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了会,薄上远又发了一条消息过来。

    【1024:杯子是怎么回事。】

    顾咎看着这条消息微怔了片刻,过了会,他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薄上远指的是什么。

    昨晚薄上远猝不及防的突然亲了上来,他因为太过于震惊,所以本来要喂给薄上远的蜂蜜水也便一时间不小心的给洒在了地上。

    那时的他又惊又诧,整个人都懵了,哪可能还会注意到其他的事情。所以,水被不小心给打翻在地毯上的这件事,他压根就没注意到。

    若要不是这会薄上远突然问起,他甚至都快忘了水的这件事了。

    想到那杯水,昨晚的记忆一下子又从顾咎的脑子里开始慢慢的苏醒。

    昨晚的那些细节在顾咎的脑子里愈发的清晰,他也便注视着薄上远的头像,愈发的沉默。

    顾咎记得清清楚楚,但薄上远却什么也不记得。

    不。

    应当说,薄上远压根就不知道有这件事发生过。

    按照常理,或许他应该如实的告诉薄上远实情,让薄上远以后喝酒的时候注意一点,别再犯第二次。

    但或许是因为撒谎成性的缘故,顾咎的第一反应,并不是告诉薄上远实情,而是撒谎。

    【顾咎:昨天我在厨房倒了杯蜂蜜水,本来是准备要给你解酒。】

    【顾咎:但是不小心没拿稳,就洒在了地上。】

    【顾咎:对不起。】

    【1024:杯子怎么没捡起来。】

    【顾咎:忘了。】

    【1024:是么。】

    实际上,从某方面而言,顾咎其实没有撒谎。

    他的确是到厨房倒了杯蜂蜜水。

    也的确是因为‘不小心’没拿稳,就洒在了地上。

    最后杯子没捡起来,也的确是‘忘了’。

    顾咎字字属实,一句话不假。

    但薄上远却不信。

    备注上的小骗子赫然还在昵称上挂着,显眼又醒目。

    而且最重要的是,薄上远可没忘记,顾咎究竟是如何面不改色的在其他人面前撒谎的。

    顾咎撒谎成性,游刃有余,在薄上远的眼里,此刻,他嘴里的每一个字都不能信。

    要是沈滕或者是段纶他们,或许会信。

    但薄上远绝不会信。

    不过,薄上远并未追问。

    薄上远心知顾咎爱撒谎,自然也知道他口风极紧。

    顾咎自己若要不肯说,不管你如何利诱威逼,他都绝不会吐露出一个字。

    薄上远没有继续追问,而是试着自己回想了片刻。

    回忆昨晚究竟发生了些什么。

    然而,不论薄上远如何回想,薄上远所能回想到的画面,始终都只有喝醉前。

    至于喝醉后的回忆,一片空白。

    久思未果,薄上远抬手按了按眉心,略有些烦躁。

    ……啧。

    薄上远烦躁了片刻,而后抬头看了眼时间。

    将近下午两点。

    于是薄上远又给顾咎发了条消息。

    【1024:我现在有空。】

    【顾咎:?】

    【1024:要不要过来复习。】

    顾咎看着消息微愣,两秒后,这才回神。

    他默了默。

    【顾咎:……我就不过去了。】

    【顾咎:我自己一个人在家里复习就好。】

    【顾咎:你昨天喝了那么多的酒。】

    【顾咎:今天得多休息一会才对。】

    大概是早就料到了对方会是这个回复,所以薄上远并不意外。

    只不过,虽然早有预料,但在亲眼见到回复后,薄上远的脸色还是不由得微微的难看了些许。

    顾咎发完这几条消息,闭了闭眼,深吸了口气。

    什么让薄上远多休息一会,其实都不过只是借口罢了。

    其实真正的原因是,他现在还不知道怎么面对薄上远。

    他现在光是和薄上远隔着屏幕聊天,他都觉得有些不自在了,到时候要是真的到了薄上远的面前,他恐怕连看都不知道该看哪里了。

    就以他现在的这副状态到薄上远面前去说昨天晚上什么也没发生,别说是薄上远了,就连他自己也不信。

    生怕薄上远又突然问些什么,顾咎在发完这几条消息后,不等薄上远回复,又飞快的发了几条消息过去。

    【顾咎:时间不早了。】

    【顾咎:我去复习了。】

    【顾咎:再见。】

    发完再见,顾咎飞快的关上了手机。

    为了防止薄上远再打过来,顾咎甚至还特地的将手机给关了机。

    关机了后,顾咎这才放心。

    顾咎将手机搁回原位,然后像刚才那样,再次重新的趴回到冰凉的书桌上。

    顾咎注视着眼前虚无的空气,两眼茫然。

    他……喜欢薄上远?

    ……真的吗?

    但是。

    ……喜欢是什么?

    怎样才算是喜欢?

    顾咎不太明白。

    他以前从来没有喜欢过谁过。

    在其他的同龄人都开始对同班的女生开始朦朦胧胧的产生好感的时候,唯有他,无动于衷,毫无反应。

    不管是初中还是高中,他都没有喜欢过任何人过。

    女生没有,男生也没有过。

    他完全不知道喜欢究竟是个什么样的感觉。

    所以,这会突然一时间告诉他,他其实喜欢薄上远,他唯一的反应,便就只有茫然。

    这天晚上,顾咎再一次的失眠了。

    顾咎困惑了一夜。

    他在想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欢薄上远。

    他想了一夜,然而,还是没能得出结果。

    *

    隔天周一。

    又到了要去上学的日子。

    这天早上,顾咎比平时要起得晚了许多。

    至于原因,不言而喻。

    早上六点半,顾咎顶着一双黑眼圈从床上爬起身,然后木着脸,到卫生间洗漱。

    他两眼无神,眼底青黑,那模样,一看就知道晚上没睡好。

    站在镜子前洗漱的时候,他顺势朝自己脖颈的方向看了眼。

    好在薄上远亲的不算太用力,昨天吻痕的印记还很明显,今天就已经淡了许多,要是不仔细看,压根就注意不到。

    他看着自己脖子上已经淡到几乎快看不见的吻痕,长舒了口气。

    洗漱完了之后,已经快六点四十分。顾咎生怕迟到,飞快的换好衣服和鞋,然后带上作业出门。

    在出门的时候,顾咎突然想起了什么,动作一下子又慢了下来。

    顾咎站在自家大门前,手按在门把手那,然后小心翼翼的推开了大门。

    然而……天不遂人意。

    顾咎刚一推开大门,便就看到了正好也刚要准备出发去学校的薄上远。

    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薄上远看到了他。

    收到薄上远的视线,顾咎的表情僵硬了一瞬。

    他的脑子里还没反应过来,身体便以及下意识的有了动作。

    ……他又关上了大门。

    关上大门之后,顾咎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做了什么。

    他站在门内,陷入沉默。

    顾咎沉默了半响,然后深吸了口气,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一直到顾咎觉得他现在的模样和以往没什么差别之后,他这才鼓足勇气,再次的推开了大门。

    果不其然,就和他想的那样,薄上远没走。

    不止如此,在他开门的一刹那,薄上远再次面无表情的朝他看了过来。

    虽然顾咎心下不停的告诉自己要淡定,只要装作周六晚上什么都没发生过就行。

    但……

    已经发生过的事情,要装作其实压根就没有发生过,实在是太难了。

    在看到薄上远的那张一贯俊美出众的面孔后,周六晚上的记忆一下子再次在他的脑子里复苏。

    顾咎脸上的表情再次僵硬,然后下一秒,他不由自主的移开了视线。

    顾咎的反应自然被薄上远全程给看在眼里

    不管是刚才在见到他后,下意识的关门,还是这会不自然的移开视线,薄上远都看的一清二楚。

    薄上远没说话,眸色一下子更冷了些。

    同时,薄上远这会可以更加的确定,周六晚上一定发生了什么。

    薄上远冷着脸,眼也不眨的看着顾咎。

    冷淡的视线顺着他眼底的青黑往下滑落,一直到白净的脖颈间停下。

    虽然脖颈间的痕迹极淡,但薄上远还是一眼就看了出来。

    吻痕。

    薄上远凝视着对方脖子上的吻痕,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冷到了极点。

    薄上远薄唇微掀,声音好似泛着寒气。

    薄上远:“你脖子上的痕迹从哪来的?”

    没想到薄上远竟然一下子就看到了自己脖子上的吻痕,顾咎面色一僵,整个人僵在了原地。

    顾咎表情僵硬了半响,随即很快镇定了下来。

    顾咎强作镇定:“蚊子咬的。”

    薄上远淡淡道:“……是么。”

    生怕薄上远又看出些什么,顾咎飞快的转移话题。

    顾咎干巴巴道:“……走吧,再不去学校就要迟到了。”

    说完,不等薄上远回复,自己就先往电梯那边走了。

    薄上远静静地站在原地,凝视着顾咎的背影,眼神愈发沉郁。

    ……

    电梯内,两人沉默不语。

    气氛凝重。

    顾咎是不知道能说些什么,也不太想开口。

    那些他不太愿回想起的记忆开始逐渐的在他的脑子里开始慢慢的复苏,并且,随着时间的流逝,那些令人羞耻的细节便也跟着在脑子里变得愈发的清晰。

    顾咎低着头,脑子里已经彻底的乱成了一团。

    这会的他,连看都不敢看薄上远一眼,哪还敢跟薄上远说话。

    顾咎虽然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不是喜欢薄上远,也不知道喜欢究竟是个怎样的感觉,但他很清楚的是,他并不想让薄上远知道这件事。

    不管他喜不喜欢薄上远,总之,薄上远绝对不可能喜欢他。又或者说,喜欢男生。

    薄上远长得帅,家境好,优秀,还受欢迎,喜欢他的女生那么多,何必要去喜欢女生。

    女生又可爱又体贴,谁会放着女生不喜欢,去喜欢硬邦邦的男生。

    最主要的是,薄上远已经有女朋友了,通过这点,就可以看出,薄上远绝对不会喜欢男生。

    而且……就算是喜欢男生,也不会喜欢他。

    a班优秀的男生那么多,何必要去喜欢一个长得一般,成绩一般,还没什么优点的小矮子。

    这只是其次。

    不想让薄上远知道这件事的最重要的原因是,要是让薄上远知道他喜欢(可能)他,依照薄上远的性子,可能到时候连朋友都没得做了。

    哦,不对。

    薄上远曾经说过,并不想和他当朋友。

    所以,应该是——到时候连邻居都没得做了。

    顾咎一个人默默地在电梯里想着,而至于薄上远,则面无表情的站在电梯里,只字不言。

    薄上远直直的盯着映照在电梯镜面上的某人,眼底深不可测。

    就在这股僵硬又冷凝的沉默之下,两人下了电梯,来到小区外。

    五分钟后,两人一块上了公交车。

    因为他们今天起得比较迟,所以公交车上的人也比平常的时候要多了一点。

    以往还能有几个空位,这会,车上满当当的,全是人。

    没了空位,两人便只好站着。

    两人找了个角落的站好,然后接着,就像刚才在电梯里的那样,沉默,无一人开口。

    自然,要换做以往,绝不是如此。

    过了一会,薄上远最先开口。

    薄上远凉凉的开口:“你就没有什么是要说的吗。”

    不是疑问句,而是陈述句。

    顾咎一怔,很快回神:“……没有。”

    薄上远了然,便没再追问。

    这个时候,公交车不知道是差点快撞上什么,车身蓦的一个急刹。

    随着这个急刹,顾咎的身子也跟着不由自主的向前倾去。

    眼见着就要撞到旁边的靠椅,顾咎伸出手,下意识的抓住了身边的人。

    顾咎抓着身旁的人站稳了身形后,舒了口气。

    刚放下心,顾咎突然像是意识到了什么,慢慢的朝自己所抓的位置看了过去。

    在见到是薄上远的胳膊后,他一下子僵住。

    眼下这个情景,在军训的那段期间,也曾发生过。

    不管是公交车的急刹,还是顾咎下意识的动作,以及在发现自己所抓住的人竟然是薄上远后,那瞬间僵硬的神情,都和在军训那段时间里发生过的那次公交车急刹一模一样。

    但问题是。

    现在顾咎与薄上远的关系,早已和军训时不同。

    那个时候,顾咎会有这个反应,再正常不过。

    因为那个时候的顾咎,连话都不曾与薄上远说过,虽然同校又是邻居,但基本上和陌生人没什么区别。

    可现在,顾咎和薄上远同住了数月,抱抱摸摸早就已经不知道做过多少次了。什么摸手、什么掐脸、什么抱着睡……早就已经不是什么稀罕事了。

    然而这会,不过只是抓了下胳膊罢了,顾咎竟然一下子就僵住了。

    薄上远没说话,但是嘴角边已经没了任何笑意。

    薄上远垂眸,眼也不眨的看着顾咎。

    顾咎的身子僵了一瞬,回神后,触电般的飞快的缩回了手。

    以前的顾咎,就是被薄上远抱住,他也不会觉得有什么。

    但是现在,不过就只是碰了下胳膊罢了,顾咎的心下就觉得有些怪怪的。

    像是别扭,又像是有点不习惯。

    不止如此,顾咎感觉到他脸上的温度也跟着不由自主的微微升高了些许,有些发烫。

    顾咎抬手摸了摸自己略有些发烫的脸,不明就里。

    顾咎虽不知道脸发烫的原因,但是,他潜意识里悄悄的离得薄上远远了些许。

    顾咎往旁边挪开半步,在于薄上远拉开了些许的距离之后,神奇般的,他脸上的温度便一下子降下来了不少。

    见状,顾咎便保持着这个距离,不敢再靠近薄上远了。

    顾咎悄悄往旁边挪的动作极为小心,像是生怕薄上远注意到。

    然而,顾咎却不知,薄上远的视线一直都在他的身上,从头到尾就没移开过。

    只是他一直低着头,不敢抬头去看薄上远一眼,所以也就无从知晓。

    薄上远面无表情的看着顾咎悄悄的和自己拉开距离,然后舒了口气。

    薄上远虽然冷着脸,依旧没说话,但是薄上远脑中那根名为理智的弦,已经断了一半。

    二十分钟后。

    到校。

    一下车,顾咎说了声‘快迟到了,我先进教室了’之后,便抱着作业,飞快的跑开了。

    然而实际上,这会才到学校的人还有很多。

    顾咎抱着作业跑开,与其说是急着进教室,倒不如说是急着离薄上远远一点。

    ……不过事实上也的确如此。

    被薄上远亲了之后,现在,一和薄上远呆在一块,顾咎就觉得全身上下都怪怪的。

    不知道说什么,也不敢看薄上远的脸。

    更是怕薄上远突然冷不丁的问些什么。

    还有刚才在公交车上,他甚至是怕碰到薄上远的身体。

    要知道,以往就算是他和薄上远一块躺在一张床上,他都不觉得有什么。

    以往看起来很寻常的事情,一下子变得别扭了起来。

    现在,身边没了薄上远,他的确是一下子轻松了许多。

    顾咎长舒了口气,走进e班。

    顾咎到的比较迟,他到自己位置上的时候,沈滕金世龙以及姜真衫三人早就已经坐在位置上了。

    顾咎刚抱着作业坐下,坐在周围的三人便一起回过了头。

    金世龙疑惑不解:“顾咎,你昨天说的那个喝醉了就会亲人的男主,究竟是哪个电视剧啊,我怎么找了一天都没找到。”

    姜真衫小声附和:“我也没找到……”

    沈滕啃着梨,表示吃瓜:“我不想看,但是我比较好奇那究竟是哪个奇葩的电视剧。”

    顾咎:“……”

    顾咎沉默了会,然后再次开口。

    顾咎:“……我忘了。”

    同一时间。

    a班。

    段纶看着薄上远那简直阴沉到不行的面孔,迅速噤声,然后悄悄的咽了口唾沫。

    操……不是说等酒醒了,心情就会好一点吗?妈的怎么看起来心情好像更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