡好。

    然而,更多的,还是班上的女生拿着手机,偷拍薄上远睡觉时的照片。

    因为薄上远睡觉的模样实在是太难得一见了,要是不拍下来,说不定以后就看不见了。

    薄上远伏在桌上一动不动,坐在薄上远身后的段纶不知道薄上远究竟是个什么情况,因此不敢贸贸然的动身。

    就是段纶眼睛再瞎,也能看出薄上远今天的心情不太好了。

    但是段纶有些疑惑。

    薄上远现在不是和那个小矮子住一块吗?怎么还会迟到和心情不好?

    难不成……那个小矮子昨天晚上出轨,给薄上远戴绿帽子了?

    段纶沉吟,摸着下巴深思。

    ……

    第二节课薄上远依旧在睡觉。

    就和早自习的数学老师,以及第一节课的英语老师一样,语文老师在见到薄上远竟然在课堂上睡觉之后,表情很是惊诧。

    她走到面前,轻声叫了叫:“薄同学?”

    这次,薄上远也和前两节课一样,没有回应。

    她见薄上远理也没理,不由得疑惑的皱起了眉。

    就在她准备伸出手轻轻的推上薄上远一把,将薄上远给推醒的时候,薄上远头也不抬的丢出一句:“离我远点。”

    薄上远声音极冷,仿佛透着寒气。

    她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僵住。

    坐在薄上远身后的段纶嘴边带着笑,漫不经心的替薄上远解释道:“老师你身上的香水味太浓了。”

    她一愣,下意识的低头嗅下自己身上的味道。

    她出门的时候的确是喷了点香水,不过味道很淡啊。

    段纶见站在他面前的语文老师好像不是很能理解,于是又道:“姓薄的他最讨厌的就是香水味。”

    闻言,语文老师表情一滞,然后潜意识的向后退了些许,离薄上远远了点。

    接着,她担心的问:“薄同学这是怎么了?我听英语老师说,他上节课也在睡觉。”

    段纶想了想,一脸‘认真’道:“他女朋友要和他分手,所以他心情不太好。”

    没想到竟然是这个答案,语文老师脸上的表情僵住。

    但同一时间,a班的其他人在听到这个答案后,一下子震惊的张大了嘴。

    卧槽!薄上远被那个只闻其名不见其人的女朋友给甩了!

    薄上远这么帅,又有钱,成绩还他妈这么好,竟然都被甩了!!!

    a班的众人震惊,一等下课,便就立刻在校园论坛里发了个帖。

    #震惊!薄上远被人甩了!#

    以下为帖子内容:

    【今天早自习,从来都不迟到的薄上远竟然迟到了。

    但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到了班上后,薄上远就开始趴在桌上睡觉。从早自习睡到现在,动也没动过。三个老师问了个遍,就是没理。

    本来我刚才还在和同桌猜他是生病了,还是就是昨天去哪玩了个通宵,结果谁知道……

    他竟然是因为被女朋友给甩了!!!

    老子简直惊呆了!!!

    薄上远竟然都能被甩!他的女朋友牛逼啊!!!】

    帖子下的回复:

    【1l:我了个大操,真的?】

    【2l:薄上远竟然都能被甩,不可置信。】

    【3l:骗人的吧,薄上远怎么可能会被甩?就是全校的男生被甩,薄上远都不可能会被甩啊。】

    【4l:我是a班的,我能证明这事是真的,是段纶亲口在语文课上说的。我要是骗人死一户口本。】

    ……

    在4楼回复后,楼下的回复就都变成了卧槽。

    这个帖子自然也传到了e班这。

    就和a班所有人的反应一样,e班的所有人也都是难以置信。

    特别是金世龙。

    金世龙盯着帖子,表情极为纠结。

    所以,和薄上远谈恋爱的,不是顾咎吗?

    自从知道顾咎和薄上远住在一块后,金世龙一度认为薄上远那所谓的女朋友,就是顾咎。

    虽然顾咎否认过,但金世龙的潜意识里,仍觉得是顾咎。

    因为薄上远实在是对顾咎太好了,而且最重要的原因,也是因为学校里没人见过薄上远对哪个女生这么好过。

    难道……薄上远的女朋友其实是外校的,不是城南的?

    金世龙深思。

    深思的同时,不免有些失望。

    论人设,还是贫穷自卑绵软的顾咎更适合女主的位置啊……不管是身高还是长相,简直和男主薄上远都配的不行!

    另一边的顾咎打了个喷嚏。

    顾咎自然也看到了这个贴。

    看着帖子里的内容,顾咎的心情有些复杂难懂。

    顾咎一直以为,薄上远没有女朋友,虽然将他说成是自己的女朋友,也只是为了诓骗其他的人……没想到原来是有女朋友的吗。

    顾咎很是意外。

    因为他和薄上远同住了好几个月,他从来没见过薄上远和哪个女生见面过。

    啊……不对。

    虽然没有见面,但是说不定每天在聊天啊。

    薄上远每天晚上睡觉前的时候,不是都会拿着手机,不知道在看些什么吗。

    说不定,其实就是和女朋友在聊天。

    想到这里,顾咎的心情有些奇怪。

    有点酸酸的,又有点不是滋味。

    好奇怪,顾咎不是很能理解他现在的心情。

    大概……是因为薄上远被女朋友给甩了?

    还是……因为别的?

    顾咎默默地想着,沉默不语的将手机放回抽屉。

    另一边,坐在顾咎前面的沈滕开心的看着帖子,表情很是幸灾乐祸。

    沈滕想也不想的转身,回头问顾咎:“你看到帖子了吗。”

    顾咎平静道:“恩。”

    沈滕咧嘴笑:“薄上远竟然被人给甩了!哈哈!简直是大快人心!”

    顾咎沉默,不语。

    说到这里,沈滕又好奇了起来:“不过那个女生究竟是谁来着?”

    顾咎摇头:“……不知道。”

    沈滕表情奇怪:“薄上远没跟你说?”

    顾咎:“没有。”

    沈滕一下子纠结了起来:“你跟薄上远一块住了那么久,薄上远都没跟你说?”

    顾咎:“……没有。”

    沈滕闻声,表情一下子微妙了起来。

    沈滕:“我还以为薄上远已经把你当成自己人了呢,原来没有……那他干嘛让你住进他家,还给你买衣服和吃的?别告诉我他是为了行善积德。”

    顾咎:“……我不知道。”

    沈滕还想要再说些什么,但这会上课铃声已经响了。

    沈滕只得不情不愿的闭上嘴,转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顾咎眼帘低垂,沉默。

    可能……真的是为了行善积德吧。

    薄上远睡了一上午。

    因为都已经知道了‘原因’,所以没人敢来打搅。

    a班的同学是不敢打搅,老师在知道原因后,便也就对薄上远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薄上远惯来任性妄为,被女朋友给甩了,没有早退,也没有干脆不来学校,而是乖乖的到了学校上课——这已经算是不错的了。

    虽然上课的时候薄上远都在睡觉,没有听课,但是薄上远成绩那么好,其实也没必要听课。

    因此,所有的老师都对薄上远上课睡觉的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直接装没看见。

    ……

    第四节课课下,睡了一个上午的薄上远终于睁开了眼。

    薄上远坐起身,面无表情的在位置上等了一会。

    班上的同学陆陆续续的都在收拾着东西准备走人,而唯独薄上远一人静静地坐在那,动也不动。

    坐在薄上远身后的段纶见了奇怪,但段纶识相的什么都没问。

    今天薄上远心情极差,要是识相,尽量能少说话就少说话。反正别触到霉头就对了。

    段纶识相的闭紧了嘴,然后收拾东西走人。

    薄上远冷着脸坐在那,仿佛在等着什么。

    十分钟后。

    班上的同学差不多都走光了后,薄上远这才动身。

    薄上远离开教室,到了一楼。

    薄上远朝e班走去,还没到窗户那,站在教室门口不知道等了多久的顾咎便朝薄上远的方向小跑了过去。

    见到顾咎,薄上远脚步一顿。

    与此同时,薄上远那阴郁了一个上午的脸色,顿时缓和了不少。

    刚才放学了后,薄上远坐在位置上不动,就是为了要确认,顾咎‘回家’之后,是不是还会像以往那样,等着自己一块放学回家。

    虽然看似只是一件没什么大不了的小事,但对薄上远而言,意味就截然不同了。

    若是顾咎像以往那样没什么不同,那么薄上远就‘慢慢来’,温水煮青蛙。

    若不是……薄上远就没法慢慢来了。

    不过还好。

    还是和以往那样,没有区别。

    顾咎来到薄上远的面前,下意识问:“老师拖堂了?”

    因为今天薄上远要比以往来的迟了许多。

    薄上远面不改色:“恩。”

    顾咎哦了声,表示了悟。

    顾咎见薄上远的脸色不大好看,又问:“昨天没睡好吗。”

    薄上远:“恩。”

    因为已经知道了没有睡好的原因,顾咎平静的又哦了一声,没有再追问原因。

    其实薄上远的脸色比刚才要稍稍的好看了许多,但是顾咎的下一句话,又让薄上远的脸一下子冷了下来。

    只听顾咎问:“对了,你之前给我买的衣服多少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