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子晋没了话,班上的其他人也一下子哑然。

    见状,站在讲台上的数学老师说:“既然其他的同学都不反对的话,那……”

    讲台上的数学老师话才说到一半,便就被薄上远给打断了。

    只听讲台下的薄上远面无表情道:“我对数学课代表没兴趣,老师还是让别人去当吧。”

    薄上远话落,除了原先a班的人,教室里的众人表情诧异的看向薄上远。

    顾咎也同样的跟着诧异了一瞬,不过很快,他便恍悟了过来。

    也对,就凭薄上远的这个性子,拒绝也实属正常。

    不过话又说回来,薄上远高一的时候不还是历史课代表吗……

    顾咎莫名间,突然想起了什么。

    顾咎想起自己在高一的时候,也是历史课代表。

    他似有所悟的扭头看了坐在自己身侧的薄上远一眼,然后默默无言的收回了视线。

    而面对薄上远的回绝,讲台上的数学老师诧异了一瞬,然后便很快的回过了神来。

    数学老师笑了笑,说:“那就刚才的那位同学来当吧。”

    刚才的那位同学,也就是葛子晋。

    数学老师话落,刚才那些举着手大声喊自己相当课代表的那些人,立刻又将羡慕嫉妒恨的目光转向了葛子晋。

    天上突然掉了一个大馅饼到身上,按照常理,葛子晋应该高兴才是。

    但葛子晋高兴不起来。

    薄上远不想当,所以才轮到了他?

    不管怎么想,都像是薄上远施舍给自己的一样。

    葛子晋越想越气,然而正当他要准备像薄上远那样跟着一块回绝时,讲台上的数学老师已经转移了话题。

    数学老师低头翻开备课本,说:“大家请翻开课本的第一页……”

    葛子晋听罢,只得不甘的闭上了嘴。

    ……

    第二节课下。

    第二节课结束之后,便就到了晨间操的时间。

    熟悉的音乐声在校园内响起,数学老师带着课本离开,教室里的众人跟着从位置上站起身,慢慢的离开了教室,朝操场的方向走去。

    顾咎也跟着一并起身,准备和前面的金世龙一块去操场。

    他知道薄上远从不做操,所以并没有打算叫上薄上远一块。

    顾咎收拾好桌上的东西准备离开教室,一旁的薄上远不动声色的瞥了眼坐在他前面的金世龙,不禁忍不住皱了皱眉。

    只见金世龙两眼亮晶晶的看着某人,眼也不眨。那模样和神情,在薄上远的眼中,怎么看怎么诡异。

    薄上远拧着眉头,站起了身。

    顾咎不解,回头。

    顾咎:“?”

    薄上远:“去做操。”

    顾咎:“??”

    薄上远不是一直都不做操的吗?

    顾咎莫名所以的跟着薄上远一块下了楼。

    金世龙则跟在两人的身后,心花怒放。

    啊啊啊啊超甜!!

    刚来到操场,便就撞到了沈滕。

    沈滕见到顾咎,当即眼前一亮,想也不想的便准备冲过来。

    但就在沈滕刚要准备开心的朝顾咎冲过去时,沈滕见到了面无表情的站在他身侧的薄上远。

    沈滕脚步一顿,瞬间没了笑容。

    沈滕瞅着薄上远脸上那冷淡的神情,神色僵硬的一步一步的朝顾咎的方向挪了过去。

    而薄上远在见到沈滕之后,瞬间觉得自己跟对了。

    沈滕一步一步的慢慢的挪至顾咎的身侧,尽力与薄上远保持着一段的距离,然后小声问他:“……小咎咎现在在和薄上远当同桌?”

    顾咎点头。

    沈滕见状,忍不住颇为郁闷道:“我也想和小咎咎一个班……”

    沈滕这句话说完,站在顾咎身侧的薄上远凉凉的瞥了他一眼。

    大概是感觉到了薄上远的视线,沈滕的身子蓦的一个激灵。他身子一抖,立刻下意识的往后退了半步,离得薄上远远了些。

    沈滕离得薄上远远了些,然后往金世龙的方向凑近了些。

    沈滕好奇的问:“那金世龙坐哪?”

    金世龙想也不想的回:“当然是和顾咎坐一块啊。”

    沈滕不解:“可是小咎咎不是和薄……薄上远坐一块吗?”

    金世龙扬眉:“坐前面也是坐一块啊。”

    沈滕默。

    沈滕转身,当即便哭唧唧的抱住了一旁没说话的顾咎,泫然欲泣道:“小咎咎我也想和你一个班。”

    沈滕抱着顾咎,又哭又蹭,站在一旁的薄上远则一下子黑了脸。

    薄上远薄唇微掀,凉凉的吐出了两个字。

    薄上远:“松手。”

    语出,沈滕身子一僵,触电般的立刻收回了手。

    沈滕收手之后,薄上远的脸色这才好看了些许。

    沈滕乖乖的站在一旁,不敢再对顾咎动手动脚。

    沈滕不满的小声嘟囔:碰下怎么了,又不是你的……

    金世龙则是:啊啊啊啊啊占有欲好强!!超甜!!!

    沈滕松了手后,一旁的顾咎刚要准备说些什么,这个时候,段纶到了。

    段纶阴笑着来到薄上远的身后,问:“……在聊什么呢?”

    段纶猝不及防的插了进来,顾咎和金世龙以及三人一怔。

    三人抬头,下意识的看向段纶。

    段纶在说完这句话之后,又接着对薄上远说:“我刚才在楼上看到某位薄大帅哥在操场,还以为是看错了,结果没想到竟然是真的。”

    薄上远冷着脸,面无表情。

    段纶也不意外,他将声音压低,接着继续在薄上远的耳边咬牙切齿道:“靠,到b班去了怎么特么不跟我说一声,害的我特么现在一个人在a班!”

    薄上远这回有了反应。

    薄上远挑了挑眉,淡淡的反问:“一个人?那其他的都是鬼么。”

    段纶:“……”

    段纶深吸了口气,告诉自己,要淡定……

    姓薄的一向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要淡定。

    段纶恨恨的磨牙道:“为了可爱的小男朋友就连年级第一都不要了,你们干脆一毕业就去结婚好了!”

    段纶本来这句话只是随口说说。

    但是,没想到,薄上远竟然真的认真考虑了起来。

    段纶:“……”

    ……操。

    狗男男。

    就在段纶恶狠狠地在薄上远的耳边说着话的时候,一旁的三人看出段纶是过来找薄上远的,便自觉的退居到了一边,然后聚在一块聊天。

    金世龙:“沈滕你的同桌是男生还是女生?”

    说到同桌,沈滕的脸不由一下子微微的红了一瞬。

    沈滕略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嘿嘿,是女生。”

    金世龙奇怪的瞧了沈滕一眼,说:“不就问你同桌是男生还是女生,你脸红个什么劲?”

    沈滕语结,嘴硬道:“我什么时候脸红了?我哪里脸红了?你胡说!”

    说完,将目光转向一旁的顾咎。

    沈滕问:“小咎咎我脸红了吗?”

    顾咎声音平静:“红了。”

    沈滕闻声,撅起了嘴,郁闷道:“果然,一分班,小咎咎就变心了……”

    顾咎:“……”

    沈滕正在一旁哭唧唧的时候,金世龙的语调蓦的一转。

    金世龙一脸八卦的问:“新同桌什么样的?可爱吗?是谁啊?也是之前e班的吗?”

    说到这里,沈滕便就又一下子再次不好意思了起来。

    沈滕嘿嘿的笑了声,伸手朝e班的方向指了指。

    沈滕指着一个穿着一身月白色流苏裙,手腕上戴了一串粉白色手链的女生,害羞的回:“……就是她,叫宁樱,之前是f班的。”

    金世龙上下将宁樱打量了会,说:“你的新同桌还挺可爱的。”

    沈滕嘿嘿的傻笑。

    顾咎也跟着上下打量了会,然后不解的问:“……她为什么没穿校服?”

    今天是第一天开学,学校里大半的人几乎都穿了校服。

    沈滕想了想,说:“今天好像也没特别规定要穿校服啊。”

    一旁的金世龙则解释道:“她之前是f班的,正常。”

    顾咎不解:“……f班的怎么了?”

    金世龙回:“在f班的,性子都比其他班上的野、难管一点。”

    顾咎似懂非懂。

    围着宁樱聊了两句之后,话题很快从她的身上绕开,聊到了别处。

    沈滕:“e班换班主任了,换成了之前c班的。哎,突然好像之前的班主任啊……”

    金世龙:“我们b班的班主任是原来f班的班主任。”

    沈滕:“就那个曹洛伶?”

    顾咎和金世龙一块点头。

    沈滕表情沉重的拍了拍顾咎和金世龙的肩头,表示心疼。

    说到曹洛伶,金世龙蓦然想起一件事来。

    金世龙:“哦对了,她还让顾咎当班长了。”

    沈滕:“哇,真的啊???”

    顾咎:“……恩。”

    沈滕:“怎么当上的?快说说。”

    顾咎:“下课的时候,就突然让我当的……”

    沈滕一脸艳羡。

    金世龙突然又想起了一件事来。

    金世龙:“我们班的数学老师还让薄上远当课代表呢。”

    沈滕:“……靠。”

    对于这个消息,沈滕并不觉得开心。

    不过话说到一半,金世龙的语调蓦的急转。

    金世龙:“不过他拒绝了。”

    沈滕:“为啥?”

    金世龙:“不知道,反正他一拒绝之后,数学老师就让别人去当了。”

    沈滕懂了。

    沈滕:“我知道了。”

    金世龙:“知道什么了?”

    顾咎:“恩?”

    沈滕:“薄上远脑子有毛病。”

    顾咎:“……”

    金世龙:“……”

    另一边。

    现在成为了数学课代表的葛子晋正在准备打算中午放学了,去找薄上远的麻烦。

    哦不,应该是干一场架。

    十五分钟的课间操结束后,葛子晋跳到了准备回班的顾咎和薄上远的面前。

    顾咎看着眼前的葛子晋,莫名。

    顾咎:“?”

    葛子晋没看他,目光直勾勾的对着他身侧的薄上远,说:“放学了跟我来一趟。”

    薄上远倒是没反应,顾咎忍不住问了句:“做什么。”

    葛子晋轻哼,说:“干架。”

    薄上远还是没反应。

    没反应也实属正常,薄上远心高气傲的当了这么多年的年级第一,还受欢迎,过来挑衅要干架的男生自然不止葛子晋一个。

    薄上远早就见怪不怪了。

    顾咎一愣,问:“……为什么?”

    葛子晋回:“看他不爽,打一架。要是输了,我就愿赌服输,再也不去找他的麻烦。”

    顾咎想了想,一脸认真的劝:“我劝你还是不要。”

    当初高一开学,几个小混混都没能揍过薄上远,岂是葛子晋一个人能打过的?

    葛子晋听顾咎这么说,还以为薄上远是不敢,于是底气一下子更足了起来。

    顾咎正要准备接着继续说些什么,但这个时候,只听一旁的薄上远淡淡的吐出两个字。

    薄上远:“走了。”

    顾咎:“……哦。”

    两人转身离开,被薄上远完全无视的葛子晋气的原地跺脚。

    走后,顾咎本想要说些什么,但他抬头看了眼薄上远,只见后者面无表情,就像是刚才什么也没发生过的模样,于是便安静的闭上了嘴。

    课间操结束,回到班上没多久,第三节课的铃声便就响了起来。

    铃声响,他迅速的在位置上坐好。

    ……

    第三节课是政治课。

    在政治课上,要做的笔记比其他课上的笔记多得多。

    像地理与数学那种,只需要标注,或者是写几句简短的话标在旁边便可。但政治不同,政治不能省字,而且用词必须精准,不能与老师所说的词句有出入。

    这课还没上到一半,顾咎的中指与手指便写的手指发软,微微的发颤。

    写的手疼,但是又不能不记,于是他只好强撑着,继续写下去。

    就在顾咎正要准备继续动笔时,他手上的课本突然被人给拿了过去。

    他茫然,扭头看去。

    一扭头,只见薄上远将他的课本拿过去了之后,便在课本上淡定自若的开始帮他记起笔记来。

    薄上远的字迹遒劲,行云流水,就宛如练字本上的示例标字一般。

    顾咎微怔,回神后,他在草稿纸上写下谢谢二字,然后推了过去。

    薄上远垂眸看了这行字一眼,然后也在草稿纸上写了三个字。

    【就这样?】

    【?】

    【没有别的了吗】

    看着眼前再次推回来的草稿纸,顾咎不解。

    别的?什么别的?

    【别的?】

    【比如以身相许】

    顾咎:“……”

    他沉默了两秒。

    顾咎抬头看了眼某人。

    只见某人神色淡定,一本正经,表情绝非像是在说笑。

    看完,他默默无言的将课本抽了回来。

    将课本抽回来之后,他又在草稿纸上写了一句话。

    【为什么记个笔记就要以身相许了……那是不是我帮你记笔记,你也以身相许?】

    【不是】

    看完这个不是二字,顾咎气闷的扭头看了薄上远一眼。

    他明明连自己都不……

    才想到一半,只听到薄上远轻描淡写的在他的身侧说了句:“……我本来就是你的。”

    顾咎瞬间没了话。

    顾咎怔愣的看了薄上远一眼,然后默默地收回了视线。

    接着,他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耳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