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天,周六。

    照例又到了该补课的时候。

    周六这天早上,还没到九点,薄上远搁在床头边的手机便就响了起来。

    震耳欲聋的手机铃声在床头边响起,薄上远皱了皱眉,直接将其无视。

    按照一般的情形,如果在打了一会发现没人接后,正常人都会识相的,自觉的隔上一两个小时再打过来。但这个打电话过来的人很是锲而不舍,就算薄上远不接,却仍是打了又打,颇有一种薄上远不接,就会一直不停的打到天荒地老的架势。

    薄上远忍了又忍,最终还是黑着脸,将电话拿了起来。

    不过并不是接通,而是拖进黑名单。

    在拖进黑名单的时候,薄上远无意间的瞥了那个打过来的号码一眼。

    电话号码不是段纶的。

    很陌生,薄上远没见过。

    但这并不重要。

    薄上远面无表情的看了眼,直接将其拖进了黑名单。

    ……

    好了,这会安静了。

    而就在薄上远正准备再次闭上眼躺回到床上时,他的手机铃声再一次的响了起来。

    薄上远额头青筋一跳,他冷着脸睁开眼,重新拿起手机,终于按下了接通键。

    电话接通,薄上远不等对方开口,便先一步说道:“给你三秒。”

    薄上远语气极冷,没有丝毫的温度。光是听着这股声音,就已经完全能让人想象薄上远这会的心情究竟有多么的不好了。

    听到薄上远那极为不快的声音,电话那头的谢云研愣了愣,然后小声和薄上远道歉。

    谢云研结结巴巴道:“这么早打扰你,对……对不起……”

    薄上远:“三。”

    薄上远突然猝不及防的冒出这个三字,谢云研呆了呆,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薄上远:“二。”

    在薄上远倒数到二的时候,谢云研总算是反应过来了。

    刚才薄上远说给她三秒,所以现在是在倒数计时。

    谢云研一怔,生怕薄上远挂电话,赶忙道:“等等!我有重要的——”

    薄上远:“一。”

    三秒倒数完,薄上远直接毫不留情的将电话给挂断。

    电话再次被挂断,谢云研下意识的准备再一次的打过去,然而,在她再一次的打过去后,她所能听到的,就只有一句冰冷的:对不起,您的所拨打的电话无法接通……

    声音的主人是谁,薄上远自然在一开始就听出来了。

    然而薄上远对谢云研要说的事情毫无兴趣。

    要说唯一感兴趣的话,大概就只有谢云研是怎么弄到自己号码的事情了。

    ……

    早上九点半。

    就和以往一样,这个时间点,顾咎按照惯例,呆在薄上远家中写作业,等着薄上远查看。

    但顾咎现在完全没心思写作业。

    他拿着笔,呆呆的注视着眼前的练习册,半天都没能写出一个字来。

    至于原因……不言而喻。

    一旁的薄上远见顾咎拿着笔半天不动,不由得皱了皱眉。

    薄上远伸手,轻轻地弹了下笔杆,说:“专心。”

    顾咎手指微动,回神。

    他低低的恩了声,开始慢慢的写题。

    两个小时后。

    薄上远看着手中的作业,脸色异常难看。

    薄上远黑着脸将错题通通都给圈出来后,一把将作业丢到了顾咎的面前。

    薄上远这回都不问顾咎是怎么错的,而是表情严肃的问他:“怎么了。”

    顾咎今天的精神有些恍惚,很是不在状态。薄上远问完的时候,他第一时间都没反应过来薄上远是在问他。

    顾咎晃了晃神,像是这才回魂了一般,啊了声。

    顾咎抬眼看向薄上远,问:“……你刚才说了什么?”

    薄上远眉间的皱褶一下子加深。

    瞅着薄上远脸上那严肃的表情,顾咎抿了抿唇,眸色黯淡。

    他低声说:“抱歉,我昨天晚上没睡好……”

    顾咎以为薄上远并不会追问,但只听薄上远沉声问:“为什么没睡好。”

    顾咎的脑中空白了一瞬。

    好在顾咎惯来撒谎成性,临时编出一个借口来诓骗对方的事情,对他而言,完全是小菜一碟。

    因此,不过短短两秒,顾咎便就想出了一个借口。

    顾咎表情镇定道:“昨天看了鬼片,吓得没睡着。”

    但薄上远俨然一副像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架势:“什么鬼片。”

    顾咎淡淡的回:“伽椰子。”

    这个片他的确看过,不过不是昨天,而是在初中的时候。

    顾咎说完,薄上远静静地凝视了他片刻。

    他神色平静的与薄上远对视。

    少倾,薄上远说了句是么,然后面无表情的收回了视线。

    薄上远自然知道顾咎又在撒谎。

    但薄上远并未戳穿。

    薄上远收回视线后,接着继道:“明天放假一天,不补课。”

    顾咎默了默,问:“……有人过生日?”

    薄上远头也不抬的恩了声,回:“明天你跟我一起去。”

    顾咎低着脑袋,静默不语。

    顾咎沉默了会,说:“我不想去。”

    他不想看到薄上远和谢云研站在一块恩恩爱爱的场景。

    见顾咎回绝,薄上远微愣,正要追问,但他直接掉头就走。

    顾咎飞快的离开了薄家。

    顾咎心情抑郁,比昨天还要更加的低落和伤心。

    他回到家,在顾父顾母疑惑的视线里,大踏步的回到了自己的卧室。

    回到卧室后,他将自己的脸埋进了被子里。

    他知道薄上远已经对他没兴趣了。

    他也知道薄上远现在在和谢云研谈恋爱。

    两人谈恋爱的事情,在学校里众人皆知,薄上远应该知道他也知道这事。

    可是为什么,谢云研过生日,薄上远非要带着他一块去?难道是想告诉他,让他死了心,别再痴心妄想。又或者是说,薄上远是想告诉他,他已经彻底的对他没了兴趣?

    顾咎越想越伤心,已经完全没了待会要去薄上远那补课的心思了。

    他在床上趴了会,然后慢吞吞的掏出手机,给薄上远发消息。

    【顾咎:我下午有事,就不过去了。】

    【1024:什么事。】

    【顾咎:小事。】

    发完这两条消息,顾咎关上了手机。

    然后,他浑浑噩噩的在家渡过了一个下午。

    自然,什么有事,都是骗人的。

    而这天晚上,不出意外的,顾咎依旧没能睡着。

    顾咎躺在床上,不敢闭眼。

    顾咎怕他一闭上眼,就会不自觉的想起薄上远和谢云研来。

    想起两人恩爱的场景,想起两人将他晾在一旁,嘲笑他不自量力……

    ……

    隔日。

    周末,段纶的生日。

    生日这天,还没到早上九点,段纶的电话便就打了过来。

    段纶在电话里飞快道:“还没醒呢?人都到齐了,就差你了。”

    薄上远不耐烦的啧了声,回了句马上。

    回完,立刻挂断。

    挂断电话,薄上远心情烦躁的从床上爬起身,下床。

    ——薄上远其实是打算在十一点半踩点到的。

    花了大概十五分钟的时间穿戴和洗漱后,薄上远掏出手机,给某人发消息。

    【1024:过来。】

    ……

    对方没有回复。

    看着始终未有回复的聊天界面,薄上远眼神微凝,又给对方发了条消息过去。

    【1024:是想让我过去找你?】

    这回,那边的人总算是有了反应。

    【顾咎:……】

    【顾咎:过去做什么?】

    【1024:昨天我说过了。】

    顾咎沉默了会。

    【顾咎:我不想去。】

    然而,薄上远作风霸道,完全不给顾咎回绝的余地。

    【1024:快点。】

    【1024:给你三分钟。】

    顾咎咬了咬唇,只觉眼眶有些酸涩。

    顾咎闭了闭眼,将那酸意努力的缩回眼眶,然后这才温吞的从床上爬起了身。

    他起身下床,慢慢的开始更衣。

    穿好衣服到卫生间里洗漱,洗漱时,顾咎对着镜子,看了下镜中的脸。

    眼眶发黑,了无生气。

    别说是薄上远了,就连他自己看了,也不喜欢。

    顾咎心下想着,慢慢的垂下了眼帘。

    ……

    三分钟后。

    顾咎站在薄家大门前,呆呆的望着眼前紧闭的大门。

    顾咎动也不动,完全没有要敲门的意思。

    顾咎眼也不眨,脑子里一片空白。他的思绪早已飘远。

    屋内的薄上远在足足的等了五分钟都仍未等到顾咎过来后,于是一下子没了耐性。薄上远从客厅的沙发上蓦的站起身,准备直接到隔壁家去抓人。

    然而谁知,薄上远一推开门,便就看到了不知在门外站了多久的顾咎。

    薄上远一愣。

    薄上远垂眼看着顾咎,问:“怎么不敲门。”

    顾咎呆了呆,这才回神。

    顾咎有些慢一拍的回:“哦……忘了。”

    薄上远深深的看了顾咎一眼,微微侧身,让他进屋。

    顾咎就像是机械式的动作,他木着脸,安静又乖巧的进屋。但他的脑子里……却仍旧是一片空白。

    顾咎抬脚进屋,薄上远跟在他的身后,顺手将大门带上。

    接着,薄上远直接朝书房的方向走去,将书房里的那个礼品盒拎了出来。

    薄上远随手将礼品盒搁在客厅的茶几上,一边漫不经心的开口:“今天中午我们不会回……”

    家这个字薄上远还没说出口,就被旁边的顾咎给截断了。

    顾咎木着脸,低声说:“我不想去。”

    薄上远的话音瞬间戛然而止。

    薄上远静静地凝视了他半响,问:“为什么。”

    顾咎慢慢的垂下了脑袋。

    他盯着自己的脚尖,声音干涩:“……反正就是不想去。”

    薄上远意简言赅:“理由。”

    其实顾咎本来还能强忍上一会,但是在薄上远的追问下,他好不容易强撑出来的镇定神情一下子开始慢慢崩塌。

    他吸了吸鼻子,努力将喉间的酸意咽下:“……没有理由。”

    觉察到了一丝不对劲,薄上远拧眉:“抬头看着我。”

    顾咎的脑袋立刻垂的更低,几乎快埋进了自己的怀里。

    薄上远无奈的叹了口气,走上前,直接捧住了顾咎的脸,强行将他的脸对准了自己。

    顾咎憋着嘴,眼波氤氲,眼中泛着盈盈的水光。他此时的神情,看着委屈又伤心到了极点。

    薄上远一怔,然后将声音放缓:“……怎么了?”

    顾咎瘪了瘪嘴,愣是不肯说出口:“……没什么。”

    薄上远耐性十足的问:“被欺负了?”

    顾咎闷声回:“没有。”

    薄上远拧眉:“和阿姨叔叔吵架了?”

    顾咎:“没有。”

    薄上远:“那是因为什么?”

    顾咎喉头微哽,小声回:“没什么,就是突然心情不太好。”

    薄上远眼眸微暗。

    很显然,他又在撒谎了。

    于是,薄上远换了个问法。

    薄上远问:“那你为什么不想去。”

    这回,顾咎一下子不吭声了。

    见顾咎不吭声,薄上远终于明白了他不开心的源头。

    薄上远:“不喜欢人多的地方?”

    顾咎:“……”

    薄上远:“有你讨厌的人?”

    顾咎:“……”

    薄上远:“不习惯那种氛围?”

    顾咎:“……”

    一问三不答。

    要是换做旁人,薄上远恐怕早就甩脸走人了。

    但毕竟是段纶的生日,薄上远也不能不去。

    于是,薄上远伸手摸了摸顾咎的脸,说:“那你在家好好呆着,我先过去……”

    薄上远话说到一半,顾咎突然牵住了他的衣角。

    在薄上远不解的注视下,顾咎小声说:“……你能不能也别去?”

    薄上远:“?”

    顾咎仰头看着薄上远,眨了眨眼,委屈的说:“如果……如果我现在和你表白,还来得及吗?”

    闻言,薄上远眉心微动。

    ……恩?表白?

    而就在这个时候,薄上远口袋里的电话响了起来。

    约莫是等了好一会都没等到薄上远的身影,另一边的段纶等不及了,掏出手机开始给薄上远打电话。

    电话铃声蓦然间从口袋里响起,猜到是段纶打过来的薄上远下意识的拿出手机,准备接通,让段纶待会再打过来。

    但,薄上远还没来得及接通,手机便就被顾咎给抢了过去。

    薄上远挑了挑眉,索性干脆不动了,看他接下来打算做什么。

    而顾咎在将电话抢过去后,以为是谢云研的他,立刻便就将电话给掐断了。

    顾咎知道他的这个行为很卑劣,但是……他也从来就不是什么圣人。

    不过,在将电话掐断的时候,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总隐约的有些觉得,显示屏上的那个号码,似乎无端的有些……熟悉。

    电话被掐断,场面再次安静了下来。

    这回薄上远倒不急了。

    薄上远唇角微勾,好整以暇的问:“……什么表白?”

    顾咎嗫嚅道:“我……我喜……”

    说着说着,声音越来越低。

    薄上远眼中促狭:“大声点,听不见。”

    顾咎红着脸,一下子又不吭声了。

    而这个时候,薄上远的手机再次响了起来。

    薄上远黑了脸。

    薄上远刚想要拿过来将其掐断,但顾咎却先一步的按下了接通键。

    不过,顾咎的目的是想告诉谢云研,薄上远今天是不会过去她那的。

    然而,谁知,他将电话接通后,听到的却不是谢云研的声音,而是段纶的声音。

    电话那头的段纶声音很是忿忿不平:“操,刚才掐我电话做什么?”

    顾咎呆了呆:“……刚才是你打过来的?”

    听到顾咎的声音,段纶一愣,问:“是你啊,你们到哪了?”

    顾咎不明就里:“什么到哪了?”

    段纶又是一声操:“你别告诉我,你们现在还在呆在家,没出门吧?”

    顾咎眨了眨眼:“出门?做什么?”

    段纶想也不想:“操,我今天生日,你说出门做什么?”

    顾咎:“……”

    他突然沉默了下来。

    顾咎抬头看向眼前的薄上远,问:“所以,我们今天……是要去段纶那?”

    薄上远:“恩。”

    顾咎伸手指了指一旁的礼品盒:“这个也是给段纶买的?”

    薄上远:“恩。”

    顾咎再次沉默了下来。

    过了好半响,顾咎才终于找回自己的声音。

    顾咎:“那你为什么不和我说。”

    薄上远:“忘了。”

    顾咎:“……”

    薄上远:“你刚才不是说要表白吗?表白呢。”

    顾咎:“表白?我怎么不记得有这事?”

    薄上远:“……”

    ……

    另一边。

    段纶举着手机:“喂!说话啊!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