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这个话题并没有聊很久,因为马上就要上课了。

    【1024:下节课把卷子拿上来。】

    【顾咎:……哦。】

    回完消息,顾咎转身回到教室。

    正巧,刚在位置上坐下,上课的铃声便就响了起来。

    铃声响,班主任带着月考的试卷走进教室。

    班主任不疾不徐的走到讲台中央,然后将手中的那摞试卷放下。

    接着,就如同众人所预料中的那样,放下试卷后的第一件事,便就是开始夸这次成绩一下子上升了一百分的顾咎。

    班主任站在讲台上,语笑盈盈道:“你们都学学顾咎同学,上次老师把他叫到办公室聊了聊,这次成绩就一下子上来了。”

    说罢,班主任意有所指的朝班上的某几个男生看了眼。

    班主任话落,仿佛变脸一般,一下子板起了脸。

    只听他沉着脸说:“不像班上的某些同学,脸皮厚的跟城墙似的,怎么说都没反应。”

    讲台下,被暗指的几个同学不满的小声嘟囔:“还不是因为他认识薄上远……”

    大概是因为其中的一个人离讲台离得近了点,所以正好让站在讲台上的班主任给听见了。

    闻声,班主任脸上的表情一下子更黑。

    班主任想也不想的说:“认识薄上远怎么了?要是他自己不努力,成绩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

    那人听罢,又小声的嘟囔了句什么。

    班主任不再和他废话,直接说:“所以,你的意思是只要认识薄上远,成绩就能到前五了?那要不要我现在就拉你到a班去,和薄上远认识认识?”

    那人瞬间噤声,立刻闭上了嘴。

    ……

    同一时间,a班。

    正如e班的班主任一样,此时,a班的班主任也在因为成绩而大动肝火。

    a班的班主任看着手上的成绩单,脸上的表情简直是难以置信。

    她站在讲台上,一个名字一个名字的慢慢念到:“曹文斌,588……虞搏,591……季成冶,592……”

    以前在a班,除了塞钱进来的段纶之外,班上几乎没有谁的成绩会低于600。

    可是这次,低于600分的人,足足有十多个。

    a班的班主任一开始在看到他们班的成绩单时,一开始还以为自己看错了。

    然而,当她再一次将成绩单确认之后,这才恍悟,不是自己眼花。

    她站在讲台上,生气的将那些名字念完,在念到最后一个名字的时候,她的声音一下子拔高了些许。

    她大声道:“谢云研!”

    讲台下的一个女生慢吞吞的从位置上站了起来。

    谢云研站在座位上,低声应:“……在。”

    她将谢云研的卷子从那堆厚厚的卷子里抽了出来,然后蓦的拍在了讲台的桌案上。

    她生气道:“你以前的成绩不是前五就是前十,这次的成绩为什么这么低!连600分都没有!”

    谢云研低着头,表情无辜道:“……我不知道。”

    这会,讲台上的班主任气的要死。

    她的胸膛剧烈的起伏了一二,怒火攻心。

    她看了眼刚才念的那些名单,然后毫不犹豫道:“刚才叫到名字的那些人!给我到后面站着上课!”

    她话落,刚才那些被她叫到的人一块乌泱泱的捧着课本站了起来,然后离开了座位。

    谢云研也跟着一块郁闷的离开了座位。

    正如班主任所言,她在班上的成绩不是前五就是前十,她成绩好,很少被批评罚站过,所以这次站着上课,她还是第一次。

    她跟着班上的十几个同学一块站到教室的后面,表情很是郁闷。

    她也不知道自己这次的成绩为什么下降的这么厉害,她觉得她自己和平常没两样啊,该上课的上课,该写作业的写作业。

    另一边,那十几个人离开位置站到了教室后面之后,因为离得近,便忍不住开始站在一块悄悄地讲起小话来。

    “这次怎么这么多人的分数都下来了?”

    “这次的卷子本来就有点难……”

    “哎,还是薄上远牛逼,回回第一。”

    “薄上远的脑子到底怎么长的,真想挖出来看看。”

    “我看薄上远平时也不怎么认真学习啊……”

    几人好奇的围着薄上远小声议论,另一边的她眼前一亮。

    哎,她可以找薄上远给她补课啊!

    ……

    四十分钟后,下课铃声响。

    下课铃声才一响,谢云研便抱着手里的课本飞快的冲到了薄上远的桌前。

    接着,她飞快道:“薄同学,你能不能帮我补一下课?我给钱的!”

    谢云研知道薄上远对班上的女生没什么好感,也从来不怎么搭理,所以,她也不和薄上远说什么同学之情,直接给钱。

    如果补一节课一万的话……不知道薄上远会不会答应。

    谢云研家的条件不错,随随便便拿出十几万来给她补课完全不是问题。

    和段纶不同,除了在穿着上稍稍的贵一点之外,在其他的方面,薄上远和班上其他的同学没什么不同。

    喝水都是矿泉水,用的笔也都是那种文具店里几块钱的黑色水墨笔。

    不像段纶,如果要喝水,都是喝的最贵的。用的笔更是那种几千块一只的。

    也因此,班上的同学都以为,薄上远的家庭勉强还算富裕,总之是完全比不上坐在他身后的段纶。

    然而那些人殊不知……其实薄上远比段纶有钱多了。

    谢云研以为,自己说给钱,能让薄上远心动,然而薄上远毫无反应。

    就好似压根没听见一般。

    倒是坐在薄上远身后的段纶忍不住扑哧的笑了声。

    段纶指了指谢云研,然后接着又指了指坐在他前面毫无反应的薄上远,笑的乐不可支。

    段纶笑哈哈道:“你……给他钱?”

    谢云研点头:“对啊,只要他给我补课,补一节课我就让我妈给他一万块钱。”

    谢云研说完,薄上远仍是没什么反应,但是坐在薄上远周围的人忍不住卧槽的张大了嘴。

    卧槽,一节课一万啊!

    下一秒,只见一个男生当即高高的举起了手,说:“我来给你补啊!我不要一万,一节课五千都行!”

    谢云研扭头看向他,问:“你这次在班上排第几?”

    他回:“第八……”

    谢云研嫌弃的扭过了头。

    还没她以前的名次高呢!

    谢云研再次将目光转回到薄上远的身上,然后挽唇笑道:“那一节课……两万?”

    旁边的一个女生忍不住说:“哇,云研你家真有钱。”

    谢云研摆了摆手:“一般般啦。”

    然而,可惜,薄上远还是没什么反应。

    而一旁的段纶看着眼前的情景,一下子忍不住笑得更欢。

    姓薄的是从来不炫富,但是不代表他没钱啊。

    但是看样子,谢云研真的以为姓薄的没她家有钱。

    段纶漫不经心的想:……哎,要是告诉谢云研,薄上远就是a城的那个薄家,不知道她到时候会是个什么样的反应。

    见状,谢云研嘟着嘴,表情略有些不满:“都两万了,你还不满意吗?”

    薄上远没说话,一旁的段纶幸灾乐祸的笑道:“不是钱的问题。”

    谢云研眨了眨眼,莫名不解的问:“……那是什么问题。”

    段纶撑着下巴,漫不经心的回:“反正你别想了,他不会给你补课的。”

    能让薄上远过去帮忙补课的,除了某个小矮子以外,就不可能再会有其他人了。

    谢云研见段纶不说,便干脆站在原地不走了。

    她向来执着,不达成目的,誓不罢休。

    谢云研噘嘴,说:“我不管,你不答应我就一直缠着你。”

    段纶闻声,摊了摊手,表示吃瓜看戏。

    薄上远则冷着脸,从头到尾毫无反应。

    谢云研见薄上远完全不理她,于是干脆坐在了薄上远前面的那个人的位置上,然后开始向薄上远撒娇。

    谢云研小声说:“只要你帮我补课,我就帮你追你喜欢的女生怎么样?”

    这回,薄上远总算是有了反应。

    在谢云研期待的目光下,只听薄上远面无表情道:“能安静点吗。”

    谢云研:“……”

    与此同时。

    顾咎这边。

    一下课,顾咎便带着自己的试卷上了二楼。

    因为名次正好在第四,所以他这会的心情十分轻松,脚步轻快。

    顾咎来到二楼,还没见到薄上远,便就只听走道上几个a班的男生想也不想的对着他开口问道:“来找薄上远的啊?”

    对于顾咎,a班的众人自然是略有耳闻。甚至是想不知道也难。

    因为在这个学校里,除了段纶以外,唯一能和薄上远关系不错的,也就只有顾咎了。

    而且,顾咎看起来和薄上远的关系,比起薄上远和段纶,似乎还要更好一点。

    那人话落,顾咎轻轻地恩了声。

    那人瞬间露出了一副果然如此的神情。

    接着,那个男生抬手朝教室的方向指了指,说:“喏,他现在教室里呢。”

    顾咎下意识的顺着男生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然后,愣住。

    只见一个女生坐在薄上远前面的位置上,语笑盈盈的和薄上远说着些什么。

    虽然薄上远脸上一如既往的没有任何表情,仿佛刻着生人勿进这四个字,但即便如此,那个女生脸上的笑容也笑的依旧灿烂。

    顾咎默了默,慢慢的垂下了眼帘。

    然后,他将自己手里的卷子交给了对方。

    在对方莫名所以的视线中,他低声说:“我是e班的,不方便进去。麻烦你帮我把这个交给他,谢谢。”

    那人拿着手里的试卷,摸不着头脑。

    不方便进去的话,不是把薄上远叫出来也行吗?……反正薄上远那么听他的话。

    男生挠了挠头,满心疑惑。

    不过最后,他还是拿着手上的卷子回了教室。

    ……

    e班。

    顾咎交卷就走,转身回到e班。

    回到e班后,他趴在了桌上。

    他盯着眼前的白墙,脑子里混沌一片,思绪万千。

    薄上远已经很久没有问他到底想没想出答案来了。

    也很久没有再下楼了。

    也再没……亲过他了。

    仔细想想,或许,可能只是因为……已经对他没兴趣了吧。

    他又矮又温吞,性格别扭,还不爱学习,完全没有什么闪光的优点。

    没了兴趣,也在正常不过。

    顾咎心下一边想着,一边低下了头。

    ……好奇怪。

    心下突然有点酸酸的。

    另一边。

    男生拿着顾咎带上来的试卷,将其交给了薄上远。

    男生将卷子丢在了薄上远的面前,说:“e班的那个顾咎刚才让我给你的。”

    看到卷子,刚才还一直没反应的薄上远一下子抬起了头。

    薄上远瞥了眼眼前的卷子,抬眼朝教室外的方向看了过去。

    然而门外早就已经没了顾咎的身影。

    薄上远蹙眉,看向刚才的男生,问:“他人呢。”

    那个男生没料到薄上远会突然跟自己搭话,不由得微微的愣了一愣。

    男生微愣后,这才回神。

    男生如实回道:“刚才他把卷子交给我之后就走了。”

    薄上远沉下了脸。

    薄上远掏出手机,立刻开始给某人发消息。

    【1024:为什么不自己把卷子拿过来。】

    【顾咎:……我看要上课了,就先走了。】

    看到这句话,薄上远下意识的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

    45分。

    离上课的时间起码还有五分钟。

    很显然,某人又撒谎了。

    此刻,薄上远所有的注意力全都在手机上,一旁的谢云研自然也就被他给晾在了一旁。

    谢云研在旁边说的口干舌燥,结果薄上远却连一点反应都没有,说着说着,谢云研也不禁有些生气了起来。

    谢云秋气闷道:“喂,薄上远,我在跟你说话呢!你理一下我啊!”

    ……

    然而,薄上远还是毫无反应。

    ……

    这一个上午,顾咎的心情都不太好,沮丧又失落。

    上课的时候,各个老师围着他的成绩夸了又夸,然而他的情绪却愈发的低落起来。

    本来以前顾咎只是不怎么笑而已,可现在,他脸上的表情几乎是垮了下来。

    坐在顾咎周围的三人自然也感觉到了他情绪的变化,但是不管他们怎么问,还是旁敲侧击,顾咎始终都只有两个字。

    ……没事。

    ……

    第四节课下,按照惯例,中午顾咎依旧是和薄上远一块回的家。

    不过,因为顾咎不想让薄上远看出自己这会心情不太好,所以在薄上远过来找他之前,他特地的拍了下脸,振作了下精神。

    顾咎怕薄上远追问他不高兴的原因。

    因为原因太让他羞耻,又太过让他无地自容了。

    顾咎拍了拍脸,扯了下嘴角,然后接着闭了闭眼,深吸了口气。

    他努力的平复心情,故作平静。

    然而,就在顾咎以为自己的心情已经平复的差不多了后,薄上远见到他,第一句话便就是:“……怎么了。”

    就连沈滕他们都看出顾咎这一整个上午的心情都不太好了,那就更别提观察细微的薄上远了。

    顾咎心下一颤。

    顾咎慢慢地抬头,朝薄上远看去。

    薄上远垂眼看着他,神色一如既往。

    顾咎低下了脑袋。

    顾咎:“……没什么。”

    闻声,薄上远皱了皱眉。

    这显然不像是没什么。

    但顾咎一旦只要不肯说,就算不管薄上远怎么问,顾咎也不会说出一个字。

    薄上远忍不住啧了声。

    *

    第二天。

    经过昨天一整天的时间,顾咎今天的心情算是缓和了不少。

    又或者说……已经略有些认清了现实。

    他有什么优点呢?

    顾咎昨天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想了一个晚上。

    最后得出答案:没有。

    哦,不对,有一个。

    他有自知之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