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洛伶话落,顾咎的心下咯噔一跳,背后渐渐渗出了冷汗。

    讲台上的曹洛伶目光凌厉又锐利,就仿佛像是能够将人给看穿一般。

    顾咎生怕曹洛伶真的看出什么来,忙低下了脑袋,不敢再抬头去看曹洛伶一眼。

    不止是顾咎,班上的几个男生和女生表情也略显心虚。

    就和顾咎的反应一样,他们心虚的低下了脑袋,不敢去和曹洛伶对上视线。

    而至于薄上远,则一如既往,神色冷淡,面无表情。

    曹洛伶不喜欢像其它老师那样,苦口婆心的教导学生,她在说完之后,招了招手,示意坐在每组最前排的人将模拟考考完的试卷和课本一齐给发下去。

    试卷与课本发下去之后,大概是因为发了新课本的缘故,刚才还沉寂又安静的教室开始小声的喧哗起来。

    曹洛伶瞬间冷下了脸。

    曹洛伶不怒反笑,说:“继续说,要是没说够,待会晨间操的时候,我带着你到所有的师生面前说,让所有人都听听。”

    曹洛伶话落,教室里瞬间安静了下来。

    像他们这个年纪,什么都不怕,就怕在同龄人的面前丢脸。

    教室里再次恢复沉寂,所有人一齐乖乖的闭上了嘴,不敢再说话。

    教室里鸦雀无声。

    但这么多的学生里,难免总会有一两个学生性格特别顽劣,尤为的不服气的。

    其中就有从c班升上来的黄孙毅。

    见班上的其他人都闭了嘴,黄孙毅虽不服气,但却只得也跟着闭上了嘴。

    但因为满心不服,虽然的确闭上了嘴没再说话,但那不服气的表情,已经完全的写在了脸上。

    讲台上的曹洛伶轻飘飘的扫了讲台下的黄孙毅一眼,将他从座位上叫了起来。

    曹洛伶问:“不服气?”

    虽然心下的确不服,但黄孙毅知道,就算再不服,也不能承认。

    于是黄孙毅说了句没有。

    曹洛伶冷哼,让他坐下。

    黄孙毅坐下后,嘴里忍不住小声骂了句‘死女人’。

    黄孙毅声音极小,就是他的同桌都没能听见。

    但曹洛伶看到他的嘴动了。

    于是曹洛伶又重新将他叫了起来。

    曹洛伶问:“刚才说的什么?”

    黄孙毅没回。

    曹洛伶也不恼,朝他勾了勾手指。

    曹洛伶:“跟我过来。”

    黄孙毅看了眼,抬脚跟了上去。

    班上的众人好奇的看着两人离开了教室。

    顾咎也跟着看去。

    a班与b班相邻,a班在前,b班在后。b班的前门正好挨着a班的后门。而班主任为了能够更方便的监视班上所有人都动态,所以后门一般是不关的。

    于是,只见曹洛伶带着黄孙毅离开了教室后,转身走进了a班的后门里。

    顾咎有些奇怪。

    ……去a班了?去a班做什么?

    不止是他,班上的其他人也同样带着此疑惑。

    “咦?他们去哪?”

    “我看到他们好像去a班了?”

    “去a班做什么啊?”

    “不知道……”

    “总觉得好吓人……”

    三分钟后,曹洛伶再次的去而复返。

    但黄孙毅没回来。

    班上的众人好奇,但无一人敢问。

    就像是什么都未曾发生过似的,曹洛伶拍了拍手,轻描淡写的说:“好了,开始上课吧。我们先开始讲试卷……”

    班上的所有人一齐乖乖的应了声是,跟着翻看了试卷。

    翻开了试卷之后,曹洛伶说:“前面的题太简单,你们自己翻翻课本对着课本改就行了……我们直接看后面的阅读题……”

    曹洛伶慢条斯理的站在讲台上说着答案,顾咎对着错题,安静的记笔记。

    经过刚才黄孙毅的事,没人再敢在课堂上讲小话,嬉闹,这会,所有人都乖乖的动笔,做笔记。

    除了薄上远之外。

    不过,薄上远高一时在a班的时候,就从来不做笔记。

    虽然a班的班主任不止说过一次,但毫无作用。

    虽然a班的班主任很是莫可奈何,但仔细想想,薄上远就算不做笔记都能考到年级第一,又何必要去费心费力的做什么笔记?

    要是不做笔记都能年级第一,保证其它的人肯定也都不做笔记。

    坐在薄上远身边的顾咎低着脑袋写了两个字,余光不经意的瞥见身侧的薄上远好像完全没动,于是他拧着眉头,将他的卷子拿过来看了眼。

    阅读题一题都没写,完全空白。

    然而,顾咎却不知道的是,薄上远不写,并不是因为不会。而是……为了扣分。

    但他浑然不知,还以为薄上远真的不会写。

    怕曹洛伶听见,顾咎不敢说话,于是在一旁的草稿纸上写下大大的四个字。

    【快做笔记!!!】

    顾咎写完,立刻将草稿纸给推了过去。

    薄上远低头看了眼草稿纸上这夸张的四个大字,眉心微动,扭头朝他看了过去。

    顾咎拧眉看着薄上远,又飞快的在草稿纸上写下了一行字。

    【老师看到了会不高兴的。】

    薄上远安静的看了这行字一眼,重新将目光对向他。

    顾咎神色平静的与薄上远对视。

    数秒后,约莫是薄上远最终拜下了阵来,薄上远缄默不语的看了他片刻,然后慢慢的执起了笔。

    顾咎这才放了心。

    要是段纶这会在旁边,肯定又要忍不住骂一句狗男男了。因为这这将近十七年里,段纶就没见过薄上远在课堂上做过笔记过。

    不管是老师叫到办公室,还是老师给家长打电话,都没能让薄上远在课本上写一个字。

    结果,这会顾咎不过就在草稿纸上写了两句话,薄上远就立刻乖乖的动笔了。

    与此同时。

    正呆在a班的段纶嘴角抽了抽,他捂住了脸,一脸的莫名其妙。

    操……怎么突然觉得牙疼?

    ……

    四十分钟后,第一堂课结束。

    曹洛伶站在讲台上,一边低头收拾着桌上的备课本,一边淡淡道:“下课。”

    众人乖乖起身,说:“老师再见——”

    曹洛伶收拾完课本正要走,蓦然间,像想起了什么来。

    曹洛伶说:“哦,对了……”

    曹洛伶突然抬头看向顾咎。

    顾咎一愣,很快回神。

    回神后,以为她看出了些什么的他背脊开始不停的冒汗。

    他僵坐在原位,一动也不敢动。

    而就在顾咎满头不停的冒着凉汗时,只听曹洛伶站在讲台上淡淡道:“不是还没有班长吗,就由顾咎你来当好了。”

    顾咎怔住。

    班上的其他人也怔住。

    曹洛伶没有多说,说完这句话之后,便就转身离开了。

    曹洛伶走后,教室里紧绷又僵硬的气氛这才舒缓了下来。

    气氛舒缓下来之后,班上的一些人表情颇为羡慕的看了顾咎一眼,心想着顾咎简直是走了狗屎运。

    坐在前面的金世龙回头,向顾咎祝贺道:“恭喜啊,一到b班就当班长了。”

    金世龙回头之后,坐在金世龙旁边的那个叫齐白的男生也跟着回过了头。大概是因为怕引起薄上远的不快,所以齐白在转身时,极为小心。

    齐白转身,向顾咎一同恭喜道:“以后就多多拜托班长照顾啦!收作业什么的……你懂的。”

    说完,齐白冲他抛了个媚眼。

    不知道是不是齐白的错觉,在齐白抛完了媚眼之后,齐白感觉到薄上远似乎像是凉凉的看了他一眼。

    齐白身子一抖,颤颤巍巍的看向薄上远,但后者的视线并不在他的身上。

    齐白说完,过了好半响,顾咎才终于回神。

    ——并不是被发现了早恋的事。

    他长舒了口气。

    紧绷的身子终于一点一点慢慢的放松了下来,他低声回了两人一句谢谢。

    回完之后,他趴在了桌上。

    顾咎趴着的方向正好对着薄上远,于是,刚一趴下,便就只听薄上远薄唇微掀,喊了他一声班长。

    薄上远声音低沉,磁性又喑哑。

    随着薄上远这声暧昧不明的班长,顾咎的耳根一下子开始发烫了起来。

    他红了脸,重新坐起身子,在草稿纸上写了句:

    【老师不许早恋】

    薄上远轻飘飘的扫了草稿纸上的那行字一眼,挑了挑眉。

    虽然没说话,但那脸上的表情,已经无声的表明了他的答案。

    所以呢?

    顾咎默了默,又拿起笔在草稿纸上写了几个字。

    写完,似乎是觉得不好,又划掉了重写。

    重写了之后,大概是又觉得不好,于是又重新的划掉了。

    在如此的重复了五遍之后,薄上远将顾咎手里的笔拿了过去。然后,在草稿纸上写了一句话。

    【我们什么时候早恋了】

    顾咎看着草稿纸上的这句话,表情茫然的朝薄上远看去。

    不等他开口,薄上远又在草稿纸上写了一句话。

    【你都还没表白】

    顾咎:“……”

    他沉默。

    他在想,如果他真的一直不表白,薄上远是不是真的会记上一辈子。

    就在顾咎陷入了良久的沉默的时候,黄孙毅回来了。

    黄孙毅黑着脸回到教室,然后趴在了桌上。

    坐在他周围的其他人好奇的围了上去,不停的追问。

    “刚才老师带着你去哪了?”

    “你们到a班去做什么了?”

    “不会是体罚了吧?”

    “难道是到a班去罚站了?”

    ……

    周围的其他人一人一句的问着,然而黄孙毅至使不语。

    黄孙毅趴在桌上就是不说话,这个时候,从b班走廊外经过的a班学生大概是无意间见到了黄孙毅,登时微愣。

    很快回神后,那些a班的学生看着趴在桌上闷闷不乐的黄孙毅,忍不住偷偷的笑了起来。

    虽然不知道刚才a班发生了什么,但从这些人脸上的笑容来看,黄孙毅刚才在a班的时候,想必一定要多丢脸就有多丢脸。

    另一边。

    姚月推了推阙菀妙的胳膊。

    姚月瞅着薄上远的方向,很是恨铁不成钢的对着姚月说道:“怕什么,不就过去说两句话而已?就当是同班同学之间互相打个招呼嘛。”

    阙菀妙摇头,身子忙往后缩。

    阙菀妙怯弱道:“我、我不敢……”

    姚月看着阙菀妙这副胆战心惊的模样,颇为不理解的说:“有什么好怕的,难不成他会吃了你啊?”

    阙菀妙嘴唇动了动,小声说:“要是……要是他不理我怎么办?”

    姚月想了想:“毕竟是同班同学,就算他再怎么不爱说话,也应该不会不理吧?……总起码会打个招呼什么的吧?”

    阙菀妙还是不敢去。

    阙菀妙犹豫着:“我……”

    姚月见状,长叹了口气,说:“那我替你过去和他打招呼?”

    阙菀妙再次飞快的摇头。

    她怕姚月真的过去和薄上远说话,还特地一把拽住了姚月的手。

    姚月看着她这副自己不敢去,也不许她去的模样,更加的恨铁不成钢。

    姚月向上翻了个白眼,莫可奈何道:“好好好,我不去了就行了吧。”

    阙菀妙长舒了口气。

    阙菀妙和姚月的动作,教室里的其它人没瞧见,但坐在一组的葛子晋瞧见了。

    葛子晋看了眼阙菀妙和姚月,然后顺着两人视线的方向看了眼薄上远,接着,不屑的嗤了声。

    切,花痴。

    ……

    十分钟的课间时间很快结束,眨眼间,迎来了第二节数学课。

    上课铃声响,一个戴着无框眼镜的和蔼老头走进了教室。

    班上的众人见到他的一刹那,立刻高声欢呼了起来。

    这是原本d班的数学老师,因为好说话且平易近人,所以非常的受d班同学们的欢迎。

    没想到原来d班的数学老师被分到了他们这来,实在是太让人高兴了!

    虽然班主任凶残,但是数学老师好说话啊!

    然而,还没等到他们高兴多久,只听站在讲台上的数学老师笑呵呵的说道:“刚才你们班主任和我说了,如果班上有人讲小话,不守规矩,就带到她那去。”

    讲台下的众人瞬间噤声,乖乖的坐好。

    照例发完试卷和课本之后,站在讲台上的数学老师扶了下眼睛上的无框眼镜,然后拿起名次表看了眼。

    数学老师沉吟:“嗯……让我看看班上谁的数学成绩最好……”

    听到这话,班上的众人便就一下子猜到,他这是要选数学课代表了。

    说是数学课代表,其实不过就是收作业发作业,供老师差遣的。不过好处是,会在老师面前的印象好一点,爸妈知道了会很开心,而且还能随便抄班上所有人都作业。

    不过,只是光能随便抄所有人都作业这条,就已经足够让人心动了。

    于是,班上的几个男生和女生一下子举起了手。

    “老师我我我!”

    坐在一组的葛子晋虽然对课代表没什么太大的兴趣,但他自认为自己的数学成绩不错,于是便也跟着高高的举起了手。

    但这个时候,讲台上的数学老师似突然看见了什么。

    数学老师咦了一声,抬起头,问:“薄上远同学也被分到这个班来了吗?”

    数学老师一边说着,视线一边在教室里找了一圈。

    不知是眼神不太好,还是薄上远的位置实在是太偏,他找了一圈,竟然没找到。

    见状,坐在二组前排的一个女生朝薄上远的方向指了指,说:“老师,在那。”

    数学老师顺着女生手指的方向看去,顿悟。

    数学老师诧异:“竟然真的在这个班啊。”

    薄上远头也不抬,毫无反应。

    然后接着,只听站在讲台上的数学老师说:“那就薄上远同学来当课代表吧。”

    说完,葛子晋一下子忍不住了,问:“老师为什么?”

    要是在曹洛伶的语文课上,怕是早就一个冷眼横过去了,但数学老师脾气好,并没放在心上。

    只听数学老师站在讲台上,笑呵呵的说道:“因为他成绩好啊。”

    葛子晋拧着眉头反驳:“老师,他模拟考的成绩明明在班上才不过排第八!”

    葛子晋说完,班上的其他人也跟着一齐点头,附和。

    葛子晋为什么这么有底气,因为他模拟考的名次在班上排第五。

    面对葛子晋的反驳,数学老师并不恼怒,继续笑呵呵的回道:“那是因为他语文试卷上的阅读题和作文都没写。”

    数学老师话落,众人瞬间哑然。

    一旁已经猜到原因的顾咎默默的低头画圈。

    葛子晋生气的闭上了嘴,阙菀妙与姚月哑然。

    坐在薄上远前面的齐白忍不住说了声牛逼,金世龙则两眼放光的捧住了脸,春心荡漾。

    至于薄上远,则依旧神色从容淡定,波澜不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