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天顾咎在沈滕家没呆多久,差不多快要到中午的时候,他便就和沈滕道了别,回到家。

    顾咎这一走,姜真衫和金世龙便也没多留,跟着一块和沈滕道别,回了家。

    三人走后,徒留沈滕一人静静地呆在电脑房里,望着那始终仍未通关的游戏沉默。

    回家后,顾咎吃了午饭,接着睡了个午觉。

    午觉睡醒,然后顾咎陪着他爸在客厅看了个电视。

    电视看完,转眼便就又要到晚上吃晚饭的时候了。

    而晚饭吃完之后,一天的时间便也就随之过去了。

    接着,隔天,便就到了正式开学上课的时候。

    ……

    虽然说是新学期,但其实和上半学期也没什么不同。

    上课的时间一样,班上的同学也都仍旧还是那些人,老师则也没变过。

    大概,唯一不同的,也就只有上半学期没有作业,而下半学期有了。

    下半学期的第一天,顾咎刚一来到学校,屁股还没在座位上坐稳,坐在前面的沈滕便两眼绝望的朝他看了过来。

    顾咎瞅着沈滕脸上绝望的神情,默了默,然后问:“寒假作业没做?”

    话落,沈滕瞬间露出了一种‘果然还是小咎咎懂我的’热泪盈眶的神情。

    顾咎:“……”

    顾咎沉默了会。

    两秒后,顾咎问:“那我们昨天去你家的时候,你怎么不说?”

    沈滕咧了咧嘴,嘿嘿的笑。

    沈滕:“昨天太开心,一时间忘了……”

    顾咎:“……”

    顾咎静默片刻,默然不语的将自己的寒假作业递了过去。

    沈滕飞快的接下,嘴里丢出一句‘谢谢大佬!’

    ……

    三十分钟后,上课铃响。

    第一节是语文课。

    也就是班主任的课。

    铃声响毕,班主任抱着下半学期的新课本来到了教室。

    来到了教室后,他将手上的新课本慢条斯理的搁在了讲台上。

    台下的一众学生以为,特别是像沈滕这种作业没做完的,都以为这会应该是发新课本。至于作业,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下课才会收。

    如果下课才收作业,那么沈滕还能趁着上课的这段时间里,再赶上一点寒假作业。

    然而,在沈滕呆滞的目光下,只见站在讲台上的班主任轻飘飘的吐出一句:“各个组长,去把寒假作业都给收上来。”

    班主任话落,四个组长乖乖的应了声是,然后从位置上站了起来,开始去收作业。

    见状,班上的几个男生高高的举起了手,说:

    “老师我忘带了!”

    “老师我的作业掉了!”

    “老师我的寒假作业也不知道去哪了!”

    “老师……”

    兴许是早就料到会有人说自己的作业没带,讲台上的班主任并不意外。

    他神色平静,淡定从容的掏出手机,接着继道:“是吗,那我找你们家长问问。看看到底是没写,还是真的掉了。”

    几个男生瞬间噤声。

    最后……

    寒假作业没写以及没写完的人,不出意外的被请到了办公室,然后顺带请了家长。

    ……

    正如班主任一样,其他课上的老师也都是如此。

    第二节课,地理老师在抱着新课本进教室后,做的第一件事,绝不是什么发新课本,而是让组长去收寒假作业。

    在收完寒假作业之后,地理老师这才开始慢条斯理的让组长去发新课本。

    很显然,在老师们的眼里,和新课本比起来,寒假作业才更为重要一点。

    ……

    四十分钟后,地理课下。

    第三节课是历史课。

    正如前两节课一样,历史老师在到了教室之后,做的第一件事,便就是让四个组的组长去收作业。

    四名组长的动作很是迅速,不过一小会,便就将所有的作业都收齐了。

    收齐之后,四名组长十分默契的将手里的寒假作业都堆到了身为历史课代表的顾咎的桌上。

    作业收完,讲台上的历史老师朝顾咎的方向抬了抬下巴,淡淡道:“把寒假作业搬到我的办公桌上去。”

    顾咎乖巧的应了声是,抱着作业从位置上站起了身。

    就和上半学期一样,教师办公室的位置依旧没变,还是在二楼。

    顾咎抱着一大摞历史作业来到二楼的办公室外,然后大声的喊了句报告。

    办公室里,他们班主任正对着班上几个没写寒假作业的学生训着话,正训话的时候听到顾咎喊报告,于是他声音微顿,说了声进来。

    听到可以进去了,顾咎抱着历史作业,安静的走进了办公室。

    办公室里,不止是他们e班的班主任在训话,其他几个班的老师也在对自己班上没写作业的学生训话。

    而每个老师的训话风格不同,像他们e班的班主任,喜欢娓娓道来,和你说道理。而c班的班主任,则完全不讲什么道理,破口大骂。至于a班的班主任,那就更简单粗暴了,把你家长请来,不训你,一口一个子不养父之过的话训叫过来的家长。

    也因为训话的风格不同,所以,眼下的情景……很是精彩。

    不过令顾咎有些意外的是,a班的成绩那么好,各个都是尖子生,竟然还有人不写作业。

    这让他很是惊奇。

    而就在顾咎心下默默地想着这些时,一个高大的身影突然站在了他的面前。

    未等顾咎看清对方是谁,对方便就将他怀里的那堆历史作业给接了过去。

    顾咎一愣,下意识抬头。

    抬头看去,薄上远那张熟悉的冷脸瞬间映入他的眼帘。

    顾咎登时不由得再次一愣。

    见到薄上远,顾咎的第一反应,便就是将薄上远与刚才那些没写作业的人联系到了一块。

    顾咎有些惊诧:“难道你也……”

    不等顾咎说完,薄上远淡淡的将他截断:“我是a班的历史课代表。”

    顾咎又是一怔,表情惊奇。

    因为薄上远从来没和他说过这件事。

    而就在顾咎正要下意识的准备要说些什么的时候,这时,旁边正在批改作业的b班的数学老师惊奇道:“咦,你们两个是朋友啊?”

    朋友……

    听到这个词,顾咎的表情顿时不自然了一瞬。

    若是以前,他倒不觉得这个词有什么,但现在就大为不同了。

    以前他一直不明白,为什么薄上远明明嘴上说不想和他当朋友,却还要对他那么好的原因。但在情人节那天过后,他总算是懂了。

    顾咎抿了抿唇,心虚的嗯了声。

    在心虚什么,他也不太清楚。

    至于薄上远,则站在一旁没说话。

    听罢,b班的数学老师呵呵的笑道:“挺好,好学生就应该和好学生在一块。”

    ……在一块。

    虽然顾咎知道对方说的并不是他脑子里所想的这个意思,但在听到这个词后,他还是不由得微微的红了脸。

    而刚才压根没反应的薄上远,在听到这句话后,沉声开口道:“恩,老师说得对。”

    顾咎:“……”

    因为这会还在上课当中,所以顾咎没什么时间在这浪费,他抬头看了眼墙上钟表上的时间,回头和b班的数学老师说道:“……老师我先回去上课了。”

    闻声,对方摆了摆手,说:“恩,回去吧。”

    顾咎低声说了句老师再见,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至于薄上远……则自然想也不想的跟了上去。

    顾咎转身离开办公室,准备回教室继续上课。

    他向前走了两步,身后的人也跟着向前走了两步。

    顾咎默了默,本打算无视,但他走了一会,见对方还在跟着,于是终于没忍住,蓦的回过了头。

    他蹙眉,表情不解的问某人:“……你不回去上课吗?”

    薄上远面无表情:“你猜。”

    顾咎:“……”

    他沉默了两秒。

    两秒后,他问:“你跟着我做什么?”

    薄上远没答,朝他勾了勾手指。

    顾咎不解,凑上前去。

    然后……他就被亲了。

    冰凉的唇一触及离,顾咎一下子傻住。

    他呆呆的看向薄上远,脑子里瞬间卡机。

    他又呆又傻,而薄上远却神色从容淡定。

    薄上远亲完,沉声丢出一句:“走了。”

    说完,飘然离去,剩下顾咎一人静静地站在原地,表情呆滞。

    过了许久,顾咎才终于回过了神。

    回过神来后,他一下子涨红了脸。

    他红着脸回到教室,又羞又恼的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

    薄上远竟然在学校里——

    顾咎脸上的温度愈发滚烫,一旁的姜真衫见状,不由忍不住担心的问道:“顾咎同学,你的脸好红啊……没什么事吧?”

    他捂住脸摇头,小声回:“……没事。”

    ……

    因为薄上远刚才这一亲,顾咎这一节课都没能集中精神去听讲。

    历史老师站在讲台上,激情澎湃的讲着新课本里的内容,然而在他的脑子里,却满脑子想的都是薄上远刚才亲他时的情景。

    虽然他知道这样不好,但他没法控制自己。

    而这种游离的状态,一直持续到了第四节课。

    第四节课是数学课。

    在他们e班的所有老师里,数学老师最为可怕,也最为叫人闻风丧胆。

    第四节课上,上课还没多久,眼尖的数学老师就发现顾咎在发呆了。

    但她没说什么,只是在黑板上写了个题,然后将他叫上讲台,让他去做。

    顾咎一点课都没听,所以自然也不会写。

    虽然薄上远以前是给他补过课,也颇有成效,他也略微的掌握了一二薄上远的解题的思路……但要是没听讲,就算是将薄上远解题的思路给掌握透彻,也没用。

    只要他没听课,他就不可能会写。

    因此,在被数学老师给叫上讲台之后,顾咎拿着粉笔,瞅着黑板上的题目,半天都不知道该如何下笔。

    这还是他第一次站上讲台,却不知道该如何做题的情况。

    不止是顾咎,这也是班上的同学第一次看到这个情况,因此,台下的一众同学表情很是惊奇。

    要知道,上学期里,各个科的老师每天可是对顾咎夸了又夸。并且,在除了前两次月考之外,他其余的成绩,可基本都是班上的第一名。

    而且,最重要的是……

    黑板上的题目并不难,只要刚才认真的听了课,基本上都会写。

    在班上一众同学惊奇的目光下,顾咎的表情愈发沉默。

    过了会,他慢慢的放下了手中的粉笔,然后站到了一边。

    数学老师见状,于是这才终于走上前去。

    她淡淡的开口,问:“刚才在想些什么想的那么出神?”

    顾咎低着头,没吭声。

    他自然不能说,也说不出口。

    而她也早就料到顾咎不会回答。

    她将他手中的粉笔接了过去,然后自己将解题的过程和答案在黑板上写了出来。

    写完,她冷声道:“下课了抄二十遍,下午交给我。”

    顾咎抿了抿唇,小声回:“……是。”

    她话没说完,她将手里的粉笔扔回到粉笔盒内,接着说:“你上半学期的成绩是不错,但如果才半个学期就开始骄傲自满了,上课开始开小差,不听讲……我敢和你打包票,高三毕业,你连二本都去不了。”

    顾咎垂着脑袋,低声回:“对不起老师……我不会再犯了。”

    闻声,她的脸色这才缓和了些许。

    她淡淡的恩了声,回:“回位置上吧,认真听课。”

    顾咎乖乖的恩了声,回到座位。

    顾咎回到座位上后,站在讲台上的数学老师轻飘飘的扫了台下的众人一眼。

    台下的一众学生们瞬间噤声,乖乖坐好。

    顾咎跟着一齐端正的坐好,不敢再想其他。

    ……

    铃声响,第四节课下。

    中午顾咎自然是和薄上远一块回的家。

    因为要把题目和解题过程抄二十遍,所以中午他是带着作业本和课本回去的。

    而薄上远则自然两手空空。

    公交车上,顾咎瞅了眼两手空空什么也没带的薄上远,神色不禁有些幽怨。

    他闷闷不乐的开口:“……刚才我被老师训话了。”

    薄上远挑了挑眉,表情微诧。

    因为在薄上远的印象里,e班的老师似乎从来都是夸顾咎的,说他乖巧又上进。

    薄上远问:“训的什么。”

    顾咎的声音一下子变得更低:“……老师让我上课认真听讲,别开小差。”

    薄上远闻言,眉心微动。

    薄上远又问:“开什么小差。”

    就像是一下子被激怒了一般,顾咎生气的回头,问某人:“你觉得呢?”

    薄上远微怔,然后瞬间恍然。

    接着……便忍不住低笑了声。

    笑完,薄上远问:“那周末要不要我给你补课?”

    顾咎木着脸,想也不想:“不要,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