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着,手机那头的金世龙便就很快疑惑了起来。

    【可爱的小金金:你突然问这个做什么?】

    【顾咎:……没什么。】

    【顾咎:就是有点好奇。】

    【可爱的小金金:为什么突然好奇这个】

    【嘿嘿嘿:对啊。】

    手机这头的顾咎看着这两条消息默了默。

    顾咎沉默了两秒,然后淡定自若的回复。

    【顾咎:昨天在电视里看到的。】

    【顾咎:一个古装电视,主角一喝醉了之后,就喜欢乱亲人。】

    【顾咎:突然想起,就好奇的问问。】

    顾咎撒谎成性,编起借口来,天衣无缝,游刃有余。

    顾咎脸不红心不跳的在手机键盘上打着字,就算是这会金世龙三人站在他的面前,也绝对看不出他其实是在说谎。

    而正如顾咎之前的许多次撒谎一样,三人完全完全没有任何怀疑,一下子就信了。

    【可爱的小金金:哦,这样啊……】

    【嘿嘿嘿:卧槽,这个电视剧也太可怕了吧。】

    【(=nwn=):我……我其实有点想看……】

    【可爱的小金金:我也想看……】

    【可爱的小金金:男主喝醉了之后,借着酒意,抱着女主去亲……啊啊啊啊啊啊,多萌啊!】

    【可爱的小金金:我想问问,亲的是女主吗?】

    【顾咎:……不是。】

    【可爱的小金金:哦。】

    【可爱的小金金:一下子没了所有的兴趣。】

    【嘿嘿嘿:哎,我突然有了兴趣。】

    【(=nwn=):我……我也……】

    【可爱的小金金:你们的口味也太重了吧!】

    【顾咎:……】

    如果这会告诉他们三人,刚才的那些其实都是顾咎瞎编出来的,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

    话题偏离了片刻,很快再次回到正题。

    【可爱的小金金:其实要是喝醉了,一般要么是安安静静的睡觉,要么就是抱着瓶子耍酒疯。】

    【可爱的小金金:电视里的那种喝醉了就抱着别人亲的,我还没见到过。】

    顾咎看着手机屏幕上的这两条消息,怔然失语。

    没有见到过。

    所以,昨天晚上,是他产生的幻觉吗。

    又或者说,其实是他做的一个梦。

    他梦到薄上远喝醉了,然后梦到段纶给自己打电话,又梦到自己去了酒吧,接着梦到自己到酒吧那将薄上远带回家,最后……梦到自己将薄上远带回家之后,薄上远亲了他。

    这一切都只是梦。

    真正的事实则是,薄上远什么也没做,没有喝酒,没有亲过他,他脖子上的痕迹,其实很有可能是蚊子咬的。又或者可能是昨天自己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而产生的红疹。

    想到这个可能性,顾咎不由得沉默了下来。

    如果真的是做梦的话,他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梦呢?

    顾咎想不明白。

    顾咎沉默不语,心绪愈发的复杂。

    而群组里,三人聊得欢快。

    【嘿嘿嘿:卧槽,小金金怎么听起来感觉好像是很有经验的样子。】

    【嘿嘿嘿:[震惊.jpg]】

    【可爱的小金金:那当然了,我可是去过酒吧的!】

    【嘿嘿嘿:卧槽真的!】

    【(=nwn=):哇……】

    【嘿嘿嘿:酒吧里面什么样啊?是不是就和网上说的那样,里面有人跳脱衣舞啊?】

    【(=nwn=):脱、脱衣舞?!】

    【嘿嘿嘿:网上见别人说的,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可爱的小金金:有啊,我还见过。】

    【嘿嘿嘿:卧槽!】

    【(=nwn=):哇——】

    三人在群里聊得嗨皮,而呆在卧室里的顾咎,则静静地注视着金世龙之前发在微信群里的那两条微信消息,没再说话过。

    群组里的微信消息一条一条的飞快的往上窜着,而顾咎,至始沉默。

    不过因为顾咎在微信群里惯来沉默,所以顾咎一时间不说话,也没人觉得奇怪。

    但三人围着酒吧聊着聊着,金世龙蓦的想起了什么。

    金世龙突然又绕回到了之前的话题。

    【可爱的小金金:对了。】

    【可爱的小金金:之前我在网上看到一个特别好笑的微博。】

    【可爱的小金金:一个妹子在一个热门微博下评论,说她哥喝醉了之后,跑到大街上耍酒疯,硬是拽着一只流浪狗到垃圾桶前面,然后要和狗一块在垃圾桶面前拜把子,当生死兄弟。】

    【可爱的小金金:所以喝醉了之后就抱着别人亲的人,可能也不是没有。】

    【可爱的小金金:万千世界,没什么不可能。】

    看到金世龙的这几条消息后,顾咎当即长舒了口气。

    不是做梦就好。

    刚想罢,顾咎又突然觉得好像哪里有什么不对。

    不是做梦就好……

    那是现实就好了吗?

    顾咎表情怪异。

    顾咎纠结了片刻,过了会,他又忍不住问了个问题。

    【顾咎:要是你们像电视剧里的情节那样,被喝醉的主角给不小心亲了……】

    【顾咎:你们晚上会做梦吗?】

    【嘿嘿嘿:小咎咎的这个问题比刚才的更奇怪了。】

    【(=nwn=):应……应该会吧?】

    【可爱的小金金:主角是男的还是女的?】

    【顾咎:……男的。】

    【可爱的小金金:长得帅吗?】

    【顾咎:……帅。】

    【可爱的小金金:那肯定会做梦啊。】

    【可爱的小金金:还是做美梦。嘿嘿~】

    【可爱的小金金:梦到再被他给亲一次~】

    【嘿嘿嘿:金同学你的口味好像有点重……】

    顾咎看着金世龙的回复,沉默了许久。

    ——梦到再被亲一次。

    虽然他觉得早上做的梦略有些惊悚,但梦到的内容,的确就和金世龙所说的一样,‘又’被亲了一次。

    【顾咎:……】

    【顾咎:为什么。】

    【可爱的小金金:因为喜欢啊!】

    【顾咎:……喜欢?】

    【可爱的小金金:是啊。】

    【可爱的小金金:被帅哥亲,多开心啊。】

    顾咎看着屏幕上的开心二字,两眼茫然。

    开心?他早上做的那个梦,是因为他开心吗?

    顾咎一边疑惑的想着,一边拿起了镜子,照向自己。

    然而,他看到,镜子里的自己只有茫然,完全看不到任何开心的意味。

    于是一下子,顾咎更加茫然。

    虽然他不知道自己‘开不开心’,但他可以确定的是,他的确不觉得生气。

    顾咎茫然半响,接着又问了一个问题。

    【顾咎:突然被人给亲了,难道不应该是做噩梦吗?】

    【可爱的小金金:怎么可能。】

    【可爱的小金金:被大帅哥亲,怎么可能会做噩梦。】

    金世龙说完,反过来又问了句。

    【可爱的小金金:那个电视剧里的主角,除了帅以外,还有没有什么其他的优点。】

    【顾咎:……有钱,优秀。】

    【可爱的小金金:花心吗?】

    【顾咎:……不花心。】

    【可爱的小金金:哇——被这种极品男人给亲,怎么可能会做噩梦啊!】

    【可爱的小金金:求他亲还来不及呢!】

    怎么可能会做噩梦。

    顾咎看着这几个字,默。

    所以……

    他早上做的那个梦,他自以为是噩梦,但其实是美梦吗?

    顾咎有些茫然。

    【顾咎:所以……】

    【顾咎:如果梦到自己被这种有钱又帅还专情的男生给亲了,就一定是美梦对吗。】

    【可爱的小金金:那当然了!】

    【可爱的小金金:被这种有钱又帅还专情的大帅哥亲了,谁会去做噩梦啊!】

    【嘿嘿嘿:虽然我很想反驳……但是我竟然觉得有点道理。】

    【可爱的小金金:什么叫有点道理,明明是很有道理!】

    【可爱的小金金:被长得帅的帅哥亲了,就算没做美梦,也绝对不可能会做噩梦。除非你恐男!】

    【可爱的小金金:要是被长得丑又没钱,还花心的人亲了,那做噩梦,才算正常。】

    【嘿嘿嘿:我彻底的被说服了……】

    【(=nwn=):我一直都觉得金同学说的很有道理……】

    【嘿嘿嘿:不过现实里有这种人吗?应该没有吧。】

    【(=nwn=):那个……薄同学……好像就是这种……】

    【可爱的小金金:强排!】

    【嘿嘿嘿:哦。】

    【嘿嘿嘿:[冷漠.jpg]

    顾咎再次沉默。

    但这个时候,金世龙突然发现了什么。

    顾咎在群组里向来话少,平时基本上不怎么出来说话。

    只有在群组里的其他人戳他的时候,他偶尔才会冒出一两句话来。

    并且,一般都是别人问他答,像今天这样,他问了一句又一句的情况,简直少有。

    而且,他今天问的问题,一个比一个奇怪。

    反正是平常聊天的时候,绝对不会聊到的话题。

    【可爱的小金金:等等,我好像发现了什么。】

    【嘿嘿嘿:发现啥了?】

    【(=nwn=):咦?】

    【可爱的小金金:顾咎你不会是……】

    顾咎看着这句话,心下一紧。

    因为上次,就是金世龙通过衣服上的细节,看出他和薄上远住在一块的。

    就在顾咎飞快思索着用什么借口将金世龙给诓过去时,这时,金世龙的消息已经发了出来。

    【可爱的小金金:顾咎你昨天晚上不会是梦到电视剧里的男主角亲你了吧?】

    顾咎一愣。

    顾咎微愣片刻,回神后,长舒了口气。

    【顾咎:……恩。】

    【(=nwn=):噗,原来顾咎同学也会做这种梦啊。】

    【嘿嘿嘿:等等,梦到被男的亲???】

    【可爱的小金金:看来顾咎真的很喜欢那个电视剧里的男主。】

    【嘿嘿嘿:为啥?】

    【(=nwn=):+1】

    【可爱的小金金:要是不喜欢,为什么会做这种梦?】

    【嘿嘿嘿:喜欢电视剧里的男主,那不就是……不就是基佬吗?】

    【(=nwn=):也不一定吧……有的男生会粉男明星的。】

    顾咎呆住。

    顾咎望着这条消息内容,整个人仿佛定格在了位置上一般。

    ……喜欢?

    同一时间。

    薄家。

    薄上远宿醉了一宿,一直到下午才从沙发上醒了过来。

    他头痛欲裂,扶着额头,慢慢的从沙发上坐起身。

    刚在沙发上坐好,薄上远便就一下子看到了什么。

    只见一个玻璃水杯横躺在他面前的地毯上,而松软的地毯上,赫然有着一滩湿漉漉的水渍。

    很明显,这个水渍明显是从这个杯子里倾洒出来的。

    众所周知,薄上远略有些洁癖。

    薄上远注视着眼前地毯上那摊湿漉漉的水痕,本就难看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更为的难看。

    薄上远掏出手机,二话不说的开始给段纶打电话。

    电话响了三声后,很快被接通。

    接到薄上远打来的电话,段纶很是感到受宠若惊。

    段纶挑眉:“薄大帅哥有何贵干?”

    薄上远刚醒,所以声音比以往要显得喑哑低沉的多:“……晚上谁送我回来的。”

    段纶闻言,表情奇怪:“小矮子啊。”

    薄上远看着横躺在地毯上的杯子,一下子皱起了眉。

    顾咎知道这个地毯的价格。

    十几万。

    当然,对于薄上远而言,这不算什么。

    但对于顾咎而言,就有如天价了。

    所以,因为价格的缘故,之前住在薄上远家和薄上远住一块的时候,顾咎一直都很怕把地毯弄脏。平时能不踩在地毯上,就绝对不踩在地毯上。

    就是平常经过客厅,顾咎也要特地绕开地毯走。

    也因为这个原因,所以眼前的这个水杯,就看起来特别的突兀了。

    不像是顾咎会做出来的事。

    薄上远蹙眉:“……没有别人?”

    段纶听了,当即操了声。

    段纶想也不想:“就你那龟毛的性子,我要让别人碰你,你他妈肯定回头要过来找我的麻烦。”

    薄上远没否认,他看着横躺在面前的水杯,抬手按了按眉心。

    段纶虽然花心,但他没有撒谎的习惯。

    薄上远淡淡的应了声我知道了,说完便准备挂断电话。

    但倏地,薄上远动作一顿。

    薄上远的声音在一瞬间冷了下来。

    薄上远:“你哪来的电话号码。”

    段纶:“……”

    ……靠。

    什么叫狗咬吕洞宾,段纶这会算是见识到了。

    连电话号码都不能要,占有欲这么强,有本事直接把小矮子关在自己家里,让他谁也别见啊!

    段纶心下忿忿的想着,然而殊不知,薄上远其实还真的有过这个念头。

    电话的另一边,段纶向上翻了个白眼:“找e班的要的。”

    薄上远只有两个字:“删了。”

    段纶就知道薄上远会这么说,所以毫不意外。

    段纶又是一个白眼,心下忍不住啐了口。

    重色轻友……呸!

    腹诽罢,段纶突然想到了一件有趣的事情。

    段纶唇角上扬,兴味盎然道:“对了,有件事情我觉得必须得告诉你。”

    薄上远蹙眉。

    薄上远没说话,等着段纶说完。

    段纶知道薄上远在听,便幸灾乐祸道:“小矮子以为你有女朋友。”

    果不其然,正如段纶所预料的那般,薄上远瞬间回道:“什么?”

    电话这头的段纶开心的不行,满脸写着得意洋洋:“首先声明,我可什么都没和他说,是他自己以为的。”

    说罢,段纶又幸灾乐祸的开口。

    段纶慢悠悠的说道:“小矮子以为你有女朋友不是很正常吗?全校都以为你有女朋友。”

    薄上远冷着脸,没说话。

    虽然薄上远没说话,但段纶已经完全能猜到薄上远这会是一个什么样的表情了。

    ——想想就开心。

    段纶开心的说完这些后,立刻飞快的转移话题。

    段纶:“那个朱胖子叫我过去打球了,不说了,挂了。”

    说完,啪的将电话挂断。

    挂断后,段纶躺在床上,开心的打滚。

    段纶以前怎么也没想到,有朝一日,他竟然也能气到薄上远。

    段纶飞快的将电话挂断,薄上远冷着脸注视着被挂断的手机,片刻后,又给一个号码打了过去。

    这次不是段纶。

    然而没料,薄上远打过去后,电话刚响了一声,便就被对方给挂断了。

    而至于那个敢挂断薄上远电话的人,自然,也就只有某人了。

    薄上远看着被瞬间挂断的手机,眉头紧拧,面色冷凝。

    恩?

    此时。

    墙的另一边。

    和金世龙三人聊完天之后,顾咎便就一下子陷入了久久的沉默。

    金世龙嘴里的喜欢二字,一直在他的脑中萦绕,不停的重复。

    顾咎趴在冰凉的桌面上,两眼空茫。

    ……他喜欢薄上远?

    可是,薄上远是男生啊。

    而且,薄上远不是有女朋友了吗。

    顾咎茫茫然的想着,这几个问题一直不停的在他的脑子里打转。

    而就在顾咎的思绪陷入这几个问题里来回缠绵,无法自拔的时候,被他搁在一旁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顾咎下意识的拿起手机看了眼,在见到是薄上远打来的电话之后,他身子一抖,脑子还没彻底反应过来,手指便就已经下意识的点了拒接。

    点完拒接之后,顾咎这才意识到了自己刚才做了什么。

    他有些无地自容的捂住了脸。

    他甚至都已经可以想象出,电话那头的薄上远在被他秒拒后,会是一个怎样的表情了。

    而在薄上远刚才打过来之后,一些被他忽略了的问题,一下子就全都浮现了上来。

    昨天晚上的事情……薄上远还记得多少?又或者说,还记得吗?

    还有,昨天晚上……亲他的时候……薄上远是有意识的还是无意识的?

    以及,昨天晚上……薄上远是不是将他当成了……他的女朋友?

    不知道怎么。

    一想到薄上远可能将自己当成了他的女朋友,顾咎的心情就不由得有些气闷。

    至于为什么有些气闷,顾咎不是很能理解。

    或许,是因为他一个男生被当薄上远当成了女生?

    顾咎正一个人趴在桌上默默地想着,这时,在他没接电话之后,薄上远又立刻给他发了一条消息过来。

    【1024:在做什么。】

    不管什么时候,薄上远的话,永远都是意简言赅。

    顾咎看着这条微信消息抿了抿唇,过了好久,才回复。

    【顾咎:复习。】

    【1024:那怎么不接电话。】

    【顾咎:……】

    【顾咎:按错了。】

    【1024:昨天你送我回来的?】

    【顾咎:恩。】

    【1024:走的时候段纶说了些什么?】

    【顾咎:没有。】

    【顾咎:哦,说你的酒钱还没给,让我给二十万的酒钱。】

    【1024:是么。】

    同一时间,正躺在卧室床上开心的打着滚的段纶身子一颤。

    段纶背脊毛发,觉得身后好像阴风阵阵。

    操,他怎么突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薄上远问完,调转话题。

    【1024:昨天家里发生了什么?】

    看到这条微信消息的一瞬,顾咎愣了愣。

    他的心绪一下子复杂难懂了起来。

    【顾咎:……】

    【顾咎:你……不记得了?】

    【1024:什么?】

    【顾咎:……没什么。】

    薄上远的回复,俨然就是已经不记得了。

    长舒了口气的同时,顾咎不禁更加茫然了起来。

    因为顾咎发现,他竟感觉不到他有任何开心的意味。

    ……

    薄家。

    薄上远看着屏幕上的‘你不记得了?’,又凝神瞧了眼横躺在地毯上的玻璃杯,不由微微的眯了眯眼。

    没什么?

    这显然不像是没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