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云研冲薄上远无辜的眨了眨眼,然而只见薄上远凉凉的瞥了她一眼,接着便毫不犹豫的收回了视线,转身就走。徒留谢云研一人尴尬的站在原地。

    周围的同学见她被薄上远无视,男生是摇了摇头,啧啧感叹,而女生便就是窃窃私语,略有些心灾乐祸了。

    谢云研有些气闷。

    她站在原地,眼也不眨的注视着薄上远的背影,只觉胸闷气短。

    说一下又不会死人!

    谢云研眼神颇为幽怨的朝薄上远的方向瞅了一眼,后者则全然的无动于衷,就如同以往那般,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

    谢云研幽怨的注视了薄上远片刻,而后,她突然想起了什么来。

    她心下一动,眼前骤亮。

    她慢慢的扭头,朝二楼楼梯口的方向看去。

    虽然薄上远没有回答,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刚才那个拿卷子上来的男生,应该就是e班的顾咎了。

    班主任和b班的数学老师都说顾咎和薄上远的关系不错,那么这件事应该不是假的。

    既然顾咎和薄上远关系不错的话……那是不是能让他帮她到薄上远的面前说说情?

    而且最主要的是,那个顾咎看起来好像要比薄上远好说话多了。

    想到这里,谢云研立刻便就敲定了主意,决定等这节课下了,就过去找他。

    ……

    第三节课下,a班的谢云研突然出现在了e班的教室门口前。

    谢云研来到e班后,也不拐弯抹角,直接便就开口去叫顾咎的名字。

    谢云研站在教室门口,大咧咧的冲顾咎招手:“顾咎!麻烦出来一下!”

    坐在位置上的顾咎一怔,抬头朝教室门口的方向看了过去。

    在见到是谢云研,也就是上节课和薄上远说话的那个女生后,他沉默了一瞬。

    顾咎垂下眼帘抿了抿唇,从位置上站起,来到教室门口。

    他问:“……有事吗?”

    谢云研正要准备开口,一见e班班上的其他人和走道上的人都在好奇的看着他们两人,她不由得一下子不好意思了起来。

    谢云研羞赧的回:“那个……我们找个别的地方再说。”

    顾咎:“恩。”

    然后,两人到了教学楼旁的一个花坛边。

    偏僻,周围没人。

    围观的路人消失,谢云研这才算是放下了心。

    接着,谢云研问:“这个学校里,你是不是和薄上远的关系最好啊?”

    早就料到她是为薄上远来的,所以在从她的嘴里听到薄上远的名字后,顾咎并不意外。

    顾咎静静地否认:“不是。”

    谢云研表情纠结:“可是我听别人说,这个学校里,就你和薄上远的关系最好啊。”

    顾咎声音淡然:“不是我,是段纶。”

    谢云研惊奇:“咦?真的吗?”

    不过仔细想想,好像天天和薄上远在一块的,的确是段纶没错。

    但这不是重点。

    谢云研眨了眨眼,说:“这不重要,只要你和他关系好就行了。”

    顾咎看着她:“……你想做什么。”

    说到这里,谢云研突然又一下子变得不好意思了起来。

    谢云研扭捏着,别别扭扭的说:“你不是和薄上远关系好吗?能不能帮我在他面前说一下,让他给我补课啊?”

    顾咎愣住。

    顾咎慢慢的垂下了眼帘。

    他心绪复杂。

    过了会,顾咎才终于说道:“……他不会听我的。”

    谢云研见有戏,便赶忙劝道:“这个不要紧,你就帮我说一下就好。我这次的月考成绩下降的厉害,要是期末了也还上不来,我高二可能就要被分到c班去了。”

    谢云研说着说着,便就不禁又郁闷了起来。

    顾咎知道薄上远现在对他已经没了兴趣,他也没资格对薄上远的事情说三道四。

    但是……他还是没能忍住。

    顾咎忍不住问:“a班成绩好的人有那么多,为什么非要找薄上远?”

    谢云研毫不犹豫的回:“因为他的成绩每次都是年级第一啊。”

    谢云研说罢,略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谢云研小声说:“其实我之前在班上的名次都在前五,但是这两个月不知道怎么,成绩下降的厉害……”

    因为之前名次基本都在前五的缘故,所以班上那些名次不能稳定排在前五的人,她都瞧不上。

    顾咎默了默。

    过了会,他说:“薄上远……现在已经在给一个人补课了,所以,你还是找别人吧。”

    谢云研惊奇。

    薄上远已经在给别人补课了???

    谢云研想也不想的问:“那个人是谁啊?”

    顾咎摇头:“我不能说。”

    谢云研想了想:“薄上远不让说?”

    顾咎没回,只说:“要上课了,我就先回去了。”

    谢云研郁结:“你先回答我了再走嘛——”

    顾咎没理,转身回了教室。

    回到教室后,沈滕三人一下子围了上来。

    不止是沈滕三人,班上的其他人也好奇的朝顾咎的方向看了过来。

    一个女生突然过来找一个男生,话还不能当着众人的面讲,非要到别处……除了表白之外,他们就再也想不出其他的答案来了。

    对此,e班一众没有女生表白的单身狗很是羡慕。

    顾咎明明长得不帅又不高,怎么行情就这么好?

    另一边,八卦的三人围着顾咎,好奇的问。

    沈滕:“刚才那个女生是a班的吧?她找你干嘛啊?”

    姜真衫:“同好奇。”

    金世龙:“不会是……”

    顾咎木着脸,淡淡的回:“为了薄上远来的。”

    三人瞬间没了兴趣。

    三人:“哦。”

    班上的其他人也一下子没了兴趣。

    顺带心下也跟着平衡了点。

    也是,顾咎长得不高又不帅,行情哪会那么好?那女生一看就是为了薄上远来的。

    ……

    谢云研试图说服顾咎无果,于是便就只好回去继续缠着薄上远。

    虽然她也觉得自己有些厚脸皮,但是为了能高二不被分去c班,脸皮什么的,不重要。

    回到班上,谢云研再次凑到薄上远的面前,一口一句:

    ‘你就帮我补一下课嘛,我给你钱。’

    ‘看在我们同学一场,你就帮帮忙嘛。’

    ‘我高二真的不想被分去c班。’

    ‘嘤嘤嘤,求求你了薄大佬。’

    ‘反正你现在也在给别人补课,也不过就多了一个人啊……’

    听到最后一句,刚才一直都没什么反应的薄上远一下子抬起了头。

    薄上远冷着脸,抬头看她:“谁跟你说的。”

    薄上远的声音仿佛裹着凛冽的寒气,让人心下一颤。

    谢云研小声回:“e班的那个顾咎说的……”

    薄上远皱着眉:“你去找他了?”

    谢云研缩了缩身子:“恩……”

    薄上远追问:“你找他做什么。”

    谢云研小心翼翼的瞅了薄上远一眼,慢吞吞的回:“我就想让他帮我在你面前说说话,让你给我补课而已……”

    薄上远冷冷的看着她。

    谢云研望着薄上远那冰冷的眼神,声音不自觉的越来越低。

    谢云研装作没事人的露出一个尴尬的笑:“我就说了这个,其他的都没说。”

    尾音才落,上课的铃声正好响了起来。

    就好似重新活过来了一般,谢云研眼前一亮,飞快道‘我回位置上了’,然后就溜了。

    ……

    四十分钟后。

    这节课是第四节课,也就是上午的最后一节课。

    最后一节课下,便就又到了要放学的时候。

    谢云研生怕薄上远过来找她麻烦,一等下课,便就飞快的溜了。

    不过她显然是多想了,因为薄上远从头到尾都没打算去找她。

    第四节课下,薄上远沉着脸到了一楼。

    就和以往一样,和某人一块离开学校回家。

    薄上远到e班的时候,顾咎还在位置上收拾课本。

    就在顾咎收拾书桌上的课本时,一旁的薄上远突然丢出一句:“谢云研在上节课找你了?”

    顾咎手上的动作一顿,然后很快恢复自然。

    ……原来那个女生叫谢云研。

    不过说起来,顾咎这还是第一次在薄上远的嘴里,听到其他女生的名字。

    顾咎沉默的想完,然后平静的恩了声。

    薄上远沉声问:“她说了什么。”

    顾咎轻描淡写的回:“没什么,就是想让你给她补课。”

    薄上远又问:“那你回的什么。”

    顾咎哦了声,回:“也没什么,就是说你不会听我的,然后说你现在在和别人补课。”

    这句话顾咎的确说的是实话,没撒谎。

    在顾咎身侧的薄上远将他脸上的神情打量了片刻,也发现他的确没撒谎。

    但正是因为这点,才让人觉得有些奇怪。

    顾咎神态平静,心如止水,语气没有任何波澜。

    平静到让薄上远觉得有些不对劲。

    薄上远眼神微凝,突然冷不丁的问:“……你就没有什么别的想说的?”

    耳边突然猝不及防的听到这句话,顾咎微怔,抬起了头。

    顾咎扭头看向薄上远,疑惑地反问:“……说什么?”

    薄上远拧了拧眉,正要准备说些什么,但一旁的顾咎转移了话题。

    顾咎收拾好桌上的课本,然后从位置上站起了身。

    顾咎说:“东西收好了,走吧。”

    顾咎说这话的时候,垂下了眼帘,显然是在逃避薄上远的视线。

    薄上远眼眸深沉的看了他两秒,而后缓缓地收回了视线。

    *

    谢云研在死缠烂打以及去顾咎说情都没效果后,决定换个法子。

    换个婉转点的法子。

    谢云研开始旁敲侧击的讨好薄上远。

    早上送吃的,体育课送水,晚自习的时候帮薄上远写作业。

    不过自然,这些都被薄上远给毫不犹豫的回绝了。

    但谢云研不死心,依旧锲而不舍。

    a班的所有人心知,这完全是谢云研单方面的在讨好薄上远,薄上远是完全的不为所动。

    但在其他班的眼里,就不是那样了。

    其他班的人见谢云研天天和(缠着)薄上远在一块,便一下子误以为,两人是在谈恋爱。

    因为他们以前就没见过薄上远和哪个女生天天呆在一块,这会见薄上远突然跟谢云研天天在一起,自然也就会误以为两人是在谈恋爱。

    一传十十传百,不肖三天的功夫,全校上下都知道了薄上远现在在和谢云研谈恋爱的事。

    校园里甚至还有个八卦帖,八卦两个人究竟什么时候分手。

    那个校园八卦帖是这样的——

    帖子标题:【投注投注,谢云研和薄上远究竟什么时候会分手】

    主楼内容:楼主先投注,楼主猜他们不出一个多月就会分手!下注五毛!

    1l:还有一个多月就放暑假了,楼主你这不是说的屁话!

    2l:我赌一个星期,下注一块!

    3l:这个帖子的口吻怎么像我认识的?楼主,你是马选明吧?

    4l:那我赌三个星期。

    5l:干嘛天天想着别人分手,说不定人家一谈就谈到结婚了呢?

    6l:学校里比谢云研漂亮的那么多,干嘛非得一直要跟谢云研谈恋爱?我赌高二上半学期。

    ……

    126l:我赌不分手。薄上远一看就是特别专情的那种,应该不会分。下注两块!

    127l:同上,我也觉得不会分。

    ……

    445l:分分分,我赌明天就分!情侣去死!

    沈滕痛快的回完分分分,然后回头转向顾咎。

    沈滕好奇的问:“薄上远真的在和谢云研谈啊?”

    姜真衫也好奇的看了过来。

    金世龙则纳闷道:“奇怪,我怎么觉得薄上远应该不会喜欢谢云研这种类型的……”

    顾咎没说话。

    过了许久,顾咎才终于回了句:“……我不知道。”

    沈滕不解:“咦,小咎咎也不知道吗?”

    金世龙蹙眉:“连你也不知道?这不科学啊。一般男生要是谈恋爱了,肯定会告诉兄弟啊。”

    顾咎静静地垂下了眼帘,一声不吭。

    ……

    认清了事实是一回事,但一时间能不能接受又是另一回事了。

    虽然顾咎的确是知道,薄上远已经对自己没兴趣了,但是他一时间里还是有些难以接受,薄上远现在在和谢云研谈恋爱的事实。

    如果他要是没发现自己喜欢薄上远就好了。

    那么,他也不会像现在这样,这么难过。

    第四节课,体育课。

    现在是六月初旬,还不算太热,温度正好。

    跑完圈,老师一喊完解散,班上的其他人就打球的打球,在一块的玩闹的玩闹。

    不用呆在教室里上课,班上的每一个人脸上几乎都洋溢着开心的笑容。

    ……除了顾咎以外。

    顾咎一个人坐在花坛边,静静的看着操场上的同班同学,脸上毫无笑意。

    他笑不出来,也不想说话。

    薄上远有了自己喜欢的人,按照常理,他应该去祝福才对。

    可能他的心胸实在是太狭窄了,他并不想祝福。

    他甚至有些阴暗的,希望就像是那个校园论坛里的帖子那样,早点分手。

    顾咎知道他现在的心态有些不正常,所以他就一个人呆着,让自己静静。

    一直呆到,自己能够坦然的接受薄上远喜欢上别人的事情。

    顾咎动也不动的坐在花坛边,两眼呆呆的直视着眼前虚无的空气。

    他的这幅模样,就算是用脚指头想,也应该能猜出他这会的心情不太好了。

    不远处,金世龙看到这一情景,挑了挑眉。

    然后,金世龙毫不犹豫的撂下旁边的人,朝顾咎的方向走了过去。

    还未走近,只听顾咎低着脑袋,头也不抬的说道:“我想自己一个人静静。”

    意思也就是,让金世龙别过来。

    金世龙闻言,一下子更来了兴趣。

    金世龙问:“心情不好?”

    顾咎没说话。

    金世龙蹲下身,说:“和我说说,我不会告诉别人的。”

    这回顾咎看了金世龙一眼,还是没说话。

    金世龙见状,立即说:“不管是感情方面的还是家庭方面的,还是财运等等……你都能问我!不过成绩上面的,就算了。你的成绩比我好。”

    听到感情方面,顾咎心下一动。

    顾咎抿了抿唇,犹豫着要不要开口。

    金世龙赶忙趁热打铁:“你说,要是我告诉别人了,我就这辈子都找不到男……不,女朋友!”

    顾咎攥紧了手指。

    就好似终于鼓足了勇气一般,顾咎终于慢吞吞的开口:“其实……前段时间,有人亲了我。”

    金世龙没料到顾咎一开口,竟然这么惊人,不由得一下子震惊的张大了嘴。

    然后,下一秒,金世龙一脸八卦的赶忙问:“然后呢?亲完就跑了?”

    顾咎摇了摇头,说:“不是,他让我想答案,想想他为什么……要亲我。”

    金世龙想了想,问:“那个人是谁啊?”

    顾咎低着脑袋,默默地抠着自己的指甲,小声回:“……我不能说。”

    金世龙了悟。

    金世龙换了个问法。

    金世龙问:“你们认识很久了吗?”

    顾咎点头。

    金世龙又问:“他平时对你怎么样?好还是不好?”

    顾咎:“……很好。”

    金世龙想也不想:“那他肯定是喜欢你啊!”

    闻声,顾咎的脸顿时浮上了一层樱粉色。

    顾咎嚅嗫道:“我……我知道。”

    金世龙兴致勃勃:“然后呢?你们现在在交往吗?”

    顾咎摇头:“……没有,他喜欢上了别的女生,在和别的女生交往。”

    金世龙蹙眉,表情纠结。

    金世龙不解道:“这情节发展不对啊,他不是之前还在让你想答案吗?怎么会突然和别的女生交往去了?”

    说到这里,顾咎的情绪一下子变得更为失落。

    顾咎木然道:“可能是因为,已经对我没兴趣了吧……”

    金世龙想了想。

    金世龙说:“不对。”

    顾咎一愣。

    金世龙:“他对你好了那么久,怎么可能会突然喜欢上别的女生?对了,他在让你想答案后,你告诉他了吗?”

    顾咎再次摇头。

    金世龙更为不解:“为什么没说?”

    顾咎小声说:“我……我不好意思。”

    金世龙不能理解:“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不就一句话的事?”

    顾咎没了话。

    过了一会,顾咎再次开口。

    顾咎:“就算现在说也没用了,他现在已经喜欢上别的女生了……”

    金世龙想也不想的反驳道:“我不觉得。”

    顾咎眨了眨眼,茫然的看向金世龙。

    金世龙义正言辞道:“我觉得,肯定是因为你一直不和他说答案,他就着急了,找了别的女生来演戏,让你吃醋。”

    顾咎脑子有些懵:“……是这样吗?”

    金世龙笃定道:“肯定是,电视剧里面不是经常有这种情节?男主为了让女主吃醋,故意找妹妹一块做戏,让女主吃醋什么的……反正他对你好了那么久,绝对不会突然就喜欢上别的女生。”

    顾咎竟然有点被说服了。

    顾咎呐呐的点头:“哦……原来是这样啊……”

    他的心情一下子开心了点。

    看着顾咎呆呆傻傻的模样,金世龙恨铁不成钢道:“哦什么哦,快去和他表白啊!要是再磨磨蹭蹭的,说不定哪一天真的就变心了!”

    听到表白,顾咎一下子又胆怯了起来。

    顾咎小声说:“可是……我不敢说。”

    金世龙不甚理解的看了顾咎一眼,毫不犹豫道:“有什么不敢的?不就一句话的事?又不是让你去杀人。”

    顾咎缩着身子,不吭声。

    不过这个时候,金世龙突然后知后觉的意识到了什么。

    金世龙:“等等。”

    顾咎:“?”

    金世龙:“喜欢上别的女生……意思也就是,那个亲你的人,是个男生?”

    顾咎:“……”

    金世龙想了想。

    金世龙:“男生……一直都对你很好……最近在和别的女生交往……你不能说……薄上远?”

    顾咎:“……不是。”

    金世龙已经惊喜的张大了嘴。

    金世龙:“哇——我刚才听到了什么???哈哈哈哈哈哈,我之前就隐约的觉得,薄上远那个传闻中的女朋友可能就是你了!”

    顾咎垂死挣扎:“不是薄上远……”

    金世龙开心的摆了摆手:“你放心,我不会和别人说的~”

    顾咎:“……”

    说完,金世龙开心的转身离开。

    金世龙开心的心想:哎呀,薄上远果然还是和顾咎在一起比较搭~

    金世龙蹦蹦跳跳的离开,徒留顾咎一个人站在原地,独自出神。

    他两眼失神,表情绝望。

    怎么办?金世龙知道了是薄上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