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在薄上远出现在b班之后,刚才还喧闹不已的教室里一下子变得安静了许多。

    薄上远在城南高中赫赫有名,成绩好,长得帅,看穿着家境似乎也不错,而因为寡言少语又不爱笑的原因,不由让人觉得神秘的紧。

    薄上远之前在a班时,除了偶尔会到一楼去调戏某人之外,其余的时候,几乎都呆在自己的座位上,不曾离开过。所以,便就更让人觉得神秘了。

    b班的众人好奇的看着薄上远,眼也不眨。

    薄上远神色不动,慢条斯理的坐下。

    就在b班的众人好奇的看着薄上远时,这时,只听一个男生轻蔑的朝薄上远的方向瞥了眼,不屑的轻嗤了声。

    然后接着,只听那个男生想也不想的说:“切,有什么好看的?一个个跟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似的。”

    那个男生话说完,班上几个暴脾气的男生倏的从位置上窜了起来,然后恶狠狠的对着那个男生说:“葛子晋,你说谁土包子!”

    葛子晋摊了摊手,一脸无所畏惧的回:“你觉得是谁就是谁。”

    葛子晋是从c班升上来的,而刚才那些动怒的,则都是原来b班的。所以,也就谈不上什么‘看在好歹当了一年的同班同学的情谊上’。

    那几人正要动怒,但旁边的几个同班的男生和女生拦住了他们。

    “这才第一天开学,就和同学吵架,要是老师知道了,肯定得生气。”

    “就是啊,还是忍忍吧。”

    “葛子晋说这话也不是没有原因的,他追了一年的班花,结果那班花一转头就去和薄上远表白去了……这让谁忍得住?”

    “这能怪谁?谁让他没薄上远帅?”

    “哎,有薄上远在,谈恋爱就别想了。”

    班上的几个男生围在一块,郁闷的小声嘟囔。

    耳而那几个男生在被同班的几个男生和女生劝架了之后,怒火也渐渐的消弥了下来。

    几个男生冷哼了声,重新坐回到了原位。

    而至于刚才的那个葛子晋,则又皮笑肉不笑的朝薄上远的方向扯了扯嘴角,露出了一个冷笑。

    葛子晋冷哼,不屑的笑道:“不就一个a班的到了b班来了吗?有什么好看的?从年级第一一下子掉到b班来,都不觉得羞耻吗。”

    葛子晋声音不大,但是正好能让薄上远听见。

    自然,就连薄上远都能听见了,那么班上的其他人基本也都差不多都听见了。

    于是,班上的人在听到葛子晋的这番话之后,表情一下子微妙了起来。

    因为葛子晋的确没说错,从回回都是年级第一一下子掉到了b班来,就是心理的承受能力再好,恐怕心下一时间也没法接受。

    要是接受能力差的,恐怕这会早就忍不住抹眼泪了。

    班上的众人好奇的望着薄上远,想要知道薄上远究竟会是个什么样的反应。

    而在这众目睽睽的好奇的视线之下,只有两个人的反应不同。

    一个是顾咎,另一个,则就是金世龙了。

    顾咎不只一次听段纶说过,薄上远虽上课并不爱做笔记,但他的成绩却一直都保存在年级第一。从小学的时候便就是如此。

    顾咎虽然对感情方面的事情一直都很迟钝,但在看见刚才薄上远冷着脸叫那个男生起来后,就是再迟钝,薄上远为什么会到b班来,他也能够想明白了。

    顾咎心里有些愧疚。

    如果不是因为他……薄上远也不至于会被其它人这么非议。

    顾咎低着脑袋,闷闷不乐。

    而至于金世龙,则就是满满的不屑了。

    你们懂个屁!!!

    为了可爱的男朋友,年级第一故意写错题,降尊纡贵的到b班来,就是为了能和男朋友一个班……你们这群人能做到吗!!!

    所有人都以为,薄上远肯定会要说些什么。

    然而却只见薄上远……毫无反应。

    薄上远面无表情的坐在椅子上,就连眉毛也没有动一分。

    薄上远的这个反应,出人意料,却又在情理之中。

    也是,之前在a班的时候,薄上远就连老师都不放在眼里,所以哪可能会将葛子晋的话给放在心上。

    别说是老师,就连薄母和薄父,薄上远也从不放在眼里过。

    薄上远过于冷漠,有时候,甚至让人不禁以为,就算是天塌下来了,恐怕薄上远脸上那无动于衷的表情也不会有任何动摇。

    而在薄上远那无动于衷的反应之下,葛子晋的挑衅,就显得略有些幼稚与可笑了起来。

    不过葛子晋却好似并不将这些放在心上。

    葛子晋朝薄上远的方向轻睨了眼,然后嗤了声,不屑的别开了视线。

    葛子晋的位置在一组的前排。

    顾咎与薄上远的位置在四组的后排。

    两者相隔甚远。

    这会,二组的两个女生悄悄地朝薄上远的方向偷看了眼,接着,一个短头发圆脸的女生用胳膊肘捅了捅坐在自己身侧的人,继而坏笑道:“看到没,薄上远还是那么酷~”

    酷这个字的尾音在她的嘴里无限拖长。

    坐在短发圆脸旁边的另一个女生瞬间红了脸。

    她用手掐了下圆脸女生的腰,害羞道:“姚月,你不要这样啦,要是让人听见了怎么办……”

    那个名叫做姚月的女生无辜的耸了耸肩,挑眉道:“阙菀妙同学,那么紧张做什么?我又没说些什么~还是……你在心虚些什么啊?”

    说着说着,姚月脸上又挂出了一抹坏笑。

    阙菀妙抬眸瞪了姚月一眼,小声嘟囔:“……就你会狡辩。”

    姚月吐了吐舌头。

    另一边。

    四组。

    对于葛子晋的挑衅,薄上远的脸上倒是没什么反应,可顾咎的心情略有些不开心。

    他欲言又止的看了薄上远一眼,最终还是没说出口。

    如果薄上远真的压根就完全未曾放在心上,要是他这么突然一开口,反而引得薄上远心情不济了怎么办?

    他想了想,最终决定还是闭上了嘴。

    蓦然间,顾咎突然想起了什么。

    顾咎扭头问:“……刚才教导主任叫你做什么去了?还去了那么久。”

    顾咎刚才在公告栏前等了许久都未等到薄上远回来,于是便就只好先与金世龙一块进了教室。

    薄上远声音平静:“写试卷。”

    顾咎一愣,想也不想的问:“模拟考不是已经考完了吗?怎么还要写卷子?”

    薄上远闻声,慢慢的回过了头,看向他。

    依旧是那句顾咎再熟悉不过的话。

    薄上远反问:“你觉得呢。”

    短短的四个字里,意味深长。

    顾咎微微一怔,然后很快回神。

    他默默无言的闭上了嘴。

    顾咎乖乖的闭上了嘴后,接着,他蹙眉问:“你被分到b班来的事情……家里人知道吗?”

    薄上远向来都是年级第一,这会成绩下降,被分到了b班来,要是家里人知道了,肯定会不高兴。

    薄上远眼也不抬:“不知道。”

    顾咎瞅着薄上远那冷漠的侧脸,有些犹豫着该不该继续问下去。

    是不敢说,还是……

    就在顾咎犹豫着该不该继续接着问的时候,只见薄上远静静地看着他,沉声道:“我之前说过了,有什么想问的,就直接问,不要总是一个人闷在心里瞎想。”

    顾咎抿了抿唇,说:“为什么没说?是……不敢说吗?”

    薄上远闻声,漫不经心的回:“没必要说。”

    顾咎愣神,不解。

    看着顾咎呆愣的脸,薄上远耐性十足的解释道:“那个女人你不是见过了吗。”

    顾咎愣了愣,过了会,恍悟。

    想起来了,那个到他家来的女人。

    哦不,是小三。

    顾咎蹙眉,小声问道:“那除了你爸……呃……他们之外,就没有别的人了吗。”

    经由顾咎的‘提醒’,薄上远似突然想起了什么。

    薄上远突然猝不及防的说:“对了,我奶奶让我带你回家让她看一看。”

    薄上远冷不丁的突然冒出这句话来,顾咎一时间竟没反应过来。

    顾咎:“啊?”

    薄上远意简言赅:“我奶奶要见你。”

    顾咎表情怪异:“见我做什么?”

    只见薄上远撑着下巴,慢悠悠的回:“……奶奶想见我喜欢的人。”

    顾咎瞬间红了脸。

    另一边。

    坐在前面的金世龙:啊啊啊啊啊!!!这和少女漫画里一模一样的剧情!!一模一样的人设!!一模一样的画风!!

    他死而无憾了!!!

    顾咎不知该怎么回答,于是闭上了嘴,干脆装作没听见。

    薄上远却不依不饶。

    薄上远伸手在顾咎的额头蓦地弹了下,接着追问道:“……回答呢?”

    顾咎动了动嘴唇,声音细不可闻。

    薄上远见状,于是伸手又在他的额头弹了下,说:“大声点,听不见。”

    这回,他嗫嚅哲着小声说:“我怎么能去见你奶奶……”

    薄上远表情不改:“怎么不能见。”

    顾咎有些怨怼的看向薄上远,说:“你……你这不是早恋吗?而且……我是男生啊。你想让你奶奶知道你……你喜、喜欢的人……是个男生吗。”

    说到后面,他的声音不由得越来越小。

    薄上远闻声,眉头一下子拧的死紧。

    薄上远:“你都带我见我岳母了,为什么不能跟着我去见我奶奶?”

    顾咎傻住,没反应过来。

    顾咎:“……岳母?谁?”

    薄上远:“顾阿姨。”

    顾咎一下子涨红了脸:“我妈什么……什么时候成你岳母了?而且,我什么时候……带、带你去见她了?”

    薄上远只回了两个字。

    薄上远:“寒假。”

    ……寒假?

    顾咎皱眉想了想,接着毫不犹豫的回道:“我什么时候在寒假带你见……”

    话说到一半,声音戛然而止。

    他想起来了。

    顾咎僵硬的抬头,看了薄上远一眼。

    然后,他掏出手机,点开了微信。

    点开微信之后,顾咎直接选中了薄上远的头像,然后点开了他的朋友圈。

    就和他之前所看到的一样,薄上远的朋友圈里,只有一条消息。

    一张红包的图片,附带四个字。

    ——岳母给的。

    几个月前,也便就是过年的时候,顾咎看到过薄上远的这条朋友圈。

    当时他只是在奇怪这条朋友圈里的内容,并没有深想。

    结果没想到,薄上远照片里的这个红包,真的是他妈给的。

    他沉默。

    顾咎沉默了许久,然后朝薄上远伸出了手。

    顾咎:“手机给我。”

    薄上远闻声,没多想,将自己的手机拿了出来。

    而就在薄上远正要将手机放在他的手心里时,薄上远动作一顿,停住了。

    薄上远问:“做什么。”

    顾咎:“删朋友圈。”

    薄上远恍然,然后毫不犹豫的将手机给拿了回去。

    顾咎:“……”

    顾咎突然有些开始怀念姜真衫坐在自己旁边的那段时间了。

    马上就要上课,也没时间再继续和薄上远‘闹’下去了,他颇为幽怨的看了薄上远一眼,在自己的位置上坐好。

    虽然知道马上就要上课了,当因为和薄上远坐在一块但同桌的情景实在是太玄幻和奇妙了,顾咎坐在位置上,时不时的便忍不住回头去看薄上远一眼。

    薄上远坐在位置上,正襟危坐,背脊挺直。

    薄上远的侧脸就如同以往那般一样,冷漠,毫无笑意,带着满满的不近人情与疏离意味。

    他偷偷的看着薄上远,只觉得眼前的情景有些如梦似幻。

    明明在两个月之前,他的同桌还是姜真衫。

    结果一转眼,就变成了薄上远。

    不过,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他考试完,估算了下,以自己的成绩,是绝对不可能到a班去的。

    既然进不到a班去,那么想要和薄上远同一个班,也就不可能了。

    他认定自己压根已经不可能和薄上远一个班,结果却没料到,薄上远竟也被一块分到了b班来。而且,现在就坐在他的旁边。

    顾咎呆呆地凝视着薄上远精致的侧脸,思绪飘远。

    对于顾咎的视线,薄上远自然早就察觉。

    薄上远等了一会,见顾咎还在看他,于是便开口问:“……看什么?”

    顾咎晃神,没听见。

    薄上远挑了挑眉,于是直接伸手在他的脸上掐了把。

    薄上远其实没用多大力,但顾咎的脸又软又白,特别是在经过这两个月的补课之后,几乎两个月都没有出过门的他,脸上更是白的通透。

    于是,薄上远这一下,直接在他的脸上掐出了一个红印。

    顾咎吃痛的捂住脸,瞬间回神。

    顾咎抬眼瞪向薄上远。

    他捂着脸,口齿不清道:“都……都掐了……两个月了!怎么还没掐够!天天掐……有什么好掐的,干嘛不去掐自己的……”

    他揉着脸,心下气结。

    薄上远看着他脸上那幽怨的神情,眼中满是宠溺。

    顾咎生气的揉完了脸,然后板起了脸。

    顾咎表情严肃:“薄上远同学,脸伸过来,让我掐下。”

    薄上远挑眉:“我有什么好处。”

    顾咎气闷:“我都让你掐那么多下了,你让我掐一下怎么了?”

    薄上远低声闷笑。

    接着,只见薄上远唇角微弯,轻声回:“只要你能够到我的脸,我就随便你掐。”

    顾咎:“你说的。”

    薄上远:“嗯。”

    薄上远话落,顾咎立刻朝薄上远伸出了手。

    然后下一秒,他的手腕便就被薄上远给抓住了。

    顾咎:“……”

    他沉默。

    薄上远低笑。

    每次一到高二分班的时候,就有不少a班的人成绩下滑,然后被分到b班来。

    这次也是如此。

    而之前那些和薄上远同在a班的人,对薄上远的性子极为清楚。

    话少,不笑,严肃,冷漠。

    什么和同学嬉笑打闹的场景,更是从未也不可能在薄上远的那出现。

    所以,之前那些a班的人,在见到薄上远脸上的浅淡笑意后,就仿佛见了鬼似的,一下子傻住。

    他们……在做梦?

    而坐在一组的葛子晋,这时像是感觉到了什么,拧着眉头朝薄上远的方向看了眼。

    看完,葛子晋轻哼了声,不屑的回了头。

    二组,姚月与阙菀妙偷偷的又瞧了薄上远和顾咎一眼。

    看着两人‘玩闹’的情景,姚月忍不住和阙菀妙说:“之前他们都说薄上远和顾咎的关系更好一点,我还不信。现在一看,原来真的是这样。”

    阙菀妙点头:“是啊……”

    姚月却觉得奇怪:“明明之前和薄上远同班,每天都在一块的是段纶,为什么薄上远会跟这个顾咎关系更好一点啊?”

    阙菀妙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

    姚月纠结了会,很快放弃。

    接着,姚月转移了话题,坏笑道:“没想到薄上远竟然也会到b班来,真的太巧了~”

    阙菀妙害羞的红了脸,没回答。

    而至于金世龙……

    金世龙偷偷地看着身后的两人,两眼放光。

    啊啊啊啊啊啊他跟着到b班来果然没错!

    薄上远长得高,手长,力气还大。

    顾咎挣扎了好久,都没能从薄上远的手里挣脱,过了会,筋疲力尽的他决定放弃。

    顾咎郁结的看了薄上远一眼,将手收回。

    他决定这节课不再和薄上远说话了。

    薄上远见状,漫不经心的问:“生气了?”

    ……

    顾咎没理。

    薄上远见状,挑了挑眉,执起了顾咎的手,突然往他的脸上贴去。温热的掌心贴在冰凉的脸上,那柔软的触感引得顾咎心下一震。

    顾咎莫名,回头看去。

    顾咎:“?”

    薄上远慢悠悠的开口:“不是要掐吗。”

    顾咎微微一愣,这才后知后觉的恍悟了过来。

    正当他犹豫着要不要真的掐上去时,这时,不知还是无意还是有意,薄上远那微微泛凉的唇在他温热的掌心内蹭了下。

    他动作一滞,瞬间红了脸。

    顾咎的身子一个激灵,蓦的将手抽回。

    薄上远眉心微动:“嗯?”

    顾咎耳根发红,小脸滚烫,他别开视线,不敢再去看薄上远的脸。

    顾咎一本正经:“要上课了。”

    话落,上课铃声正好响了起来。

    上课铃声响,还在教室走廊外打闹的学生立马乖乖的回到教室,喧闹的教室也跟着一块安静了下来。

    教室里一片寂静,教室外,一双高跟鞋的声音逐渐由远至近,愈发清晰。

    而在一阵不疾不徐的高跟鞋踩在坚硬的水泥面上所发出的响亮的脚步声里,一个身材s形,模样姣好的女人抱着一大摞卷子和课本来到了教室里。

    在女人出现在教室里的一刹那,班上的所有人瞬间一下子低低的倒吸了口气,卧槽了声。

    顾咎不解。

    这个老师有什么奇怪的吗?

    金世龙也是同样不解。

    坐在金世龙旁边的一个男生,也就是坐在薄上远前面的那个男生大概是看出了顾咎和金世龙的疑惑,便小声的说道:“她是之前f班的班主任。”

    顾咎仍然不解。

    ……f班的班主任有什么奇怪的吗?

    男生接着又说道:“马上你们就懂了。”

    顾咎:“?”

    金世龙:“?”

    薄上远则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

    按照一般的常理,如果班主任是个漂亮的大美人,学生们应该高兴才是。

    但眼前的这个大美人却让人高兴不起来。

    因为……这个大美人,之前是f班的班主任。

    f班是什么班?学校里最差的那个班。

    也是最鱼龙混杂,最不好管的班。

    在f班里,有校霸,有不听管教的混子,还有沉迷于化妆打扮谈恋爱的小太妹,还有那种就是靠着钱和关系买进来的富二代……总之,f班里,爱学习的,基本没几个。

    f班里难管且不好管,但她却管下来了。

    虽然学习成绩依旧,没有丝毫上升,但起码没人敢在班上闹事。

    能管住那些混子和校霸不在班上闹事……可想而知她所管教学生的手段多么的让人恐惧。

    女人在走到讲台上后,先是将手中的试卷和课本放在了眼前的案桌上,接着,她在黑板上写下了三个字。

    曹洛伶。

    写完,曹洛伶站在讲台上,慢悠悠的说:“这是我的名字,以后你们就叫我曹老师。”

    讲台下无人敢吭声。

    见无人应答,曹洛伶的声音微微上扬了些许,又说了一句:“听到了吗?”

    讲台下的所有人立刻一齐大声应:“听见了——”

    曹洛伶说完,接着,从讲桌上的那堆试卷里抽出了名次表。

    曹洛伶一边看着名次表,一边说:“我不喜欢搞自我介绍那套,纯粹是浪费时间。所以我念到名字之后,你们站起来给我看看就行。”

    说完,曹洛伶垂眸将名次表看了眼。

    曹洛伶念:“吴邛。”

    吴邛紧张的从位置上站了起来。

    曹洛伶轻飘飘的看了眼,然后很快收回了视线。

    收回视线后,曹洛伶说:“坐下。”

    吴邛乖乖的坐下。

    “汪乐。”

    ……

    “赵康兴。”

    ……

    “魏静艾。”

    ……

    “齐白。”

    在念到齐白的时候,坐在薄上远前面的那个男生颤颤巍巍的从位置上站了起来。

    齐白两腿发软,额头直冒冷汗。

    讲台上的曹洛伶轻飘飘的扫了齐白一眼,说:“抬头看着我。”

    齐白慢慢的抬起了头。

    曹洛伶瞅着齐白脸上那害怕的神情,奇怪的挑了挑眉,问:“怕什么。”

    齐白没敢吭声。

    曹洛伶看了眼曹洛伶,收回视线。

    曹洛伶:“坐下吧。”

    齐白长舒了口气,坐回原位。

    曹洛伶:“薄上远。”

    薄上远面无表情的站了起来。

    曹洛伶看了眼,很快收回视线。

    曹洛伶:“坐下。”

    薄上远冷着脸坐回原位。

    名次表有两页,曹洛伶念完第一页,然后伸手翻到第二页。

    第二页上只有一个名字,正好是顾咎的名字。

    曹洛伶:“顾咎。”

    顾咎安静的从位置上站了起来。

    曹洛伶抬眸看了眼,问:“从e班升上来的?”

    顾咎:“……嗯。”

    曹洛伶:“不错,坐下吧。”

    他乖乖的坐下。

    坐下之后,曹洛伶将名次表合上,接着,冷着脸说了句:“既然我是你们的班主任了,就得按照我的规矩来。我的规矩也很简单,一:上课不准打闹讲小话;二:不准早恋!”

    听到第二个要求时,顾咎的心下咯噔一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