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节课是历史课。

    不敢再让薄上远给自己做笔记,课上,顾咎全程低着头认真的做笔记,没有放下一次笔过。

    第四节课下,便就到了要放学的时候了。

    教室里的众人收拾好桌上的纸笔陆续的离开教室,坐在顾咎前面的金世龙在收拾好桌面上的课本之后,也和他道了别,离开了教室。

    顾咎桌上的东西多,所以收拾起来也慢上一点。

    而薄上远,便静静地坐在一旁,安静的等着他。

    知道薄上远一直在旁边等着,顾咎不敢磨蹭,急急忙忙的将桌上的东西收拾好。

    收拾好之后,他略有些不好意思的抿了抿唇,对薄上远说:“……走吧。”

    薄上远闻声,安静的站起了身。

    ……

    虽然升上了高二,但是除了老师的变动,以及上课内容的变动之外,其余的,其实和高一没什么区别。

    就和以往一样,离开了教室后,两人一块乘车回家。

    段纶不止一次撺掇着薄上远,让薄上远买辆四个轮子的车,开车去学校,省得每天还要特地的起早等车。

    但薄上远秉持着未成年人不得开车上路的原则,就算段纶再如何撺掇,薄上远都毫不动摇,无动于衷。

    中午放学和上学的时候,是公交车上最挤的时候。

    这会,公交车内挤满了学生和上班族,几乎是人满为患。

    顾咎和薄上远站在后车门处,周围一圈乌泱泱的全是脑袋。

    因为人多,气味便也杂。

    顾咎的鼻子不像薄上远那么敏感,但却也闻到了一股浓郁的化学香水味。而在这香水味里,掺夹者些许的汗臭味和脚臭味,还有药膏味,以及一些说不上来的酸味和怪味。

    十分难闻,就连他都忍不住皱起了眉头,就更别提薄上远了。

    此刻,薄上远站在车内,眉头紧拧,脸色说不上的难看。

    一旁的顾咎悄悄的看了薄上远一眼,想了想。

    顾咎轻轻地抬起手,用自己的手掌罩住了薄上远的鼻子。

    顾咎掌心干燥柔软,大概是沐浴露的作用,在他的身上和袖口的衣料上,带着一丝淡淡的清香。

    这股香味十分寡淡,弱不可闻。

    但正因为如此,才让人不禁有些浮想联翩。

    顾咎突如其来的动作引得薄上远扭头朝他看去。

    薄上远扭头看着他,目光有些不解。

    顾咎抬眼望着薄上远,小声问:“……这样好点了吗?”

    薄上远这才了然。

    看着顾咎脸上那显得略有些紧张的神情,薄上远心下微动。

    然后,他抓住了顾咎的手腕,微微的侧了侧脸,将唇贴了上去。

    冰凉柔软的唇贴在顾咎的掌心之上,顾咎瞬间再次的红了脸。

    顾咎以前从不脸红,但是自从在薄上远亲过他之后,他几乎是无时不刻的都在脸红。

    顾咎红着耳根,忍不住结结巴巴的低斥道:“周围还……还有那么多人!要、要是被人给看见了怎么办?”

    薄上远神色淡然,表情从容镇定。

    要是被人给看见了怎么办?

    ——看见了就看见了,那又如何。

    与此同时。

    校门口。

    葛子晋站在校门口外,足足等了半个小时。

    他等了又等,一直等到学校里的最后一个学生离开了学校,都没等到薄上远。

    于是,他这才终于明白,薄上远不会出现了。

    总算是意识到了这点的葛子晋沉默了。

    葛子晋静静地站在校门口外,头顶上耀眼刺目的太阳光将他的身形无限的拉长。

    校门口的保安看到葛子晋站在校门口站了这么久都还没走,于是不解的上前问:“这位同学,在等谁呢?”

    葛子晋闻声,慢慢地抬起了头。

    好似这才回神一般,葛子晋恍惚道:“哦,我这就走……”

    说完,转身离开。

    保安注视着葛子晋离去的背影,莫名所以。

    葛子晋走后,两个女生从一处无人的角落里慢慢的站起了身。

    姚月扶着腰站了起来,说:“妈呀,蹲了这么久,腿都麻了……”

    一旁的阙菀妙很是不好意思的说道:“对不起啊……”

    姚月轻哼了声,说:“待会请我去吃甜筒我就原谅你!”

    阙菀妙双眼微弯,轻笑道:“好的。”

    说完,姚月话题一转,说:“葛子晋走了,这回你该放心了吧。”

    阙菀妙微笑:“恩。”

    姚月扭头看了满脸挂笑的阙菀妙一眼,忍不住吐槽道:“我觉得你压根就没必要替薄上远担心。你之前不是也听过,薄上远读初中的时候,就没人敢惹他。敢惹他的,差不多都进医院了。”

    阙菀妙低声回:“我……我就是不太放心嘛。”

    姚月瞅着她低声下气的模样,颇为不解道:“你说你,这么担心,怎么不直接去和他表白啊?要是当了他的女朋友,不就能更好的照顾他了?”

    阙菀妙纠结的抓着自己的手指,柔软的指腹在指甲面上来回的摩挲蹭过。

    阙菀妙咬唇,说:“可是我……我觉得他已经有女朋友了。”

    姚月蹙眉:“谁?”

    阙菀妙想也不想:“就a班……啊,被分到c班的谢云研。”

    姚月毫不犹豫的回道:“她不是,我上午问过她了,她说他没有和薄上远谈恋爱。之前天天缠着薄上远,是因为想要让薄上远给她补课。”

    阙菀妙眨了眨眼,一时间有些没反应过来。

    阙菀妙回:“那帖子……”

    姚月摊手:“造谣呗。”

    阙菀妙长舒了口气,脸上高兴了许多。

    可是下一秒,她又犹豫了起来。

    不知是她的错觉,还是纯粹就是多想……她的第六感告诉她,薄上远现在的确在和别人谈恋爱。

    阙菀妙想了想,说:“说不定……说不定他现在是和别人谈恋爱呢?”

    姚月闻声,表情怪异的上下打量了阙菀妙一眼。

    姚月问:“你就非要薄上远和别人谈恋爱,你才觉得高兴是吧?”

    阙菀妙辩解:“我不是这个意思……”

    姚月忍不住又再一次往上翻了个白眼,说:“好了好了,不说他了。每一次说到他你就是这个样子……去吃甜筒吧,你刚才答应要请的。”

    阙菀妙乖乖的点头:“好……”

    ……

    葛子晋越薄上远干架,结果没料,薄上远压根就不赴约。于是,干架的事情,便也只好就不了了之。

    而葛子晋也便随之愈发的见薄上远不爽。

    在葛子晋的眼中,薄上远不赴约,完全是因为怕了他。

    要是不怕,干嘛不赴约?

    于是,葛子晋完全将薄上远看成了一个空有一张脸和身高,成绩明明掉了下来还成天冷着脸装逼的装逼犯。

    葛子晋将薄上远全然当成了一个弱鸡小白脸,所以成天挑衅,更是不给薄上远丝毫的脸色。

    对此,薄上远倒是没什么反应。

    像葛子晋这种的,在初中的时候,薄上远就见过不知道多少了,已经没什么可新奇的了。现在薄上远满心的,只有和某人谈恋爱,卿卿我我,调戏某人。至于其他的,薄上远没工夫搭理。

    倒是班上其他的同学劝葛子晋,劝他不要和薄上远杠上,毕竟是同学。

    在这么劝的时候,那些人还小声将初中几乎没人敢惹薄上远的事情告诉给了葛子晋。

    但葛子晋不信。

    就凭薄上远这幅‘不敢吭声’的模样,没人敢惹?谁信啊。

    薄上远没工夫搭理葛子晋,葛子晋却误以为薄上远是不敢。

    葛子晋一个人在那脑补的厉害,成天给薄上远脸色看,薄上远倒是没准备去修理葛子晋一番,但段纶忍不住了。

    段纶看着葛子晋这副嘚瑟的样,就觉得不爽。

    于是,在三天后的早上,晨间操的时候,段纶找到薄上远,然后朝葛子晋的方向抬了抬下巴,说:“找几个人……恩?”

    段纶歪了歪头,暗示意味十足。

    薄上远看都没看葛子晋一眼,面无表情的回:“不用。”

    段纶瞅着薄上远这幅俨然没放在心上的表情,啧了声。

    好吧,是他多管闲事了。

    薄上远说完,像是闻到了什么难闻的气味似的,皱了皱鼻子,向后退了半步。

    薄上远没说话,拧眉瞧了段纶一眼。

    虽然没说话,但那嫌弃的意味,已经瞬间明了了。

    括弧,段纶今天的确喷了点香水味。

    但是就一点点。

    段纶:“……”

    段纶黑着脸,转身就走。

    他要是再多管闲事……他就是猪!

    *

    开学了快一个星期,不知道是顾咎的错觉,还是真的不是他多想,他发现……好像总有高一的学妹经过这里。

    高一在一楼和二楼,高二在三楼和四楼。

    高一的办公室也在二楼。

    按照常理,应该不会有那么多高一的女生到他们这楼来才对。

    顾咎不明就里,到了晚上,终于有了答案。

    晚。

    顾咎吃完了饭,写完了作业后,趴在床上无聊的刷手机。

    虽然顾咎和沈滕与姜真衫都分到了不同的班,但微信上的四人小群组仍然没解散。

    不过,虽然没解散,但群名变了。

    从【我们不爱学习】变成了,【上天为何要拆散我们四人】。

    这会,群组里的几人正聊得欢快。

    而话题就和往常一样,依旧是吐槽老师,聊一些同学间的八卦。

    聊着聊着,金世龙突然发了一个帖子的链接出来。

    【可爱的小金金:你们看看这个。】

    【可爱的小金金:http://.*****.bbs.】

    【嘿嘿嘿:这啥玩意?】

    【(=nwn=):我看看……】

    两分钟后。

    【嘿嘿嘿:我靠,薄上远初中的时候那么凶残吗?】

    【(=nwn=):哇,没想到薄上远初中竟然是这样的……完全没看出来。】

    【嘿嘿嘿:突然发现薄上远对我还挺好的……】

    【嘿嘿嘿:[瑟瑟发抖.jpg]】

    【可爱的小金金:@顾咎】

    【可爱的小金金:在吗在吗,快来看~】

    突然被艾特,顾咎一愣,点开微信,顺着消息点了进去。

    点进去之后,他打字回复。

    【顾咎:怎么了?】

    【可爱的小金金:你快看我刚才发的那条链接】

    【顾咎:?】

    顾咎莫名所以,手指上滑,将金世龙刚才发的那条链接找到,然后点开。

    是校园论坛里的一个帖子。

    主楼:#作为之前和薄上远同一个初中的高一学妹,就由我来跟你们科普薄上远以前到底有多凶残#

    楼主:胸大有脑

    主楼内容:先自我介绍(*^▽^*),人家是刚到城南来的高一新生,还请大家多多关照~如果人家有说了什么让你觉得不开心的,你就……过来打我啊!

    咳咳,回到正题。

    我之前和薄上远是同一个初中的,不过我比他低一个年级。我初中刚入学的时候,薄上远在学校里就特别出名了。那个时候学校里好多女生都喜欢他,给他写情书,但是他一个人也没接受。

    我记得大概是在初二的下半学期,还是初三的上半学期吧,和薄上远同班的一个女生,给薄上远递情书,薄上远没理,那个女生回去就哭了。

    当时班上有个男生暗恋那个女生,看到女生哭了,于是便就撺掇了其他班上的几个男生,准备去找薄上远的麻烦。

    好像是在晚自习的时候吧,薄上远不在位置上,那个男生也不在位置上。老师到了教室,见快要上课了,两人都没回来,就觉得奇怪,于是问班上的人他们去哪了。但是谁都不知道。

    于是老师派人到男厕所和其他的地方找了一圈,最后在男厕所里找到薄上远和另一个男生。

    不止是那个男生,还有其他班的几个男生。

    除了薄上远之外,其他的几个男生都躺在了地上,特别是和薄上远同班的那个,特别惨,胳膊都断了。那天被班上的同学发现之后,连教室都没回,直接被送进了医院。

    其他的几个人倒是没去医院,不过也没好到哪去。

    按照常理吧,薄上远这样,肯定是要记大过,回去反省。

    可是这是那几个男生主动挑事,后来那几个男生也承认了,于是薄上远啥事都没有。

    仔细想想,薄上远真的太可怕了,四个打他一个都没能打过。

    不过……薄上远真的好像变得越来越帅了!

    我想问问,他现在有女朋友了吗?

    1l:所以,最后的两句话,才是你的重点吗?

    2l:和楼主一样,我以前也是和薄上远同一个初中的,我现在看着薄上远就害怕。不过感觉上高中了,他的脾气好像变好了点……

    3l:楼主别想了,洗洗睡吧,薄上远不会和你在一块的。

    4l:假的吧,我是b班的。我们班上的数学课代表葛子晋天天挑衅他,也没见他怎么样啊。

    5l:我也是b班的,我也不信……

    ……

    顾咎粗略的将帖子的内容扫了一眼,然后想了想,将这个帖子的链链接给了薄上远。

    对方很快回复。

    【1024:?】

    【顾咎:你看看。】

    【1024:看什么。】

    【顾咎:刚才那个链接啊。】

    两分钟后。

    【1024:然后呢。】

    【顾咎:真的吗?】

    【1024:想知道?】

    【顾咎:……恩。】

    【1024:你过来。】

    【顾咎:?】

    【1024:我当面亲自跟你说。】

    顾咎僵在原地。

    少倾,他微红着脸,毫不犹豫的回了两个字。

    【顾咎:不要。】

    【1024:乖。】

    顾咎看着手机屏幕上这个意简言赅的乖字,板着脸,将手机重新锁上,然后立刻将其丢到了一边。

    他是不会过去的!

    ……

    五分钟后。

    顾咎默默无言的从床上爬起了身,拿着薄上远交给他的钥匙,来到薄上远的家门外。

    顾咎看着眼前紧闭的大门,沉默。

    他抿了抿唇,告诉自己,自己只是好奇的来问刚才那个帖子的,并没有其他的意思。

    他如此的告诉了自己后,他慢慢的拿着手里的钥匙,打开了房门。

    室内一片寂静,头顶上明亮的灯光晃得人眼花。

    客厅内,一个修长又挺拔的背影站在吧台那,正背对着他。

    顾咎踮着角,悄声的来到那人的身后,然后将手比作手枪的样子,一把抵住了对方的腰。

    顾咎故意粗着嗓子说:“不准动。”

    薄上远听话的没动。

    顾咎接着继道:“抢劫,快把钱都交出来。”

    话落,只听薄上远淡定自若道:“只要钱吗?人要不要?”

    顾咎板着脸,将声音压低:“不要,只要钱。”

    说完,只听薄上远又说了句:“是么?……但是我不是早就已经把密码都给你了吗。”

    顾咎默了默,放下了手。

    他郁闷的小声嘟囔:不好玩……

    顾咎郁闷的放下手,薄上远跟着转过了身。

    薄上远转过身,回头看他。

    见顾咎一脸无趣,满脸写着不高兴,于是薄上远挑了挑眉,问:“那再来一遍?”

    顾咎:“不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