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咎默然不语的看了葛子晋一眼,然后收回视线。

    学校里讨厌薄上远的男生不计其数,所以对于葛子晋,他倒没什么其他的感觉。

    倒是顾母在看到两人认识之后,颇为惊喜道:“我还以为你们不认识呢,原来认识啊。一个班的吗?”

    顾咎低低的嗯了声。

    顾母闻声,和葛母一块笑道:“那挺好,都不用我们去相互介绍了。”

    顾咎没吭声。

    顾母说完,摆了摆手道:“好了,你们一块进屋去玩吧。我们在客厅里聊天。”

    顾咎闻声,下意识的抬头朝葛子晋的方向看了眼,后者皱了皱眉,没说些什么。

    顾咎看了葛子晋一眼后,说:“妈,我还是就在……”

    顾咎自知和葛子晋的关系一般,就算进屋了,也和他没什么话可说。不仅没话可说,而且还会觉得很尴尬。

    与其进屋了尴尬的坐着,还不如呆在客厅里玩手机。

    孰料,顾咎话刚说到一半,只见一旁的葛子晋上下瞅了他一眼,然后丢出一句:“进来吧。”

    顾咎一愣。

    不等他回应,葛子晋首先先进了屋。

    顾咎注视着葛子晋的背影默了默,抬脚跟着一块进了屋。

    葛子晋的卧室十分简单,一个床,一个书桌,然后一个衣柜。别的,就再也没有了。

    进屋后,顾咎环视了一圈,然后默默地在书桌旁坐下。

    坐下之后,他说:“我不会呆太久,过会我就……”

    走这个字他还没说出口,这时,只听葛子晋突然问了句:“你和薄上远的关系很好?”

    顾咎微怔,然后嗯了一声。

    葛子晋闻声皱了皱眉,说:“就薄上远那个不理人的德行,你是怎么跟他关系那么好的?他不是连话都不和别人说吗?”

    顾咎犹豫了会,回:“我们是邻居。”

    葛子晋表情怪异:“邻居?”

    顾咎神色平静的嗯了声。

    葛子晋说完,不知又嘟囔了句什么,没了话。

    顾咎也没什么好说的,便低头玩着手机。

    顾咎低头百无聊赖的翻着手机,翻了会,旁边的葛子晋似乎看他像是有些太无聊了,便说:“喂,要出去玩吗。”

    葛子晋的这话冷不丁的冒了出来,顾咎微愣,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顾咎:“啊?”

    于是,葛子晋耐着性子又重复了一遍。

    葛子晋:“我说,要一块出去玩吗?”

    终于反应过来的顾咎表情微妙。

    ……他不是特别讨厌薄上远吗?

    瞅着顾咎脸上的怪异深情,葛子晋啧了声,说:“我是讨厌薄上远,但是那和你没关系。你和薄上远关系好那是你的事,我不关心。”

    顾咎有些愣神。

    这他完全没料到。

    葛子晋站在房间里等了一会,见顾咎还是没动,于是便说:“我是看着你坐那无聊才问的,不想去就算了。”

    说完,便就准备转身走人。

    顾咎坐在位置上犹豫了会,然后抬脚跟了上去。

    两人一前一后的离开房间,穿过客厅,准备离开家。

    客厅里的顾母和葛母瞧见,拧眉问:“你们这是要去哪?”

    葛子晋头也不回:“去玩。”

    葛母想要说些什么,但被顾母给拦住。

    顾母说:“国庆这么多天假,玩一两天也没事。就让他们出去玩吧。”

    葛母闻声,闭上了嘴。

    两人穿好鞋离开家后,葛子晋站在自家的小区外,扭头看顾咎,问:“想去哪玩?”

    顾咎:“随便。”

    葛子晋听到这两个字,登时露出了嫌弃的神情。

    葛子晋:“我最讨厌随便这两个字了。”

    顾咎无言的瞅了葛子晋一眼,没说话。

    葛子晋看了顾咎一眼,略有些不耐烦的说:“……算了,你跟着我。”

    顾咎:“哦。”

    葛子晋的家正在市中心,出了小区往旁边走上两步就是商业街了。

    出了小区之后,葛子晋直接转身带着顾咎去了玩具城,打游戏。

    葛子晋花钱买了五十个游戏币,然后转身将那个装游戏币的篮子递给了他,说:“你拿着,先看我演示一遍,然后你再玩。”

    顾咎:“哦。”

    葛子晋说完,拿了两个游戏币,丢了进去。

    这是一个推游戏币的赌博游戏,下面堆着一大片的游戏币,中间则是一个自由活动的推手。推手和游戏币相邻,虽然极近,但永远只差那么分毫的距离将游戏币给推下去。

    而玩家则需要将游戏币扔进去,赌游戏币是正好填充了那段距离,还是不慎掉在了那一大堆游戏币之上。

    当然,这是要看准时机和方位的。

    两个游戏币从投币栏里坠落,落至活动推手上,然后,在葛子晋那紧张又期待的神情下,只见那两枚游戏币一下子淹没在了那堆游戏币的云海里。

    见状,葛子晋气闷的又抓起十枚硬币陆续的扔了进去。

    然而,仍旧一无所获。

    顾咎本来不想说话,但见葛子晋丢了那么多的游戏币,明明还有其它的四个投币口,葛子晋却一直只专注的守着这一个,于是便忍不住了。

    顾咎指了指身侧的方向,问:“干嘛不去这边试试。”

    葛子晋看着顾咎一副‘懵懂无知’的模样,登时嗤笑了声,回道:“看你就没玩过,虽然这个开始简单,但是还是要讲究技巧的。你看看这些游戏币离下滑口的位置,如果离得越近,也就越好……”

    葛子晋长篇大论,娓娓道来。

    顾咎安静的等了一会,一直等到他说完了之后,才说:“你能给我一个游戏币试试吗。”

    葛子晋想也不想的说:“游戏币都在你那,你想玩你就自己拿呗。”

    顾咎下意识的先说了句谢谢,然后拿起一个游戏币,等了会后,丢了进去。

    三秒后。

    哗啦啦……大把大把的游戏币从出币口掉了出来。

    大概是因为游戏币掉的太多,声音太响,周围的其他人也好奇的朝他们二人的方向看了眼。

    葛子晋:“……”

    葛子晋无声的凝视了顾咎片刻。

    葛子晋:“你以前玩过?”

    顾咎:“没有。”

    葛子晋:“那刚才你怎么扔的?”

    顾咎:“赌运气。”

    葛子晋:“……哦。”

    葛子晋一下子对这个游戏失去了兴趣。

    然后葛子晋换了个游戏。

    葛子晋换了个打飞机。

    别想歪,就是那个以前所有人几乎都玩过的打飞机。

    这个游戏比起刚才的推币游戏要简单的多。

    刚才的需要看准时间,找准位置,但这个只需要会打游戏就够了。

    葛子晋带着顾咎到一个游戏机台前,然后在一个游戏机面前坐下。

    顾咎虽然游戏一直打得不错,但其实他对游戏没什么兴趣,于是他便安静的站在一旁看着,不准备上前。

    至于刚才为什么出手,纯粹只是因为已经看不下了去罢了。

    但葛子晋想一扫刚才的耻辱。

    葛子晋朝顾咎招了招手,说:“坐。”

    顾咎:“做什么?”

    葛子晋:“我们比试一下。”

    顾咎有些犹豫。

    葛子晋见顾咎迟疑,以为他是怕了,底气一下子便更足了。

    葛子晋说:“反正你这会也没事,币也多,就当是消遣会,打发下时间。”

    顾咎皱了皱眉,说:“我不会玩。”

    葛子晋挑眉,说:“我教你啊。”

    顾咎望着葛子晋,眨了眨眼。

    葛子晋不和顾咎废话,直接上前,一步一步的和他讲解道:“这个是攻击键……这个是方向键……这个是复活键……每个人有三条命……”

    葛子晋絮絮叨叨的讲了会,讲完之后,葛子晋再次抬头,看向他。

    葛子晋问:“听懂了吗。”

    顾咎点头。

    葛子晋见顾咎听懂了,不等他多说,直接说:“既然听懂了,那就开始吧。”

    说完,重新坐回到游戏机前。

    顾咎无言的瞅了葛子晋一眼,直的跟着一块坐在了另一台游戏机前。

    ……

    五分钟后。

    柜台前的工作人员抱着一个巨大的海豹娃娃来到顾咎的面前,和他说:“恭喜您,您获得了一等奖!”

    顾咎伸手接过,下意识的回了句谢谢。

    一旁的葛子晋:“……”

    因为游戏币是葛子晋的,所以准确来说,这个娃娃也应该是葛子晋的。

    于是顾咎在将海豹娃娃抱过之后,转身便交给了葛子晋。

    顾咎说:“是用你的游戏币玩的,给你。”

    葛子晋:“……”

    葛子晋黑了脸,他感觉自己受到了侮辱。

    葛子晋:“不要。”

    顾咎表情诧异。

    葛子晋说:“我才不喜欢这种娘唧唧的玩意,你自己抱着吧。”

    说完,转身就走,连游戏币也不要了。

    顾咎抱着娃娃,看着还剩下的两百多枚游戏币有些无措。

    一旁的工作人员心神领会道:“我给您办张卡,您的游戏币可以存在卡里,以后再来消费。”

    顾咎:“谢谢。”

    等工作人员将卡弄好,已经过了好一会了。

    顾咎以为葛子晋早就抛下他走人了,没想到出了游戏城后,看到葛子晋就蹲在店门口等着他。

    顾咎一愣,问:“你没走啊。”

    葛子晋闻声,立刻想也不想的说:“走哪去?”

    顾咎没说话。

    过了会,葛子晋像是终于没忍住,问他:“你不是说你没玩过吗?”

    顾咎点头:“嗯。”

    葛子晋:“那你刚才怎么比我还厉害?”

    顾咎想了想,说:“运气吧。”

    葛子晋:“……”

    一次也就算了,这都两次了,葛子晋会信才怪。

    葛子晋突然懂了。

    葛子晋:“我知道你为什么会和薄上远的关系这么好了。”

    顾咎:“?”

    葛子晋:“因为你和薄上远一样讨厌。”

    顾咎默然。

    段纶也说过这话。

    说曹操曹操到,才说完薄上远,顾咎口袋里的手机便就响了起来。

    顾咎拿起手机看了眼,正是薄上远。

    顾咎停顿了会,才将手机接通。

    顾咎:“……喂。”

    薄上远声音冷淡:“在做什么。”

    顾咎有些犹豫。

    顾咎犹豫了会,小声回:“和我妈在一块聊天。”

    一旁的葛子晋:????

    他什么时候成他妈了??

    从顾咎刚才那一瞬间不自然的停顿里,薄上远一瞬间就看出他是在说谎了。

    薄上远:“说实话。”

    顾咎默了默,说:“和我妈同学的儿子在一块。”

    薄上远:“谁。”

    顾咎有些迟疑。

    薄上远:“说。”

    顾咎:“葛子晋。”

    电话那头的薄上远微微的皱起了眉头。

    薄上远问:“你们在做什么。”

    顾咎:“呃……逛街。”

    电话那头沉默了片刻。

    片刻后,薄上远问:“在哪。”

    顾咎:“嗯?”

    薄上远:“你现在的位置。”

    顾咎:“你要过来?”

    薄上远:“快说。”

    一想到自己逃了课的事情,顾咎便不由得有些心虚。

    顾咎小心翼翼的说:“我马上就回去了,你不用过来……”

    薄上远冷着脸,声音没有丝毫情绪的起伏。

    薄上远:“快点,我不想再重复第三遍。”

    顾咎抿了抿唇,然后乖乖的将地址报了过去。

    话说完,薄上远立刻将电话给挂断了。

    电话挂断之后,一旁的葛子晋好奇的问道:“刚才打电话的谁啊?怕成这副德行。”

    顾咎慢慢回头看向葛子晋,说:“你认识。”

    葛子晋想了想,说:“金世龙?不对,应该不是。以前你们b班的?……女朋友?”

    顾咎摇头。

    葛子晋拧了拧眉,说:“别告诉我是薄上远。”

    顾咎点头:“嗯。”

    葛子晋:“……”

    葛子晋眼角抽了抽。

    葛子晋问:“他这会过来做什么?”

    顾咎摇头:“不知道。”

    葛子晋表情奇怪了会,然后突然想到了什么。

    葛子晋勾住顾咎的肩膀,挑眉问:“薄上远……恐高吗?”

    顾咎想了想:“我不知道。”

    葛子晋嘴角上扬:“那待会你就知道了。”

    顾咎:“?”

    他们站在原地等了会,没等多久,薄上远到了。

    依旧是一身简单的白衣黑裤,但和以往不同的是,薄上远的手腕上今天戴上了一个手表。

    样子大方简单,却又极具逼格。

    简言而之,看着不便宜。

    葛子晋看着那个手表上的logo,嘴角抽了下。

    他觉得薄上远在对他炫富。

    在周围的女生的目光下,薄上远直接无视了顾咎身旁的葛子晋,来到了他的面前。

    薄上远垂眼看着顾咎手中的白色海豹,问:“谁的?”

    因为游戏币的钱是葛子晋出的,所以顾咎想也不想的朝一旁的葛子晋看去,说:“他的。”

    薄上远冷着脸,直接二话不说的将他怀中的海豹拽出,然后塞进了葛子晋的怀中。

    葛子晋:“……”

    那个海豹娃娃从顾咎的怀中消失之后,薄上远的脸色这才好了点。

    接着,只听薄上远面无表情道:“走了。”

    顾咎听话的正要跟着薄上远离开,走了两步后,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顾咎瞪大了眼,蓦地一把拽住了薄上远的手腕。

    顾咎说:“去哪?做什么?”

    薄上远回头看他,意有所指:“你觉得呢。”

    顾咎瞬间意会。

    然后,顾咎一下子缩了回去。

    顾咎摇头:“我不回去。”

    他死都不要回去补课。

    薄上远却误会了。

    薄上远不着痕迹的看了眼站在他身后的葛子晋,说:“所以,你想和他呆一块?”

    顾咎:“啊?”

    葛子晋见薄上远终于将视线转向了自己,于是走上前,冷哼了声,说:“……既然来都来了,不一起出去玩玩?”

    薄上远面无表情的看了葛子晋一眼。

    薄上远没反应,一旁不想回家补课的顾咎点了个头,复合道:“对啊。”

    薄上远闻声,幽幽的将目光转向他。

    顾咎缩了缩身子,心虚的移开了视线。

    少顷,薄上远慢慢的收回了视线。

    ……

    葛子晋带着两人去了游乐场。

    游乐场顾咎没去过,薄上远也没去过。

    顾咎是觉得一个人去没意思,而薄上远则是没兴趣。

    此刻,两个压根没去过的人望着眼前的游乐场兴致缺缺,而已经不知道去过多少次了的葛子晋则是一脸的兴致勃勃。

    葛子晋说:“海盗船玩吗,我请客!”

    顾咎:“好玩吗?”

    葛子晋:“特别好玩。”

    顾咎:“哦……那……就去试试?”

    十分钟后。

    顾咎神色平静,薄上远面无表情,葛子晋上吐下泻。

    顾咎瞅着扶着栏杆弯腰呕吐的葛子晋一眼,说:“……要不我们还是回去,不玩了吧?”

    葛子晋甩手,不服输道:“男子汉大丈夫,从不认输!不过就是吐了下,算什么!继续!”

    顾咎:“哦……那玩什么?”

    葛子晋:“云霄飞车!”

    顾咎抬眼朝云霄飞车的方向看去。

    顾咎:“你确定要玩这个?”

    葛子晋以为他是怕了,立刻便笑着反问道:“你怕了?”

    顾咎点头:“怕你受不了。”

    葛子晋:“……”

    葛子晋眼角抽搐了下。

    葛子晋:“我玩过这么多次,说我受不了?简直是开玩笑!”

    说完,三人上了车。

    十五分钟后。

    顾咎依旧神色平静,薄上远依旧面无表情,葛子晋继续上吐下泻。

    葛子晋扶着栏杆,只觉自己快把胆汁都要给吐出来了。

    顾咎看着葛子晋,到旁边买了三杯冰水,一人一杯。

    而就在他正要准备将水递给葛子晋,葛子晋也正要准备接过时,一旁一直没说话的薄上远突然伸手将水给截了过去。

    顾咎莫名:“?”

    葛子晋:“?”

    在两人疑惑的目光下,薄上远面无表情道:“我喝两杯。”

    葛子晋:“……”

    薄上远话还没说完,只听薄上远在说完刚才那四个字后,接着又轻描淡写的说了句:“要喝自己去买。”

    葛子晋:“……”

    葛子晋觉得,自己这辈子都不可能会喜欢薄上远了。

    葛子晋吐完,等缓过了神来后,真的自己亲自跑去买了杯水。

    葛子晋一边喝着,一边恨恨的咬着吸管,一遍悄无声息的瞪着一旁的薄上远。

    越看薄上远,便就越让人生气。

    葛子晋气愤的喝完了冰水后,仿佛出气一般似的将瓶子扔进了垃圾桶里。

    葛子晋生气的说:“不和你们玩了,走了!”

    说完,抱着那个白色的海豹,气愤的转身离开。

    顾咎注视着葛子晋离去的方向,眨了眨眼。

    葛子晋走后,薄上远那冷淡的脸色也随之跟着缓和了下来。

    薄上远淡淡道:“走吧。”

    一旁的顾咎掏出手机看了眼时间,见时间还早,便蓦地一把抓住了薄上远的手腕。

    顾咎说:“我还想去一个地方玩一玩。”

    薄上远挑眉,顺着他视线的方向看去。

    薄上远看到了摩天轮。

    见到摩天轮,薄上远眉心微动。

    虽然没去过游乐园,但一些传言却是听过的。

    其中就有一条:坐在摩天轮里,等到到达最顶端时,如果恋人抱在一块接吻,那么恋人就会永远的在一块。

    薄上远虽说对这些传言嗤之以鼻,但如果对方是某个小骗子的话……

    薄上远还未想罢,只见顾咎伸手指着摩天轮的方向,然后一脸期待的说:“你看到摩天轮后面的那个鬼屋了吗?我想去里面看看。”

    薄上远:“……”

    是他太高估某人的情商了。

    如果某人能想到这些,也不至于误会了一次又一次,那么久才意识到他喜欢他。

    然后,在顾咎的带领之下,两人一块来到了鬼屋前的售票处前。

    为了营造鬼屋的气氛,售票人员的扮相也十分的可怕。脸色苍白,阴着一张脸,脸上毫无笑意。不管游客如何与她搭话,她都只有一句:“门票60,谢谢。”

    但在薄上远到了之后,只见售票人员竟然对薄上远笑了笑,说:“小弟弟和朋友一块啊?”

    薄上远没什么说话的欲望,只淡淡的恩了声,一个字也没多说。

    售票说完,接着又‘特地’好心的叮嘱道:“里面可能有些吓人,到时候一定要特别小心哦。如果实在是害怕,就给姐姐……”

    不等她说完,一旁的顾咎沉着脸将一百二十块钱拍到她的面前。

    接着,他语气不佳道:“两张票,谢谢。”

    售票人员不满的嘟囔了些什么,然后闷闷不乐的将两张票递给了他。

    顾咎伸手接过,然后不高兴的瞪了薄上远一眼,小声说:“哼,拈花惹草。”

    薄上远微诧,反应过来后,忍不住低笑了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