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咎在闷头将薄上远给毫不犹豫的回绝了之后,便开始自己一个人在家里专心的学习。

    以前在中午,吃完饭之后,他一般都会去午睡。

    但现在,他将午睡改成了做题和预习。

    不止如此。

    为了能专心的学习,周末的时候,不管薄上远给他发什么消息,他都当看不见。一个人呆在家里,自己做题,自己复习。

    并且,之前他一直未曾屏蔽过的四人群组,他更是将其给屏蔽了。因为怕被消息打扰。

    而也因为这个缘故,他有好一阵子在群组里没说过话,为此,群组里的其他三个人还纳闷了好久,直想他是不是忘了微信密码。

    下学期,顾咎极为认真,在学习上丝毫不敢懈怠。

    甚至是可以说,这十六年里,顾咎从未如此认真过。

    但薄上远却不以为意。

    薄上远知道他上半学期的成绩。

    上半学期里,在他给他补过课之后,他在班上的成绩基本第一,而且是节节攀升。为此,e班的一众老师可是喜欢他喜欢的不行。

    因为知道他的成绩,所以,薄上远便也就对他的成绩完全不怎么担心。

    也就故而……该骚扰的继续骚扰,该摸的继续摸。

    而在薄上远持续不断的骚扰下,顾咎愈发坚定了自己要认真学习的念头。

    *

    一个月的时间一晃而过。

    眨眼间,下半学期的第一次月考如期而至。

    而顾咎这个月学习的成果,也终于马上要得到体现。

    月考的前两天,顾咎异常紧张,紧张的手心冒汗,连觉都睡不着。

    这么多次月考,这是他第一次这么紧张。

    甚至是比上半学期的第一次月考还要来的让他紧张。

    哦……不对,因为那个时候他对成绩不怎么上心,所以他上半学期的第一次就压根没怎么紧张过。

    月考的前两天晚上顾咎压根没能睡着,白天上课的时候自然精神萎靡不振。

    顾咎强撑着精神让自己坚持到中午放学,中午放学铃声一响,他便就终于有些坚持不住了。

    中午放学一块和薄上远回家的时候,他的眼皮不停的向下掉,分明还在路上走,但他却快要睡着了。

    顾咎脚步虚软,身子摇摇晃晃,一旁的薄上远眼神微凝,伸手将他扶住。

    从胳膊上传来的冰凉的触感让顾咎蓦的精神一振。

    他骤然惊醒,然后扭头朝身侧的方向看去。

    一回头,只见薄上远垂眼静静地看着他,眼也不眨。

    顾咎瞬间清醒。

    顾咎揉了揉眼,立刻开口道谢:“谢谢……”

    薄上远淡淡的开口:“没睡?”

    顾咎低低的嗯了声。

    顾咎低头瞅着自己的脚尖,闷声问身侧的某人:“……要是我这次考砸了怎么办?”

    薄上远挑眉:“就因为这个没睡?”

    顾咎:“恩……”

    对于顾咎的成绩,薄上远完全不担心。

    薄上远声音平稳,风淡云轻:“不会。”

    闻声,顾咎小声嘟囔:可是我觉得我这次好像会考砸……

    而且他的第六感告诉他,不是可能会考砸,是一定会考砸。

    薄上远对顾咎的成绩极有信心,完全不担心,甚至还觉得这次e班的第一名也还是他。

    然而熟料……他连前十都没能进去。

    ……

    三天的月考很快结束,第四天,到了要公布成绩的时候。

    公布成绩的这天早上,顾咎起床更衣洗漱的时候,不知道怎的,他的心里总是有一股不祥的预感。

    他今天穿的还算多,但是他却手指冰凉,不住的微微发颤。

    出门和薄上远一块离开家去学校的时候,他更是紧张的一句话都没说。

    一路上,至始沉默。

    好在薄上远也不是个什么多话的性子,见他没心思开口说话,便也没问些什么。只是一言不发的摸着他的手指。(……)

    到了学校,和薄上远在楼梯口一分开后,顾咎的第一个反应,便就是跑到公告栏那去看自己的成绩。

    公告栏上排在最首位的名字,依旧不出意外的是薄上远。

    顾咎眼也不抬,直接看向e班,去找自己的名字。

    顾咎朝第一名看去,正如他所料,并不是他的名字。

    他默了默,往下看去。

    看完,顾咎沉默了。

    大概是早在考前就料到自己这次的成绩不会太好,所以在看到这次的分数时,顾咎一点都不意外。

    虽然不意外,但是在看到这个分数的时候,他的确不怎么高兴得起来。

    ……

    顾咎虽然是不觉得奇怪,但同班的同学惊奇了。

    e班的其他人在见到这次月考成绩第一的人不是顾咎之后,第一反应,便就是下意识的在前十里去找他的名字。

    然而……前十里也依旧没有顾咎的名字。

    e班的其他人惊奇纳闷,然后最后终于在排名第二十三的位置上,找到了顾咎的名字。

    而在顾咎的名字后,赫然印着三个数字。

    ——462。

    e班的其他人一下子震惊了。

    卧槽……顾咎这次竟然才考了462分。

    对于顾咎这次的分数,沈滕、姜真衫以及金世龙三人也很是惊奇,一脸的难以置信。

    所以,一等顾咎回到自己的位置上,三人便就围了过来。

    沈滕扭头看向顾咎,惊诧莫名的问:“卧槽,你这次怎么就考462分啊?”

    这次的考试其实不算太难,甚至就连满脑子都是游戏的沈滕都靠了440多分。

    也因为这个缘故,在知道顾咎才考了462分后,e班的众人一下子震惊了。

    姜真衫则一脸担心的看向顾咎,说:“……是因为最近状态不好吗?”

    金世龙则不解的问:“这次的考试也没有太难啊,你不会是和家里吵架了,为了气他们,故意考这么低的吧?”

    顾咎闷声回了句没有,然后慢吞吞的趴在了桌上。

    看着顾咎情绪低落的模样,三人十分有眼见力的闭上了嘴,没有再继续问下去。

    对于顾咎的成绩,不止是班上的其他人,e班的所有老师也是难以置信。

    特别是一向喜欢他的语文老师,也就是班主任,心下尤为震惊。

    所以,第一节课刚一下,班主任就把他叫到了办公室去。

    铃声响,课下。

    班主任站在讲台上,一边收拾着课本,一边头也不抬的说道:“顾咎,跟我到办公室里来一趟。”

    班主任话落,班上的一众同学当即不约而同的扭头朝顾咎的方向看了过去。

    众人静静地看着他,神色复杂微妙。

    成绩下滑,被老师叫去办公室也在情理之中。所以没什么好惊奇的。

    顾咎神色平静的从位置上站起身,跟着班主任一块离开了教室。

    顾咎一走,教室里便就开始纷纷的议论了起来。

    “这次顾咎的分数怎么考的这么低啊?”

    “一般成绩下降的特别快的,要不就是谈了恋爱,要不就是迷上了哪款游戏。”

    “应该不是谈恋爱也不是打游戏吧……我看他也没跟哪个女生走的特别近,他也不像是会喜欢打游戏的性格啊。”

    “他怎么没跟哪个女生走的特别近?姜真衫没看见吗?”

    “哦,也是。”

    “你们就在这瞎几把猜吧,说不定人家就是这次没发挥好。”

    “呸,什么叫瞎几把猜?老子那是过来人的经验好吗……”

    ……

    此时,另一边。

    办公室内。

    班主任坐在办公室内,表情十分严肃。

    他拧眉问:“跟老师说说,这次的成绩为什么这么低?”

    顾咎低着头,闷声回:“……不知道。”

    班主任闻声,不由得颇有些头疼的按了按眉心。

    于是他换了个问法:“这一个月里,是在学习上有什么困难吗?”

    顾咎:“……没有。”

    班主任眉心的皱褶一下子变得更深:“既然在学习上没有困难,那为什么这次的成绩会这么低?”

    顾咎还是那句话:“……不知道。”

    闻声,班主任微叹了口气,表情有些无奈。

    他问:“是和同学发生了矛盾,还是家里发生了些什么事,影响到了你?”

    顾咎:“……没有。”

    他疑惑不解:“那究竟是为什么成绩会一下子下降的特别厉害?”

    于是顾咎便不说话了。

    顾咎也想知道。

    他明明已经很认真的去复习和预习了,不提高也就算了,竟然还下降了这么多分。

    见不管问什么,顾咎的答案都是不知道和没有,于是十分头疼的班主任放弃了继续追问下去。

    班主任莫可奈何道:“算了算了……回去吧,上课记得认真听讲。”

    顾咎低低的应了声是,乖乖的转身离开。

    ……

    与此同时。

    薄上远盯着公告板上的成绩,拧着眉头,表情愈发凝重。

    当然,不是因为他的成绩。

    这次薄上远又是年级第一,薄上远的表情绝不可能会如此的凝重。当然,每次都是年级第一的薄上远也从来没有担心过自己的成绩就是了。

    所以,唯一能让薄上远的表情如此凝重的,也就顾咎的成绩了。

    ……

    第二节课才下,薄上远便就面色沉重的来到了e半的教室门口。

    薄上远出现的一刹那,e班教室里的众人当即不约而同的一齐扭头朝顾咎的方向看了过去。

    在这个城南高中里,谁都知道他和薄上远关系交好。

    薄上远话不说多,直接开门见山。

    薄上远:“出来。”

    顾咎坐在位置上,隔着远处,看着薄上远那毫无笑意的脸,心下咯噔一跳。

    他自然知道薄上远这会是为什么来的。

    顾咎有些委屈。

    他昨天就已经和他说过,他觉得他这次可能要考砸了。

    顾咎低着头抿了抿唇,慢吞吞的朝薄上远的方向走了过去。

    薄上远以前一直和他说,让他最起码能考到600分以上,那样才能去a班和他同班。所以之前他考570分的时候,薄上远就有些不太满意。

    而这次连500分都没有。

    可想而知,薄上远会是个什么样的反应。

    顾咎安静的跟着薄上远一块离开了教室。

    而薄上远这次显然已经是认了真,一路上,一句话也没说。

    薄上远没说话,顾咎便也跟着沉默。

    在将顾咎带到了一个没人的地方后,薄上远这才算是终于停下了脚步。

    薄上远不说废话,直接单刀直入。

    薄上远沉声问:“这次的成绩是怎么回事。”

    顾咎还是那个回答:“……不知道。”

    薄上远:“说实话。”

    顾咎低着头,默默地揪扯着自己的衣角。

    过了好一会,他才吞吞吐吐道:“我……我觉得我已经很认真的学习了……但是,不管怎样……就是学不进去。”

    薄上远凝视了顾咎片刻。

    他耳根晕红,低着脑袋,不说话。

    薄上远懂了。

    薄上远闭了闭眼,然后又很快的复而重新睁开了眼。

    只听薄上远面无表情道:“周末过来补课。”

    顾咎一愣,第一反应便就是准备去拒绝。

    但薄上远却好似早料到顾咎会回绝,不等他开口,便就又丢出了一句:“你没有拒绝的权利。”

    顾咎默了默,再次低下了脑袋。

    薄上远的声音不容置喙,完全没有他否决的余地。

    顾咎:“哦……”

    薄上远掏出手机,看了眼时间。

    看完,薄上远淡淡道:“后天周六,早上九点。”

    顾咎:“恩……”

    此时,薄上远的声音‘冷酷’又‘无情’。

    薄上远:“要是九点后我还没看到你过来,我就过去找你。”

    顾咎:“知道了……”

    顾咎低着脑袋,闷闷不乐。

    顾咎头顶的发旋正对着薄上远的视线,薄上远看着他乌黑小巧的发旋,手指微动,下意识的便想伸手去摸,但薄上远刚要准备伸手,便就一下子像是蓦的想起什么来,又顿住了。

    薄上远心下不快的啧了声,慢慢的收回了手。

    ——忍。

    强行抑制住想要将对方又摸又亲的冲动,薄上远喉头微哽,声音低哑道:“要上课了,回去吧。”

    顾咎哦了声,乖乖的转身往回走。

    至于薄上远,则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缄默不语的目送着他离开。

    顾咎慢慢的往回走,走到一半,他突然觉察起有些不对劲起来。

    等等。

    刚才薄上远……竟然什么也没做???

    意识到这点的顾咎,惊诧莫名的回头朝身后的方向看去,然而原地早就没了薄上远的身影,只剩下了一片空气。

    他有些失落的回过了头。

    顾咎安静的回到教室,然后在自己的位置上坐好。

    坐好之后,坐在他周围的三个人便一下子又迎了上来。

    金世龙:“刚才薄上远的脸色那么难看,是不是因为你的成绩?”

    沈滕:“反正我觉得不是,肯定是因为别的。再说了,小咎咎的成绩和他薄上远有什么关系?”

    姜真衫:“可是之前他不是还给顾咎同学买过五三和黄冈吗……”

    在三人灼热的目光下,顾咎慢吞吞的恩了声。

    恩完,顾咎不欲再继续开口说话,便趴在了桌上。

    他的思绪渐渐飘远。

    他拿着笔,漫无目的的在草稿纸上画着圈。

    薄上远忘了?

    还是真的因为要上课了的原因?

    还是……因为别的。

    他想不通。

    但想着想着,顾咎突然觉察出一丝不对劲起来。

    ……等等。

    顾咎蓦的飘红了脸。

    他这样……怎么就好像是……在期待薄上远对他做些什么似的?

    顾咎一下子涨红了脸,不知所措。

    他抬手拍了拍自己的脸,想让自己清醒些许。

    别想了别想了,要上课了。

    顾咎晃了晃脑袋,飞快的将脑子里杂乱的思绪给抛到脑后。

    顾咎突然猝不及防的红着脸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脸,坐在他周围的三人瞧见,表情很是奇怪。

    沈滕压低声音,小声说:“你们觉不觉得……小咎咎最近有些不对劲?”

    姜真衫跟着小声回:“我也发觉了。”

    沈滕偷偷瞅了眼一旁的顾咎,又接着道:“不会是因为月考的压力太大,受刺激了吧?”

    姜真衫想了想:“……有可能。”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一旁的金世龙则一言不发。

    金世龙盯着趴在桌上的顾咎,神情若有所思。

    *

    两天后,周末。

    闹钟在八点三十分如约的将顾咎叫醒,他睁开眼,望着头顶上的天花板,空茫了两秒。

    两秒后,他思绪回笼,慢慢的从床上爬了起来。

    顾咎换好衣服去卫生间洗漱,刷牙的时候,他看着自己映照在镜子里的脸,微微晃神。

    他突然想起,他第一次被薄上远亲时,他就是这样站在卫生间里一边刷着牙,一边看着自己脖子上的吻痕。

    想到吻痕,某些令人羞耻的记忆不由得再次的开始在他的脑子里复苏。

    修长有力的手指、湿润冰凉的薄唇、灵活发热的舌尖……

    停。

    不能再想了!

    眼见着思绪愈发往不可抑制的方向延展,顾咎心下咯噔一跳,迅速喊停。

    顾咎飞快的刷完牙,用冷水洗了把脸。

    他心下告诉自己:只是和以前一样到薄上远那去补课罢了,别瞎想。

    恩,别瞎想。

    顾咎如此的催眠自己,然后在八点五十分的时候,来到了薄家大门外。

    因为知道他是要去薄上远家去学习,所以出门前,顾母很开心的给他做了早点。

    大门紧闭,悄无声息。

    这会,顾咎站在薄家大门前,手指微颤。

    顾咎紧张的深吸了口气。

    他不知道有什么可紧张的,又不是第一次到薄上远家来了。

    他不能理解自己现在为什么这么紧张。

    顾咎紧张的手心冒汗,心里发虚。

    他望着眼前紧闭的大门,就是不敢抬手敲门。

    好在这会离九点还有几分钟,所以不急。

    虽然顾咎这会一直不停的在心里告诉自己,这会只不过是到薄上远家来补课罢了,别瞎想。

    但……脑子哪里是那么好控制的。

    就算顾咎一直不停的在脑子里重复,但他还是忍不住浮想联翩了起来。

    薄上远之前亲他时的那些情景,就好似幻灯片一般,一直不停的在他的脑子里重复。

    顾咎本打算,等到自己冷静一点了,差不多离9点只剩下半分钟或者是一分钟的时候再去敲门,但屋内的人已然没了耐性。

    薄上远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等了又等,仍是没等到顾咎进屋,于是,薄上远没了耐性。

    薄上远起身离开客厅,直接一把将大门伸手拉开,接着凉凉的问:“……你是打算在门外呆到九点再敲门?”

    瞬间被说中,顾咎支吾了声,一句话也说不上来。

    薄上远没什么耐性在门外磨蹭,他问完,便就很快又将视线转向顾咎怀中的作业。

    薄上远问:“作业都带好了?”

    顾咎:“……恩。”

    薄上远了然,微微侧身,给他让开道。

    顾咎抱着作业,紧张的走进了大门。

    薄上远则跟在他的身后,在他进屋后,顺手关上了大门。

    随着大门关上的一瞬,他心下咯噔一跳。

    顾咎慢吞吞的抱着作业走到客厅,薄上远跟在他的身后,问他:“早饭吃了吗?”

    顾咎恩了声。

    薄上远于是便没再问,他站在他的身后,突然朝他伸出了手。

    顾咎一下子紧张到了极点。

    然而,却只见薄上远的手落到了顾咎怀中的作业上,接着,薄上远毫不犹豫的将他怀中的作业抽出,拿过去看了眼。

    见薄上远的目标是他怀里的作业,他紧绷的身子一下子松懈了下来。

    顾咎静静地垂下眼帘,盯着地板上的花纹和线条,心下不知怎的,微微的有些失落。

    薄上远拿起顾咎的练习册随手翻了翻,问:“作业是第几页。”

    顾咎老实的回:“第三十七和三十八页。”

    薄上远闻声,将手里的练习册翻到第三十七页,见里面一片空白,便就伸手将作业重新还给了他。

    薄上远只有两个字:“去写。”

    顾咎哦了声,抱着作业走到吧台那边,乖乖的坐到吧台边开始写作业。

    而至于另一边的薄上远,则站在原地,心情略有些烦躁的伸手撩了把头发。

    ……忍。

    顾咎埋头认真的写着作业,没过多久,薄上远抬脚朝他的方向走了过去。

    随着薄上远的愈发靠近,顾咎的心脏也就跟着跳的越快。

    然而,在顾咎的心脏跳的飞快的时候,只见薄上远神色平静的走到红酒吧台边站定,然后接着,就像上半学期的那几个月里一样,拿起了手机,等着他将作业写完。

    分明和以往没什么不同。

    但顾咎有点不太开心。

    ……不知道为什么。

    顾咎闷闷的想着,手中的笔也跟着不自觉的停了下来。

    一旁站着的薄上远见状,伸手敲了敲他手中的笔,淡淡的出声提醒:“认真写作业。”

    顾咎:“……哦。”

    一下子,他更不开心了。

    这个周末的作业不算多,一个上午的功夫,差不多就写完了。

    作业写完,顾咎安静的将笔放下。

    未等顾咎开口,薄上远就好似和他有心电感应一般,也跟着一块放下了手机。

    薄上远将手机放下,拿起顾咎的作业看了眼。

    薄上远凝神看着,越是往下看,他的表情也就跟着变得愈发的严肃。

    顾咎紧张的瞅着薄上远,一口大气也不敢喘。

    终于,在看到第十七题的时候,薄上远总算是忍不住了。

    因为错的实在是太离谱了。

    薄上远沉着脸,将练习册摊开在顾咎的面前,然后,他指着第十七题,问:“这题你为什么能写错,告诉我原因。”

    顾咎茫然的眨了眨眼,顺着薄上远手指的方向看去,看完,他僵在了原地。

    顾咎默了默,极小声的开口说道:“我……看错了,把5看成8了。”

    薄上远闭了闭眼,颇为有些头疼的按了按眉心。

    接着,薄上远手指上挪,移至第十题。

    薄上远追问:“那这题呢。”

    见状,顾咎登时一愣。

    顾咎仰头看向薄上远,问:“……这题也错了吗。”

    在他的认知里,这题是不可能会错的。

    薄上远没答,沉声反问:“你觉得呢。”

    又是这四个字。

    薄上远话落,一旁的顾咎一下子红了脸。

    见状,薄上远当即想也不想道:“不准分心,看题。”

    顾咎:“……哦。”

    薄上远表情严肃,脸上毫无笑意。

    顾咎听话的瞅着练习册上的题目,默默无言的在吧台底下揪扯着自己的衣角。

    他不开心。

    薄上远一一将他的错题给点出来后,然后‘冷酷无情’道:“公式抄二十遍。”

    顾咎:“哦……”

    顾咎闷声应了声哦,乖乖的拿起一旁的数学本,开始抄公式。

    他神色委屈,可怜巴巴,一旁的薄上远见状,屡次想伸手在某人的脸上掐上一把。但最后还是因为顾忌什么,一言不发的收回了手。

    而顾咎因为低着头,所以没看见。

    ……

    顾咎这一上午的时间,差不多都耗在了这个练习册上。

    虽然有些折磨人,但起码成效显著。

    之前他答案的正确率不过50%,经过一上午,他的正确率起码高出了20%。

    ……但他仍是不开心。

    时间一晃而过,眨眼到了中午。

    眼下的时间已经是11:30分,已经到了要吃中饭的时候了。

    薄上远抬头看了眼时间,开口问:“……是回家吃还是在这吃。”

    顾咎想也不想:“回家。”

    薄上远静静地凝视了他片刻,什么都没说。

    而顾咎在说完回家之后,二话不说,转身就回去了。

    薄上远站在原地,目送着他离去。

    顾咎一走,原地便就只剩下了薄上远一人。

    在他走后,薄上远冷着脸,再次略有些烦躁的抓了把头发。

    还是那个字。

    ——忍。

    中午回家,顾母见顾咎回家后,脸上的表情好像略有些不太开心,于是好奇的问了句:“咎咎怎么了?不开心?”

    顾咎摇了摇头,慢吞吞的回:“……没有。”

    顾咎回完话,从客厅走过,直接回了房。

    他趴在床上,两眼茫然。

    他不开心吗?……好像有点。

    但是,他在不开心什么呢。

    顾咎想不明白。

    ……

    下午一点。

    中午在家吃完午饭,下午的时候,顾咎再次来到薄家。

    他在下午到薄家的时候,要比上午时的神情平静许多。

    下午一到薄家内,不等薄上远开口,顾咎便乖乖自觉的到吧台那,继续写没写完的作业。

    而至于脸红心跳,还有浮想联翩,已经彻底的消失,荡然无存。

    一旁的薄上远见状,终于放下心来的同时,不禁又跟着烦闷了起来。

    薄上远闭了闭眼,心下忍不住啧了一声。

    *

    这个周末,就像是薄上远嘴里说的,只是补课。

    至于其他的,比如他所预想中的情景,完全没有发生过。

    这本该是让他高兴的事情。

    但不知道怎的,他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但不止是他不怎么高兴,忍得很是难受的薄上远心情也好不到哪去。

    之前的时候,薄上远总是时不时的到一楼去调戏某人,又是掐脸,又是摸头……而自从这次月考之后,薄上远几乎就完全不怎么下楼了。

    对此,段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瞅着薄上远那不太好看的脸色,段纶眼角直抽,问:“你别告诉我……你和小矮子又吵架了?”

    薄上远头也不回:“没有。”

    段纶追问:“小矮子移情别恋了?”

    薄上远:“没有。”

    段纶拧眉,不解:“那是什么?”

    薄上远冷着脸,没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