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咎一脸无趣,转身要走,身后的薄上远伸手拽住了他。

    薄上远拽着他的手腕,沉声道:“不是要问那个帖子的事吗,怎么不问。”

    薄上远话落,顾咎这才后知后觉的想起这件事来。

    哦,对。他是来问那个帖子的。

    顾咎转身,重新面向薄上远,略有些好奇的问:“……那个帖子里说的,都是真的吗?”

    就像是防止顾咎突然逃跑一般,薄上远仍旧握着他的手腕没放,淡淡的嗯了声。

    闻声,顾咎略有些惊奇。

    因为除了那次小混混的围堵之外,他几乎就没见过薄上远对谁动过手,说过脏话过。倒是和薄上远关系不错的段纶,天天一口一个操。

    顾咎将薄上远上下打量了一圈,说:“原来你打架那么厉害啊。”

    薄上远眼也不抬:“别的也厉害。”

    顾咎不解:“别的?学习吗?……还是什么?”

    薄上远的视线轻飘飘的从他的身上扫过,然后意有所指道:“你觉得呢。”

    顾咎不明就里。

    这时,薄上远抬眸看了眼墙上钟表的时间。

    已经是十点多了。

    薄上远说:“不晚了,睡觉吧。”

    顾咎没多想,哦了一声,想也不想的便将自己的手腕往回抽。

    但没抽动。

    顾咎莫名所以,抬眼朝薄上远的方向看去。

    薄上远垂眼看他,问:“去哪。”

    顾咎眨了眨眼,毫不犹豫:“回家啊。”

    薄上远声音平静:“这里不就是你的家吗。”

    顾咎这回终于了悟。

    他的脸一点一点的红了起来。

    顾咎小声说:“……别闹了,明天还要上课。”

    闻声,于是薄上远的表情略微正经了一二。

    薄上远一本正经道:“那你就这样让你的男朋友一个人独守空房?”

    顾咎瞬间憋红了脸。

    他结结巴巴,吐字不清:“什、什么……男朋……男朋友?”

    薄上远身子微倾,凑近,然后低声问:“亲都亲了,你想不认账?”

    顾咎现在已经完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顾咎无声的与薄上远对视了许久,最后,他认了命。

    他用另一只还空着的手半捂住了脸。

    顾咎低声开口:“你先松手……”

    薄上远没动。

    见状,顾咎有些莫可奈何的说:“你松手,我去给我妈打电话说一声。”

    闻声,薄上远挑眉。

    薄上远说:“手机给我。”

    顾咎虽莫名所以,但却还是听话的将手机给递了过去。

    将手机递过去之后,只见薄上远轻车熟路的将他的手机解锁,然后翻开了号码簿,接着头也不抬的问:“哪个是岳母的电话?”

    顾咎傻住。

    岳……岳母……

    被岳母这个称呼给再一次震住的顾咎抬起头,呆呆的望着薄上远。

    薄上远等了半天没等到回应,于是抬眸朝顾咎的方向看了过去。

    一抬眼,薄上远的唇角便就不自觉的溢出了一抹笑意。

    薄上远唇角微弯,抓着他手腕的那只手往怀中一带,顺势将他抱住。

    薄上远将头搁在他的头顶,低叹。

    ……真可爱。

    抱了会,薄上远就着这个将顾咎抱在怀里的姿势,将刚才的问题又重复了一次。

    薄上远:“哪个是岳母的电话?恩?”

    好似这才终于回神,顾咎默默无言的瞅了薄上远一眼,伸手在一个没有备注的号码上指了指。

    薄上远了然,打了过去。

    ……

    此时,顾家。

    顾母敷完了面膜正要准备睡觉,这个时候,突然接到了顾咎的电话。

    顾母看着手机上的号码,表情有些奇怪。

    这大晚上的,突然打电话过来做什么。而且,要是有事的话,干嘛不直接过来说,也就两三步的事情,干嘛非要打电话?

    顾母拧眉接通,谁知道,电话里传来,不是顾咎的声音,而是薄上远的。

    薄上远问:“阿姨睡了吗。”

    没料到是薄上远,顾母惊讶了好一会。

    顾母回:“还没睡呢,不过顾咎的电话怎么在你那?”

    薄上远有条不紊的说:“是这样的,刚才我让顾咎拿作业过来给我检查,检查的时候,顾咎不小心睡着了,所以我就拿了他的手机给您打了个电话说一声。”

    一旁‘睡着’的顾咎:“……”

    果不其然,顾母没有丝毫的怀疑。

    顾母想也不想道:“这么晚了还给他检查作业,真是麻烦你了。”

    薄上远神色平静:“不麻烦,但是今天晚上顾咎可能不回家睡了。”

    顾母闻声,这才终于明白了薄上远的来意。

    顾母笑道:“没事,反正以前他又不是没在你家睡过,只要没给你造成麻烦就好。”

    薄上远淡淡的说了声好的,接着和顾母道别,挂断了电话。

    电话挂断之后,薄上远重新将目光转向眼前的某人。

    薄上远问:“洗澡了吗。”

    顾咎:“……洗了。”

    薄上远眉心微动,上下将他看了眼。

    薄上远:“你不能穿着这套衣服睡。”

    顾咎一怔,下意识问:“为什么?”

    薄上远面不改色:“不为什么。”

    顾咎愣了愣,然后懂了。

    顾咎蓦的挣脱薄上远的怀抱,迅速的向后倒退了半步。

    顾咎看着薄上远,双手抱在胸前,表情难以置信道:“你不会是让我……裸……”

    不等他说完,薄上远转身进了卧室。

    顾咎:“?”

    很快,薄上远去而复返。

    手里还带着一套粉白色的睡衣。

    顾咎看着薄上远手中那毛绒绒的兔子睡衣,沉默。

    他那脸上所有的吃惊与难以置信在一瞬间变成了木然。

    顾咎:“……”

    顾咎表情阴郁,而薄上远的神情正恰与他相反。

    薄上远心情大好,眉目间满是遮不住的笑意。

    接着,薄上远二话不说的将手里的那套可爱到令人发指的兔子睡衣朝他递了过去,然后说:“快换。”

    顾咎:“……我拒绝。”

    薄上远:“拒绝无效。”

    顾咎:“……我要生气了。”

    ……

    十五分钟后。

    最终,顾咎还是将那套兔子睡衣给换上了。

    顾咎低头看着自己毛绒绒的爪子,扭头看了眼自己身后可爱小巧的尾巴,一脸麻木。

    啊……真可爱啊。

    虽然他一点都不喜欢。

    另一边,薄上远看着眼前暌违已久的情景,心下不禁喟叹了一声。

    自从顾咎搬回去之后,薄上远就再也没法看见他穿兔子睡衣了。

    特别是配上他那一脸不情愿的神情,便就不禁更让人觉得可爱了。

    薄上远看着他一脸不开心的穿着兔子睡衣的模样,心脏简直软的快化成了一滩。

    然后……薄上远拿起了手机。

    顾咎:“……不许拍。”

    没听见。

    顾咎:“薄上远!”

    顾咎伸手便准备过去抢手机,薄上远直接将手机举高。

    顾咎:“我生气了。”

    薄上远:“恩。”

    继续拍照。

    顾咎:“……”

    晚上十一点半。

    夜深人静。

    薄上远双眼紧闭,已然入梦,而顾咎,则拿出自己的手机,开始偷偷的发帖。

    帖子的标题是:#我觉得薄上远心理变态#

    帖子的内容是:不允许反驳。

    帖子发出之后,很快得到了n条回复。

    1l:楼主智障?

    2l:其实我早就这么怀疑了,但是我没敢说哈哈哈

    3l:给楼主一个锅盖顶好。

    4l:我怎么听标题的口吻,楼主似乎和薄上远很熟?

    5l:不会是段纶发的帖吧?

    7l:有可能。

    ……

    101l:操,谁说是老子发的帖!妈的,少把脏水往我身上泼!楼主你出来!我……要赏你一朵大红花!说的好!!他就是变态,从身到心都是!!!

    发完了帖之后,顾咎心中的气终于顺了点。

    然后,顾咎慢慢的掀开被子,从床上坐了起来,越过身侧的薄上远,准备去偷……哦,是拿薄上远的手机过来删照片……哦,是看一眼。

    薄上远的手机就放在左侧的床头柜上。

    而顾咎睡在右侧。

    就在顾咎小心翼翼的抬高身子,伸出手去够薄上远的手机的时候,一双胳膊突然圈住了他的腰,蓦的往下带去。

    顾咎猝不及防,一下子跌在了薄上远的身上。

    他抬头,看向薄上远。

    只见刚才还双眼紧闭的薄上远静静地看着他,眸子清亮,完全不像是睡过的样子。

    薄上远问:“在做什么。”

    顾咎词穷:“呃……”

    薄上远顺着床头柜的方向看了眼,在见到手机之后,一下子了悟。

    薄上远:“要手机?”

    顾咎乖乖的点头。

    薄上远见状,将手机拿起。

    而就在顾咎正要准备接过的时候,只听薄上远又慢悠悠的说了句:“亲一下就给你。”

    顾咎:“……”

    顾咎再次憋红了脸。

    他幽怨的看着薄上远,一言不发。

    床头边的台灯灯光柔软温暖,挥洒在顾咎的头顶之上。

    在这温暖的明黄色的灯光映照之下,他那漆黑的眸子显得明亮又水润。

    特别是配上那幽怨又气闷的神情,显得楚楚可怜又委屈。

    薄上远看着眼下的情景,心下微动。

    然后,薄上远放下手机,直接扣着下巴,亲了上去。

    ……

    隔日。

    坐在薄上远前面的齐白瞅着顾咎脖子上的红痕,好奇的问:“顾咎,你脖子上这是怎么了?怎么那么多红点?”

    顾咎没说话,幽幽的看了薄上远一眼。

    看到顾咎去看薄上远,齐白一下子更为的奇怪。

    他明明是在问他,他为什么要去看薄上远?

    就在齐白正要准备追问时,一旁的金世龙拦住了他。

    只听金世龙想也不想的说:“还能是因为什么?肯定是蚊子咬的呗。”

    齐白似懂非懂:“原来是这样啊……”

    金世龙摆手:“那当然了。”

    说完,金世龙在心里激动的狂叫。

    啊啊啊啊啊啊啊吻痕!!!

    *

    眨眼间,高二的第一次月考到了。

    对于高二的第一次月考,顾咎并不算很紧张,但是薄上远极为看重。

    因为薄上远很是看重,所以考试的这几天,顾咎便也不由得跟着一块紧张了起来。

    很快,三天的月考一下子结束。

    月考结束,成绩公布。

    公布成绩的这天,所有人都震惊了。

    因为这次月考的年级第一……还是薄上远。

    虽然薄上远现在在b班,但年级第一依旧是薄上远。

    在看到薄上远的成绩之后,那些之前嘲笑薄上远成绩下降的人,一下子颜面无光。特别是葛子晋,在看到薄上远这次月考的成绩之后,甚至觉得薄上远是在耍他。

    而因为薄上远这次的成绩,b班班上的一些人,甚至是开始怀疑薄上远是不是为了和顾咎一个班,才特地没写题,故意考差的。

    不止是b班班上的人,就连之前一些老师都在这么认为。

    但模拟考已经过去,就算再怎么怀疑,也没用了。

    因为每个班的人数都是固定的,就算薄上远真的是故意考到b班的,那也没法再调到a班去了。

    只能说……学习好就是任性吧。

    学校里的所有师生都在围着薄上远这次的成绩议论纷纷,然而身为正主的薄上远,唯一关心的重点,只有顾咎的成绩。

    这会,薄上远盯着公告板上的成绩表,沉下了脸。

    薄上远:“假期过来补课。”

    9月开学,第一次月考在9月底,所以考完,也便就是国庆了。

    国庆照例,七天的假期。

    薄上远话落,顾咎沮丧的低下了脑袋。

    顾咎小声嘟囔:“我不想补……”

    在顾咎的成绩上,薄上远的态度尤为的冷酷无情。

    薄上远:“不准不想。”

    顾咎郁闷的闭上了嘴。

    ……

    转眼便就到了国庆。

    国庆这天,顾咎瘫在床上,怎么也不肯动。

    别人的国庆,不是在家里睡觉,就是去玩,结果他呢,却要在薄上远那苦逼的补课抄题。

    仔细想来,自从认识了薄上远之后,他就再也没有好好地过一次假期了。

    顾咎赖在床上怎么也不肯动,打算不磨到最后一刻,就不起身。

    而这个时候,他突然在玄关那听到响声。

    顾咎心下一震,身子一个激灵,蓦的从床上坐了起来。

    以为是薄上远,顾咎咽了口唾沫,小心翼翼的透过房门的缝隙,朝玄关的方向看去。

    然而,现在在玄关的并不是薄上远,而是顾母。

    顾咎一愣。

    在见到是顾母之后,顾咎一下子放下了心。

    顾咎将大门打开,问:“妈你要去哪?”

    顾母闻声抬头,回:“哦,咎咎啊。妈妈今天去同学家那玩,中午可能不回家了,你中午就一个人自己在家吃饭吧。钱我已经准备好了,就放在桌上。”

    顾咎呐呐的点头。

    就在顾咎准备转身重新回房的时候,他突然想起了什么。

    顾咎转过身,小心翼翼的问:“妈……”

    顾母闻声,抬眼:“恩?”

    顾咎问:“妈你能带我一块去吗?”

    顾母莫名:“以前你不是不喜欢跟着我一块出去吗?”

    以前顾母还不理解为什么顾咎不喜欢跟着她一块出去,经过李书惠那件事之后,顾母便就懂了。

    因为她总是喜欢在别的长辈面前谈及他的成绩,和别家的孩子对比。

    顾咎抿了抿唇,略有些不自然的回道:“今天不是放假,反正在家里也没事干……”

    顾母想了想,说:“不是有隔壁家的上远在吗?你可以去找他玩啊。”

    顾母话落,顾咎脸不红心不跳的回道:“他今天有事,没空。”

    顾母这才了悟,然后说:“这样啊……那你赶快换鞋,跟我一块去吧。”

    顾咎点头。

    就像是生怕自己慢上一步,薄上远就找过来似的,顾咎飞快的换好衣服,跟着顾母一块出了门。

    一直直到上车之后,顾咎这才终于完全的放下了心。

    站在车上,顾咎看着离得越来越远的小区,心下莫名横生了一股心虚感。

    ……

    另一边,等了许久都未等到某人出现的薄上远拿出手机,给某人发了条消息过去。

    【1024:人呢。】

    【顾咎:在车上。】

    【1024:恩?】

    【顾咎:我妈带着我一块去见她同学了。】

    【顾咎:所以今天可能就没法补课了。】

    薄上远一向极为聪明,不过短短数秒,就看出了这其中的不对劲。

    手机的另一头,薄上远眼神微凝。

    【1024:阿姨去见同学,为什么非要带你去。】

    【顾咎:……不知道。】

    【顾咎:要到站了,不说了,再见。】

    【1024:……】

    公交车到站,顾咎跟着顾母一块下车。

    下车之后,一旁的顾母突然想起了什么,说:“哦对了,突然想起来了。我同学家有个男孩,跟你一样大,也在城南那读高中。到时候去了,你俩还能认识认识。”

    顾咎茫然的眨了眨眼。

    对于顾母刚才说的话,顾咎完全的不以为然。

    那么多班,那么多的学生,怎么可能就正好认识?

    顾咎如此的想着,然后……便就看到了葛子晋。

    顾母将顾咎带到同学的家中,刚一进门,他便就看到了拿着可乐正要准备从客厅走过的葛子晋。

    顾咎呆了呆。

    他茫茫然的抬头朝葛子晋的方向看去,葛子晋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也扭头看了过来。

    葛子晋看着他,表情诧异:“顾咎?”

    葛母和顾母两人也是十分诧异:“你们认识?”

    葛子晋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