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薄上远冷酷无情的催促下,顾咎木着脸,继续抄题。

    表白?他不知道表白是什么。

    ……

    顾咎的确是不打算表白,但这并不代表其他人不向薄上远表白。薄上远成绩好,长得帅,也不像其他男生那样一声的汗味,自然也就极受欢迎。

    既然受欢迎,那么前来表白的人,自然也会比一般人要多得多。

    因此,这天中午放学,两人才出校门,便就被一个高一的女生给拦在了门口。

    高二的女生因为已经都充分的见识过薄上远对女生是有多么的冷酷无情,所以虽然有心,但却迟迟不敢表白。因为她们知道,被薄上远拒绝的概率,高达90%。

    但高一的女生就不同了。

    高一的那些女生们才刚入校没多久,对于薄上远的性子,也只是略知一二,并不知道深浅,所以,高二的那些女生们不敢表白,她们敢。

    眼下,两人站在校门口外,而挡在他们面前的,则是一个穿着校服,身形娇小的高一女生。

    哦不,准确来说,应该是挡在了薄上远的面前。

    周围的学生陆续的从他们身侧经过,在见到眼下的这个情形时,瞬间便露出了你懂我懂的意会神情。

    而在意会了之后,有的人羡慕嫉妒恨,有的人则心绪复杂,有的人则不屑一顾,还有的,则不以为意。

    顾咎一开始并不明白这个女生为什么会突然拦住薄上远,但在见到周围其他人的神情之后,他便就一下子恍悟了。

    是啊。

    就算他不表白……也会有其他人向薄上远表白。

    想到这里,顾咎有些恍惚。

    那名高一女生在将薄上远拦下之后,接着转头对准顾咎,说:“不好意思,我想和薄上远学长单独说两句话,麻烦能离开一会吗?谢谢。”

    女生的态度有礼有貌,声音温柔,不疾不徐。完全找不到让人厌恶的感觉。顾咎完全没法讨厌,也没法一下子回绝。

    但这会,顾咎的脚底就好似在地面上生了根,一步也动不了。

    顾咎没说话。

    顾咎在飞快的思索,该如何婉转的回绝眼前的女生。

    而眼前的这名高一女生大概是看出顾咎想要准备回绝,便先一步的说道:“麻烦你了,我只要一会就好。”

    她眨了眨眼,楚楚可怜的看着顾咎。

    看着她那哀求的神情,顾咎犹豫了。

    犹豫的原因,一方面是因为她的模样看着实在是太过让人难以回绝。

    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她都已经这么恳求他了,如果他还是不答应,他怕她看出些什么来。

    而就在顾咎犹豫不决时,只见薄上远凉凉的瞥了眼前的这个女生一眼,然后二话不说的牵起了他的手腕,抬脚就走。

    薄上远牵着顾咎的手,直接绕开。

    至于女生想说什么,薄上远毫无兴趣,也不想知道。

    薄上远抬脚就走,将那名高一女生给晾在了原地。

    那名高一女生见薄上远理也不理,于是忍不住气愤的冲薄上远喊道:“喂——”

    薄上远充耳不闻,拉着顾咎上了车。

    周围的其它人幸灾乐祸。

    “就她也敢向薄上远表白?”

    “高一的新生就是年轻。”

    “表白之前也不去查查薄上远以前的事迹……”

    “人家高二的都没敢表白,她一个高一的跑过去表白,也是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

    “其实我觉得她长的还不错哎。”

    “我怀疑薄上远压根就不喜欢女的——”

    ……

    公交车上。

    上车了之后,刚才那个女生的声音和身影一下子被隔绝在车外。顾咎注视着离得越来越远的校门,心下长舒了口气。

    要不是薄上远抬脚就走,恐怕他刚才真的可能会答应了。

    顾咎心下正想着,这时,一旁的薄上远松开了他的手。

    手腕被松开,他一怔,下意识抬眼朝薄上远的方向看去。

    抬眼看去,只见薄上远神色冷淡,脸上没有任何笑意。

    眼下人多,周围一双双眼睛看着,实际上薄上远这会松手,再正常不过。但不知道怎的,顾咎的心里有些怪怪的,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

    因为……平时都是他主动开口让薄上远松手,薄上远才会松开的。

    才想罢,只听身侧的薄上远突然冷不丁的冒出一句:“刚才犹豫什么?”

    顾咎愣了愣,很快回神。

    顾咎抿了抿唇,说:“她求我,我……我不知道该怎么拒绝……”

    薄上远眼也不抬:“所以你就准备答应了?”

    顾咎呆了呆,回:“……我没有。”

    虽然他否认了,但薄上远的脸色仍旧没缓和上半分。

    薄上远说:“是么。”

    周围的气氛一下子下降了五度。

    无声的沉默于寂静在两人的周身环绕。

    一直到下了车,到了小区,乘上了电梯,两人都没再说话过。

    薄上远是无意开口,顾咎是不知道说什么。

    因为他刚才是真的犹豫了。

    按照道理,她是他的情敌,现在情敌要和薄上远表白,他理应毫不犹豫的回绝才对,可是他竟然犹豫了。

    他理亏又心虚,就这样一路无言的回到了家。

    回到家里,顾咎仍是一脸愁闷。

    顾咎在卧室里,拿着手机,将薄上远的头像点开又退回,一直都没等到薄上远给自己发消息。

    以往,如果薄上远生气了,虽然当时冷着脸不说话,但是等回到了家之后,便就会给他发消息,让他哄他开心。

    但是这会,薄上远一条消息也没。

    于是他决定自己主动的给薄上远发消息过去。

    【在吗?】

    删掉。

    【对不起我刚才不是有意的。】

    删掉。

    【不要生气了好不好?我错了。】

    删掉。

    【我是因为怕刚才那个女生看出些什么,所以才一时间没有回绝的。真的没有别的意思。】

    删掉。

    ……

    如此往复的经过了七遍输入又删掉的重复动作之后,顾咎无奈的放弃,趴在了床上。

    顾咎表情苦闷。

    啊……如果他刚才没有犹豫就好了,好后悔啊。

    顾咎扁着嘴,神色郁闷。

    然后,他找上了金世龙。

    【顾咎:在吗?】

    【可爱的小金金:怎么了?找我有事?】

    【顾咎:嗯……有点事情。】

    【可爱的小金金:什么事?说来听听。】

    【顾咎:薄上远好像……生气了。】

    【顾咎:我现在该怎么办啊?】

    【可爱的小金金:生气?怎么回事?】

    于是顾咎长话短说的将刚才放学的时候,一个高一女生挡在他们面前,要跟薄上远表白的事情,以及那个女生让他离开一会的事情都告诉给了金世龙。

    【可爱的小金金:……】

    【可爱的小金金:你傻吗?】

    【顾咎:……傻。】

    【可爱的小金金:她让你走,你还真的准备答应啊?你们是情敌啊喂!你未免也太大方了吧!】

    【可爱的小金金:你就不怕薄上远真的移情别恋?】

    【顾咎:我……】

    【可爱的小金金:别说是他,就是换成我,我也生气啊!】

    【顾咎:……对不起。】

    【可爱的小金金:你和我说对不起有什么用,你应该和薄上远说对不起才对。】

    【顾咎:那我现在和他说对不起有用吗?】

    【可爱的小金金:不知道。】

    【可爱的小金金:虽然不知道有没有用,但是不管怎样,你都得和他去道歉。有没有用是一回事,但道不道歉,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顾咎:那我什么时候去?晚上吗?】

    【可爱的小金金:肯定是这会,越快越好啊!】

    【顾咎:……哦。】

    顾咎回完哦,放下了手机。

    放下手机之后,他茫然了一瞬。

    要是……要是薄上远还是生气呢?那该怎么办?顾咎将头埋进被子里,表情苦恼。

    但三秒后,顾咎蓦地从床上蹦了起来。

    嗯,不管怎样,他都得去道歉才对。

    就算薄上远不接受。

    想罢,顾咎立刻换上鞋,来到薄上远的家门前。他伸手拍了拍门,喊了声薄上远,但无人应声。

    好在顾咎带了钥匙,见无人应声,他便用钥匙直接开了门。

    开门后,顾咎轻手轻脚的走进了客厅。

    客厅内空无一人。

    顾咎看着空落落的客厅,脚步停住。

    他轻轻的喊了声薄上远。

    顾咎的声音在偌大的客厅里回荡,显得客厅更加空落。

    但屋内仍旧没有回应,就好似空无一人。

    始终未得到回应,猜想薄上远不在家的顾咎沮丧的低下了脑袋,准备回家。

    就在他刚转身的一刹那,书房的门开了。

    书房门应声而启,薄上远那张一贯精致的脸出现在房门的另一侧。

    薄上远双臂环抱,斜斜的倚靠在房门边,问:“找我?”

    顾咎望着突然出现的薄上远呆了呆,然后很快回神。

    顾咎乖乖的嗯了声。

    薄上远挑了挑眉,似感到有些诧异。

    薄上远漫不经心的问:“找我做什么。”

    顾咎紧张的咬了咬唇角,说:“道歉。”

    顾咎说完这两个字后,便就不敢再去看薄上远了。

    他低着脑袋,等着薄上远的回应。

    薄上远愣了一瞬。

    薄上远反问:“道什么歉?”

    顾咎小声回:“中午放学的时候,我不是……不是……没有回绝那个……女生吗?”

    说到越后,顾咎的声音便愈发的细不可闻。

    最后,他说了句对不起。

    薄上远的确是有些生气。

    但是,在看到顾咎眼下的这副模样后,薄上远的那点气,便立刻就没了。

    在顾咎没看到的方向,薄上远唇角微弯,问:“然后呢。”

    顾咎眨了眨眼,莫名所以的抬起头:“……然后?”

    薄上远慢悠悠的问:“所以,你到底打算什么时候向我表白?嗯?”

    薄上远最后的一个嗯字,意味绵长悠远。

    顾咎一下子被哽住。

    在薄上远的注视下,他心虚的将视线挪开,看向别处。

    薄上远逐渐逼近。

    薄上远气势十足,在薄上远那极具压迫感的气势之下,顾咎额头上的冷汗越来越多。

    顾咎手指微颤,就是不敢去看薄上远一眼。

    他屡次张了张嘴,就是说不出那句我喜欢你。

    而就在薄上远即将要走到顾咎的面前时,顾咎像是终于鼓足了勇气一般,结结巴巴又极为小声的说了句:“我……我……喜……喜欢你……”

    说完,转身就跑。不消一会,就从薄上远的眼前消失了。

    薄上远见状,挑了挑眉,然后忍不住低笑了声。

    因为表白的缘故,下午和薄上远一块去学校的时候,顾咎害羞的不敢再看薄上远一眼。

    而至于薄上远,则全程满脸带笑,春风满面。

    那模样,就是和薄上远不熟的人,都能看出薄上远今天下午的心情不错。

    a班的段纶瞅着薄上远脸上的神情,立马就猜到了又是因为谁。段纶嘴角抽了抽,心下忍不住再次吐槽了句‘狗男男’。

    ……

    虽然薄上远在学校里的确有很多女生喜欢,但也不是所有的女生都会喜欢薄上远。

    就像顾咎一开始那样,顾咎最看不惯的,就是薄上远这种长得帅,成绩又好的人。所以,在一开始的时候,都不怎么给薄上远好脸色看。

    学校里那么多女生,自然也会有像顾咎这种的。

    所以,在高二b班的所有男生里,不止是薄上远,还有其它的几个男生也被女生给表白了。

    只见二组的一个女生拿着一封情书,在班上所有人‘yooooooooo’的暧昧视线里,脸红心跳的放进了三组一个男生的抽屉里。

    情书放好,女生害羞的回到了原位。

    一般对于这种班上的八卦,顾咎没什么兴趣,薄上远也从来没什么兴趣。所以,在平静的扫了眼之后,他便就很快的收回了视线。

    但一旁的薄上远却盯着刚才那个女生的方向不放。

    不止如此,薄上远抽出了他手中的笔,示意他抬起头,朝刚才那个女生的方向看。

    薄上远问:“看到了吗。”

    顾咎:“看什么?”

    薄上远:“情书。”

    顾咎:“嗯,看到了。然后呢?”

    薄上远:“我的呢。”

    顾咎:“嗯?”

    顾咎表情呆滞的望着薄上远。

    过了许久,他才终于找回自己的声音。

    顾咎:“啊?什么?”

    薄上远:“他都有情书,为什么我没有。”

    顾咎:“……”

    顾咎沉默。

    就在顾咎沉默的时候,只听薄上远接着轻描淡写的继道:“写好了明天给我。”

    顾咎:“……”

    薄上远话落,又想起什么。

    薄上远:“还有,不得少于800字。”

    顾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