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晚。

    给姜真衫补完课回家的时候,已经差不多是下午六点多将近七点,正好到了快要吃饭的时候。

    顾咎回到家刚一吃完晚饭,还没等他回房,微信消息的提示音便就开始疯狂的响了起来。

    他拿起手机低头看了眼,果不其然,正是沈滕他们三个。

    【可爱的小金金:你们作业都做了多少了?】

    【(=nwn=):已经做完啦】

    【可爱的小金金:你都做完啦?我还有好多。】

    【(=nwn=):嘿嘿~】

    【嘿嘿嘿:卧槽姜真衫你都做完了!】

    【嘿嘿嘿:10篇作文你也写了???】

    【(=nwn=):是啊~】

    【嘿嘿嘿:哇,你是畜生吧……】

    发完这条消息后,过了两秒,群组里跳出一条系统提示。

    【嘿嘿嘿撤回了一条消息。】

    【(=nwn=):……我已经看到了。】

    【可爱的小金金:我也看到了。】

    【嘿嘿嘿:那个啥,我瞎说的……】

    【嘿嘿嘿:啊哈哈,今天天气好像不错……】

    【(=nwn=):哼。】

    三人在群组里聊得欢快,顾咎捧着手机回到卧室,默默地看着三人聊天,并不打算参与进其中。

    一是因为他话少,而是因为他也不知道能够说些什么。

    顾咎拿着手机一言不发的窥着屏,而就在这个时候,金世龙突然在群组里发了一个帖子的链接。

    链接上的标题很是夸张,并且还用了多个感叹号,就像是生怕别人不去看似的。

    帖子的标题是:《薄上远的女朋友竟然是她!!!!!!!!!!》

    就如同这夸张的标题一样,在看到这个标题后,沈滕与姜真衫两人一下子被唬住了。

    【(=nwn=):帖子里的是真的吗?】

    【嘿嘿嘿:卧槽,他们是怎么知道薄上远的女朋友是谁的?】

    【可爱的小金金:我也是刚才翻校园论坛看到的。】

    【嘿嘿嘿:不会真的是帖子里说的那个女生吧?】

    另一边默默窥屏的顾咎在看到这个链接后,登时沉默了两秒。

    两秒后,他伸手点开了那个链接。

    点开链接之后,一个女生的近照赫然映入他的眼帘。

    女生的模样很清秀,穿着一身校服,肤白如雪。

    不过就是这身校服的款式,好像是其他学校的,并不是城南的。

    而在这张近照底下,这个帖子的楼主po了很长的一大段话。

    说自己究竟是怎么发现她是薄上远的女朋友的,还说了下她在学校里的表现怎样。然后再一本正经的分析了下薄上远为什么会喜欢她,还又特别的分析了下薄上远心情不好的那段时间,她究竟是做了什么,为什么让薄上远心情不好……等等。

    楼主在帖子里长篇大论,信誓旦旦,侃侃而谈。

    若不是因为薄上远今天才刚和他说过没有女朋友,他差点都快信了。

    但沈滕他们三人完全不知道其实薄上远压根就没劳什子的女朋友,所以,在看完这个帖子后,当即二话不说的就信了。

    【可爱的小金金:没想到薄上远的女朋友竟然是她……】

    【(=nwn=):我、我觉得他们好像……不太搭。】

    【嘿嘿嘿:这个女生看起来好像很正常啊。】

    【嘿嘿嘿:不过薄上远竟然喜欢这款的?】

    三人表示难以置信。

    而就在这个时候,顾咎默默无言的,在群组里发了一句话。

    【顾咎:……他没有女朋友。】

    看到这句话后,三人一惊。

    【可爱的小金金:他没有???】

    【(=nwn=):咦?没有吗?可是为什么别人都说他有女朋友。】

    【嘿嘿嘿:对啊,我记得好像是段纶说的。】

    【顾咎:……段纶说自己是瞎说的。】

    【可爱的小金金:段纶说自己瞎说?恩?他说自己是瞎说的?】

    【顾咎:……恩。】

    【嘿嘿嘿:卧槽,那也就是说,学校里那么多女生喜欢薄上远,但是薄上远竟然一个都看不上?】

    看到沈滕的那句薄上远竟然一个都看不上,顾咎好似想起了什么,脸一下子红了起来。

    女生的确都看不上。

    因为薄上远看上的是一个男生。

    然而金世龙却仍是有点不信。

    因为薄上远有女朋友的这件事,从开学的时候就开始传起了,这会突然说没有,实在是让人有些难以置信。

    而且这是段纶说的,又不是薄上远亲口说的。

    【可爱的小金金:说不定段纶说自己是瞎说的那句话,也是瞎说的呢?】

    【嘿嘿嘿:对哦。】

    【顾咎:不会。】

    【可爱的小金金:你怎么就这么笃定,难道……是薄上远和你说的没有女朋友?】

    【顾咎:……恩。】

    顾咎和薄上远同为邻居,之前还又住在一块,天天一块上学一块放学,所以,对于他的回答,三人几乎没有任何的怀疑。

    在看到这个回答后,手机的另一边,金世龙吃惊的张大了嘴。

    要是薄上远亲口说自己没有女朋友,那应该就是真的没有了。

    【可爱的小金金:我就说呢,也没看他对学校里的哪个女生特别好过。】

    【可爱的小金金:仔细想想,这个学校里,他好像就对你一个人特别好。】

    【可爱的小金金:他给你买牛奶给你补课,还跟你一块上学放学,还让你住进他家,反正我没见到他对别的女生这样过。哦,男生好像也没有。】

    【可爱的小金金:嘿嘿,其实以前说他有女朋友的时候,我还以为是你呢。】

    看到这条消息后,顾咎呆了呆。

    回神后,他的脸不由得一下子变得更红。

    【嘿嘿嘿:小咎咎不是男生吗,怎么是薄上远的女朋友?】

    【可爱的小金金:哼,男生就不能和男生谈恋爱了吗?】

    【(=nwn=):啊……其实我觉得……和那个女生比起来,顾咎同学看起来要和薄上远更搭一点哎……】

    【可爱的小金金:对吧对吧,我也觉得!】

    金世龙和姜真衫在群组里开心的聊着天,另一边的顾咎思绪已然飘远。

    他呆呆的看着眼前的空气,脑子里只剩下了一句话。

    ……他好像就对你一个人特别好。

    *

    情人节之后的下一个节日是春节。

    一个星期后,春节很快如期而至。

    在补课前,顾咎和姜真衫约好,补课在春节的前一天截止,所以今天便是最后一天补课。

    补课的最后一天,姜真衫很是依依不舍,下午补课的时候,她更是愁眉苦脸,满脸写着不开心。

    见状,姜母开导她:“以后等学校周末放假了,再请他到我们家来玩不就行了。他又不是以后来不了咱们家了,干嘛这么愁眉苦脸。”

    在被姜母开导之后,姜真衫的心情才终于算是好了点。

    ……

    下午五点半,最后一天的补课终于结束。

    补课结束,在姜真衫依依不舍的目光下,顾咎收拾好课本和资料,准备离开。

    姜真衫站在一旁,小声说:“……要不要今天晚上留在我家吃晚饭?”

    顾咎微怔,还没等他说话,姜母便走进屋内,抬手敲了下她的脑袋。

    姜母表情颇为不赞同道:“今天晚上是除夕,得和家人聚在一块吃晚饭,哪能随随便便的呆在别人家里吃晚饭。”

    姜真衫噘嘴。

    姜母说完,顾咎正好也将课本和资料收拾好了。

    他低声冲姜母说了声‘阿姨那我就先回去’了,说完便就准备离开。

    然而顾咎才刚抬脚,便就被姜母给拦住了。

    姜母拦住他,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印着福字的大红色的崭新红包。

    顾咎看着红包,微怔。

    姜母语笑盈盈的将红包塞进了他的手里,继而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

    姜母轻笑:“新年快乐呀。”

    过了好半响,顾咎终于回神。回神后,他的第一反应,便就是将红包给退回去。

    但还没等他塞回给姜母,姜母便就又将他给截住了。

    姜母笑了笑:“没多少钱,就接下吧。”

    一旁的姜真衫点头附和:“对啊,过年了,收几个红包很正常啦。”

    顾咎默了默,然后乖乖的接下,接着冲姜母说了声谢谢。

    姜母微笑,“不客气。”

    顾咎将红包装好,抱着课本和资料离开。

    离开小区的时候,顾咎转身冲将他送到小区外的姜真衫喊:“下学期见!”

    姜真衫跟着大声的应了声好。

    姜真衫眼也不眨的目送着顾咎离开,过了好一会后,才意识到了什么。

    哎?刚才顾咎好像笑了?

    ……

    春节这天,路边满是红色的灯笼,各个商铺的窗户上也贴上了福字,卖起了对联和红包。

    至于商场内,更是播起了刘德华的歌,各个商品也开始做起了打折促销满减的活动。

    而至于电视里的节目,则就更具有春节的‘气息’了。

    翻遍所有的台,全都是联欢晚会。要么就是几个穿着红色衣服的大牌歌星在唱歌,要么就是小品演员在电视里演着一些尬到离奇的段子。

    虽然节目很尬,没什么可看的,但起码让家里热闹了许多。

    晚上八点,顾咎以及顾父顾母三人坐在客厅里看着央视的联欢晚会,因为没人说话,所以气氛一时间显得有些凝重。

    因为今天晚上是除夕的缘故,所以上午的时候,顾母便特地的交代顾咎,让他下午乖乖的在家呆着,晚上一块过除夕,就别再跑到同学家去了。

    别的时候,顾咎要去哪,顾母可以不管。

    但这会马上都要过春节了,顾母就不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然而,因为顾咎之前就和姜真衫约好了,补课补到最后一天,他不能说话不算数,因此,就算顾母特地叮嘱他,让他下午别再去同学家了,但他还是去了。

    顾咎下午五点半给姜真衫补完课,等到回家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六点多快七点了。

    而在这个时候,别人的家里,这会差不多连饭都快吃完了。

    顾咎在下午六点多回家后,坐在客厅里不知等了许久的顾母已经彻底的黑了脸,脸色很是难看。

    但因为她曾经说过,不再骂他了,所以顾母什么也没说,也没发作。

    ……但她一整个晚上都没说话。

    她黑着脸坐在沙发上,只字不言。

    要换做以往,顾父还会替顾咎说情。

    但这会,顾父也觉得都要过节了,还跑去同学家玩,实在是太不像话了,因此便也沉着脸,没有说话。

    而至于顾咎,则坐在沙发上,抿了抿唇。

    他坐在沙发上,犹豫了会。

    过了很久,他才像是终于鼓足了勇气一般,将口袋里的钱给拿了出来。

    顾咎将手里的钱递了过去。

    他慢吞吞的开口:“……给。”

    顾父和顾母本来还在生气中,一看到他手里的钱,登时就愣住了。

    两人错愕道:“你哪来的钱?”

    顾咎小声说:“打工来的钱。”

    顾母蹙眉:“你这些天不是都在同学家玩吗?什么时候打的工?”

    一旁的顾父反应过来了:“所以你说去同学家玩,其实是去打工了?”

    顾咎:“恩。”

    顾父不解:“那你干嘛不说实话,刚才我和你妈还以为你又去同学家玩了。”

    顾咎低着头:“……怕你们不同意。”

    闻声,顾父和顾母的神情一下子复杂了起来。

    过了会,顾父问:“为什么想要去打工?”

    顾咎低着头说:“……最近家里不是很困难吗。”

    两人一怔。

    接着,顾母忍不住捂住了嘴。

    顾母声音哽咽道:“怎么办老公,我现在好想哭……”

    ……

    同一时间,薄家主宅。

    薄家主宅一如既往的金碧辉煌,每一处角落,都仿佛透着一股有钱人的气息。

    有钱人家大,奢华,就连那餐桌,也足足起码有五米长。

    偌大的餐桌上,薄奶奶坐在主位上,语笑盈盈的问坐在一旁的薄上远:“这高一上半学期读完了,远远有没有喜欢哪个女生啊?”

    薄上远声音冷淡:“有喜欢的人。”

    薄上远话落,坐在薄上远正对面的薄父在听到这句话之后,当即便不禁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薄父拧眉不悦道:“胡闹!高中应当以学习为准,这才高一就去喜欢别人女生了,简直不像话!”

    薄奶奶听到薄父这话,想也不想的冷声斥道:“远远喜欢别人怎么了?又没学你去搞大人家肚子,弄出个私生子出来!再说,家里谁最没资格说远远早恋的,就是你!当初你上高中的时候,家里不知道给你收拾了多少烂摊子,别以为我忘了!”

    薄父在高中的时候,荒唐的不像话,不知道搞过多少同校的女生。

    其中还有两次将女生搞怀孕了,闹得全校皆知。

    要不是薄家家大业大,找人将其摆平了,恐怕薄父高中压根就毕不了页。

    薄父在高中荒唐的紧,但薄上远却恰好和他相反,洁身自好,从不和女生乱来。

    也因此,薄奶奶才喜欢薄上远喜欢的紧。

    薄父面色一僵,声音不由自主的弱了下来。

    薄父表情僵硬道:“这都多少年前的事情了,妈您怎么还记着?”

    薄奶奶冷哼,懒得再理薄父,扭头去看薄上远。

    薄奶奶接着继续追问:“是个怎么样的女生?可爱的还是聪明的?”

    薄上远意简言赅:“可爱。”

    能让薄上远说可爱的,想必一定是真的非常可爱了。

    薄奶奶好奇的不行,说:“那你什么时候带那孩子过来给奶奶来看看?”

    薄上远想了想,然后说:“……以后吧。”

    薄奶奶表情失望。

    ……

    晚上二十四点,鞭炮与烟火齐放。

    顾咎站在窗户旁,仰头望着天空上绚烂的烟花,然后掏出手机,低头给薄上远发了条消息。

    【顾咎:新年快乐。】

    薄上远回的很快。

    【1024:恩。】

    【1024:新年快乐。】

    顾咎看完薄上远发过来的消息,正要将手机放下回到客厅,但这个时候,薄上远又给他发了一条消息过来。

    【1024:红包呢。】

    【顾咎:?】

    【1024:我说了新年快乐,为什么不给红包。】

    【顾咎:……】

    顾咎沉默了片刻,然后给对方发了88块的红包过去。

    发完,他想着应该行了吧,然而熟料,薄上远竟然觉得不够。

    【1024:还差432块。】

    顾咎皱了皱眉,表情有些疑惑。

    当然,顾咎并不是觉得薄上远是想找他要钱。毕竟薄上远随便一身衣服,都是好几万块,就凭薄上远的身家,哪会缺这点钱。

    他只是觉得这个数字有些怪怪的。

    不过,虽然觉得有些怪,但顾咎还是又给薄上远转了432块过去。

    在钱转过去之后,薄上远又给他发了一条消息。

    【1024:给你变个魔术。】

    【顾咎:?】

    下一秒,顾咎的手机收到了一条系统提示。

    【1024给您转账5200元。】

    顾咎微愣,过了好一会,才终于后知后觉的意识到,刚才薄上远找他要的,是520块。

    顾咎放下手机,脸红心跳,只觉自己已经完全没办法思考了。

    与此同时。

    【d&l:薄哥新年快乐啊。】

    【1024:恩。】

    【d&l:来个红包呗?】

    两秒后,段纶收到了一个来自1024发过来的红包。

    段纶看着红包上的那行‘恭喜发财,大吉大利’,兴奋的搓了搓手。

    虽然段纶不缺钱,但是一想到是薄上远发过来的,就不由让人格外的兴奋。

    薄上远这么有钱,如果不出意外的话,里面的金额应该是200吧……

    段纶一边开心的想着,一边将红包点开。

    ……

    0.1元。

    段纶瞬间没了笑容。

    ……

    另一边,和薄上远许久没见的薄母也给薄上远发了个红包。哦不,应该是转账。

    50万的。

    但被薄上远给无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