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节课是历史课。

    历史课老师在讲台上讲的激情澎湃,唾沫直飞,然而,身为历史课代表的顾咎,却在历史课上发呆。

    顾咎两眼呆呆的注视着眼前的历史课本,眼也不眨。

    讲台上的历史老师已经讲到了课本第一百六十三页的内容,然而,摊开在他眼前的课本,却仍然还在第一百六十页上。

    十分钟了,就没变过。

    顾咎上课时极少分心。

    但是这会,他忍不住。

    期末考试还有差不多两个星期就到了,顾咎知道他应该专注于学习才对。这样天天上课开小差,就算成绩再好,也得下降。

    但是他忍不住。

    顾咎深知这个道理,但是他没法控制自己的脑袋。

    他忍不住去想一些其他的东西。

    比如说,喜欢这个词。

    又或者是,薄上远。

    早上两人一块乘车的情景,就宛如幻灯片一般,一直不停的来回的在他脑子里回放,来回往复。

    不止是今天早上两人一块乘车的场景,还有早上他推开自家大门时,两人在门外撞见的场景。

    以及周六晚上,他将喝醉了酒的薄上远搬到客厅之后发生的……场景。

    顾咎一边回想着这些,一边回忆着周日那天,金世龙在群组里说过的那些话。

    ‘看来你真的很喜欢那个电视剧里的男主。’

    ‘要是不喜欢,为什么会做这种梦。’

    ‘被这种有钱又帅还专情的大帅哥亲了,谁会去做噩梦啊!’

    顾咎回忆着这些话,神色愈发沉默。

    喜欢……吗。

    他喜欢薄上远吗?

    但是。

    ……喜欢是什么。

    顾咎沉默的想着,表情愈发的茫然。

    而就在这时,讲台上的历史老师突然猝不及防的喊道:“顾咎,你起来回答这题。”

    顾咎闻声一怔,下意识的从位置上站了起来。但因为他刚才在发呆,完全没有听课,所以压根就不知道历史老师问了些什么。

    顾咎站在位置上,无言。

    而就在顾咎准备坦诚自己刚才没仔细听课的时候,这时,坐在他身侧的姜真衫悄悄的用胳膊肘推了推他。

    顾咎一愣,低头朝姜真衫的方向看去。

    姜真衫偷偷的将自己的历史课本朝顾咎的方向推了些许,然后在某处画了个圈。

    顾咎恍悟,回:“是晋朝。”

    顾咎没听讲,坐在位置上发呆,讲台上的历史老师怎么可能看不出来。但碍于顾咎的表现一向不错,而且又是历史课代表,所以一时间才没说些什么。可十分钟过去了,见顾咎还在位置上发呆,这会历史老师就有些忍不住了。

    于是,便就找了个问题,将顾咎给叫了起来。

    讲台上的历史老师见顾咎第一时间答不出来,本来还要准备训话,但看到他这会突然答出来了,训话那也就作罢了。只不过,在叫他坐下的时候,讲台上的历史老师还是忍不住说了句:“马上就要期末考试了,上课认真听讲,别开小差。”

    顾咎惯来安静,上课从不讲小话,也很少分心,所以顾咎几乎不曾在课堂上被老师训过话过。特别是在他的成绩上升了之后,更是很少被老师给训话了。

    顾咎几乎不曾被训话过,这会老师突然一下子将他叫起,然后让他别开小差,让他一时间很是无地自容。

    顾咎低着头,轻声说:“……对不起老师,我不会再犯了。”

    历史老师一直都对顾咎很放心,嗯了声后,随口道:“下次注意就好。”

    说罢,便不再继续这个话题,重新回到了课堂上。

    顾咎重新坐回位置上,努力摒除杂乱的心绪,开始认真听课。

    一旁的姜真衫小心的看了顾咎一眼,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很快下课。

    一下课,坐在前面的沈滕便就立刻转过了身,好奇的问道:“小咎咎你刚才上课在想什么呢?”

    自然,顾咎是没法也不可能说实话的。

    顾咎脸不红心不跳的扯谎:“……我在想寒假去哪玩。”

    就如之前的许多次一样,这次沈滕也完全的不疑有他。

    并且,在听到寒假之后,沈滕一下子便就开始兴奋了起来。

    沈滕两眼放光道:“来我家玩啊!我家有零食有暖气,什么都有!”

    一旁的金世龙凉凉的吐槽道:“还有游戏吧。”

    沈滕挠头,嘿嘿的笑:“好不容易放假了,不用来打游戏多浪费。”

    金世龙颇为嫌弃的看了满脑子只有游戏的沈滕一眼,问:“那马骋呢?寒假你不约他一块?”

    沈滕闻言,当下便忍不住靠了声。

    沈滕脸红脖子粗:“你突然提到他做什么!”

    金世龙想也不想:“他不是你男朋友吗?”

    沈滕又是一声靠,回:“他什么时候是我的男朋友了!”

    金世龙眨了眨眼:“他的小弟不是都喊你嫂子了吗?”

    金世龙憋屈的不行:“那……那是他们自己非要在那边瞎喊,关我……什……什么事!”

    就在金世龙与沈滕两人在旁边‘吵’的不可开交的时候,顾咎隐约的听到了什么。

    是从他们一组的前排那传过来的。

    “我听说刘悦刚才去到a班和薄上远表白了?”

    “对啊,我记得好像是刚才去的吧。”

    “哇……人家才刚和女朋友分手,就马上趁虚而入,也太恶心了吧。”

    “这不是很正常,要是这会不趁虚而入,等他女朋友突然反悔,又回来和他复合了,那不就没机会了。”

    “也是哦,那薄上远接受了没?”

    “肯定是被拒绝了啊,薄上远就连f班的班花都看不上,还能看得上她?”

    “也是,薄上远眼光那么高,怎么可能一表白就会接受。那薄上远到底喜欢什么类型的?”

    “不知道……应该是成绩好,也长得漂亮的那种吧。”

    “哎,反正不是我们这种的。”

    顾咎沉默的听着两个女生之间的对话,静静地垂下了眼帘。

    恩……别想了。

    就算他喜欢薄上远如何,不喜欢薄上远又如何?不管他喜不喜欢,薄上远都不会喜欢自己。

    所以,何必要去纠结这些无用的事情呢。

    顾咎心下默默地想着,这时,一旁的沈滕突然叫他:“小咎咎!你说他是不是很过分!”

    沈滕一边指着金世龙,一边大声叫他。

    顾咎心下一惊,这才回神。

    顾咎不知道金世龙刚才和沈滕说了些什么,下意识的嗯了一声。

    沈滕一听,当即便不由得忍不住得意洋洋道:“哈,你看,小咎咎也说你过分!”

    金世龙颇为委屈的看着两人,气闷道:“你们以多欺少!”

    说完,便委屈的扭过了头,自己一个人郁闷去了。

    沈滕见状,很是得意。

    沈滕又上去和金世龙说了些什么,但顾咎没去听了。

    顾咎低下头,掏出手机,给薄上远发消息。

    【顾咎:今天中午你先回家吧。】

    顾咎觉得,自己这几天得和薄上远拉开些许的距离。

    又或者说,离薄上远远一点。

    一直到自己能够彻底的淡忘掉自己或许喜欢薄上远的这件事,并且在再见到薄上远时,自己能够心如止水,表现的与平常无异的时候,到那时,他再重新面对薄上远。

    对方回的很快。

    【1024:?】

    【顾咎:我有点事。】

    【1024:什么事。】

    【顾咎:班上有个同学过生,我跟另一个同学去买礼物。】

    薄上远面无表情的看了眼手机,回头,对身后的段纶道:“把e班所有人的姓名和出生年月日给我。”

    坐在身后的段纶不明就里的看了薄上远一眼,虽然不解,却还是给e班的班长打了个电话,将e班所有人的姓名和出生年月日给要了过去。

    要到所有人的名单,段纶传到薄上远的微信,然后好奇的问:“你要e班所有人的姓名和出生年月日干什么?”

    薄上远头也不回:“测谎。”

    段纶:“……哈?”

    然而,就如同薄上远所猜测的那般,小骗子……又撒谎了。

    薄上远注视着名单上的生日表,唇角冰冷,毫无笑意。

    但薄上远并没有将某人给拆穿。

    薄上远想要看看,某人究竟还会继续撒多少谎。

    ……

    上午第四节课下,班上的同学都开始一个个收拾东西走人,然而却唯独顾咎,坐在位置上,始终不动。

    已经收拾好课本,正要准备走人的沈滕见状,不解的问了句:“你不收拾东西吗?”

    顾咎低声回:“……待会。”

    沈滕以为他在等薄上远,便也没多想,哦了一声,转身走了。

    顾咎一直等到教室里的最后一个人离开,他才终于从位置上站起身,开始收拾桌上的东西,准备离开。

    等顾咎收拾好课本离开教室的时候,学校里的其他人基本都走的差不多了。

    顾咎走在校园里,望着眼前空荡荡的校园,长舒了口气。

    不得不说,身边没了薄上远,的确是自在又轻松了许多。

    虽然……有些不太习惯。

    二楼。

    薄上远站在二楼的窗户旁,面无表情的目送着顾咎离开学校,目光深沉。

    *

    ……

    顾咎开始躲着薄上远。

    顾咎的位置靠窗,只要一有人从窗户旁边经过,只要一扭头,就能看到他。

    若是和顾咎关系还不错的同学从窗户旁边经过,五个人里,其中就有三个人会趁着顾咎不注意的时候,透过窗户,站在走道上‘偷袭’顾咎。

    所以,以前薄上远只要是一闲来无事,便就特地到一楼来,‘摸’上他一把。

    要么掐脸,要么弹后脑勺,要么学班主任,一言不发的站在窗户旁,吓他一跳。

    以前的时候,窗户基本都是开着的。

    但现在,顾咎将窗户给关上了。

    至于原因,不言而喻。

    不止如此,若是下课的时候,不小心看到了走道外的薄上远,为了防止和薄上远对上视线,顾咎会立刻趴在桌上装睡。

    下课的时候,顾咎更是能少离开座位就少离开座位。

    就算是想上厕所了,也尽量能憋就憋。

    反正,只要是能少碰到薄上远就够了。

    为此,班上的一众老师还感动的不行,直感叹顾咎都已经是班上的第一名了,学习竟然都还这么努力。

    至于微信,如果薄上远要是给他发消息,那么他就装没看见。

    若要是实在是不得不回复的消息,那么他就等过一段时间再回。如果薄上远要是问起他为什么一开始不回消息,他就找出‘不好意思,没看到消息’这等借口给敷衍过去。

    并且,在回复了消息之后,他也不会和薄上远聊得很久。

    一般在回复了薄上远两句之后,他便就会立刻找借口,说同学找他有事,又或者是手机没电了等等借口,飞快的‘遁走’。

    现在,两人在微信里,聊天的句数,基本不会超过五句。

    自然,不是因为薄上远话少,而是因为顾咎不敢和薄上远聊天。

    他怕聊着聊着,自己又没法平静下来,忍不住又开始一个人想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起来。

    而自从顾咎上次找借口,说同学生日到了,要给同学买礼物,所以就让薄上远自己一个人先行回家了之后,不知是因为怕薄上远问起那个生日,还是单纯就是因为怕看到薄上远,在这之后的几天,顾咎也都找了各式各样的借口让薄上远自己一个人先回家。

    找的借口也是千奇百怪。

    要么就是要留下来做值日,要么就是自己要去哪不回家,要么就是同学找他一块去哪……

    所有能找的借口,他基本上都找了一遍。

    就算找出不来借口了,他也会临时瞎编一个。

    有时候,顾咎临时瞎编出来的借口,连他自己都觉得太过荒唐了,可神奇的,薄上远竟然信了。

    薄上远一贯聪明,竟然会相信这么荒谬的借口,让顾咎有些难以置信。

    但不管怎样,薄上远信了就好。

    因为他现在……还没法平静的面对薄上远。

    然而顾咎却不知,薄上远其实早就知道他在撒谎了。

    没有戳穿,只是想看看他还能撒几个谎罢了。

    而在周末的时候,想要躲薄上远,就更简单省事了。

    连借口都不用找了。

    直接三个字‘在复习’就行了。

    ……

    顾咎躲了又躲,以前的时候,他和薄上远几乎是黏在一块,形影不离。

    一块上学,一块放学。

    现在,一周过去了,两人在学校里,甚至是连话都没说过。

    就是性子惯来比较迟钝的沈滕,也隐约觉察出了些许的不对劲起来。

    今天上午的最后一节课下,沈滕抬头朝教室门口的方向看了眼。

    看完,沈滕回头,不解的问:“……薄上远现在怎么都不来了?”

    薄上远不止是今天没来,昨天没来,沈滕记得薄上远上周好像也没来。

    沈滕猝不及防的问起,顾咎身形一顿,然后平静的回道:“他自己先回去了。”

    沈滕蹙眉,莫名:“为什么?他不过来找你了?”

    顾咎低着头,默默地收拾着桌上的课本,回:“我让他先回去的。”

    沈滕不解:“……为啥。”

    顾咎含糊不清的回:“因为太麻烦了。”

    沈滕更加不解:“麻烦?哪麻烦了?”

    不就是放学了一块回家吗,有什么可麻烦的。

    沈滕不是很明白。

    顾咎没有回复。

    他飞快的收拾好桌上的课本,说了句‘我先走了’,然后就离开了。

    沈滕注视着顾咎离去的背影,摸不着头脑。

    ……小咎咎和薄上远吵架了?

    沈滕暗自猜测,一旁的金世龙却有不同的答案。

    金世龙蹙眉,表情若有所思道:“难不成……是薄上远的女朋友和薄上远复合了?”

    沈滕不解:“薄上远和他的女朋友复合关小咎咎什么事?”

    金世龙颇为嫌弃的看了沈滕一眼,道:“你要是薄上远的女朋友,你会想看到你的男朋友天天和一个男生腻在一块吗?”

    沈滕想也不想:“男生和男生在一块玩不是很正常吗?为什么他的女朋友不想看见她的男朋友和别的男生腻在一块?”

    金世龙:“……”

    金世龙决定闭嘴。

    ——和傻子聊天真累。

    另一边。

    顾咎收拾好课本,从教室里离开了之后,却并没有从学校的正门离开,而是朝学校侧门的方向走去。

    对,为了防止撞到薄上远。

    顾咎自以为薄上远绝对不知道,然而他却不知,他从学校侧门离开的情景,站在二楼窗户边的薄上远看的一清二楚。

    ……

    转眼到了周四。

    周四这天,有顾咎最不想去上的一节课。

    体育课。

    对于其他人而言,简直是万众期盼,期待的不行。因为期末考试要到了,这些天里,他们几乎是天天被关在教室里,厕所有不准你去,整天除了学习就是学习。

    在这宛如牢狱般的日子里,体育课简直就像是末日里的一道曙光,让人看到了希望。

    而对于顾咎而言……却是绝望。

    因为这节课是和a班一块上的。

    一想到待会要和a班一块上课,顾咎就不由得手指发凉。

    上课铃声马上就要敲响,班上的同学都已经陆陆续续的去了操场,然而唯独顾咎,却始终坐在位置上不动。

    ——他不想去。

    大概是躲薄上远躲了太久,顾咎现在甚至是已经有些怕见到薄上远了。

    如果可以,顾咎甚至是想装病。

    而就在顾咎坐在位置上想要逃避现实的时候,一旁正要准备下楼去操场的姜真衫见顾咎坐在位置上不动,便忍不住好奇的问了句:“马上就要上课了,你不下去吗?”

    顾咎默了默,从位置上站起了身。

    顾咎说:“……走吧。”

    现实终归是没法逃避。

    反正不过只是一块上一节体育课罢了,应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他一个人在这里自作多情的东想西想,其实……薄上远可能早就已经不想搭理他了。

    不然为什么最近薄上远连消息都不给他发了。

    顾咎和姜真衫一块下楼来到操场,一抬眼,便就瞧见了薄上远。

    薄上远冷着脸,漫不经心的站在操场上。虽然他站在那里什么也没做,但也依旧显然又瞩目的紧。

    光只是一个冷淡的侧脸,就能瞬间将周围其他的男生比的暗淡无光。

    看着不远处的薄上远,顾咎微怔,然后不由自主的移开了视线,看向别处。

    不知是心虚,还是压根就不敢看薄上远。

    一旁站着的姜真衫并未看出顾咎的异样,在见到薄上远后,她的第一反应,便是扭过了头,问他:“……你要过去和薄同学打招呼吗?”

    顾咎摇头。

    姜真衫微愣,虽然不解,却也什么都没问。

    接着,只听姜真衫小声道:“……那你陪我到超市买瓶水好吗。”

    顾咎愣了愣,应了声好。

    两人相携着一块去了学校超市后,不远处,段纶看着两人相携进入学校超市的身影,挑了挑眉,脸上的表情很是兴味盎然。

    段纶回头看向身后的薄上远,问:“小矮子和他的同桌关系是不是有些太好了点?”

    薄上远没有反应,好似置若罔闻。

    段纶也不意外,站在那耸了耸肩。

    这些日子里,薄上远的脸色一日比一日难看。

    而通过这些日子,段纶得出了一个结论。

    ——男生和男生谈恋爱真麻烦。

    另一边。

    姜真衫买了两瓶水。

    顾咎本以为姜真衫手上的另一瓶水是给其他女生买的,没想到竟然是给他买的。

    所以,在姜真衫将手上的另一瓶水递给他的时候,顾咎很是愣了一愣,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姜真衫见顾咎一时间没接,便直接将水给塞进了他的怀里。

    接着,姜真衫笑容腼腆道:“……给你的路费。”

    姜真衫话落,顾咎这才回神。

    顾咎下意识要将水给还回去,然而只听姜真衫笑了笑,微红着脸道:“反正就一瓶水,也不贵。”

    顾咎顿了顿,默默地将水收了回去。

    下一秒,姜真衫像是蓦的又想起了什么。

    姜真衫张嘴道:“对了,有件事……”

    顾咎不解,看向她。

    姜真衫张了张嘴,最后无声的闭上了嘴。

    姜真衫略有些词穷道:“那个……还是等期末考试考完了再说吧。”

    顾咎莫名。

    还有两分钟就要上课了,两人拿着水,一块离开学校超市,回到操场。

    在他们这种情窦初开的年纪,男生和女生之间的互动,即便只是一个普通的一块上学和放学,在其他同龄人的眼里,意义都会一下子变得暧昧了起来。

    e班的其他人在见到顾咎和姜真衫一块从学校超市出来,手上还拿着一样的水,于是,眼神便就一下子变得暧昧不明了起来。

    女生们围着姜真衫,笑容暧昧。

    女生们指了指不远处的顾咎,小声问:“你们在一起了?”

    姜真衫红着脸,飞快的摇头:“没有啦……你们别瞎说……我们就是同桌而已……”

    而男生们则围着顾咎,勾住顾咎的肩膀,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顾咎是什么时候和姜真衫勾搭上的。任顾咎如何解释,都不肯相信。

    ……

    不远处,段纶悄悄的看了一旁的薄上远一眼。

    不过一眼,就像是看到了什么极为可怕的东西一般,迅速的收回了视线。

    嗯,他刚才什么也没看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