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这天,最让顾咎这些高中生们所关心的东西,也就只有红包这个玩意了。

    晚上二十四点刚过,群组里的三人便就开始互相问起对方收了多少金额的红包起来。

    【嘿嘿嘿:我收了五百块!】

    【可爱的小金金:一千。】

    【(=nwn=):我、我两千……】

    【嘿嘿嘿:卧槽,你们从哪收来的这么多的红包?】

    【(=nwn=):姑妈还有叔叔他们给的……】

    【嘿嘿嘿:那看来,这个群里,应该就小咎咎的红包最少了。】

    沈滕知道顾母的性子,按照顾母的性子,就算顾咎收再多的红包,最后也会落到她的手里。

    之前初中的时候就是,三年里,每次沈滕一问顾咎收了多少红包的时候,顾咎只有一句话:不知道,在妈妈的手里。

    既然红包钱拿不到手里,那也就跟没收到红包一样,没什么区别。

    虽然每次都收的少,但是一和顾咎对比,沈滕就不由觉得自己简直太幸福了。

    沈滕这句话之后,悄悄窥屏的顾咎没说话,他默默地将薄上远发过来的5200的转账信息截图,然后发到了群组里。

    虽然顾咎没收,但是不妨碍他发出来给别人看一眼。

    发完之后,果不其然,群组里的三人一下子就炸了。

    【嘿嘿嘿:卧槽!!!!】

    【嘿嘿嘿:5200!!!】

    【可爱的小金金:哪个亲戚给的,这么大方?】

    【顾咎:……不是亲戚。】

    【(=nwn=):薄、薄上远?】

    【顾咎:恩。】

    【嘿嘿嘿:靠,羡慕死我了,薄上远还缺邻居不?我申请搬过去和他当邻居!】

    【可爱的小金金:别做梦了,就算搬过去也不一定会给你发红包。】

    【(=nwn=):我也觉得……】

    【嘿嘿嘿:靠!我就想想也不成吗!】

    ……

    薄家主宅。

    薄奶奶这会也在发着红包。

    自然,身为有钱人家,薄奶奶给的金额,绝不是一般人家所能比拟的。

    一般人家,红包里一般都是装个几张百元大钞,而薄家则只装一张。

    不过不是钱,而是支票。

    至于支票的金额,则看薄奶奶的心情。如果她特别喜欢你,那填的金额也就起码50万以上。要是一般,也就最多十万。

    薄奶奶拿着红包,先是发给了二孙子和二孙女一个,然后接着发给两个小孙子各一个。

    虽然红包看着很薄,但因为所有人知道这里面装的是支票的缘故,所以没人嫌少。当然,薄奶奶在薄家当家做主,也没人敢嫌少。

    薄家的人不敢嫌少,但李书惠的儿子薄橙昕在看到眼前这薄薄的红包之后,一下子露出了嫌弃的神情。

    薄父今天虽然没将李书惠给带来,但将他们的儿子薄橙昕给带了过来。虽然薄奶奶很是不满,见了那个小畜生就心烦,但碍于今天是过节,便就什么也没说。

    这会,薄奶奶坐在客厅的主位上一一陆续的给在场的孙子孙女们发着红包,薄父生怕薄奶奶漏了薄橙昕,便悄悄的伸手将他向前推了推,让他也到薄奶奶那去领红包。

    钱倒只是其次,若是薄奶奶真的发了,那说明以后要想让她接受橙昕,也是迟早的事情。

    要是薄奶奶接受了橙昕,那么说明未来不久之后,他还能带着李书惠一块到主宅来了。

    薄父算盘打的好,然而,薄橙昕却不争气。

    薄父对薄橙昕极为大方,虽然他现在才不过五岁,但薄父每次给他的零花钱,基本就没有少过一千块过。

    因此,在看到那薄的像纸的红包后,被薄父几乎是已经宠坏的他登时一下子露出了嫌弃的神情。

    虽然不知道里面有多少,但看着薄厚,也能大概猜得出里面装的是多少了。反正应该不会超过一千。

    他想也不想的说:“爸爸,才那么点钱,我不要。”

    薄橙昕话落,在场的所有人表情一下子微妙了起来。

    薄父没料到他竟然会说这句话,一下子愣住了。

    薄父愣了愣,好半响,才终于回过了神。

    坐在主位上的薄奶奶脸上已然没了任何笑意:“……这就是你和那个女人生的儿子?可真有教养。”

    薄父表情僵硬,自知自己这会说什么都是无用了,于是他又将薄橙昕给推了推,开口忙道:“快去找你的上远哥哥求情。”

    还不等薄橙昕动作,薄上远头也不回,丢出一个字。

    ——滚。

    在薄家主宅,能够说一不二的,除了薄奶奶以外,就是薄上远了。

    因此,在薄上远说完那个滚字之后,薄橙昕便就真的‘滚’了。被薄奶奶给直接赶出了主宅。

    而至于薄父,则也无颜再继续留在这里,只好灰溜溜的跟着薄橙昕一块离开。

    碍眼的东西终于消失,薄奶奶一下子舒心了许多。

    薄奶奶将最后一个最大的红包递到了薄上远的面前,然后笑吟吟道:“这是奶奶专门给你包的。”

    薄上远眼也不抬,淡淡的说了声谢谢。

    虽将红包接了下来,但薄上远却连看一眼的念头都没有。这和刚才那个说着‘才那么点钱’的小畜生一比,谁高谁低,一眼见分晓。

    看着薄上远这幅宠辱不惊的模样,薄奶奶就觉得欢喜。

    薄奶奶笑,问:“明天远远想吃什么,奶奶专门来给你做。”

    薄家平常一般都是由厨子来做饭,就算过年,也依旧如此。

    所以,可见薄奶奶究竟有多偏心薄上远了。

    然而,只听薄上远沉声道:“不用了奶奶。”

    薄奶奶一愣,不明就里:“……为什么?是嫌奶奶做的不好吃吗?”

    薄上远否认:“不是,明天得去拜年。”

    薄奶奶蹙眉:“拜年?去给谁拜年?段家?”

    薄奶奶仔细的想了一圈,能让薄上远过去拜年的,论家世和亲疏,也就只有段家配的上了。

    熟料,只听薄上远平静道:“邻居家。”

    薄奶奶再次愣住。

    *

    隔天。

    早上九点,顾家大门被人敲响。

    顾母正在厨房里准备着年菜,抽不出空来,于是只好由顾咎来开门。

    顾咎走到玄关处将门打开,然后愣住。

    顾咎看着门外的薄上远,愣神。

    他下意识问:“……你没有回家过年吗?”

    薄上远淡淡的回:“回了。”

    顾咎眨了眨眼:“那你……”

    薄上远轻描淡写:“给你拜年。”

    顾咎闻声一怔,表情呆呆傻傻。

    顾咎在门口站了好一会都没让门口的人进来,也没说是谁,坐在客厅里的顾父感觉略奇怪,便扬声问:“咎咎,谁啊?”

    闻声,顾咎回头,应:“……是薄上远。”

    顾父听到这话,微微一愣。

    顾父愣了愣,很快回神。回神后,顾父立刻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走到大门口,将大门拉开,赶忙让薄上远进屋。

    顾父热情道:“来来来,快进来。”

    见到顾父,薄上远礼貌得体的开口:“叔叔新年好。”

    顾父笑:“新年好新年好。”

    顾父说完,突然发现了什么。

    顾父瞅着薄上远手上提着的礼盒,忍不住说:“你这孩子,说声过年好就行了,怎么还提东西过来了呢?”

    薄上远神色平静,风淡云轻:“没多少钱,很便宜。”

    顾父又推辞了几下,见薄上远完全没有要收回去的想法,便就只好接下。

    顾父将礼品盒接下,转身将礼品盒拿到了客厅。

    盒子有一块是透明的,所以从盒子外,能清楚地看到盒子里装的是什么。

    顾父接过之后,视线漫不经心的从盒子上扫过。

    本只是无意间的瞥了眼,下一秒,顾父像是发现了什么,身子一震。

    顾父低头,慢慢的朝盒子那块透明的地方看了过去。然后……顾父看到了虫草和茅台。

    恩,‘没多少钱’。

    对于顾父现在复杂的心情,薄上远浑然不觉。

    薄上远站在玄关处,将玄关处的鞋扫视了一圈,而后问:“有鞋吗。”

    薄上远话出,一旁的顾咎终于回神,他低头忙从鞋柜里找出一双平时客人穿的拖鞋,然后递了过去。

    薄上远低头瞥了眼,问:“这谁的。”

    顾咎没多想,乖乖的回:“这是平时客人穿的。”

    薄上远了然,接着毫不犹豫道:“不穿。”

    顾咎不解:“那你要穿什么……”

    薄上远意简言赅:“穿你的。”

    顾咎一呆,抬起眼帘。

    薄上远静静的与他对视,理直气壮。

    顾咎默了默,红着耳根,乖乖的将自己脚上的拖鞋脱了下来。

    见状,薄上远这才开始慢条斯理的准备换鞋。

    一旁的顾咎心下默默地腹诽:穿什么鞋不都一样吗……

    总算换好鞋,两人来到客厅坐下。

    坐下之后,另一边的顾父第一句话便就是:“这个……小远啊……你买的东西会不会太贵重了点?”

    薄上远闻声,挑了挑眉,表情略有些疑惑。

    薄上远蹙眉反问:“……贵吗?”

    顾父一下子被噎住。

    顾咎坐在一旁,默默地望天,不说话。

    当初他也这么问过薄上远。

    ……

    沉默。

    正值青春期的少年和长辈之间一般是很少会有什么共同话题的,在顾父开口问了几个不痛不痒的问题之后,顾父便就有些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顾父知道像顾咎这种年纪的孩子,一般都不喜欢和他们大人呆在一块,因此,在发现没什么可说了的之后,顾父朝两人摆手,道:“不用陪着我看电视,想去房里打游戏就打游戏,等要吃饭了我就叫你们。”

    顾父刚一说完,薄上远就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一旁的顾咎还没反应过来,两眼茫然的朝薄上远的方向看了过去。

    ……做什么?

    薄上远垂帘看向顾咎:“回房。”

    顾咎不解:“回房间做什么?”

    薄上远还是只有两个字:“检查。”

    顾咎:“啊?”

    顾咎疑惑地跟着薄上远回了自己的房间。

    而薄上远在踏进了顾咎的房间之后,先是抬眼将窄小的卧室环顾了一圈,然后接着,便就走到书桌旁,开始在书桌上翻翻找找了起来。

    顾咎站在薄上远的身后,不解:“……你在找什么?”

    薄上远头也不回:“情书。”

    顾咎的表情一下子更为不解:“什么情书?”

    薄上远:“别的女生写的。”

    顾咎这才终于恍悟。

    顾咎有些郁闷的小声说:“我又不是你,不会有女生给我写情书的。”

    薄上远闻声,动作一顿,当即放了心。

    薄上远想了想,回头:“……那我给你写个?”

    顾咎疑惑:“写什么?”

    薄上远声音漫不经心:“情书。”

    顾咎:“……”

    过了好一会,顾咎才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顾咎红着脸:“……不要。”

    薄上远:“确定?”

    顾咎:“……十分确定。”

    薄上远:“啧。”

    薄上远的卧室和书桌分别在两个不同的房间,所以位置便显得格外宽敞些许。

    顾咎的房间里又放了书桌,又放了一些乱七八糟的小玩意,所以看起来又拥挤又窄小。

    不过薄上远并不觉得嫌弃。

    屋子里满满的都是顾咎的气味,这让薄上远的心情很是舒畅,身心愉悦。

    薄上远淡定自若的在某人的床上躺下,然后撑着下巴,轻飘飘的问了句:“……想出来了吗?”

    薄上远突然猝不及防的冒出这句话来,顾咎一怔,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顾咎摸不着头脑:“……想什么?”

    就像情人节的那天晚上一样,薄上远侧躺在床上,没回,而是慢悠悠的反问:“你觉得呢。”

    顾咎懵了两秒,两秒后,他的记忆一下子复苏。

    滚烫的温度从他的脸颊染红到了他的耳根,他张了张嘴,一时间已经不知道该如何说话了。

    很好,没忘。

    薄上远唇角微勾,十分有耐性的,又再次重复了一遍。

    薄上远:“所以,我为什么要给你补课,为什么给你买零食,为什么能让你住进我家,又为什么特地的去花钱给你买衣服……又为什么亲你……你觉得,这一切都是因为什么?”

    薄上远得声音慢条斯理,不疾不徐。

    顾咎傻住,脑子里一片空白。

    答案其实早就已经显而易见了。

    但是因为太不真实,而且太让人有些难以置信了,所以顾咎不太敢确定。

    顾咎张了张嘴,结结巴巴的,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顾咎:“我……我……”

    薄上远好整以暇的看着他,极有耐性。

    而就在这个时候,顾母的声音从房门外响起。

    顾母站在客厅,朝房门的方向大声喊:“吃饭啦!”

    顾母的声音突然从门外响起,顾咎身子一震,立刻像是得救了一般似的,长舒了口气。

    顾咎赶忙道:“吃饭了。”

    说完,就飞快的转身离开了房间。

    被留在屋内的薄上远啧了声,不过随即,薄上远的脸色又缓和了下来。

    算了,不急。

    反正亲都亲了。

    ……

    中午。

    因为有薄上远在,所以顾母这会做的年菜,比以往还要来的丰盛许多。

    坐在餐桌上吃饭的时候,顾母更是热情的不行,直往薄上远的碗里夹菜。

    顾母一边往薄上远的碗里夹着菜,一边热情道:“别客气,想吃什么就夹什么。”

    薄上远垂眸看了眼自己碗里的菜,皱了皱眉,不语。

    猪蹄、鸡心、辣椒、胡萝卜……都是薄上远平时绝对不会吃的。

    但长辈热情的给你夹了一堆菜,还是未来的岳母夹的,若要是开口就说自己不爱吃这些,实在是太不礼貌。

    而就在薄上远拧眉看着碗里的这些菜时,坐在一旁的顾咎,想也不想的便伸筷子将薄上远碗里的那些菜都给夹了过去。

    顾母拧着眉头正要说话,但顾咎更快的先一步开口:“妈,人家不吃这个。你别给人家夹菜了。”

    顾母一怔:“他不吃这些啊?”

    顾咎仔细的将那些薄上远不吃的那些菜从薄上远的碗里给挑了出来,然后回:“恩,什么猪蹄和猪肉,他都不吃的。”

    顾母恍悟。

    顾母略不好意思的朝薄上远笑道:“哎呀,不好意思,阿姨不知道。”

    薄上远声音淡然:“没事。”

    而顾咎在将薄上远那些不吃的菜都给夹出来了之后,这才反应了过来。

    他瞅了眼沾着自己口水的筷子,然后慢慢的抬头看向薄上远。

    顾咎干巴巴的开口:“呃,筷子……”

    不等他说完,只听薄上远淡淡道:“又不是没吃过。”

    情人节那天晚上,吃了不知道多少。

    顾咎瞬间闭上嘴,不再说话。

    一旁的顾母瞅见了什么:“咦,咎咎,你的脸怎么变得这么红?”

    顾咎闷头扒着饭,低声回:“……有点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