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试的时间和科目顺序依旧与高一模拟考时没什么不同。

    眨眼间,为期三天的模拟考很快结束。

    ……

    第四天。

    因为高二已经不需要再像高一那样军训了,所以第四天放榜的时候,也便就是正式开课了。

    早。

    早上七点半,就像以往那样,顾咎早早的起床,然后照例来到薄上远的家门前,将薄上远叫起,然后一块去学校。

    薄上远不喜欢早起,所以薄家大门一如既往的紧闭,悄无声息。顾咎并不意外。

    顾咎瞅着眼前的大门,心下有些紧张。

    模拟考的那三天,他都没这么紧张过。

    这次模拟考的试卷其实不算太难,反正没有薄上远在暑假里让他写的那些卷子难。

    一想到暑假,顾咎便就忍不住又黑了脸。

    这是他活的这16年……哦不,17年里,过得最惨的一次假期。

    不过卷子虽然不算太难,但要达到600分,却还是有些难度的。

    就算是再简单的题,他也不能保证自己每一题都做对,没有疏忽和纰漏。

    在第三天考完之后,其实他回家估摸着算了下。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的分数应该在590分左右。

    如果和他平时的成绩来相比,这个分数,已经算是不错的了。

    要知道,他平时一般都只靠570分左右。

    但……问题是,590分,远远还达不到去a班的要求。

    要去a班,起码得六百分以上。

    虽然590分和600分看似只有几分的差别,但高考时,很多考生往往就是因为这几分,而与一本失之交臂。

    在估摸出自己的分数应该达不到600分后,顾咎的心下便忍不住忐忑了起来。

    薄上远给他补了足足两个月的课,虽然他没说原因,但他心里也清楚。薄上远为什么要这么凶残的给他补课,都是为了能让他和他同一个班的缘故。

    以前他并不懂薄上远为什么非想要他到a班去。

    但在薄上远……亲过他之后,他便终于懂了。

    顾咎也不是不想和薄上远一个班。

    但是,要考进a班,真的太难了。

    顾咎略有些紧张的站在薄上远的家门口,他闭了闭眼,让自己放松下来。

    如果真的没有考进a班……大不了……大不了就像之前那样,每天继续在薄上远的家里补课,从抄三十遍变成抄四十遍。

    顾咎在心中如此的安慰完自己了之后,他掏出手机,看了眼时间。

    ……已经是七点四十分了。再不出发,就得迟到了。

    想罢,顾咎立刻拿起手机给薄上远打电话。

    薄上远很快接通。

    顾咎张口想也不想的说:“快起床,要迟到了。”

    电话那头的人似还没睡醒,顾咎等了好一会,电话那边的人才淡淡的恩了声。

    手机挂断,顾咎就如同以往那般,站在门口,安静的等。

    五分钟后,大门被打开。

    穿戴完毕的薄上远出现在顾咎的眼前。

    依旧是一身简单的白衣黑裤,也依旧好看的让人移不开视线。

    每次早上在见到薄上远的时候,顾咎都会忍不住想:薄上远为什么会……喜欢自己,实在是太让人匪夷所思了。

    顾咎默默无言的瞧了薄上远一眼,然后移开视线。

    顾咎:“走吧。”

    说完,他正刚要转身离开,蓦然间,薄上远突然把一串钥匙扔进了他的怀中。

    钥匙的模样非常熟悉,正是薄上远平常用的那串。

    顾咎看着怀里的钥匙,不解的抬头朝薄上远的方向看去。

    顾咎表情茫然:“……你把钥匙给我做什么?”

    薄上远声音平静:“以后自己开门进来。”

    顾咎微怔,过了会,这才明白薄上远的意思。

    他有些犹豫。

    顾咎蹙眉:“可是你就这样把钥匙给我好吗……”

    薄上远家里值钱的东西那么多,虽然他的确是不会做那种偷偷摸摸的事情,但是,要是他不小心把钥匙弄掉了,让别的有心之人捡去了怎么办?

    而且,不管怎么说,家里的钥匙就这样平白无故的给别人,总感觉不太好。

    薄上远好似一眼将顾咎看穿,于是,只听薄上远眼也不抬的回:“有什么不好。”

    顾咎小声说:“可是你就不怕我趁着你不在,偷偷地跑去你家里……拿东西吗?”

    薄上远声音依旧平静:“随便拿。”

    顾咎语结。

    薄上远还没说完,他话落,又跟着丢出一句:“我你也能跟着一块拿走。”

    顾咎瞬间脸红。

    过了许久,顾咎才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顾咎不好意思再去看薄上远,便转身往电梯的方向走,他一边走着,一边小声嘟囔:“我才不拿呢……”

    未料,刚才神色一直都未有变化的薄上远在听到顾咎的这句话之后,眉心一下子皱了起来。

    薄上远伸手揪住他的后领,挑着眉头,沉着脸问:“亲都亲了,你不负责?”

    顾咎一愣,很快回神。

    然后,他有些难以置信的回头看向薄上远,结结巴巴的说:“明明……明明是你亲的我——”

    薄上远神色不动,直勾勾的看着他,眼眸深邃幽暗。

    薄上远声音低哑,磁性又暧昧,引人遐想。

    薄上远低声问:“……是么?那在电梯门口的那次是怎么回事?”

    被遗忘了的两个月前的记忆再次复苏,顾咎呼吸一窒,终于后知后觉的想了起来。

    他结结巴巴的开口:“我……那是……那是不小心亲到的。”

    薄上远闻声,淡淡的问:“那下次不小心是什么时候?”

    他:“……”

    顾咎语凝,再次红了脸。

    滚烫的温度从脸上一直蔓延到了耳根,顾咎心如擂鼓,宛如小鹿乱撞。

    他羞赧的已经不敢再去看薄上远。

    他默默地别开视线,装没听见。

    就像是雪中送炭一般,‘叮’的一声,电梯正好到了。

    顾咎赶忙踏进电梯内,就像是终于得救了一般,整个人放松了下来。

    但蓦然间,他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来。

    对,分班。

    顾咎僵硬的抬头,朝薄上远的方向看去。

    感觉到顾咎的视线,薄上远垂眼,静静地与他对视。

    在薄上远注视之下,顾咎忍不住向后缩了缩身子。

    接着,顾咎小声说:“要是……我的成绩进不了a班怎么办?”

    薄上远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然后收回了视线。什么都没说。

    以为薄上远会说些什么的顾咎一脸茫然。

    ……

    到校后,顾咎的第一反应,便就是到飞快的跑到公告板那去看自己的成绩。

    顾咎将薄上远抛到身后,朝公告板的方向小跑了过去。

    公告板前乌泱泱的挤了一大片人,他费了好大的力,才终于到了公告板前。

    周围的其他高二和高三生似乎在小声议论着什么,但因为他满心的注意力都在自己的成绩上,所以并没有仔细去听他们在说些什么。

    顾咎站在公告板前,下意识的先看了眼a班第一的名字。

    a班第一,也就是全校第一,而至于全校第一是谁,自然想也不用想。

    顾咎以为,这次又是薄上远第一,结果他抬帘看去,看到的却并不是薄上远的名字。

    他一愣,表情错愕。

    以为自己看错,顾咎错愕的揉了揉眼。

    再次睁开眼,悬挂在年级第一个那个人依旧是其他人的名字,而并不是薄上远。

    顾咎震惊了好一会,立刻将a班所有人的名字都给扫视了一圈。

    薄上远应该只是略微的失误,多写错了一两道题……

    顾咎心下如此以为着,结果谁知他将a班所有人的名字都看了一遍,却诡异的仍未找到薄上远的名字。

    他眼花了?薄上远竟然不在a班?这不可能啊。

    就在顾咎看着a班的成绩排名感到心下为之震惊之时,周围其他人的议论声也跟着逐渐清晰了起来。

    “薄上远这次竟然不是年级第一。”

    “这次的卷子也不难啊。”

    “不会是卷子上忘记写名字了吧?上次我就是这样。”

    “啧啧,年级第一竟然一下子掉到这么后。”

    “咦,到时候我跟他一个班哎。”

    “你在哪个班?”

    “b班啊,你看我名字就在这。”

    ……

    闻声,顾咎顺势朝b班的方向看了过去。

    就如同刚才那人说的,他在b班找到了薄上远的名字。

    不只是薄上远的,他还找到了自己的名字。

    看着自己与薄上远的名字,顾咎微怔,突然想起了薄上远才不久在电梯里的那个意味不明的眼神。

    他呆愣,感觉自己隐约好像明白了什么。

    倏地,周围细碎的议论声一下子戛然而止。

    薄上远到了。

    围在公告板前的那些人下意识扭头朝薄上远看去,眼也不眨的看着他的脸,想要看看,薄上远在知道自己的成绩后,究竟会是个怎样的反应。

    然而未料……只见薄上远的视线轻飘飘的朝b班的方向扫了眼,然后又很快轻描淡写的收回了视线。

    就好似早有预料一般,脸上从头到尾都未有任何的变化。

    众人见薄上远压根就没反应,平静就淡定,一时间不由得呆住了。

    而顾咎在呆愣了半响后,回头,神色有些复杂的朝薄上远的方向看了过去。

    顾咎欲言又止:“你……”

    刚说了一个字,不远处,有人在大声叫薄上远的名字。

    顾咎闭上嘴,循声回头。

    只见一个男生站在二楼的窗户那,疯狂的朝薄上远的方向招手,喊:“薄上远,老师叫你来一趟——”

    男生声音极大,不止是顾咎,周围的其他人也听见了。

    周围的其他人瞅着眼前的薄上远,神色微妙。

    薄上远面无表情的看了二楼的那个男生一眼,然后对他说:“我上去一趟。”

    顾咎愣愣的点头,回:“你去吧。”

    薄上远转身离开,周围的其他人便一下子涌了上来。

    众人好奇的问:“薄上远怎么到b班去了?之前他不是一直都年级第一吗?不会是名字忘了写了吧?”

    顾咎抿了抿唇,低声回:“……我不知道。”

    刚说完,耳边突然听到了沈滕和金世龙的声音。

    “顾咎!”

    “小咎咎——”

    在两人的大喊中,还有一个气喘吁吁地女声。

    “顾咎同学……”

    顾咎闻声回头。

    三人来到他的面前,问:“你在哪个班?”

    顾咎:“b班。”

    沈滕闻声,泫然欲泣道:“小咎咎你就这么无情的抛下我了……”

    姜真衫则一脸羡慕:“我也想去b班。”

    这个时候,金世龙看着公告板上的成绩与名字,惊喜道:“咦,我也在b班。”

    金世龙的成绩正好在b班的倒数第三。

    沈滕跟着往b班看了眼,在看到金世龙的确是在b班后,呆住了。

    沈滕呆呆的看向金世龙,表情难以置信。

    明明天天都在看漫画,为什么还能考到b班去……

    而姜真衫则注意到了别的。

    姜真衫惊诧道:“咦,薄上远同学怎么也在b班?”

    沈滕与金世龙惊诧。

    沈滕当即卧槽了声,顺着姜真衫视线的方向看去,忙问:“在哪?”

    姜真衫伸手指了指:“喏,在这。”

    沈滕震惊了。

    金世龙诧异了片刻,随即很快缓过了神。

    金世龙先是看了眼顾咎的名字,然后又看了眼薄上远的名字,接着,别有所悟。

    ……

    二楼,教务处。

    在将薄上远叫到二楼之后,教务处里的教导主任话不多说,直接丢了两张崭新的试卷递给了他。

    主任说:“写吧。”

    薄上远神色冷淡的将眼前的试卷瞥了眼,然后镇定的拿起了旁边的笔。

    半个小时后。

    薄上远放下笔,将试卷推了过去。

    教导主任接过,对着答案很快的将试卷批改出来,在算出分数之后,教导主任眉心的皱褶一下子拧的死紧。

    教导主任问:“这是你真实的成绩?”

    薄上远淡淡的应了声恩。

    教导主任不禁疑惑起来:“可是你高一的时候,不都是年级第一吗?怎么才过了一个暑假,分数就掉的这么厉害?”

    薄上远神色淡然:“不知道。”

    教导主任看着薄上远那满不在乎的样子,不由得颇为头疼。

    教导主任抬手头疼的抬手按了按眉心,说:“你是我们老师最喜欢的学生,我们一直都对你的成绩非常放心,你怎么分数就下降的这么厉害?”

    薄上远没反应。

    见状,教导主任深吸了口气,无奈的摆了摆手。

    教导主任:“算了算了,要上课了,你先回去吧。”

    薄上远颔首,面无表情的转身离开。

    与此同时。

    b班。

    姜真衫被分去d班,而沈滕则依旧在e班。

    顾咎与金世龙以及薄上远则在b班。

    至于段纶和谢云研,因为薄上远压根就没说过要去b班,所以段纶还是在a班。此刻,段纶瞅着坐在自己前桌的那个男生,彻底的黑了脸。

    而谢云研,在经过两个月的暑假后,她的成绩依旧没能上升,所以被无情的给分到了c班。

    在与表情失落的姜真衫和依依不舍的沈滕分别后,顾咎和金世龙一块来到了b班。

    b班里人声鼎沸,热闹非凡。

    顾咎一眼望过去,几乎没几个人认识。

    现在在b班里的,要么是从a班降下来的,要是就本来就是b班的,要么就是从c班升上去的。

    像顾咎这种直接从e班升到b班的,简直就是绝无仅有。

    顾咎静静地将教室里的众人环顾了一圈,然后找了个角落的位置坐下。

    顾咎前面的位置正好空着,于是金世龙便就像之前在e班那样,在他前面的那个位置坐下。

    顾咎有些奇怪。

    他朝自己身侧空着的位置看了眼,问:“我旁边的位置不是还空着吗?”

    为什么非要坐在前面,不坐到旁边。

    金世龙朝他摆了摆手,语意深沉道:“待会你就明白了。”

    顾咎不明就里。

    顾咎才坐下没多久,这个时候,一个矮个子男生背着书包在他身侧的位置上坐下。

    坐下后,男生朝他点了个头,说:“你好。”

    顾咎愣愣的点了个头,跟着说了声你好。

    坐在前面的金世龙一下子拧起了眉头,对那个男生说:“不行,你不能坐这。”

    男生一愣,下意识问:“为什么?这个位置不是空着吗?”

    金世龙刚要回话,这时,男生的头顶突然传来凉凉的一声:“起来。”

    薄上远的声音突然猝不及防的从三人的头顶响起,三人动作一滞,抬头朝薄上远的方向看了过去。

    三人抬头看去,只见薄上远面无表情的站在男生的桌边,表情冷到了极点。

    在薄上远冷漠的注视下,男生抱着自己的书包,慢吞吞的从位置上站起了身,给薄上远挪开了位置。

    男生离开,薄上远淡定自若的坐下。

    然后,这会,顾咎才终于明白了金世龙刚才那句‘待会你就明白了’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