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咎将薄上远扶上车后,为了让薄上远感觉到舒服一点,便就让薄上远整个人靠在了自己的身上。

    薄上远身形高大,身体的重量自然也不容小觑。

    此时,薄上远的整个上半身压在了顾咎的身上,顾咎两手扶着薄上远的肩,一时间几乎有些喘不过起来。

    这会,两人之间的距离近在咫尺。随着如此近的距离,薄上远身上那浓郁的酒气也跟着弥漫至顾咎的鼻间。

    顾咎闻着这股熏人的酒气,心下第一时间却想的不是难闻,而是想到了那个他从未见过的,薄上远的‘女朋友’。

    顾咎的心情很是复杂。

    ……看来薄上远真的很喜欢那个女生。

    不然,也不会喝这么多的酒。

    因为很喜欢,所以在她和他提分手之后,薄上远才会这么难过。

    顾咎为什么会这么想,是因为,和薄上远同住的那几个月里,他从来没有见过薄上远喝酒过。

    话说回来,顾咎觉得很奇怪。

    一想到薄上远有喜欢的女生,他的心情就有些怪怪的。

    说不上来,反正感觉不是很好。

    但是……

    薄上远有喜欢的女生,他不应该高兴才对吗。

    顾咎有些理解不能。

    就在顾咎沉默的想着这些间,很快,车到了。

    taxi在小区外停稳,接着,坐在驾驶位上的司机立刻回头,对他说道:“车费二十块。”

    顾咎闻声,低头从口袋里找出二十块零钱,递了过去。

    递了钱后,顾咎打开车门,准备将薄上远扶出车。

    但因为薄上远身形高大,他又瘦又没力气,所以动作很是吃力。

    坐在前面的司机见状,随口问了句:“小朋友要帮忙不?”

    顾咎不喜欢麻烦别人,听了,他当即下意识的摇了摇头。

    顾咎低声道:“谢谢,不用了,我自己来就好。”

    司机见顾咎说不用,哦了声,便没再说话。

    顾咎抓着薄上远的胳膊,将其架在自己的肩膀上,然后,他深吸一口气,半背半扶的将薄上远弄下了车。

    两人下车后,taxi便就走了。

    然后,原地便就只剩下顾咎与满身酒气的薄上远二人。

    顾咎站在原地,抬头朝小区的方向看了眼,微叹口气,认命的扶着薄上远向前走。

    好在电梯离得不远,走上几分钟就到了。

    不过虽然不远,但这几分钟里,顾咎觉得自己已经用尽了毕生所有的力气。

    顾咎按下开门键,电梯门随之应声而启。

    顾咎一手抓着薄上远的手臂,另一只手托着薄上远的腰,然后就着这个姿势,踏进电梯。

    踏进电梯后,顾咎靠在电梯边,像是得救了一般,长舒了口气。

    接着,他一只手半扶着薄上远,按下楼层键,等着电梯上升。

    ……

    两分钟后,随着叮的一声,电梯门再次缓缓的开启。

    顾咎喘了口气,再次将薄上远的手臂架在了自己的肩上,然后一手托着薄上远的腰,走出电梯。

    顾咎慢慢的架着薄上远向家门的方向走去,片刻后,终于总算是抵达了目的地。

    顾咎伸手从薄上远的口袋里摸出钥匙,然后娴熟的打开了薄上远家的大门,大门被打开,他看着屋子里熟悉的光景,只觉自己终于能解脱了。

    顾咎将薄上远轻轻的放在沙发上,然后自己也累的跟着躺在了沙发上。

    ……真的太累了。

    他再也不想经历第二次了。

    顾咎躺在沙发上歇了一会,想起什么,于是又认命的爬起了身。

    薄上远的衣服上都是酒气,熏人又难闻,肯定不能就这样穿着衣服睡觉。

    顾咎转身从卧室里找出一套睡衣,然后来到薄上远的面前,蹲下身,抬手拍了拍薄上远的脸。

    顾咎唤:“薄上远,醒醒。”

    ……

    没有反应。

    顾咎见薄上远毫无反应,于是微微的拔高了音调。

    顾咎:“薄上远!”

    ……

    还是没有反应。

    见状,顾咎脸上的表情一下子不由得变得莫可奈何了起来。

    顾咎闭了闭眼,深吸了口气。

    很快,他再次睁开了双眼。

    顾咎看着薄上远,抿了抿唇,然后,手慢慢的朝薄上远上衣的方向伸了过去。

    顾咎抓住薄上远上衣的衣角,想要就这么脱下来,然而他往上拽了拽,没能拽动分毫。

    顾咎沉默。

    顾咎沉默片刻,扭头朝厨房的方向看了眼,看看有没有什么是能解酒的东西。

    他扫视了厨房半响,在见到厨房里放着的蜂蜜后,登时眼前一亮。

    顾咎站起身,飞快的跑到厨房那弄了杯蜂蜜水,然后再次回到了沙发旁。

    因为躺着不好喂水,所以顾咎吭哧吭哧的将薄上远从沙发上扶了起来。

    不知是不是因为顾咎的动作太过粗暴,还是因为薄上远的酒意略微清醒了些,就在顾咎准备喂蜂蜜水的时候,薄上远微微的睁开了眼。

    薄上远眼帘微抬,慢慢的,扭头朝顾咎的方向看了过去。

    顾咎一愣,下意识正要开口问薄上远是不是醒了,但下一秒,薄上远突然伸出手,掐住了他的下巴,猝不及防的亲了上来。

    带着酒气的冰凉唇瓣直接贴上,薄上远一手掐着顾咎的下巴,另一只手紧紧地扣着他的腰,亲的肆意且极具侵略性。

    湿软的舌尖撬开顾咎的牙关,勾住了他的舌根,吸吮交缠,不时发出水声。熏人的酒气一下子好像变成了软化剂,顾咎两腿发软,若不是有薄上远的手撑着,他恐怕早就瘫软的坐在了地上。

    顾咎毫无防备,薄上远猝不及防的动作几乎让他整个人都懵了。

    他呆呆的任由薄上远舔着他的唇角,任由薄上远灵活的舌尖在他的嘴里翻来搅去。

    逐渐的,简单的亲吻显然好像已经完全满足不了薄上远了。

    薄上远含着顾咎的下唇亲了亲,接着,冰凉的唇瓣慢慢的滑下,贴在了他的白净的脖颈间。

    薄上远在顾咎的脖子上轻咬了一口,接着,吮出了一个吻痕。

    啃咬的动作让顾咎身子一颤,同一时间,他也终于清醒了过来。

    顾咎脸红着一把将薄上远推开,转身就跑。

    顾咎脸红心跳的跑回家,一直到关上了自己的房门后,他脸上的温度才稍稍的消退了些许。

    顾咎回到房间,一下子瘫软的坐在了地上。

    顾咎摸了摸自己被亲的有些红肿的双唇,脑中一片空白。

    他……他刚才……竟然被……被薄上远给亲了。

    顾咎心下惊愕,不知所措,脑中更是混乱的不行。

    错愕、惊诧、震惊、难以置信……种种复杂的情绪在顾咎的心下交错,而唯独没有的,就是厌恶。

    但是感觉并没意识到这点。

    顾咎坐在房间里的地板上,心情久久的难以平静。

    房门外,半夜起床出来上厕所的顾母在经过顾咎的房门时,无意间看到房间里的灯还亮着,于是脚步一停,立刻便想也不想的问了句:“咎咎还没睡呢?这么大半夜的,在屋子里干嘛呢?”

    顾咎闻声,一下子回神。

    顾咎从地上爬起,深吸口气,努力让自己平静些许。

    顾咎扬声回道:“现在就睡。”

    说完,他关上灯,躺在了床上。

    顾咎躺上床,闭上眼,告诉自己别想了,该睡觉了,然而他一闭上眼,他满脑子里便都是刚才薄上远扣着他的下巴亲他的画面。

    而且,眼睛闭的越久,那些细节在他的脑子里也就变得愈发的清晰。

    薄上远那骨节分明,白皙修长的手指……

    还有那一贯没什么笑意薄唇……

    以及那浓密狭长的睫毛……

    想着想着,顾咎脸上的温度不禁又升高了起来。

    他不敢想了,飞快的睁开了双眼。

    但是……睁开了眼睛好像也没用。

    他的脑子里还是不自觉的在想刚才的情景。

    顾咎捂住了脸,在床上滚了一圈,想要让自己别再瞎想了,然而还是没用。

    没法,顾咎拿起手机,开始去找恐怖书看。

    他想,看着吓人的书,他应该就不会再去想那些奇怪的事情了。

    顾咎找到了一本评价很高的恐怖书,讲捉鬼的。评论底下一排都是提示新来的读者别晚上看。

    顾咎见了,放了心,心想这会他应该不会再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了。

    然后,他慢慢的点开了第一页。

    ……

    三十分钟后。

    书的效果很有成效。

    那些奇怪的事情顾咎果然没想了。

    不过,后遗症是,他什么也不敢想了。

    刚好睁大着眼,缩在被子里,瑟瑟发抖。

    ——看什么书不好,为什么要看恐怖书。

    顾咎睁大眼睛,缩在被子里一动不动的过了数个小时,一直到天蒙蒙亮后,他才终于有了睡意。

    顾咎闭着眼,睡着了。

    顾咎做了梦。

    顾咎梦到薄上远在操场上和别的同学打球,而他静静地坐在一边,看着他们打球。

    在他的周围,还有其他的女生。

    女生们看着球场上的薄上远,奋力的为薄上远呐喊加油。

    他呆呆的望着球场上的薄上远,一言不发。

    篮球场上的比分很是胶着,胶着到只要落下一球,就有可能会输的程度。

    比赛进行到后半段,比分还是仍然没有拉开差距。而就在比赛时间最后只剩下五秒时,这时,只见薄上远的一个假动作骗过了对面的球员,然后顺势将球截过,截过球后,薄上远高高的跳起,直接投了一个三分球。

    随着三分球落下的一刹那,比赛结束的哨声也跟着一下子响起。

    同时,薄上远所在的篮球队也取下了比赛的胜利。

    薄上远赢下胜利,在场的所有女生一下子尖叫了起来,大声喊着薄上远的名字。

    他见薄上远赢了,也开心的不行,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然而不知道怎的,他发不出声来。

    他有些奇怪的摸了摸嗓子。

    ……为什么说不出话来?

    就在顾咎摸着嗓子,一脸莫名所以的时候,篮球场上的薄上远突然朝他的方向走了过去。

    随着薄上远的脚步,顾咎周围的气氛也跟着一下子变得微妙了起来。

    顾咎错愕的抬头,朝薄上远的方向看去。

    然而,还未等他看清薄上远的脸,薄上远突然扣住了他的下巴,在众人的瞩目下,直接面无表情的亲了下去。

    顾咎身子一震,一下子惊醒。

    顾咎从床上惊醒,坐起了身。

    他伸手摸了摸额头,满是冷汗。

    这个梦……太可怕了。

    顾咎扭头看了眼时间,已经早上十点半了。

    还好今天周末,不用上课。

    顾咎掀开被子,起身下床。

    他下了床,换下睡衣,离开卧室去卫生间洗脸刷牙。

    就在顾咎端着水杯站在卫生间的镜子前准备刷牙的时候,他无意间像是看到了什么。

    顾咎看到镜子里,自己的脖子上多了几个红点。

    就像是蚊子叮过的痕迹。

    可是,现在是冬天,哪来的蚊子?

    顾咎盯着镜子,伸出手,往红点的方向戳了戳。

    不疼。

    于是顾咎一下子便就更疑惑了。

    但疑惑了没多久,他突然一下子像是想起了什么。

    顾咎呆住,一下子红了脸。

    顾咎飞快的洗漱完,然后离开了卫生间。

    正在客厅看报纸的顾父见他的脸有些红,于是随口问了句:“咎咎你的脸怎么这么红?没发烧吧?”

    顾咎闷声回:“……没有。”

    ……

    下午。

    因为顾父让顾咎别再麻烦薄上远,所以现在周末,顾咎一般都一个人呆在卧室里复习。

    昨天顾咎一个人安安静静的呆在卧室里复习,心如止水,但今天,他就平静不下来了。

    顾咎看着眼前的课本,只觉一个字都看不进去。

    他努力的想要集中精神,然而他费了半天力,还是一点用都没有。

    顾咎丧气的趴在了桌上。

    费了半天力,仍是没法集中精神,于是顾咎索然放弃。

    他拿起手机,百无聊赖的翻着手机里的消息和图片。

    突然间,一条微信消息蹦了出来。

    【可爱的小金金:你们今天在家干嘛~】

    顾咎看着这条消息,微愣,然后点开了微信。

    点开微信后,一个名为【我们不爱学习】的微信群组赫然挂在微信聊天栏的最上方。

    这个微信群组是最近建的。

    马上要期末考了,金世龙沈滕以及姜真衫三人都紧张的不行,每天早上一到学校,就互相问对方晚上复习了没。

    就这样问了一个星期后,金世龙提议,不如建个微信群组,要是有什么说的,直接在群组里说就好了。

    于是,这个名为【我们不爱学习】的四人群组就这么建了下来。

    可爱的小金金是金世龙。

    金世龙这条消息一发,很快得到了两条回复。

    【(=nwn=):在复习……】

    【嘿嘿嘿:还能干啥,打游戏啊!】

    (=nwn=),姜真衫。

    嘿嘿嘿,沈滕。

    两人回完消息,见顾咎没回,于是话题一下子转到了顾咎的身上。

    【嘿嘿嘿:小咎咎没回消息。】

    【(=nwn=):应该是在复习吧……】

    【(=nwn=):啊,他成绩都那么好了,都还在努力,我也要继续加油。】

    【嘿嘿嘿:学渣表示不想说话。】

    【嘿嘿嘿:[冷漠.jpg]】

    【可爱的小金金:也不一定是复习,说不定是和薄上远在一块做什么呢?】

    【(=nwn=):也是哦……】

    顾咎看着手机里的消息,默默的回了句。

    【顾咎:……我在玩手机。】

    因为顾咎对昵称一类的没什么执念,而且也因为他的微信上也没几个好友的原因,所以他的微信昵称一直都是他的真名。

    而沈滕三人在见到顾咎的回复后,一下子放了心。

    【嘿嘿嘿:我就说嘛,小咎咎又不爱学习。】

    【(=nwn=):咦,但是薄上远不是给他买了黄冈吗?】

    【可爱的小金金:对啊,薄上远周末不帮你补课?】

    顾咎看着消息,沉默。

    他沉默了数秒,慢吞吞的在键盘上敲下一行字。

    【顾咎:我现在回家了,没有和他住一块了。】

    【(=nwn=):啊,这样啊……】

    【可爱的小金金:啊啊啊啊啊啊啊为什么!!!】

    【嘿嘿嘿:干得漂亮!怎么能和变态天天住一块!】

    顾咎抿了抿唇,没有回复。

    过了许久,他问了句。

    【顾咎:我想问一下。】

    【可爱的小金金:恩?问什么?】

    【嘿嘿嘿:问啥????】

    【嘿嘿嘿:[好奇.jpg]】

    【(=nwn=):咦?问什么呀。】

    【顾咎:你们喝醉了之后……会亲人吗?】

    同一时间,顾咎得到了三条一样的回复。

    【可爱的小心金金:啊??】

    【嘿嘿嘿:啊????】

    【(=nwn=):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