阙菀妙冷不丁的从座位上站起,不止是顾咎愣住,坐在阙菀妙身侧的姚月也愣住了。

    姚月微愣,很快回神。

    姚月难以置信的看着阙菀妙,双眼瞪大。那表情,明显像是在表达着一句话。

    明明不是你写的!你在说什么胡话呢?!

    阙菀妙天天和姚月呆在一块,阙菀妙写没写情书,姚月自然再清楚不过。

    而且,最重要的是,在看完了金世龙发过来的小说之后,阙菀妙现在根本就不可能……给男生写情书了。

    这点,姚月也极为清楚。

    姚月看着阙菀妙,瞠目结舌,但阙菀妙却在桌底悄悄地拉了拉姚月的手指,表示让她放心。

    姚月见阙菀妙神色镇定,淡然自若,忍不住忿忿的轻哼了声,然后扭过了头。

    哼,随便你好了!

    讲台上的曹洛伶见阙菀妙站起来了之后,先是低头看了眼信封上的字迹,然后再次将目光转至讲台下的阙菀妙。

    曹洛伶蹙眉,怀疑道:“我怎么看这字迹,不太像?”

    每个人写字的时候,在字型上都会有些自己的习惯。比如阙菀妙的字偏方正,一笔一划,可这信封上的情书二字,却显得略微潦草了些。

    曹洛伶话落,讲台下的阙菀妙细声细气的回道:“因为……我太紧张了,所以字就写的不太好……”

    曹洛伶挑了挑眉。

    曹洛伶淡淡的说了句是么,算是勉强信了这个说辞。

    接着,曹洛伶放下情书,说:“五千字检讨,下课了交上来。”

    阙菀妙乖乖的应了声好,然后慢吞吞的坐下。

    话题就此揭过。

    阙菀妙长舒了口气,金世龙也跟着长舒了口气,但顾咎却是满心疑惑了起来。

    那封信,明明是他的,为什么阙菀妙会站起来?难道是她弄错了?

    顾咎拧眉,百思不得其解。

    顾咎疑惑了一节课,下课后,他犹豫着要不要自己主动去找阙菀妙问问。

    但是因为刚才那沓情书的缘故,现在这会,班上人心惶惶,胆战心惊。男生和女生别说是说话,就是对视都不敢对视一眼。生怕被曹洛伶给瞧见,然后误会在谈恋爱,接着便是写检讨请家长。

    不止如此,以前f班的学生似乎听闻了这事,甚至还特地跑上楼来,看他们的笑话。

    “在曹洛伶的班上谈恋爱,有种!”

    “牛逼啊,以前我在f班的时候,都不敢谈恋爱。”

    “你们猜是几千字检讨?”

    “我猜三千吧,哈哈哈。”

    “啧啧,看看这一个个灰头土脸的……”

    “有曹洛伶在,反正他们是别想着谈恋爱了。”

    以前f班的人纷纷嘲笑,一脸的幸灾乐祸。

    b班的男生女生苦着脸,一言不发。之前他们一直听说曹洛伶手段残暴,这会算是见着了。

    对于f班的嘲笑,顾咎的心里并没有任何的感觉。这会,他全身心的注意力都被另一样东西给吸引了。

    一个纸条。

    阙菀妙写给他的。

    只有两个字。

    加油。

    顾咎注视着纸条上的这两个字,两眼茫然。

    加油?什么意思?

    顾咎呆呆的注视了纸条许久,然后抬眼朝阙菀妙的方向看了过去,但阙菀妙的视线并不在他这。

    这会,阙菀妙低着头,一脸苦大仇深的写着检讨。

    顾咎看完阙菀妙,然后将视线转至身侧的薄上远。

    薄上远眼帘低垂,看向纸条内的加油二字,挑了挑眉,像是懂了什么。

    ……

    下午。

    因为上午那事,b班上的男生和女生之间不敢再走近,就是交作业的时候,都极为小心。生怕自己一个没注意,和班上的哪个女生走近了点,就被曹洛伶误以为是在谈恋爱。

    班上的所有人人心惶惶,紧张兮兮,在这个情景之下,顾咎也理应应该和班上的女生离远一点,最好一句话也不要说。

    ——起码在这段时间里。

    但是。

    顾咎实在是太想知道那个加油的意思了。

    想知道,是不是和那封情书有关。

    因此,在下午的最后一节课下,也就是要去食堂吃饭的时候,趁着老师也跟着都去食堂吃饭的时间,顾咎将阙菀妙叫到了学校里一个偏僻的角落。

    那个地方极偏,一般正常人都不会去那,所以不用担心会被发现的问题。

    顾咎将阙菀妙带到角落之后,废话不多说,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那个,阙菀妙同学……我想问问,那张纸条里的加油,是什么意思?”

    阙菀妙大概料到顾咎会亲自过来问,所以一点也不意外。

    阙菀妙微微一笑,回:“……就是你想的那个意思。”

    顾咎眨了眨眼,一脸茫然。

    阙菀妙犹豫了会,说:“我猜到了你在和……他谈恋爱的事。”

    之前阙菀妙一直不能理解,为什么薄上远高一的时候,明明和段纶相处的时间更久一点,但是薄上远却是和身在e班的顾咎最好。又是买饮料零食,又是打打闹闹……但是和段纶,却从来没这样过。

    阙菀妙一直百思不得其解,后来在金世龙给她看耽美书之后,她便就恍悟了。

    同时,也明白了,为什么在她要准备向薄上远表白的时候,金世龙会突然跳出来打断她。

    为什么?

    很简单。

    ——因为薄上远喜欢顾咎。

    在这里,阙菀妙没有说薄上远,而是指的他。

    虽然这里的确一般人都不会过来,但是为了谨慎,阙菀妙没有直接说名字。

    虽然阙菀妙没有直接点出薄上远的名字,但顾咎瞅着阙菀妙那欲言又止的神情,便就一下子了悟了。

    顾咎呆住了。

    他呆呆的望着阙菀妙,脑子一下子卡当。

    顾咎怔怔的开口:“你……你知道?”

    阙菀妙:“恩。”

    顾咎:“那么,你上午会站出来,也是因为……猜到那封情书,是我的?”

    阙菀妙:“恩。”

    顾咎一下子失去了所有的声音。

    他哑然失语。

    约莫是因为太过震撼了,顾咎过了好久,才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顾咎声音嘶哑:“……为什么?”

    阙菀妙颇为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没什么,就是顺便帮上一把拉。”

    顾咎抿了抿唇。

    他眼也不眨的看着阙菀妙,只见阙菀妙眼中带笑,脸上未有丝毫厌恶的意味。

    于是,顾咎忍不住问:“你难道……不觉得……恶心吗?”

    阙菀妙不解:“恶心?恶心什么?”

    说到这里,顾咎的声音不自觉的低了下来。

    顾咎小声说:“你难道不觉得,男生和男生……很恶心吗?”

    阙菀妙歪了歪头,一时间更为不解。

    阙菀妙反问:“恶心?为什么?”

    顾咎解释:“一般不是男生和女生之间谈恋爱吗?男生和男生……不是不正常吗?”

    阙菀妙莞尔,笑道:“只是少见,不是不正常。在国外,同性之间都能结婚了呢。而且我觉得,男生和男生谈恋爱,很萌啊。”

    顾咎似懂非懂。

    阙菀妙双眼微弯,腼腆的说道:“虽然现在同性之间还不能被大众所理解,但是我相信,迟早会有那么一天的,只不过是早晚的事。”

    顾咎愣了愣,沉默。

    就在顾咎沉默之间,阙菀妙抬手看了眼时间。

    阙菀妙说:“啊,时间不早了,我去食堂打饭啦!”

    说完,抬脚要走。不过,才走了两步,她突然又想起了什么。

    阙菀妙脚步一顿,回头。

    阙菀妙语笑嫣然道:“加油!”

    阙菀妙转身离开,走出角落的时候,碰到了薄上远。

    只见薄上远站在离他们角落处不远的地方,不知道站了多久。

    阙菀妙微微一愣,很快回神。

    也是,两个人现在在谈恋爱,黏在一块也很正常。

    阙菀妙知道薄上远性子冷,除了段纶与顾咎之外,不会轻易的和别人说话,所以阙菀妙十分识相的并不打算和薄上远搭话,朝薄上远微微点了个头,算作打了招呼之后,便打算离开。

    阙菀妙从薄上远身侧绕过,向前走了两三步后,她的身后突然传来了一声谢谢。

    是一个男声,声音冷淡又低沉,音线里,没有丝毫情绪的波动起伏。

    阙菀妙一怔,以为自己幻听。

    她难以置信的回过了头,朝薄上远的方向看去。

    但薄上远已经不再开口。

    阙菀妙站在原地,呆呆的注视了薄上远许久之后,才回过了神。

    她转过身,恍若灵魂离体一般,继续向前走。一直到了姚月那,她好似这才回魂,对姚月说:“我刚才好像听到薄上远跟我说谢谢了……”

    姚月一愣,立刻想也不想的抬手摸了摸她的额头。

    姚月问:“没病吧?”

    阙菀妙瞬间憋红了脸:“没有啦!我说真的!”

    姚月闻言,这才放下手,然后想也不想的说:“那你肯定是幻听,薄上远怎么可能会跟你说谢谢。这高二开学好一段时间了,他连话都没跟你说过,哪会说什么谢谢。再说了,他突然无缘无故的跟你说谢谢做什么?”

    阙菀妙想了想:“说不定是因为……早上那事呢?”

    姚月挑眉:“那你跟薄上远说了,你早上站出来,是帮着……那个谁,站出来的?”

    阙菀妙摇头:“没有,他不知道。”

    姚月耸了耸肩,说:“那不就得了,肯定是你幻听了。”

    阙菀妙:“哦……可能真的是我幻听了……”

    另一边。

    阙菀妙离开了许久之后,顾咎才终于后知后觉的想起了一件事来。

    对了!检讨!

    阙菀妙站起来帮他顶了罪,而检讨,就不应该再由阙菀妙写了,应该他来写才对。毕竟那封情书是他的。

    想罢,顾咎立刻抬脚追上去,然而还没跑上几步,便就被薄上远给拦住了。

    薄上远垂眼看他,淡淡的问:“去做什么。”

    顾咎指着阙菀妙的方向,说:“阙菀妙她……她早上是因为我……才站出来的。”

    薄上远:“所以呢。”

    顾咎毫不犹豫:“那检讨应该由我来写才对啊!”

    薄上远声音平静:“她已经写完了。”

    顾咎恍惚:“啊,原来已经写完了吗……”

    顾咎低着头,恍惚间,忽然意识到了什么。

    等等。

    顾咎蓦的抬头,问:“你早就知道了??”

    薄上远:“恩。”

    顾咎:“那你为什么不和我说。”

    薄上远:“没必要。”

    顾咎:“怎么没必要,如果你说了,检讨就……”

    不等顾咎说完,薄上远轻飘飘的将他截断。

    薄上远:“检讨就归你来写,然后被老师发现检讨书上的字迹是你的,接着被叫到办公室询问,两人一块请家长。”

    随着薄上远的声音,顾咎气势渐弱。

    顾咎小声嘟囔:“就算不写检讨,你也应该和我说一声嘛……”

    薄上远和阙菀妙都知道,就他一个人被蒙在鼓里。

    顾咎有些郁闷。

    不过这股负面情绪很快消散。

    想到阙菀妙刚才说的话,顾咎的心情一下子又开心雀跃了起来。

    顾咎说:“阙菀妙人真好。”

    薄上远淡淡的恩了声,对于这句话,并没有放在心上。

    然后隔天……薄上远就后悔了。

    ……

    隔日。

    约莫是因为内疚感作祟的缘故,隔天,顾咎总是想着对阙菀妙好一点。

    早上,给阙菀妙带吃的。

    中午,继续给阙菀妙带吃的。

    晚上,给阙菀妙打饭。

    下课的时候,特地给阙菀妙买饮料。

    至于薄上远……则完全被晾在了一边。

    在如此经过了两天之后,薄上远终于忍不住了。

    第三天的早上,薄上远沉着脸,一句话都不和顾咎说。

    觉察到薄上远的情绪不对,顾咎小心翼翼的问了句怎么了。薄上远幽幽的看了他一眼,丢出他那再熟悉不过的四个字。

    ——你觉得呢。

    不止是薄上远,阙菀妙也忍不住了。

    下午晚自习前,阙菀妙将顾咎拉到一个角落,小声和他说:“别送吃的啦,已经够多了。”

    顾咎迟疑:“可是……”

    阙菀妙说:“要是再这样继续送吃的,老师会以为我们在谈恋爱了。”

    顾咎啊了声,说:“对不起,我没想到这点。”

    阙菀妙语调一转,接着继道:“而且,再这样继续送,薄上远马上就会要生气了。”

    说到生气,顾咎词穷道:“呃……他已经生气了。”

    在阙菀妙的婉拒,和薄上远吃醋的双重作用之下,顾咎总算是放弃了给阙菀妙送吃的的念头。

    然后……他哄了薄上远好久,让薄上远又亲又抱,才终于让薄上远的心情开心起来。

    *

    转眼到了周末。

    周末这天,顾母准备上同学家玩。也就是葛子晋家。

    因为上次顾咎跟着一块去了,还和葛子晋认识,所以这次顾母也叫了他一块。

    顾母站在浴室里,一边对着镜子梳妆打扮,一边大声对着浴室外喊:“咎咎啊,快换衣服,我们一块出去!”

    这会顾咎正在拿着手机和薄上远聊天,听到顾母的声音,他将注意力从手机上挪开,问:“去哪。”

    顾母大声回:“去我同学那,就是你的同学葛子晋家!”

    虽然顾咎上次的确和葛子晋一块出去玩了没错,但比起出去玩,他还是更宁愿在家瘫着。

    而就在顾咎下意识的准备要回绝的时候,这时,他的手机界面上,突然蹦出两条让人触目惊心的消息。

    【1024:过来补课。】

    【1024:给你三分钟。】

    顾咎看着微信上的这两条消息,沉默了会,然后毫不犹豫的放下手机,抬头回:“知道了!我现在就换衣服。”

    回完,他重新拿起手机,飞快的给薄上远回了一条消息。

    【顾咎:我妈今天要带我出门,改天吧。】

    【1024:……】

    【顾咎:我妈催我了,不说了,再见。】

    【1024:……】

    ……

    葛家。

    葛家一如既往,没什么变化。

    因为葛子晋只是讨厌薄上远,对顾咎无感,所以顾咎一到葛家之后,葛子晋便就将他叫到了房里,一块打游戏。

    葛子晋不信邪,他就不相信,他玩了这么多年的游戏,就打不过一个游戏才刚入门的弱鸡。

    屋子里有两台电脑,一个台式,一个笔记本,于是葛子晋选了竞技类游戏。

    顾咎红方,葛子晋蓝方。

    ……

    十五分钟后,葛子晋over。

    顾咎,19杀,0死。

    葛子晋,0杀,10死。

    葛子晋默默无言的看了顾咎一眼,问:“你是不是开挂了?”

    顾咎:“我没有。”

    葛子晋:“我不信,你让我检查检查。”

    于是顾咎安静的将鼠标递给了葛子晋。

    葛子晋接过,然后真的开始认真的检查他有没有开挂。

    众所周知,现在的一些软件,很喜欢插入广告。比如你在打游戏的时候,游戏里有广告,比如你在看网页的时候,网页里有广告,甚至是你下载的一些软件,也会在屏幕的右下角时不时的跳出一个广告出来。

    这会,就在葛子晋一脸认真的检查顾咎有没有开挂的时候,屏幕的右下角突然弹出了一个广告出来。

    如果是普通的广告,那也就无所谓了,可关键是,这个广告上的图片……是两个男人。不过好在不是真人,是动漫的。

    葛子晋看着这冷不丁弹出来的广告,不耐烦的啧了声,二话不说的将其关闭。

    顾咎看着这一晃而过的广告页面,呆住。

    顾咎:“这是……”

    葛子晋头也不回:“广告。现在一些软件,跟特么狗皮膏药似的,天天推荐一些乱七八糟的广告,关都关不掉,烦死了。”

    听着葛子晋语气里那不耐烦的口吻,顾咎犹豫了会,说:“所以你是觉得刚才的……很恶心?”

    葛子晋想也不想:“这是肯定的啊。”

    顾咎心下一沉。

    葛子晋没有意识到顾咎的异样,接着说:“昨天给我推保健品,前天给我推荐什么女优,大前天给我还推什么胸罩……给我一个男生推荐胸罩?有毛病吧??”

    顾咎眨了眨眼,意识到不对。

    顾咎问:“你不是因为刚才的那两个男人……”

    葛子晋一愣,回头问:“两个男人怎么了?”

    顾咎迟疑道:“我还以为,你是因为刚才看到两个男人,才觉得……恶心。”

    葛子晋看着顾咎,表情怪异。

    葛子晋:“为什么要因为看到两个男人恶心?”

    顾咎呆住。

    葛子晋:“那里面又没我,我恶心个什么。”

    顾咎想了想,说:“如果……是现实里看到的呢?”

    葛子晋:“那又怎样?人家谈恋爱,关我屁事。”

    顾咎闭上嘴,不再问。

    虽然葛子晋语气恶劣,但顾咎却开心了起来。

    顾咎以为,人人都会觉得两个男人在一起,会很奇怪。

    但眼下看起来,似乎并不是这样。

    ……

    晚。

    顾咎心情大好,一回到家,就把这事和薄上远说了。

    说完之后,薄上远回了一条。

    【1024:所以,你今天,是去葛子晋家了?】

    【顾咎:……】

    【顾咎:对不起,我错了。】

    好了,这次又得重新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