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在薄上远发出这条朋友圈之后,与此同时,段家。

    段纶正捧着手机无聊的和其他班的女同学聊着天,约莫是太过无聊了,聊着天的时候,他随手百无聊赖的翻了下他的朋友圈。

    和就只有几个好友的薄上远不同,段纶的微信好友几乎有上千个。什么高中同学、初中同学、小学同学、还有他们富二代的圈子以及野模圈等等……一堆。

    好友多了,朋友圈的更新条数便就也多。

    段纶漫不经心的将朋友圈翻了翻,看着那些单调又乏味的朋友圈颇为觉得很是无趣。但接着,突然间,段纶手指的动作一顿,像是看到了什么令人难以置信的事情一般,一下子瞪大了眼睛。

    就仿佛被按下了定格键一般,段纶半天没动。

    段纶看着手机屏幕,表情凝固。

    约莫是因为这条朋友圈太惊悚了,刚才和他聊天的女生给他发了数条微信消息,他都没有注意到。

    过了好一会,段纶才眯着眼,将手机捧近,然后他先是看了下眼前的这张图片,接着再转向图片旁的头像。也就是这条朋友圈的主人。

    段纶凝神看了又看,仔细的瞧了又瞧,拿远又凑近。

    过了好半响,段纶才终于惊悚的确定……自己没有眼花。

    的确是那个万年都不会更新朋友圈的薄上远。

    在确定自己的确不是眼花之后,段纶沉默了。

    段纶盯着手机,眼角抽搐。

    段纶眼角抽了又抽,然后,他默然不语的点开了薄上远的头像。

    接着,在【不看他的朋友圈】的选项上,段纶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是。

    操。

    这满满的恋爱的酸臭味。

    酸的刺鼻。

    *

    寒假只有短短的一个月的时间,在新年过去了之后,转眼便就到了开学的时间。

    而报名这天,顾咎自然是和已经‘冰释前嫌’了的薄上远一块去的。

    报名的时间和上半学期的报名时间一样,也是早上八点半截止。

    但不过和上半学期不同的是,报名了之后,并不需要模拟考,也不需要再军训了。

    军训只有高一刚开学时才会有,而至于模拟考,则就只有在上半学期需要分班的时候才有。

    因为只是报名,明天并不需要考试和军训,所以顾咎早上七点起床时,心下一派轻松。

    顾咎早上七点起,花了大概十五分钟洗漱准备完,然后在差不多快七点二十分的时候带上报名资料离开家,到隔壁去找薄上远。

    不过早上起床的时候,顾咎激动的发现了一件事。

    ——他好像长高了点!

    以前他站在卫生间里的镜子前时,和镜子差不多高。现在,他好像高了一点点了!

    想到长高了一点,顾咎就开心的不行。

    顾咎开心雀跃的来到薄家大门前,然而只见薄家大门紧闭,悄无声息。

    就和顾咎预料中的那样。

    顾咎和薄上远同住数月,自然也知道,薄上远一贯不喜早到。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薄上远这会压根还没醒。

    见门关着,顾咎毫不犹豫的掏出手机,给薄上远打电话。

    电话很快被接通。

    不等薄上远说话,顾咎先一步的开口道:“快起床,得去学校报名了。”

    电话那头沉寂了两秒,两秒后,对方才淡淡的恩了一声。

    约莫是还未睡醒的缘故,这会,薄上远在电话里的声音朦胧又喑哑,隐约透着一丝性感的意味。就算只是一个嗯,也忍不住让人遐想连篇。

    顾咎听着耳边的声音,耳根酥麻微红。

    顾咎举着电话清了清嗓子,故作淡定的又催了句你快点,说完,便就准备将电话挂断。

    而就在他正要将电话给挂断时,电话里突然传来了‘咔嗒’一声。

    顾咎一愣,还没反应过来这是什么声音,下一秒,大门打开了。

    大门打开后,薄上远那修长又挺拔的身形一下子映入了他的眼帘。

    依旧是一身简单的白衣黑裤,也依旧的极为惹眼,让人挪不开视线。

    薄上远面无表情的站在门口,静静地看着他。

    顾咎抬头看了眼薄上远,脸不自觉的又微微的红了红。

    不知道怎的,他现在一见到薄上远,就开始不由自主的脸红发热。

    顾咎小脸微红,略有些别扭的问道:“……你弄好了?”

    薄上远沉声回:“没有。”

    顾咎微愣,正要下意识的问些什么,但被薄上远给截断了。

    只听薄上远漫不经心的问道:“早饭吃了吗。”

    顾咎乖乖的摇头。

    薄上远了然,于是说:“进来。”

    说完,便就自己先回了屋。

    顾咎眨了眨眼,乖乖的跟着薄上远进屋。

    进屋后,顾咎见薄上远抬脚往厨房那走,于是这才懂了薄上远刚才那句话的意思。

    顾咎想也不想的说:“……楼下不是有卖早点的吗?”

    薄上远头也不回,丢出两个字:“难吃。”

    顾咎瞬间噤声,默默地闭上了嘴。

    ……他忘了薄上远挑食。

    薄上远走到厨房,然后在冰箱前站定。

    薄上远将冰箱门打开,一边看着冰箱内的食材,一边头也不回的问:“想吃什么。”

    和异常挑食的薄上远完全不同,顾咎几乎是完全不挑。

    顾咎乖乖的回:“……什么都行。”

    薄上远了然,便没再问什么。

    薄上远在厨房里做着早饭,而顾咎则对厨艺一窍不通。

    顾咎连胡椒粉和辣椒粉的区别都分不出来,所以更别提帮忙了。

    顾咎颇有自知之明,便识相的不到厨房那去给薄上远搅乱,转身朝沙发的方向走去,准备坐在沙发上,等着薄上远将早点做好。

    然而,顾咎才刚向沙发的方向走了两步,他一下子像是想起来了什么令人羞耻的事情一般,脚步一滞,整个人僵在了原地。

    顾咎瞅着眼前他那再‘熟悉’不过的沙发和地毯,脸一下子变得通红。

    某些令人羞耻的记忆开始慢慢的在顾咎的脑子里苏醒,他瞅着沙发和地毯,表情僵硬的别开了视线。

    顾咎默默地转身,在红酒吧台前坐了下来。

    坐下来之后,顾咎将自己滚烫的脸,贴在了冰凉的吧台面上。

    啊。

    好热。

    ……

    薄上远的动作十分迅速,不到十分钟的功夫,就把早点给做好了。

    两份山药糊,两个无油煎饼,以及两小碟青菜。

    薄上远将早点端上桌,而至于顾咎,则早就乖巧的在餐桌边坐好了。

    薄上远的厨艺一如既往的好,即便只是一个简单的山药糊,也依旧好吃到让人痛哭流涕。

    顾咎坐在餐桌边,低头开心的吃着早点,吃了没两口,坐在他正对面的薄上远突然猝不及防的丢出了句:“……想好了吗。”

    薄上远突然冷不丁的冒出这句话来,顾咎一愣,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顾咎呆呆的含着汤匙,眨了眨眼,不明所以的问:“啊?……什么?”

    薄上远直勾勾的看着他,目光深沉似海。

    薄上远仍然还是那句话:“……你觉得呢。”

    薄上远的声音轻描淡写,寓意深长,带着无限的暗示意味。顾咎呆了呆,然后终于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了。

    他一下子憋红了脸。

    顾咎红着脸,一下子没了声音。而这会薄上远的神情,则与他那涨红了脸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开口的神情形成了天然的对比。

    薄上远云淡风轻,一脸的漫不经心。

    顾咎憋了好一会,才终于总算是憋出一句:“……还、还没有。”

    顾咎低着头,声音小之又小,要是不仔细去听,简直要让人以为自己是产生了幻听。

    实际上,答案早就已经再明显不过,但是他不敢确定,也……不好意思说出口。

    但因为他从来没有谈过恋爱,也没有喜欢过任何人,什么暗恋和情书等等一类的……他更是从未经历过。所以,要让他一下子说出喜欢,实在是太难了。

    而且最主要的,他的性格,内敛又沉闷,就不是什么那种大方又直咧咧的性子,要让他一会就说出喜欢,根本就不可能。

    约莫是早有预料,薄上远的脸上几乎没有任何变化。

    薄上远神色从容的又问了句:“那什么时候能想好。”

    薄上远话落,顾咎的脑袋一下子更低,几乎快要埋进了碗里。

    顾咎的声音细不可闻,“……不知道。”

    薄上远看着顾咎的模样,眉心微动。

    虽然说是亲都亲了,薄上远也就不那么着急了,但这并不妨碍薄上远开口来‘威胁’某人。

    于是,便就只听薄上远慢悠悠的威胁道:“我没多少耐性,所以你最好趁着我的耐性消失前快点想清楚。不然——”

    闻声,顾咎心下咯噔一跳。

    而在顾咎惊恐的视线下,薄上远面无表情的丢出了四个字。

    薄上远:“我就亲你。”

    顾咎:“……”

    ……

    沉默。

    两人无声的对视了约莫三分钟左右,三分钟后,顾咎终于忍不住了。

    顾咎红着脸,蓦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顾咎红着脸站起身,然后结结巴巴道:“快……快要迟到了,我先到外面去等你。”

    说完,不等薄上远回应,便就自己先一步的离开了屋子,到了屋外。

    从薄家出来之后,顾咎一下子觉得自己脸上的温度降下来了不少。

    然后,他捂着脸,在门口前蹲了下来。

    他脸红心跳的想:怎……怎么办?

    顾咎离开后,屋子里便就只剩下了薄上远一个人。

    薄上远静静地坐在屋子里,望着正对面的空位,挑了挑眉,眼中兴味盎然。

    而在顾咎出了屋子没多久后,薄上远也收拾好碗筷和报名资料走了出来。

    薄上远走出大门,轻飘飘的瞥了门外的顾咎一眼。

    收到薄上远的视线,顾咎不自然的别开了视线,不敢与薄上远对上眼。

    薄上远见状,嘴角轻扯。

    之前顾咎扭开视线不去看他,薄上远还以为,是厌倦了他的这张脸。但在情人节那天过后,薄上远终于明白了这个举动的真正的意思。

    因此这会,薄上远心情极好。

    所以,薄上远‘大发慈悲’的没再继续逼问下去。

    薄上远没再准备追问下去,但顾咎生怕薄上远继续刚才的话题,开口忙道:“走吧。”

    说完,就立刻扭头朝电梯的方向走了过去。

    薄上远神色不改,抬脚静静地跟上。

    ……

    就如同以往那样,两人一块乘电梯下楼,然后到小区外的站牌那等车,接着上车一块去学校。

    一路上,顾咎再没敢看薄上远一眼。

    本来之前他就已经有些不太敢去看薄上远的脸了,这会,在经过刚才在被薄上远给威胁之后,他就一下子更不敢看薄上远了。

    哦不。

    别说是看,现在就算是离薄上远稍稍近上一点,他都‘吓’的不行。生怕薄上远的下一句就是问他‘想好了吗?’。

    顾咎惶恐了一路,三十分钟的车程里,他完全不敢抬头看旁边的薄上远一眼。

    而至于薄上远,则就像是什么也未曾发生过似的,云淡风轻,波澜不惊。

    三十分钟后,公交车准时的在城南高中的校门外停下。

    薄上远最先下车,而顾咎则慢吞吞的跟在薄上远的身后一块下车。

    顾咎一边安静的跟在薄上远的身后,心下一边飞快的想着要找个怎样的借口才能和薄上远分开。

    他实在是怕他们走着走着,薄上远突然冒出一句:你想好了吗。

    ……但借口实在是太难想了。

    首先能不能诓过薄上远不谈,最主要的是,这会什么事都没有,没有人给他发消息,也没人给他打电话,如果他突然说自己想要去哪,恐怕到时候薄上远还会陪他一块去。

    而就在顾咎头烂额的想着借(说)口(谎)时,这个时候,他突然见到了沈滕。

    就在他的前面不远处。

    见到沈滕,顾咎登时眼前一亮。

    但一旁的薄上远却是一下子黑了脸。

    然后,便就只听顾咎想也不想的扭头对身侧的薄上远说道:“我看到沈滕了,我先过去找他了!”

    说完,就像是生怕薄上远又把他抓回去似的,赶忙就跑了。

    留在原地的薄上远:“……”

    果然,不管过了多久,薄上远都看沈滕不顺眼。

    另一边,沈滕骤然身子一抖,打了个寒颤。

    沈滕摸了摸手臂,抬头望天。

    奇怪,他今天穿的挺多的啊,怎么突然觉得这么冷……

    ……

    回到薄上远这。

    顾咎一走,段纶便就幸灾乐祸的凑了上来。

    实际上段纶早就看到薄上远和某个小矮子了,但是因为怕被薄上远的眼神给杀死,所以便识相的没凑上去当两人的电灯泡。

    但这会顾咎一走,段纶便就凑了过去。

    段纶瞅着某个小矮子的背影,幸灾乐祸道:“小……”

    然而,段纶才刚开口说了一个字,只见薄上远静静地回头朝他看了一眼,然后接着,皱了皱眉,向旁边不动声色的挪了一步。

    嫌弃的意味,溢于言表。

    段纶:“……”

    段纶眼角一抽。

    段纶:“……我今天没喷香水。”

    薄上远却有些不信。

    薄上远:“是么。”

    段纶正要回答薄上远自己身上的香味是从哪来的,但还没等到段纶开口,又只见薄上远想了想,回了他一句话。

    薄上远:“喷的农药?”

    段纶:“……”

    想绝交。

    段纶额头青筋直跳,忍了又忍。

    但最后,段纶还是没忍住。

    段纶:“操!是沐浴露的香味!”

    薄上远这才了然。

    然后,薄上远再次离得段纶更远了点。

    段纶:“……”

    ……

    报名的手续和上学期没什么不同。

    大概唯一不同的是,以前不认识那些老师,现在基本都认识了。

    不仅认识,还分成了两个‘派系’。

    讨厌的和特别讨厌的。

    和沈滕一块到校务处那报完名之后,然后顾咎沈滕的‘恳求’与‘劝说’下,去了沈滕家。

    哦,不止是顾咎,还有姜真衫和金世龙两人。

    顾咎和沈滕到校务处报名的时候,正好陆续撞上了金世龙与姜真衫。

    金世龙是因为暂时还不想回家,姜真衫则是因为对沈滕嘴里的游戏好奇,所以,两人便也跟着顾咎一块的去了沈滕家。

    四人浩浩荡荡的朝沈滕家进发,走到一半,顾咎忽然想起什么来。

    顾咎怕薄上远还在等着他一块回家,于是他掏出手机,给薄上远发了条消息过去。

    【顾咎:我去沈滕家打游戏去了,就不跟你一块回家了。】

    【1024:……】

    发完消息后,不知道怎的,站在顾咎身侧的沈滕身子又再次的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

    ……

    另一边。

    沈滕家离得不远,很快就到了。

    到了沈滕家后,热情好客的沈滕便立刻将家里的零食都给拿了出来,电视打开,电脑也跟着打开。

    打开了之后,沈滕热情的对着三人说道:“零食随便吃,想看电视就看电视,玩电脑就玩电脑!要是零食吃完了就告诉我,我下去买!”

    金世龙对游戏没什么兴趣,只是不想回家罢了,所以便呆在客厅,一边吃着零食,一边优哉游哉的看着电视。

    至于顾咎,则被沈滕八抬大轿的请到了电脑前。

    顾咎看着电脑屏幕上的游戏,默。

    一款新游戏,顾咎没见过,但是在游戏界面的右下角,有个死亡次数。数字为:337。

    顾咎:“……”

    顾咎看完回头,只见沈滕和姜真衫两人蹲在他的身后,两眼亮晶晶的看着他。

    沈滕:“大佬加油!”

    姜真衫:“呃……大佬加油?”

    顾咎:“……”

    顾咎默默地再次将视线转回到电脑上,然后无言的将手指放在键盘上,开始帮沈滕通关。

    沈滕让顾咎帮忙玩的游戏是一个像素剧情游戏。

    不难,可以说特别简单,但沈滕就是通不了关。

    顾咎默然不语的帮沈滕打了所有的小怪,然后来到最终boss前,和boss对话。

    而按照一般的剧情,在角色和boss对完话之后,就是打boss的情节了。

    “勇敢的勇士啊,你终于走到了这里……”

    “但是你以为你能打败我吗……”

    “你的故乡希瓦娜已经湮灭……”

    “我的力量无穷无尽……”

    顾咎对游戏里的剧情没什么兴趣,飞快的按着快进,但就在他不停的按着快进的时候,他突然看到一句话。

    一句他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话。

    ‘你觉得呢。’

    顾咎心下一滞。

    刚才那些好不容易快要淡去的记忆一下子在脑子里苏醒,顾咎呆呆地盯着电脑屏幕,已经完全忘了反应。但因为他的手指一直按在快进键上,所以屏幕上角色和boss的对话还在继续进行着。

    而就在顾咎呆滞的看着电脑时,这个时候,boss已经说完了所有的对话。

    对话结束,按照游戏里的套路,便就到了boss攻击的时候。因此,下一秒,只见boss挥刀直接朝他所操纵的角色头顶砍了过去。

    但顾咎这会的脑子里只剩下了那句‘你觉得呢’。

    因此,顾咎坐在位置上,动也没动。

    于是,坐在顾咎身后的沈滕就那么眼睁睁的看着游戏好不容易快要打通关了,结果没想到,就在快要通关的时候,角色就这么一刀被boss给砍死了。

    看着游戏屏幕上大大的youdied,沈滕两眼茫然的看向顾咎。

    顾咎静静地从电脑前站起了身。

    他抿了抿唇,表情不自然道:“今天没状态,改天再继续吧。”

    说完,就离开了电脑房,去了客厅。

    沈滕傻住。

    顾咎到了客厅后,沉默的在沙发上坐下。

    他红着脸,脸上的温度滚烫。

    一旁的金世龙见顾咎脸上的神色不太对劲,便莫名所以的问:“怎么了?”

    顾咎一时间没回。

    过了许久,他才终于慢吞吞的回了句:“……没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