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子照旧,但薄上远却逐渐感觉到某人有些不对劲起来。

    但至于是哪里不对劲,薄上远却又说不上来。

    薄上远的心情有些烦躁。

    要是换做以往,一贯雷厉风行的薄上远早就将某人给逼到哪个角落,质问一番了。

    然而现在,薄上远却并不能这么做。

    因为第三次月考快要到了。

    为了某人的成绩,薄上远即便是心情再烦躁,也得强行忍耐下去。

    因为顾咎的成绩,薄上远忍了又忍。

    不碰、不摸、不问。

    薄上远忍得心力交瘁,然而顾咎却愈发的误以为,薄上远是已经完全对自己没有兴趣了。

    误会一天天的加深,顾咎愈发的认清了自己没有任何优点的现实。而在愈发认清了现实的同时,他的心情也就愈发的低落。

    随着他的心情愈发的低落,也就愈发的印证了一个事实。

    他……好像……真的……很喜欢薄上远。

    *

    眨眼,月考将至。

    月考的前一天,下午第三节课下,沈滕三人围在一块,围着顾咎这次的月考成绩好奇的讨论。

    沈滕:“你们猜这次小咎咎能考第几名?”

    姜真衫:“我听c班的人说这次的月考试卷略有些难度……应该第五吧?”

    金世龙:“第五?太小瞧顾咎了吧?我猜第三。”

    沈滕:“那……那我猜第二!”

    三人各自猜完了名次后,最后,三人不约而同的回过头,将目光转向顾咎。

    三人一齐问:“小咎咎/顾咎/顾咎同学你觉得你这次月考能第几?”

    顾咎头也不抬:“第一。”

    三人瞬间噤声。

    ……

    然而答案正如顾咎所说的那般,这次的月考,挂在e班排行第一的那个名字,不是别人,正是顾咎二字。

    周四,公布月考成绩的这天,三人在看完了成绩后,整个人都震惊了。

    ——说第一就第一,牛批!

    顾咎的成绩再次回到班上的第一名,为此,e班的班主任可谓是高兴地不行,在上课的时候对他夸了又夸,让其他人跟着他学习。

    但a班的班主任心情就不那么畅快了。

    因为这次又有人成绩下降了,甚至是比上次还要下降的厉害。

    而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a班的谢云研。

    周四这天,a班的班主任在得知了谢云研这次的月考成绩后,沉默了许久。

    她坐在办公室里,将谢云研卷子上的那些错题看了又看。

    越看,她脸上的表情也就跟着愈发的凝重。

    因为卷子上其中的一些错题,她觉得,按照谢云研平时正常的成绩而言,是绝不可能会写错的。

    a班的班主任将谢云研的试卷翻看了一遍后,便就将谢云研给叫到了办公室里去。

    在谢云研到了办公室后,班主任话不多说,直接开门见山。

    班主任问:“跟老师解释一下你这次的成绩。”

    谢云研低头瞅了眼一旁办公桌上的试卷,小声回:“我……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考这么低。”

    班主任有些恨铁不成钢:“谢云研,你之前的成绩可是一般都在班上排前五的,现在怎么变成这样了?啊?你看看你现在的分数,人家e班的顾咎都比你高!”

    各个班主任在办公室里的时候,都会互相的聊一聊自己班上学生的成绩,因此对于顾咎这次的成绩再次登回e班第一名的事,a班的班主任也知道。

    谢云研闻声,默默地低下了脑袋。

    班主任有些莫可奈何的扶住了额头。

    班主任沉声道:“按照你这个趋势掉下去,高二分班,别说a班了,我看你可能连b班都进不了。”

    班主任话落,谢云研的表情一下子委屈了起来。

    她委屈巴巴的掉泪,她一边伸手抹着泪,一边哭道:“我觉得我已经很认真的学习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成绩就是上不去……”

    班主任见状,微微的叹了口气。

    班主任说:“我也没说个什么重话,你哭什么。”

    谢云研一下子哭的更厉害。

    班主任表情无奈:“好了好了,知道问题了就好。这段时间你努力点,多做几张卷子,多做几道题,要是你有什么不懂的,就去问班上学习好的同学。如果实在是不懂,就过来问老师。”

    谢云研抽噎着点头:“好……呜……好的老师。”

    班主任摆了摆手:“好了,要上课了,回去吧。”

    谢云研眼泪婆娑的说了句‘老师再见’后,转身正准备要走,但蓦然间,她突然想起了什么来。

    谢云研脚步一顿,回头,试探性的说道:“老师,我……我想让班上的薄同学给我补课,可是他一直不理我,老师你能不能帮我说一说?”

    班主任闻声一怔,然后不由得再次莫可奈何了起来。

    班主任摇头道:“这个老师也没办法……”

    薄上远惯来任性,连白卷都敢交,哪可能会听她的?

    谢云研有些失落:“哦……这样啊,谢谢老师。”

    谢云研说完正要走,一旁b班的数学老师突然来了一句:“对了,你们班的薄上远不是和e班的那个顾咎关系不错吗?上次我还看见他们两个在办公室里说话来着。”

    b班的数学老师蓦然提起,a班的班主任也一下子想了起来。

    班主任后知后觉的想起:“哦对,我好像是听过这件事。”

    说完,班主任又忍不住纳闷的补上一句。

    班主任奇怪道:“一个是a班的,一个是e班的,他们初中的时候也不在一个学校读……到底是怎么认识的?”

    班主任感到匪夷所思,而旁边的谢云研愣住。

    谢云研脚步止住,回头问:“薄上远和e班的顾咎关系很好吗?”

    班主任笑了笑,回:“老师也是听说的,具体的也不知道,你可以去问问其他的同学。”

    谢云研了然,哦了声,说:“老师那我回班上去了。”

    班主任淡淡的恩了声,摆了摆手。

    谢云研带着满肚子的疑惑,转身回了班。

    回到班上之后,她想也不想的就往薄上远那边凑了过去。

    谢云研的本意只是想问薄上远一些问题,但班上的其他人在见到她往薄上远那边的方向凑过去后,表情一下子暧昧了起来。

    因为这段时间里她粘薄上远实在是粘的太勤了。

    虽说她嘴里说的是只是想让薄上远给她补课,但是她干嘛非要找薄上远,不去找别人?而且,薄上远拒绝的态度已经那么明显,干嘛非要锲而不舍的只缠着薄上远?

    所以,在a班其他人的心里,什么补课,只是借口罢了。

    真正的原因,还是因为她喜欢薄上远。

    班上的男生眼神暧昧,几个女神的眼神则不禁带了些敌意。

    但谢云研没空管这个,她现在只想知道,如何能让薄上远答应给她补课。

    因为她除了a班,哪个班也不想去。

    谢云研坐在薄上远前面的那个人的位置上,将脸转向薄上远,然后开口问:“对了,我想问……”

    谢云研话才说到一半,便就被坐在薄上远身后的段纶给截断了。

    段纶撑着侧脸,漫不经心的靠在桌上,慢悠悠的问了句:“谢云研你还没放弃啊?也未免太有毅力了吧。”

    谢云研轻哼:“我是不会放弃的!”

    段纶唇角上扬,挑眉道:“一节课两万,足够你去请什么名师了吧?干嘛非要请薄上远?”

    谢云研想也不想:“因为他每次都是年级第一啊。”

    段纶坏笑着回道:“我看不是这个原因吧……成绩年级第一不代表会给人补课啊,我看你就是喜欢某人吧。”

    谢云研闻声,小脸一下子涨的通红。

    谢云研飞快的否认:“才、才不是!我绝对不是因为喜欢薄上远!”

    段纶摆了摆手,说:“那么激动干什么?再说了,我说的是某人,又不是薄上远。是你自己说的薄上远,不是我说的。”

    段纶无辜摊手。

    谢云研气的瞪了段纶一眼。

    两人在旁边你一句我一句,谢云研被气的小脸通红,段纶则调戏谢云研调戏的愈发开心。

    而至于身为两人话题正主的薄上远,则完全的置身事外。

    在成绩公布后,薄上远立刻掏出手机,给某人发了条消息过去。

    【1024:分数。】

    ……

    另一边。

    姜真衫之前说的没错,这次月考的试卷略有些难度,比起上次月考的试卷,起码难上了两分。

    试卷难度加大,分数下滑,自然也是正常的事。

    不过,虽然正常是正常,但是接不接受的了,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这会,第一节课才下,班上的一个女生就因为成绩下滑的太厉害,忍不住呜呜的在教室里哭了起来。

    周围的女生赶忙上去安慰,又是拿纸,又是帮忙擦眼泪。

    二组的一个男生更是手忙脚乱,先是对着那个女生低声安慰了几句,又是伸手抱了抱,甚至还把自己抽屉里的零食一股脑的拿了出来,全部交给了那个女生。

    男生的这个举动,其实挺让人感动的。

    ——按照常理来说,的确如此。

    但姜真衫见了,只觉得奇怪,愈发的莫名。

    姜真衫扭头,小声对三人说道:“奇怪,韦承语不是在和关芮在谈吗?他对阮筠庭这么好,就不怕关芮生气?”

    沈滕不以为意的摆了摆手,回:“他们俩早分了。”

    姜真衫惊诧:“早分了?可是我记得他们不是上个月才在一起吗?”

    沈滕回:“是啊,前两天分的。”

    姜真衫蹙眉,表情有些纠结:“但是我明明记得韦承语说,喜欢关芮喜欢很久了……就这么分了?不会吧……”

    这次是金世龙回的。

    金世龙淡淡的回道:“这句话可能的确是真的,但是一旦在一起了,那种新鲜感和神秘感就会一下子消失。而只要男生的新鲜感一过去,喜欢就会立刻变成不喜欢。要是没新鲜感了,分手不是很正常。”

    金世龙话落,一旁的顾咎手指一颤。

    顾咎慢慢的抬头,朝金世龙的方向看去。

    一旁的两人并未注意到顾咎脸上那异样的神情。

    姜真衫没谈过恋爱,所以不太明白新鲜感的意思。

    姜真衫想了想,问:“……新鲜感和神秘感是什么意思?”

    金世龙慢条斯理的回:“新鲜感就好比,你买了一块橡皮擦,一开始你很喜欢,但是用久了,已经脏了,就不像一开始那么喜欢了。”

    姜真衫似有所悟。

    姜真衫眨了眨眼,继续问:“神秘感呢?”

    金世龙接着回:“电视里的明星是不是很神秘?”

    姜真衫点头。

    金世龙继续回:“因为很神秘,所以你就总是把他往好处里想,幻想他性格好,温柔,完美……你总是忍不住幻想,就会想要和他在一起,他也就会不自觉的吸引着你。但是当你真的和他在一起之后,那种幻想也就消失,那种吸引你的感觉也就跟着一块消失了。”

    姜真衫总算了悟:“原来如此。”

    金世龙说到最后,蓦的语调一转。

    金世龙说:“不过,如果真的喜欢,其实是不存在这些问题的。所以,韦承语会和关芮分手,其实还是因为他不够喜欢罢了。”

    姜真衫:“哦……那他好渣啊。”

    一旁吃瓜的沈滕拧眉问金世龙:“你又没谈过恋爱,你哪来的这些经验?”

    金世龙不服气的掏出了他抽屉里的少女漫画,回:“我看了几千本少女漫画,就算没吃过鸡,也看过鸡跑了吧!”

    沈滕默默无言的哦了声,然后抹了下嘴边的口水。

    沈滕表情幽怨道:“上学的时候能别动不动的说鸡啊鸭啊啥的吗?学校里又买不到……”

    沈滕坐在位置上不满的吐槽着,另一边的顾咎默默地垂下了眼帘。

    他明白了。

    难怪薄上远再也没碰过他,也没有再问他要过‘答案’了。因为新鲜感已经消失了。

    也是,成天都呆在一块,哪会还有什么新鲜感在。

    顾咎默然不语的想着,这时,他抽屉里的手机正恰响了一声。

    他拿出手机看了眼。

    果不其然,正是薄上远发过来的。而内容也和他预料中的一样。

    【1024:分数。】

    【顾咎:583】

    【顾咎:班上第一。】

    【1024:把卷子拿上来。】

    【顾咎:恩。】

    顾咎回完恩字,看了眼时间。

    马上就要上课了。

    【顾咎:马上就要上课了。】

    【顾咎:下节课我再拿上来。】

    【顾咎:老师要到了,我关手机了。】

    发完这句话后,对方便没了消息。

    而手机的另一边,薄上远眉心微蹙。

    对话的内容其实和往常没什么区别。

    可不知怎的,薄上远却感受到了一股微妙的怪异感。

    但薄上远还没来得及多想,上课铃声便响了。

    薄上远抬头看了眼讲台上的英语老师,心情略有些烦躁的将手机丢进抽屉。

    ……

    四十分钟后,下课铃声响。

    第二节课结束。

    第二节课下,按照薄上远所说的,顾咎带着卷子,上了二楼。

    薄上远则早早的就站在教室门口,等着他上来。

    薄上远身高挺拔修长,气质出众,脸更是俊美又白皙。

    薄上远静静地斜靠在a班的教室门口不动,就好似与门框融为了一体。

    虽然他冷着脸,脸上毫无笑意,但也依旧惹人注目,让人挪不开视线。

    周围来来往往的不管是男生还是女生,只要是从薄上远的身侧经过,便都会去忍不住扭头去看薄上远一眼。

    顾咎隔着远处,看着眼前的情景,再一次的深深的感受到了自己与薄上远那遥远的距离。

    他闭了闭眼,深吸了口气。

    顾咎不知道是想通了些什么,还是认清了些什么,表情一下子要比刚才平静淡然了不少。

    顾咎表情淡然的朝薄上远的方向走去,然后将手里的卷子交给了他。

    顾咎说:“卷子给你了,那我就先回去了。”

    顾咎说完要走,这时,薄上远突然冷不丁的抓住了他的手腕。

    蓦的被人拽住,顾咎不解的回头,问薄上远:“……怎么了?”

    薄上远眼神沉郁的看着他。

    顾咎不明就里,眼也不眨的和薄上远对视。

    ——没有脸红。

    薄上远手指不由得微微的攥紧了些。

    见薄上远一时间没回,于是顾咎又问了句:“有事吗?”

    薄上远沉默了片刻,然后慢慢的松开了手。

    薄上远沉着脸,回:“……没事。”

    顾咎哦了一声,也没多想。

    顾咎想也不想道:“要上课了,那我先回教室了。”

    薄上远:“恩。”

    顾咎和薄上远说了声再见,转身离开。

    薄上远眼也不眨的目送着他离去。

    薄上远开始怀疑,自己为了某人的成绩而刻意与某人保持距离的决定,究竟是对还是错。

    顾咎刚一走,教室里的谢云研便就凑了过来。

    谢云研跟着薄上远一块,目送着顾咎离去,看了会,谢云研扭头问薄上远:“……那就是e班的顾咎?”

    如果是往常,薄上远定会想也不想的将谢云研给无视。

    但如果提到顾咎,那就不同了。

    薄上远将视线转向眼前的谢云研,视线很冷。

    薄上远:“然后呢。”

    谢云研被薄上远看的有些背脊发毛,她身子一抖,小声回:“我就问问嘛。”

    薄上远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谢云研说完,又不怕死的补上了一句:“你们是不是真的关系很好啊?”

    薄上远还是冷冷的看着她,未答。

    谢云研试图缓和气氛的笑了笑,低声说:“我……我也就好奇的问问。”

    谢云研咧嘴对着薄上远笑,朝薄上远无辜的眨了眨眼。

    另一边。

    顾咎已经走到了楼梯口。

    走到楼梯口的时候,顾咎突然心血来潮,回头朝薄上远的方向看了眼。

    顾咎扭头看去,薄上远低头与谢云研对视的场景瞬间映入他的眼帘。

    他眼也不眨的看了会,然后静静地收回了视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