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操场后,没多久,上课的铃声便响了。

    因为体育老师还没到,所以众人便站在操场上,乖乖的等着体育老师的到来。

    而顾咎站在操场上,心惊胆战。

    因为薄上远就在旁边不远处。

    只要顾咎侧过脸,扭头看去,就能瞧见那面无表情的在站在a班的人群里,即便静静只是站在那里,什么也没做,模样和气势也依旧最为出众的薄上远。

    顾咎不敢去看薄上远。

    这些日子,顾咎对薄上远躲了又躲,就是为了能让自己淡忘某天晚上的事,也顺带让自己的心情平复一二。

    所以,顾咎连头都不敢扭一下。

    顾咎怕自己一个回头,便就不小心看到了薄上远。

    怕自己在看到了薄上远之后,自己好不容易已经快淡忘掉的某些事情,便就又开始在脑子里苏醒过来。

    顾咎僵在原地,怕自己忍不住又想起某些事来,愣是不敢回头。

    然而……即便顾咎没回头,某天晚上的情景,仍是依旧无法避免的在他的脑子里开始逐渐的浮现了起来。

    因为班上的男生。

    顾咎虽未回头,但班上的那些男生们却围着薄上远聊了起来。

    最近这段日子里,薄上远的脸色愈发的难看,对此,班上的一众男生皆是好奇的不行。

    这会,班上的男生们围成一团,好奇的聊了起来。

    “薄上远最近的脸色好像越来越难看了。”

    “靠,不会真的是因为那个女朋友吧?”

    “那个女生究竟是什么国色天仙,能让薄上远这么念念不忘?”

    “再好看也不会比f班的戚欢好看吧。”

    ……

    男生们聚在一块,聊着聊着,不知道怎么的,就突然转到了亲嘴的话题上。

    “你们说,薄上远的初吻还在吗?”

    “应该不在了吧。”

    “说不一定好吧,薄上远不是有洁癖吗?依他那性子,恐怕得到结婚了才会接吻。”

    “也有这个可能。”

    “那你的还在吗?”

    “……靠,爸爸单身十六年,你说我的在不在?”

    班上的男生围着接吻的话题聊得欢快,一旁的顾咎离得不远,所以听得一清二楚。

    顾咎听着这些,好不容易快要淡忘掉的某些情景,便就一下子又从他的脑子里浮现了起来。

    顾咎神色僵硬,只觉脸上的温度愈发火热。

    一旁的沈滕见顾咎小脸微微发红,于是好奇的问了句:“……怎么了?”

    顾咎表情平静:“有点热。”

    沈滕闻言,蹙眉,抬头望天。

    括弧,这会是冬天。

    沈滕望着头顶上乌沉沉的天,蹙眉。

    ……热???

    ……

    因为这会是冬天,天气略冷,所以体育老师让他们在操场上跑个几圈之后,便就让他们自行活动去了。

    顾咎不敢靠近薄上远,所以在班上的其他人在操场上打打闹闹,欢快的跑跑跳跳的时候,他则一个人安静的坐在旗杆的升降台旁,默默地坐着,一声不吭等着下课。

    顾咎怕薄上远注意到自己,所以抱着自己的双腿,缩成一团,妄图能降低些许自己的存在感。

    顾咎现在很怕薄上远。

    他怕薄上远过来找他。

    他怕薄上远过来质问他。

    质问他,这些天为什么要躲着他。

    顾咎清楚薄上远的性子。

    若是薄上远当真按捺不住了,百分之百的会过来逼问他,找他要答案。

    但出乎意料的是……并没有。

    顾咎所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

    顾咎缩着身子坐在旗杆的升降台旁,一直到下课,薄上远都未曾来找过他。

    这本该是值得高兴的事情。

    然而不知道怎的,顾咎却高兴不起来。

    薄上远并未过来找自己,顾咎的心下有些失落。

    但至于为何会失落,顾咎不明白。

    虽然薄上远没有过来找顾咎,但姜真衫过来了。

    只见姜真衫哭丧着脸,并着双腿,走姿别别扭扭的朝他的方向走了过来。

    姜真衫走到顾咎的面前,小声问:“那个……顾同学,能麻烦你一件事吗?”

    顾咎不解的抬头,朝姜真衫的方向看了过去。

    顾咎开口问:“怎么了。”

    姜真衫像是有些难以启齿似的,过了好一会,才终于细声细气的说道:“……你能不能借我点钱?”

    顾咎微愣。

    因为姜真衫这是头一次找他借钱。

    而且,他和姜真衫同桌几个月,对姜真衫的性子也清楚。姜真衫不是那种喜欢找别人借钱的人。

    姜真衫见顾咎愣住,也知道自己突然冷不丁的突然开口找他借钱的事实在是在突兀了,姜真衫低着头,扭捏着手指,小声解释:“我那个……来了,要买那个东西……但是我今天钱买带够,所以……”

    姜真衫性格内向,在班上没几个朋友,她刚才找了班上唯一一个关系还算处的比较好的女生借钱,然而很不幸的,对方今天并没有带钱。姜真衫思来想去,最后实在是没法,只好找到了顾咎这。

    话说到这里,顾咎再不明白,就是眼瞎了。

    顾咎一下子了悟,立刻想也不想的将口袋里的钱掏出来,递了过去。

    顾咎问:“这些够吗?”

    找别人借钱这事实在是让人太过于羞耻了,所以姜真衫的整个脸都涨红了。

    姜真衫涨红着脸,羞赧道:“够了……谢谢你……钱我明天就还给你。”

    顾咎平静的恩了声,回了声不用谢后,问:“要我陪你去超市吗?”

    姜真衫飞快的摇头,说:“不用啦,我自己一个人去就好。”

    姜真衫说完,转身正准备要走,身后的顾咎突然想到了什么,又将姜真衫给叫住。

    姜真衫不解,回头。

    顾咎将自己脖子上的围巾解了下来,递了过去。

    姜真衫莫名所以的接过围巾,不解。

    姜真衫眨了眨眼,抬头看向顾咎,问:“……这个是?”

    顾咎指了指姜真衫那什么也没围的空荡荡的脖子,然后平静道:“你这几天不是不能着凉吗。”

    姜真衫这才恍悟。

    姜真衫双眼微弯,腼腆的笑:“谢谢。”

    顾咎表情从容淡定:“不谢。”

    姜真衫将顾咎的围巾圈在自己的脖子上后,转身走了。

    顾咎在姜真衫离开后,也转过了身,准备回教室。

    顾咎转身走了没两步,突然间,一人伸手拽住了他的后领,在他猝不及防间,直接一把粗暴的将他给直接拖走了。

    不远处,段纶注视着薄上远黑着脸,一把粗暴的将顾咎给拖走的情景,啧了声,摇头感叹。

    ——他就知道姓薄的忍不了多久。

    另一边。

    被拖走时,顾咎整个人猝不及防,毫无防备,等到他总算是回过神来了的时候,他已经被薄上远给拽到了一个无人的偏僻拐角处。

    顾咎环顾了圈周围的情景,然后将视线转向眼前的薄上远,怔然失语。

    薄上远没了耐性,将顾咎拖到了一个没人的偏僻拐角后,直接抬腿将他压至了墙上。

    为了防止顾咎又像之前那样,扭头往别处看,就是不去看他,薄上远甚至是直接伸手掐住了顾咎的下巴,强迫对方和自己对视。

    顾咎望着薄上远那张近在咫尺的俊脸,脑子里一下变成了空白。

    顾咎呆呆的望着薄上远,眼也不眨,一时间忘了挣扎。

    薄上远屈膝抬腿,顶在顾咎的两腿中的空隙中间,一只手掐着他的下巴,另一只手,则撑在了他身后的墙上。

    薄上远几乎是将顾咎所有的退路全部给堵死,除非是薄上远主动放手,不然,他根本就别想着离开。

    薄上远一手掐着顾咎的脸,薄唇微启,声音里没有丝毫的温度:“你别告诉我,你现在是在和姜真衫谈恋爱。”

    顾咎闻声一愣,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过了一会,顾咎才后知后觉的恍悟过来薄上远为什么会问出这句话来了。

    顾咎默了默,低声开口:“……没有。”

    薄上远面无表情的追问:“那刚才是怎么回事。”

    顾咎乖乖的开口解释:“她生病了,我怕她着凉,就把围巾给她了。”

    薄上远声音嘲讽:“你倒是体贴。”

    顾咎不吭声。

    然后,薄上远又问:“那水呢。”

    顾咎低声回:“她只不过是顺手多买了一瓶,没有别的含义。”

    薄上远无动于衷,表情冷淡:“所以你也就顺手接了。”

    薄上远给他买些什么,他算得清清楚楚,一分的便宜也不愿意占。可是到了姜真衫那,就毫不犹豫的接了。

    顾咎听出薄上远声音里的不快,便老老实实的回答道:“我拒绝过,但是她说反正只是一瓶水,也不贵……”

    顾咎话说到一半,便就被薄上远给截断了。

    薄上远沉声反问:“那我说不贵的时候,你怎么不接。”

    顾咎微愣,很快回神。

    顾咎小声说:“……那不一样。”

    薄上远问:“有什么不一样。”

    顾咎说不出来,于是便就又不吭声了。

    如果说,薄上远在什么时候,心情会觉得异常的烦躁,大概就是在这个时候了。

    在顾咎抿着唇,一声不吭,什么也不愿意说的时候。

    于是薄上远换了个话题。

    薄上远问:“那你究竟在躲些什么。”

    ……没有回应。

    顾咎眼帘低垂,仍是不吭声。

    见状,薄上远烦躁抬起手,将额前的头发向后撩了下。

    薄上远冷声道:“看着我。”

    顾咎:“……”

    顾咎就好似没听见,全无反应。

    薄上远见顾咎仍是不敢去看自己的脸,不由勾了勾唇角,眼神略有些嘲讽。

    薄上远沉声反问:“怎么,是已经看厌了这张脸,不想再看第二眼了?”

    听到这话,顾咎想也不想的否认:“……不是。”

    薄上远追问:“那是什么。”

    顾咎又不坑声了。

    薄上远一直以为,顾咎是突然间自己一个人又偷偷地在家里想了些什么,一时间想不开,又突然的想和他撇清关系,不再和他有任何的牵连,所以,才总是不回消息,对他躲了又躲。

    包括这会不愿多说一个字,也不愿意抬眼去看他,也是因为想要和他撇清关系的缘故。

    毕竟这个小骗子不是没有做过这种事。

    薄上远自以为顾咎是自己一个人又自顾自的想了些什么,然而实际上……真正的原因,其实只不过是因为顾咎怕看到薄上远的脸罢了。

    一看到薄上远那张毫无瑕疵的俊脸,顾咎脸上的温度就一下子忍不住迅速的攀升。

    不止如此,那些好不容易已经快要淡忘的某些记忆与画面,也随之跟着开始慢慢的在他的脑子里开始浮现。

    那天晚上,薄上远就是像这样一只手扣着他的下巴,微微倾身,直接低头亲了上来。薄上远一只手紧紧地扣着他的下巴,另一只手则牢牢的圈着他的腰……

    那些令人羞耻的细节,逐渐的,在顾咎的脑子里变得愈发的清晰。

    顾咎手指微颤,脸上的温度越来越热。

    他想让自己别再去想了,然而薄上远就在面前,他根本没法让自己不去想那些。

    于是,顾咎就更不敢看薄上远了。

    而与此同时,薄上远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薄上远闭了闭眼,稍稍的按捺了住不断潘勇上升的火气,然后耐着性子问道:“……是家里又出了什么事?”

    顾咎慢吞吞的摇头。

    薄上远:“段纶和你说了些什么?”

    顾咎还是摇头。

    薄上远深吸口气:“那是到底是因为什么。”

    顾咎这会便就又没反应了。

    这会,绕是薄上远再有耐性,也终于忍不住了。

    薄上远冷着脸,直接了当:“不说可以。”

    顾咎微怔,表情茫然。

    薄上远淡淡的继道:“那就别想回教室上课了。”

    顾咎一愣,错愕的抬头。

    顾咎又惊又诧的看向薄上远,刚要下意识的准备和薄上远说些什么,但在见到薄上远那张没有任何笑意的冷淡面孔后,声音便不由自主的一下子弱了下来。

    顾咎小声说:“马上就要期末考试了……你不能这样。”

    薄上远无动于衷:“我能。”

    顾咎见薄上远完全无动于衷,于是又说:“……不去上课,老师会去找我们训话,然后让我们写检讨的。”

    这回薄上远干脆连话都不回了。

    顾咎默了默。

    过了会,顾咎缩了缩身子,慢吞吞的和薄上远请示道:“……我能不能过几天再说。”

    等过几天他的心情‘平复’了,再和薄上远说实话……哦不,是找个借口诓骗过去。

    然而,薄上远很是冷酷无情。

    薄上远:“不行。”

    于是,顾咎所想好的所有借口被薄上远这简短的两个字给一下子瞬间堵住。

    但实话,顾咎说不了,不能说,也说不出口。

    于是,顾咎再次默默地闭上了嘴。

    薄上远身为年级第一,而且又惯来任性妄为,所以完全不急着上课。

    就算今天和顾咎在这呆上一天,薄上远也不会着急。

    薄上远耐性十足的等着,等着看顾咎什么时候愿意说实话。

    薄上远本意只是想逼着顾咎说实话,但是等着等着,眼神便就不禁慢慢的变了个意味。

    顾咎又软又白,委屈的瑟缩在他的怀里一动不动,薄上远一垂眼,就能看到他那毛绒绒的,小巧又可爱的发旋。

    薄上远看着顾咎乖巧的模样,眼眸渐沉。

    在摸摸抱抱上,薄上远一贯不是个什么喜欢忍耐的性子。

    于是,薄上远直接伸出手,摸了过去。

    薄上远就着眼下将顾咎逼在角落的姿势,一只手撑在他的头顶之上,另一只手,则摸向了他的脸。

    白皙修长的手指顺着他的面颊摸至耳垂,然后又顺着侧脸的弧度滑到他的唇角边。

    冰凉的手指慢条斯理的沿着他的唇线轻轻滑过,然后在他的唇角上暧昧的摩挲,勾勒,激起一片鸡皮疙瘩。

    随着薄上远的动作,顾咎脸上的温度不由自主的越来越高,他忍了又忍,最后终于没忍住,他一把伸出手,蓦的抓住了薄上远的手腕。

    顾咎声音微颤,面颊微微泛红:“你……你别摸了。”

    薄上远眼眸半垂,淡淡的扫了顾咎一眼。

    虽然没说话,但所表达的意味,已经不言而喻。

    ——只要说实话,他就停手。

    于是,顾咎再次无声的闭上了嘴。

    顾咎默默地收回了手,然后薄上远继续慢慢的‘摸’。

    薄上远这会一点也不急。

    薄上远现在正摸得开心,对于那所谓的答案,反而也就没那么急切了。

    顾咎的脸又白又软,薄上远又掐又捏,兴味盎然。

    而顾咎的心脏在薄上远的动作下,跳的越来越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