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母惯来话多,才刚吃了几口饭,便就忍不住开始问起一旁的薄上远问题来。

    顾母看着薄上远,好奇的问:“你的成绩在学校里排第几啊?”

    因为顾咎从来没有在家里说过薄上远的成绩,所以对于薄上远的分数,顾母只知道薄上远在学校里的成绩应该名列前茅,但至于排名和分数,那就完全的不知道了。

    约莫是早就料到顾母会问成绩,薄上远神色平静,波澜不惊。

    薄上远淡淡道:“第一。”

    顾母闻声,当即低低的倒吸了口气。

    虽然她料到了薄上远的成绩应该会很不错,但没想到,竟然是全校第一。

    城南高中那么多的班,那么多的学生,能排第一,可见有多聪明。

    ……哎,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长得帅不说,人家还比你家有钱,孩子还比你家孩子聪明了一大截。

    顾母长吁短叹,感慨万分。

    感慨完,顾母接着又问:“你的成绩这么好,还长得又高又帅,在学校里肯定很受欢迎吧?”

    薄上远:“没有。”

    顾母一愣,有些惊讶。因为在她的眼里,薄上远应该在学校里很受欢迎才对。

    这时,坐在一旁的顾咎慢吞吞的解释道:“……他在班上都不怎么跟其他的同学说话,也不怎么笑,所以班上的同学都不敢靠近他。”

    顾母又是一愣,有些惊诧。

    在她的面前,薄上远一直是礼貌得体,懂事又明理,所以她也就便想当然的以为,薄上远在学校里,肯定会是那种乐于助人,与同学关系融洽的性子。

    顾母惊诧完,注意到一个问题。

    顾母蹙眉:“……那你们是怎么变成朋友的?”

    顾咎沉默,回忆了下。

    回忆完,顾咎默默地吐出两个字:“……忘了。”

    薄上远则没说话。

    对于薄上远而言,他和某人从来就不是朋友。

    他也不想和某人当什么朋友。

    好在顾母也没在这个无关紧要的问题上纠结多久,没过一会,顾母便就将这个问题给抛到了脑后。

    反正都已经成了朋友了,还再去纠结是怎么变成朋友的干嘛?这不是没事找事吗。

    抛开这个话题,下一秒,顾母的神情变得异常八卦了起来。

    顾母瞅着薄上远,一脸八卦的问:“班上有没有喜欢的女生?”

    顾母话落,一旁闷头吃着饭的顾咎心下咯噔一跳。

    顾咎抬起头,神色略有些不满的冲顾母说道:“妈,你干嘛突然问人家这个。”

    顾母不以为意:“随口问问怎么了,我又不会说出去。”

    顾咎瘪了瘪嘴,神色有些郁闷。

    而这时,只听薄上远沉声回道:“没有。”

    顾母了然,然后想也不想道:“也是,高中正是最关键的时候……”

    顾母话才说到一半,便就被薄上远给截断了。

    薄上远声音平静,轻描淡写:“别的班有。”

    顾母声音一顿,一下子戛然而止。

    顾咎再次低下脑袋,闷头扒着饭,一声不吭。

    刚才他只是脸稍稍的红了些许罢了,但是这会,他连耳根都已经红成了一片。

    为了让自己脸上的温度降低些许,顾咎在心中默念: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

    然而,就在顾咎暗自心下默念着不是我的时候,只见薄上远在说完这句话之后,慢慢的,朝他看了过来。

    至于意味,不言而喻。

    ……

    顾咎现在想到冰箱里拿块冰敷下脸。

    而一旁的顾母,在知道了薄上远有喜欢的‘女生’之后,一下子变得更为兴致勃勃了起来。

    顾母又问:“是什么样的女生啊?”

    薄上远:“可爱的。”

    顾咎:“……”

    顾母了悟,接着问:“多高啊?”

    薄上远:“一米六八。”

    顾咎:“……”

    顾母一愣:“真巧,和咎咎一样高哎!”

    薄上远:“恩。”

    顾咎:“……”

    顾母接着问:“哪个班的?”

    薄上远:“e班。”

    顾咎:“……”

    顾母惊诧:“那不就是和咎咎一个班吗?”

    薄上远:“恩。”

    顾咎:“……”

    顾母感叹:“竟然和小咎咎一个班……那小咎咎认识吗?”

    薄上远:“恩,而且很熟。”

    顾咎:“…………”

    薄上远话落,顾咎无言的,默默地扭头看了薄上远一眼。

    然而,只见薄上远神色从容淡定,波澜不惊。

    就如薄上远所料,在知道顾咎竟然认识薄上远喜欢的那个‘女生’后,顾母当即想也不想的将视线转移到了他的身上。

    顾母开口问:“咎咎,是谁啊?”

    顾咎低着头,慢吞吞的回:“……我不想说。”

    顾母不解:“为什么不想说?妈妈又不会说出去。”

    再说了,是薄上远喜欢的女生,又不是他喜欢的。

    顾咎憋红了脸:“……反正我不想说。”

    见顾咎怎么也不肯说出口,顾母便就只好索然放弃。

    顾母不满的抱怨道:“你这孩子,跟妈妈说下怎么了……”

    顾咎低着脑袋,闷不吭声。

    顾母抱怨完后,便就再次的重新将目光转移回到薄上远的身上,继续八卦的去问薄上远喜欢的那个‘女生’。

    顾母问:“那个女生在班上的成绩怎么样啊?好吗?”

    薄上远:“还行。”

    顾母笑:“不过谈恋爱嘛,最重要的是自己喜欢就好,所以你和她表白了吗?”

    薄上远:“恩。”

    顾母闻声,惊奇道:“所以你们现在已经开始在谈恋爱了?”

    薄上远:“没有。”

    顾母一怔,疑惑不解:“不是已经表白了吗?”

    顾母话落,薄上远的视线似有若无的朝身侧的方向看了眼,然后回:“他还没答应。”

    顾母惊诧:“还没答应?居然还会有女孩子不喜欢你吗?”

    薄上远静静地看着顾咎,不语,没答。

    而在薄上远无声的注视下,顾咎的脸越来越红,脑袋也越来越低。

    薄上远没回,顾母还以为那个‘女生’是真的不喜欢薄上远,怕触及到薄上远的伤心事,顾母便没再继续追问下去。

    ……

    因为下午还得回薄家主宅,所以中午一吃完饭,薄上远就得走了。

    薄上远站起身,礼貌的同顾父顾母道别:“晚上我还得回奶奶家吃饭,所以就先走了。阿姨叔叔再见。”

    顾父顾母闻言,下意识起身要送。

    顾父关切道:“现在过年,路上都打不到什么车,要不叔叔送你过去吧。”

    薄上远婉拒:“谢谢叔叔,不用了,家里有司机。”

    顾父便一下子没了话。

    贫穷限制了顾父的想象力。

    而顾母,则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红包,略有些不好意思的递了过去。

    因为红包里的钱少。

    顾母不好意思道:“阿姨家里不是太有钱,所以拿不出什么太大的红包出来。虽然里面的钱有点少,不过这好歹是阿姨的一点心意……”

    不等顾母说完,薄上远便就伸手将红包接了过去。

    薄上远淡淡道:“谢谢阿姨。”

    顾母微怔,然后很快回神。

    回神后,顾母笑道:“哎,不用谢。”

    薄上远接过红包后,最后又对顾父和顾母说了句‘阿姨叔叔我先走了’,然后转身离开了客厅,到了玄关那,准备换上鞋离开。

    顾母和顾父站在玄关那看着薄上远换好鞋,然后打开了大门准备离开,而就在这个时候,两人突然想起了什么。

    两人一齐回头,冲还呆坐在客厅的顾咎大声喊:“咎咎!同学都要走了,还不快过来送送!”

    顾咎哦了声,慢腾腾的站起身,乖乖的来到大门前,然后在薄上远的面前站定。

    薄上远两眼直勾勾的看着他,眼也不眨。

    薄上远分明什么也没做,什么也没说,可是在薄上远的视线之下,他的脸,不禁变得越来越红。

    顾咎对着薄上远小声说:“……你别看我。”

    薄上远问:“为什么。”

    顾咎鼓着腮帮子:“没有为什么。”

    薄上远轻飘飘瞥了他那通红的脸一眼,唇角扬起一抹似有若无的笑意。

    而另一边,顾父站在门外,一脸不放心的对着顾咎叮嘱道:“这过年过节的,路上的小偷也多,前几天电视上还有个新闻,说一个人不过就只是站在路边上,就那么被人给抢了。这几天不安全的很,你到时候记得把人家上远送到楼下,等看到人家上远上车了之后,再回来。”

    顾咎乖乖的应:“哦。”

    顾父叮嘱完,一旁的顾母对着薄上远说道:“有空了就来找我们家咎咎玩啊。”

    薄上远沉声应:“好。”

    这件事压根就不用顾母专门去说。

    别说是有空,就算没空,薄上远也会去找。

    顾父和顾母还想再继续说些什么,但一旁的薄上远见时间已经不多了,便先一步说道:“叔叔阿姨,时间不早了,我得走了。”

    薄家主宅在郊区,离这里稍稍的有些距离,所以得早些赶回去。

    闻声,顾父顾母一怔,便不再多说些什么。

    最后,顾母和薄上远道别道:“路上注意安全啊。”

    薄上远嗯了声,转身离开。

    而至于顾咎,则乖乖的听着顾父的话,跟了上去。

    顾父顾母站在门外,目送着两人踏进电梯内后,这才转身回屋。

    另一边,在电梯门合上之后,薄上远看着顾咎,沉声唤:“过来。”

    薄上远突然猝不及防的叫顾咎过去,顾咎一怔,不明就里的走了过去。

    下一秒,薄上远眼膜微暗,直接搂着他的腰,亲了上来。

    顾咎一下子傻住。

    和前两次的亲吻不同,第一次的亲吻是在薄上远醉酒时,喝醉了薄上远力道粗暴又蛮横,带着一种野蛮的意味。而第二次的时候,薄上远虽然处于清醒的状态,但因为误以为顾咎在与姜真衫交往,所以心情很是阴郁。薄上远心情阴郁,动作自然不会温柔到哪去,每一个动作里,都带着泄愤的意味,侵略性十足。

    而这次,薄上远亲的缱绻又缠绵,温柔似水。

    薄上远含着他的下唇,一边温柔的吮吸,一边慢慢的勾勒着他唇线的弧度。

    不管亲了多少次,顾咎都不习惯。

    他呆呆傻傻,整个人完全的陷进了薄上远的怀里,脑子里一片空白。

    薄上远亲的猝不及防,顾咎完全没来得及反应,直到电梯叮的响了一声,他这才终于回魂,身子一震,蓦的一把将薄上远给推开。

    将薄上远推开后,他捂住嘴,红着脸,一脸震惊的看着薄上远。

    薄上远却好似什么都未曾发生过一般,淡定自若又漫不经心的舔了下唇角。

    然后,只听薄上远淡淡道:“又不是第一次了,怎么还这么害羞。”

    顾咎一下子被噎住,一时间竟不知道该如何回话了。

    过了许久,顾咎才终于找回自己的声音。

    他憋了许久,终于憋出一句:“无、无耻……”

    薄上远恩了声,像是全然不在意似的,风淡云轻的回:“是吗。”

    于是顾咎彻底的没了话。

    顾咎木着脸将薄上远送出小区,然后木着脸看着薄上远上车,最后木着脸再次回到家里。

    回到家,他拿起手机,点开微信,然后看到薄上远更新了一条朋友圈。

    薄上远几乎不怎么发朋友圈。

    哦不,应该说,薄上远从来就没发过朋友圈。

    从有微信开始,一直到现在,薄上远朋友圈里的内容,始终都是空白。

    如果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薄上远设置了不对外可见。

    但实际上,真正的事实是,薄上远就没有发过朋友圈。

    所以这次朋友圈的更新,简直可以算是百年难得一见了。

    薄上远只更新了一条朋友圈。

    一张红包照片,以及四个字。

    意简言赅,完全是薄上远的风格。

    内容为:

    【红包图】

    配字:岳母给的。

    顾咎看着这条朋友圈沉默了会。

    顾咎沉默了许久,然后静静的退出了微信,关上了手机。

    接着,他伸手捂住了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