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咎想也不想的马上认错,然而薄上远不知是没看见还是生气的缘故,没有回复。

    顾咎等了许久,仍未等到薄上远回复消息。

    顾咎盯着始终未有回复的页面默了默,然后站起了身,换好鞋出了自家大门,来到隔壁家大门外。

    顾咎故意没带钥匙。

    顾咎站在薄家大门外,抬手,小心翼翼的敲了敲大门。而答案就和他预想中的那样,没有回应。

    因为早有预料,所以他并不觉得意外。

    顾咎站在门外等了一两分钟,然后再次抬起手,又敲了下大门。

    ……这次依旧未有任何回应。

    自然,这也依旧在他的意料之中。

    早有意料,顾咎心如止水的站在门外又等了一两分钟,然后再次抬手去敲门。

    顾咎以为,他起码要敲上五次,薄上远才会开门,但没想到,才到第三次,薄上远便就按捺不住了。

    紧闭的大门蓦然被人从里给拉开,接着,薄上远那张一贯冷淡的精致面孔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此刻,薄上远静静地站在大门外,眼帘低垂,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看着薄上远的这副模样,顾咎瞬间得出了答案。

    ……恩,生气了。

    在头顶灯光的映照之下,薄上远那又长又密的睫毛在眼睑上投印出一片阴影。

    薄上远看着他,薄唇微掀:“钥匙呢。”

    顾咎脸不红心不跳:“忘了。”

    薄上远眉角微动,看着他,没说话。

    薄上远一贯聪明,怎么可能会信。这种蹩脚的谎话,也就只能骗骗段纶和沈滕他们了。

    顾咎说完之后,眨了眨眼,小心翼翼的问:“……生气了?”

    薄上远毫不犹豫:“没有。”

    顾咎了然。

    ……恩,好像真的很生气。

    于是顾咎伸出手,试探性的伸出手,捏了捏薄上远的手指。

    顾咎表情诚恳:“我错了。”

    薄上远没动,也没推开他的手。

    见状,顾咎微微上前了些,直接抓住了薄上远的手。

    然后,他轻哄道:“别生气啦,下次不会了。”

    薄上远虽然还是没动,但脸上的神色却是微微的缓和了些许。

    这回,薄上远终于有了声音。

    薄上远淡淡的问:“你们今天去做什么了。”

    生怕薄上远误会,顾咎飞快的回:“在家打游戏。”

    薄上远:“两个人一块?”

    顾咎毫不犹豫的点头:“恩,我和他一块……”

    薄上远:“两个人单独在一个房间?”

    顾咎再次毫不犹豫的点头:“是……”

    那个啊字还没说出口,顾咎突然意识到了有什么不对,声音瞬间戛然而止。

    顾咎颤颤巍巍的朝薄上远的方向看去。

    果不其然,正如他所料,刚才脸色稍缓的薄上远在一瞬间黑了脸。

    薄上远沉声道:“不晚了,回去睡觉吧。”

    说完,直接转身关上了大门。

    顾咎:“……”

    顾咎注视着眼前紧闭的大门,沉默了许久。

    少倾,顾咎转身回屋。

    回到家中,他拿起手机,发了个贴。

    #要是男朋友生气了怎么办?#

    帖子发出之后,很快得到了数条回复。

    1l:废话,当然是分手啊!敢生女人气的男人要不得!

    2l:一楼说的对。

    3l:二楼说的好。

    4l:三楼说的秒。

    5l:楼上的大哥们说的都有道理。

    ……

    楼主回复:可是……我是男生。

    ……

    112l:卧槽!!牛批!!

    113l:yoooooooo~~~

    114l:怎么办?洗干净了躺到他的床上去呗!

    115l:楼上说的对。

    看完帖子里一系列不正经的回复,顾咎决定,还是明天再看着办吧。

    他放下手机,趴在床上,深深地叹了口气。

    他起身只是想逃课罢了……根本没想其它的。

    ……

    第三日。

    以前顾咎从来不觉得薄上远记仇,但是自从薄上远知道他喜欢他之后,他这才发现,薄上远简直……记仇的紧。

    一天过去了,薄上远的脸色仍是没好上些许。

    以往薄上远的表情与脸色,只不过是略显冷淡罢了。这会,可就是冷若冰霜了。

    一天一夜过去,周六顾咎逃课去到葛子晋家玩的事,薄上远仍是记挂在心里。周一这天早上,两人照例一块出发去学校的一路上,薄上远就没个好脸色。

    薄上远心情不好,顾咎自然也跟着开心不起来。

    于是,就在电梯下降至第五层的时候,顾咎犹豫了会。

    顾咎犹豫了片刻,勾住了薄上远的手指。

    然后接着,在薄上远不解的目光里,顾咎微微的踮起脚,亲了上去。

    温热的唇一触及离,他轻声说:“别生气啦,我真的知道错了。”

    在顾咎诚恳的目光下,薄上远冷着脸无声的凝视了他片刻,然后握住了他的手。

    薄上远慢慢的收回视线,说:“以后不许再去他家了。”

    顾咎点头:“好。”

    点完头,顾咎偷偷地闷笑了声。

    虽然薄上远现在的确记仇不假。

    但是……并不难哄。

    ……

    四十分钟后,两人到校。

    两人就像以往一样,一块并排踏进教室内。顾咎目不斜视的朝自己座位的方向走去,而至于跟在顾咎身后的薄上远,则凉凉的扫了坐在一组的葛子晋一眼。

    坐在座位上的葛子晋突然莫名所以的收到薄上远这个敌视意味十足的眼神,当即不由得硬生生的打了个寒噤。

    葛子晋一脸懵逼。

    葛子晋:???

    他今天没犯事啊??

    *

    第三次月考结束后,天色渐凉。

    班上的女生们都换上了厚厚的毛衣和秋裤,男生们也穿的要比以往厚了许多。

    薄上远身为一个‘体贴’又‘无微不至’的贴心男友,自然也给顾咎买了一套冷天穿的新衣服。

    一套……熊猫装。

    不止是上衣和裤子,薄上远体贴至极的把熊猫手套和熊猫耳罩也一块买了,跟着衣服配套。

    买完之后的隔天,薄上远便就迫不及待的将这个礼物送给了顾咎。

    收到礼物的时候,顾咎是开心的。

    但是在拆开那个偌大的礼物盒之后,他便就一下子沉默了。

    顾咎看着盒子里的奇装异服,眼角抽了抽。

    他眼角抽搐了会,抬眼看向薄上远。

    只见薄上远目光灼热的看着他,然后一脸认真的问:“喜欢吗。”

    顾咎:“……你觉得呢。”

    顾咎本来是打算在冬天到来的时候,亲手给薄上远织一条围巾的。

    不过,眼下看来,还是算了。

    ……

    时间一晃而过,转眼到了平安夜。

    平安夜这天,两人自然是一块过的。

    这天晚上,薄上远特地下厨,做了一大堆吃的。

    而至于顾咎,则将自己这段时间,偷偷背着薄上远打好的围巾给拿了出来。

    虽然他之前说是算了,但是仔细想想,他除了亲自给薄上远打上一条围巾之外,好像也没有别的是能送给薄上远的了。

    所以……就还是继续织吧。

    这会是晚上七点。

    街上热闹非凡,而顾咎这会,则和薄上远一块,坐在餐桌边,等着开饭。

    对于围巾的这件事,因为顾咎从来没和薄上远说过,而且织这条围巾的时候,他都是背着薄上远织的,所以对于这条围巾,薄上远一无所知。

    眼下,顾咎抓着那个装着围巾的小盒子,有些紧张。

    他将盒子搁在腿上,拿起又放下,几度犹豫。

    顾咎在犹豫,到底是这会给薄上远,还是吃完了再给薄上远。

    还是……自己偷偷地放在卧室里的床头边,然后等自己回家之后,再用手机告诉薄上远。

    顾咎几经犹豫,始终做不了决定。

    坐在他正对面的薄上远终于看不下去了。

    薄上远直接朝他伸出了手,说:“拿出来。”

    顾咎‘啊?’了一声,一时间没缓过神来。

    薄上远简言概之:“你手里的盒子,拿出来。”

    闻声,顾咎抿了抿唇,慢吞吞的将手里的盒子递了过去。

    递过去后,顾咎低着脑袋,有些不敢去看薄上远的反应。

    因为他织的那条围巾,实在是……太丑了。

    如果说,别人的围巾织出来,能卖个五块十块的。他的,大概就是送给别人,别人都不会要了。

    薄上远接过盒子,漫不经心的问:“装的什么。”

    顾咎小声说:“你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

    薄上远目光深沉的看了他一眼,将盒子打开。

    揭开盒子盖,一条深蓝的的围巾躺在盒子中央。虽然薄上远并未织过围巾,但从这不规律的针脚来看,这条围巾绝对是才入门的新人织的。

    薄上远看完,再次将目光转向他,没说话。

    薄上远一时间没说话,让顾咎不由得有些忐忑了起来。

    顾咎略有些紧张的说道:“我第一次织……所以,不太好看。下次……可能就会好点了。”

    顾咎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准备将薄上远手中的盒子拿回去。

    但薄上远回绝了。

    薄上远挡住他的手,说:“既然你给了我,那就是我的了。”

    顾咎迟疑:“可是……这条不太好看。”

    薄上远反问:“是吗,哪里不好看。”

    顾咎微愣,一时间竟然说不上来。

    另一边,薄上远将盒子里的围巾拿起,然后慢条斯理的系在了脖子上。

    系完,薄上远垂眼看着脖子上的这条围巾,沉默了许久。

    薄上远眼眸深沉,宛如深潭一般,深不见底。

    以前,他一直觉得,这个世界无趣又乏味。

    但是现在……这个想法,早已在他的脑子里消失的无影无踪。

    在以前,薄上远眼中的世界,尽是一片黑白。冷清,空洞。

    他出现之后,便就逐渐的变成了彩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