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咎以为,补课的时候,自己会因为说不到点子上,而让姜真衫听不懂。

    但在现实里,他所担心的事情,完全没有发生。

    姜真衫很聪明。她一点就通,完全无需顾咎多说些什么。

    顾咎每次不过才开口说了两句话,姜真衫就能一下子明白剩下那半部分的意思了。

    对此,顾咎长舒了口气,总算是终于安下了心来。

    寒假的第一个星期,顾咎几乎是天天和姜真衫呆在一块。

    不,应该说是补课。

    顾咎每天早上九点到,补课到十一点半后,他便回家吃饭。

    吃完饭,稍稍休息上一会之后,再乘车到姜真衫家。

    下午补课的时间是从十四点开始,然后在十七点半结束。

    上午补课的时间和下午补课的时间加在一块,正好八个小时。和校外补课的时间一模一样。

    虽然一天就八个小时,看起来剩下的时间有很多,但因为乘车来回一趟要一个小时,所以总的来说,顾咎每天在补课上所花的时间大概要十个小时。

    再加上每天晚上还要备课,所以基本上,顾咎一整天的时间都用在了补课上。

    虽然有点累,但顾咎觉得非常值得。

    ……

    顾咎每天早出晚归,并且还十分的有规律,就是顾父顾母再迟钝,也意识到了些许的不对劲起来。

    于是在某天中午,就在照例顾咎抱着作业准备离开家的时候,顾父将他叫住,然后不解的问:“咎咎你这是去哪?”

    顾咎心如止水,面色平静:“……去同学家写作业。”

    顾父不解:“就不能在家写,非要去同学家写吗?”

    顾咎声音微顿,然后很快恢复自然:“写完作业,然后和同学一块玩游戏。”

    顾父这才了悟。

    顾父恍悟,释然道:“哦……原来是这样啊,那你去吧。”

    顾咎静静地嗯了声,抱着作业离开。

    *

    三天后。

    一家会员制的地下拳馆内。

    薄上远正在台上打拳。

    薄上远心情不济,每一拳几乎都用上了十足的力道。

    拳台上的另一名拳手身材健壮,肌肉更是看着雄浑有力,然而,在薄上远的面前,却只有挨打的份。

    那名拳手和薄上远不过才对打了十分钟,便就挨不住了,直叫停。

    但薄上远好似没听见,完全的无动于衷。

    ……

    五分钟后,那名拳手鼻青脸肿的被人给拖了下去。

    那名拳手被人给拖下去了后,便就再没人敢上台了。

    那名拳手可是这家拳馆的金牌拳手,在薄上远的面前,就连他都只剩下挨打的份,那其他人就更别说了。

    ——想死就尽管上。

    没人再敢上台,薄上远无趣的啧了声,摘下拳套。

    薄上远转身走下拳台,面无表情的给自己倒了杯凉水。

    薄上远刚一下拳台,只见刚才还沉寂无声的众人,立刻便毫不犹豫的跳上了拳台,然后站在拳台上,兴奋地摩拳擦掌,准备找人对拳。

    一旁的段纶瞅着眼前的情景,啧啧感叹。

    感叹完,段纶想到什么,扭头问薄上远:“过几天就是情人节了,我们的薄大帅哥打算怎么过?”

    眼下已经是二月十号了,还有四天,就是情人节了。

    对于情人节这天,姓薄的究竟会怎么过,段纶感到十分好奇。

    薄上远凉凉的睨了段纶一眼。

    段纶耸肩,识趣的换了个话题:“不是,我说……你俩到底在闹啥别扭呢?还没和好啊。”

    薄上远没回。

    段纶见状,挑了挑眉,回:“要不要我出手帮一把?”

    薄上远这回有反应了。

    薄上远:“滚。”

    段纶轻哼,“切,不要就算了。”

    薄上远没理,转身就走。

    段纶不解,问:“姓薄的你去哪?”

    ……没有回应。

    薄上远并没有离开拳馆,而是去了一个无人的角落处。

    让自己静静。

    薄上远的心情有些烦躁。

    自从顾咎在那次回家之后,两个人的距离,便就变得越来越远了。

    一开始的时候,两个人还能一块回家,可是到了后来,别说是回家,连话都说不上了。

    现在更甚,干脆直接连消息都不回了。

    一开始时,薄上远还以为,某个小骗子是因为自己一个人又偷偷地瞎想了些什么,一时间想不开,所以这才与他拉开了距离,想着要离他远一点。

    但直到现在,薄上远才终于发现了真正的原因。

    压根就不是什么因为又自己一个人偷偷地瞎想了些什么,而是因为姜真衫的缘故。

    因为喜欢上姜真衫,想天天和姜真衫呆在一块,所以,便也不想再继续把时间‘浪费’在他的身上了。

    故而,消息不回,也不再一块回家。

    想到这里,薄上远的心情一下子更为烦躁。

    之前一直因为怕吓到某个小骗子,所以,薄上远便一直的忍了又忍。

    薄上远思量着,现在才不过高一,未来的日子还很长,时间足够。足够他温水煮青蛙,循序渐进,让某个小骗子一点一点的跳进他设下的圈套里。

    然而谁料,薄上远的圈套才设下了一半,某个小骗子就已经对别人动了心。

    在对别人动心之后,某个无情又冷酷的小骗子便再也没回头看薄上远一眼。

    越是想着,薄上远的心情便愈发的恶劣。

    这会薄上远的心情,甚至是比在初中时,李书惠带着那小杂种一块住进薄家之后的那两年里的心情还要更为糟糕。

    薄上远的心情烦躁了片刻,片刻后,他掏出手机,给某人发了条消息过去。

    自然,没有回复。

    ——就像之前那样。

    薄上远忍了又忍,最后还是没忍住,直接找出电话,打了过去。

    电话响了一会,才终于被接通。

    电话另一头的顾咎压低声线,低低的喂了声。

    薄上远直接开门见山:“在哪。”

    顾咎微愣,两秒后,才低声回了句:“……在姜真衫家。”

    薄上远声音很冷:“在她家做什么。”

    顾咎一下子闭上了嘴。

    而就在薄上远正要准备追问时,这个时候,电话里突然传来了姜真衫的声音。

    电话的另一边,姜真衫站在房门口,大声朝顾咎喊:“顾咎,妈妈刚才出去给我们买了包子,你要出来吃吗?”

    因为顾咎乖巧礼貌又聪明,所以姜母很喜欢他,只要一有空,就会给他们两人带吃的回来。

    一开始顾咎不太好意思,便总是拒绝。但时间一久,次数多了之后,慢慢的,他也就不像当初那么不好意思了。

    顾咎回头应了声马上来,然后将注意力重新转回到电话上。

    刚才他还在愁找什么借口将电话挂断,这会可算是有了。

    顾咎生怕薄上远又问些他无法应付的问题,便飞快道:“……我去吃包子了,有什么事情下次再说吧。”

    说完,不等薄上远回话,立刻就将手机给挂断了。

    嘟……

    薄上远听着电话里的空音,默。

    ……

    四天的时间转瞬即逝。

    这天顾咎和姜真衫两人并没有在家补课,而是一块到了街上。

    因为草稿纸和水笔都用完了,所以两人便一块出门买纸和水笔。顺道,再到书店点看看,有没有什么好的辅课资料。

    大概是因为从来没有谈过恋爱的缘故,所以两人对什么情人节,七夕节等等,并不敏感。

    两人在之前一起约好14号这天一块上街去买文具的时候,完全没有意识到今天是情人节。

    一直到两人走到了街上,在大马路上看到了一对又一对的恩爱情侣之后,这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原来今天是情人节。

    看着眼前街边一对又一对的情侣,姜真衫微红着脸,颇为有些不好意思。

    姜真衫小声说:“我都不知道今天是情人节……”

    顾咎平静的回:“我也不知道。”

    顾咎对情人节没什么感觉,所以神色很是平静淡定。

    今天是情人节,她偏生又恰巧在今天和顾咎一块上了街。

    一个男生和一个女生在今天一块逛街,虽然他们自己知道两人的关系不过只是同学罢了,但在别人的眼中,怎么看都不像是那种普通的同学关系。

    想到这里,姜真衫就不禁有些羞怯,但在见到顾咎那异常平静的神情后,姜真衫便也不由得跟着慢慢的淡定平静了下来。

    平静下来后,姜真衫蓦的想起了什么。

    姜真衫小声开口:“你要不还是先回去吧?”

    顾咎不解,头顶冒出一个问号。

    顾咎:“?”

    姜真衫慢吞吞的解释:“今天不是情人节吗?”

    顾咎问:“……所以呢。”

    姜真衫虽然没谈过恋爱,但道理还是懂一点的。

    姜真衫眨了眨眼,说:“情人节这天,不是应该跟喜欢的女生在一起吗?”

    顾咎默了默。

    顾咎沉默半响,再次开口:“……我没有喜欢的女生。”

    女生的确没有,但男生可能有一个。

    但这件事顾咎绝不可能会说出口。

    姜真衫这才恍悟。

    姜真衫了悟:“这样啊……”

    顾咎不语。

    说完,姜真衫又忍不住问了句:“初中的时候也没有吗?”

    顾咎:“没有。”

    姜真衫了然,然后笑着回了句:“……其实我也没有。”

    说完,姜真衫压低了声音。

    姜真衫像是生怕别人听见似的,左右环顾了圈,在确定没人注意到她这里后,这才悄悄的对顾咎说道:“其实我觉得我们班的大部分男生又吵又闹,还很幼稚,压根就让人喜欢不起来。啊……当然,除了你之外!”

    对于班上的男生,姜真衫其实早就嫌弃已久,只是一直没说罢了。

    而就在姜真衫细声细气的和顾咎吐槽着班上的大部分男生究竟有多么幼稚的时候,马路上的一辆跑车像是不经意的瞧见了什么,突然猛地一个急刹。

    跑车猛地急刹停下,紧接着,车窗跟着摇了下来。

    坐在跑车后座上的男生两眼直勾勾的看着某处,脸上的表情难以置信。

    然后,男生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拍了个照,然后给某人发了过去。

    在发过去的时候,男生特地多加上了一行字。

    【绝非ps,如有作假,我死全家。】

    照片发完,男生抬了抬下巴,示意前面的司机将车开到某人的面前。

    一辆红色的跑车蓦的在自己的面前停下,顾咎脚步一顿,不明就里。

    就在顾咎莫名所以的时候,跑车的车窗摇下,接着,段纶那张熟悉的俊脸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见到段纶,顾咎一下子更为莫名。

    段纶漫不经心的靠在车窗边,朝顾咎看去,随口问:“小矮子干嘛去?”

    段纶的目光虽看似在顾咎的身上,但实际上,却是在他身后的姜真衫身上。

    段纶不着痕迹的将姜真衫上下打量了一通,打量完,段纶不禁颇为有些不解的皱起了眉头。

    段纶完全无法理解,又高又帅家境又好的薄上远是怎么会输给眼前这个平平无奇的女生的。

    另一边。

    虽然姜真衫知道段纶,也知道段纶在他们城南赫赫有名,但因为从来没说过话,所以,在姜真衫的眼中,段纶就和陌生人差不多。

    而姜真衫认生,因此,在见到段纶后,姜真衫的身子不由自主的往顾咎的身后缩了缩。

    虽然和顾咎说着话,但其实段纶的注意力都在姜真衫的身上,所以,姜真衫的这个动作,段纶自然瞧见了。

    顾咎知道姜真衫认生,不觉得有什么,但在段纶的眼里,意味就截然不同了。

    段纶看着两人,微微的眯了眯眼。

    段纶话落,顾咎抿了抿唇,低声回:“去文具店。”

    段纶哦了声,又问了句:“……你们两人一块?”

    顾咎:“恩。”

    段纶扯了扯嘴角,接着问:“去了文具店之后呢?”

    顾咎平静的回:“然后去书店。”

    段纶了然,然后意有所指道:“一块去文具店,一块去书店……看来你们的关系挺不错的。”

    顾咎没多想,恩了声。

    段纶本来还打算再问些什么,但这个时候,电话来了。

    段纶低头瞅了眼手机屏幕上显示的电话号码,挑了挑眉。

    段纶第一反应,不是去接电话,而是抬头看向马路边的顾咎。

    段纶唇角微勾,慢悠悠的说道:“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说罢,段纶声音微顿,语调蓦的一转。

    段纶微微一笑,笑容灿烂道:“祝你好运。”

    顾咎:“?”

    什么祝你好运?

    段纶没再说话,摇上了车窗,坐在驾驶位上的司机十分有眼见力的发动了车身,驱车离开。

    一直稍稍开远了些后,段纶这才按下了接通键。

    电话接通后,段纶开口就来:“那小矮子和他的女朋友可真恩爱,今天又是一块去文具店,又是一块去书店。我看,晚上可能还要一块去吃饭。”

    电话那头的人没有说话。

    段纶早有预料,继续慢悠悠的说道:“刚才我和那小矮子说话的时候,小矮子那女朋友还躲到了小矮子的身后,那情景,啧啧……看着叫一个你侬我侬。”

    电话那头的人依旧沉默。

    段纶优哉游哉的将刚才的情景叙述了一遍之后,接着,兴味盎然的问道:“你说,他们今天会不会在一起打啵?”

    电话被瞬间挂断。

    段纶瞅着只剩下空音的手机,挑了挑眉,幸灾乐祸。

    ……

    晚。

    顾咎本来是打算和姜真衫在买完纸笔,顺带再一块逛完书店之后,便回姜真衫家继续给她补课的。但没想到,逛完了书店之后,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

    没法,便只好回了家。

    因为书店离小区略有些距离,等顾咎好不容易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六点多钟了。

    头顶的天色愈发昏暗,顾咎慢吞吞的往回走,只觉身心俱疲。

    他再也不想和女孩子一块逛街了……

    不过只是买上几个笔记本和水笔芯罢了,但是姜真衫因为笔记本的封皮不同,水笔芯的粗细以及颜色不同,挑了几乎快一个小时。

    到了书店之后,姜真衫就更纠结了。

    她哪本都觉得好,哪本都想买。

    最后要不是因为时间已经有些晚了,恐怕姜真衫还能继续纠结下去。

    顾咎疲惫的回到小区,踏进电梯内。

    他靠在电梯内,等着楼层慢慢上升。

    两分钟后,叮的一声,电梯抵达第十七层。

    电梯门应声而启,靠在电梯边的顾咎站直身子,抬脚准备走出电梯。

    而就在顾咎正要准备离开电梯的时候,他眼前一花,突然感觉到自己的手腕突然被人给扣住了。

    还未等顾咎看清对方是谁,对方已经抓着他的手腕,将他重新给拽回到了电梯内。

    那人站在他的身后,一手扣着他的手腕,另一只手则按下了关门键和最顶层的楼层键。

    顾咎这会本来已经累的不行了,结果还遇上了这种怪事。他气得不行,直接回头看去,想要看看对方究竟是谁。

    结果谁料,一回头,看到的不是别人,正是薄上远。

    顾咎一愣,所有的怒气在一瞬间荡然无存,消失的无影无踪。

    顾咎看着薄上远,疑惑不解的问:“……我们这会去顶楼做什么?”

    薄上远冷着脸,没理。

    顾咎以为是自己声音太小,以至于薄上远没听见,于是他又拔高声调重复了一遍。

    但薄上远依旧没有任何反应。

    绕是顾咎再迟钝,也应该明白不是薄上远没听清,而是薄上远不想理了。

    薄上远没理,不知道怎的,顾咎的心下突然生出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

    电梯很快在顶层停下。

    薄上远抓着顾咎的手腕,将他从电梯里拖了出来。

    顾咎本想说让薄上远放开自己,然后自己走,但他见薄上远面色发黑,很是难看,于是他识相的闭上了嘴,一声不吭。

    薄上远带着顾咎并没有走多远。

    大概走了差不多两三步之后,薄上远便就停了下来。

    脚步停下,顾咎深吸口气,正要准备说话,但下一秒,薄上远蓦的将他压在了墙上,直接亲了上来。

    顾咎一下子傻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