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上远无声的凝视了脖子上的这条围巾许久,半响,就在薄上远准备开口说些什么时,坐在正对面的顾咎先一步小声开口道:“……再不吃,饭就要凉了。”

    薄上远默了默,然后低笑了声。

    吃完饭之后,顾咎坐在沙发上,打开了电视。

    电视里正放着综艺节目,节目里笑声不断,一时间让偌大又清冷的客厅变得热闹了些。

    但顾咎这会的注意力,都在别处。

    又或者说,在薄上远的身上。

    薄上远正在打扫厨房。虽然顾咎提过要去帮忙,但被薄上远二话不说的回绝了。于是他便就只好乖乖的到沙发那去坐着。

    此刻,顾咎坐在沙发上,电视虽然开着,但他的注意力,却全部都在薄上远那。

    薄上远的背后仿佛就像是长了双眼睛,他分明未回头,却知道顾咎在看他。

    只见薄上远背对着顾咎,突然冷不丁的丢出一句:“看什么。”

    薄上远话出,顾咎就像是心虚了一般,迅速的收回了视线,将视线转至面前的电视。

    但没过一会,顾咎又忍不住偷偷地朝薄上远的方向看了过去。

    这回,薄上远没再问,而是直接擦了擦手,转过身来,看向他。

    薄上远站在厨房那,隔着远处,冲他挑了挑眉。

    顾咎咽了口唾沫,犹豫了会。

    少倾,顾咎咬了咬唇,深吸了口气,像是终于鼓足了勇气一般,开口说:“那个,明天能不能……”

    薄上远眉心微动。

    顾咎纠结半响,才终于小心忐忑的说了句:“能不能放假?”

    明天周六,如果按照薄上远的性子,不出意外的话……又是补课。

    在高一的时候,薄上远给顾咎补课,顾咎感激又感动。

    但是在不间断的补了将近一年的课之后,顾咎现在对于补课,简直是闻风丧胆。

    人家学校都会放个寒暑假什么的,薄上远一天都不放过他!

    简直凶残至极!

    果不其然,在顾咎说完这句话之后,刚才还‘和颜悦色’的薄上远,在顷刻间变了脸。

    薄上远:“不能。”

    顾咎:“……”

    薄上远话落,顾咎脸上的所有笑容也跟着一并消失。

    顾咎木着脸开口:“……我讨厌你。”

    薄上远淡淡的恩了声,轻描淡写道:“没关系,我喜欢你就够了。”

    顾咎瞬间涨红了脸。

    顾咎红着脸,支吾半响,愣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顾咎瞅着薄上远那淡定自若的神情,关掉电视,倏地站起了身。

    他结结巴巴道:“我……我生气了!”

    说完,转身就跑了。不消一会的功夫,客厅里就没了顾咎的身影。

    顾咎离开之后,还留在厨房里的薄上远不禁忍不住低低的轻笑了声。

    顾咎气冲冲的回屋,到了卧室之后,立刻拿起了手机,开始发帖。

    #男朋友天天只想着给我补课,周末了也不肯放过我怎么办?#

    帖子发出之后,就像上一次那样,瞬间收到了n条回复。

    1l:恩爱狗,滚!

    2l:拒绝并踢翻了这碗狗粮

    3l:fffffff

    4l:妈的,辣眼睛。

    5l:大姐,放过我们这群单身狗吧!

    ……

    看完回复,顾咎表情纠结,一脸莫名。

    恩爱狗?他没有秀恩爱啊。

    顾咎瞅着帖子里那一堆怨气十足的回复,于是不解的将帖子的标题和回复一并截图,发给了薄上远。

    【顾咎:[截图]】

    【顾咎:为什么说我秀恩爱啊?我明明没有啊。】

    【1024:男朋友?恩?】

    【顾咎:……】

    【顾咎撤回了一条消息。】

    【顾咎:不早了,睡觉了。】

    【顾咎:晚安。】

    【薄上远:……】

    顾咎说完晚安之后,红着脸,放下了手机。

    另一边,薄上远接到了薄奶奶的电话。

    薄奶奶突然猝不及防的打了过来,薄上远看了眼电话号码,将其接通。

    接通后,薄奶奶的声音很快从电话的另一头传了过来。

    薄奶奶:“远远啊,明天回家吃饭吗?奶奶想你了。”

    薄上远想也不想的回绝:“这两天不回。”

    薄奶奶闻言,哀叹道:“远远这都多久没回来了,是不是已经不想见到奶奶了?”

    薄上远:“没有,奶奶您别这么想。”

    薄奶奶:“既然没有,那远远明天就回家来吃饭吧。奶奶给你买了好几套新衣裳呢!之前薄丞那小子还

    过来找我要,我都给回绝了。”

    薄奶奶将姿态放低,口吻几乎已经是低声下气了。

    薄上远抬手,揉了揉眉心。

    最终,薄上远无奈的应了声好。

    应完,薄奶奶的声音骤变,变得雀跃又欢欣。

    薄奶奶开心道:“那明天早点回家,奶奶给你做吃的!”

    薄上远:“恩。”

    薄奶奶想起什么:“对了,你喜欢的那个女孩子呢?也一块带过来给奶奶看看吧。”

    薄上远闻声一顿,下意识的朝墙壁那头的方向看了眼。

    看完,薄上远收回视线。

    薄上远淡淡道:“等过几天吧。还有,他不是……”

    薄奶奶:“不是?不是什么?”

    薄上远声音顿了顿,将那句不是女生给收了回去。

    薄上远:“没什么。”

    至于他喜欢的人是男生这件事,还是等以后再说吧。

    薄上远声音轻描淡写,薄奶奶便也没多想什么。

    因为现在已经有些晚了,所以聊了没两句之后,薄奶奶便就依依不舍的和薄上远道了别,将电话给挂断了。

    电话挂断之后,薄上远给某人发了条消息。

    【1024:明天放假。】

    这条消息才发出去,便就很快的得到了回复。

    【顾咎:真的???】

    薄上远在键盘上打下一个恩字,正要准备回复,但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薄上远眼眸微凝。

    【1024:你不是说睡了吗。】

    【顾咎:……】

    【顾咎:呃……没……没睡着。】

    【1024:……】

    薄上远没再发消息,顾咎等了会,一直没等到薄上远说明天放假的事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于是便就自己主动地问了一句。

    【顾咎:明天真的放假吗?】

    【1024:不早了,睡觉吧。】

    【顾咎:……】

    【1024:晚安。】

    【顾咎:…………】

    薄上远,是真的真的——记仇啊。

    顾咎忿忿的想着,气呼呼的上床睡下。

    *

    隔日。

    薄上远乘车到了薄家,一进主宅大门,便就看到了薄母那张令人熟悉的冷艳面容。

    薄上远脚步微滞,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变得比刚才要冷了些许。

    薄上远凉凉的扫了薄母一眼,很快将视线移开,然后转至坐在大厅主位上的薄奶奶的身上。

    薄上远轻声唤:“奶奶。”

    薄奶奶开心的应了声,赶忙站起身,便就要过去迎接薄上远。

    薄上远见状,大踏步上前,道:“奶奶您不用特地过来,我自己走过去就好。”

    薄奶奶闻声,停下脚步,然后很是欣慰道:“我们家的远远好像又长帅了点。”

    薄上远上前,扶着薄奶奶,安静的在沙发上坐下。

    坐下之后,正坐在他正对面的薄母开口问道:“……最近在学校里过得如何?成绩还好吗?和同学们处的怎么样?”

    薄上远好似没听见,毫无反应。

    薄母见状,表情一时间显得有些尴尬和无地自容。

    虽然她早就料到薄上远会是这个反应,但薄上远的表情,也未免太过无情了些。

    气氛一时间显得有些僵硬,一旁的薄奶奶见状,忙解释道:“你妈她就是想过来看看你……”

    薄奶奶的你妈二字,让薄上远的脸色顿时变得更冷了脸。

    之前的十六年里,她从未当她是他的母亲过,也从未尽过所谓母亲的责任过,这会突然‘悔悟’了,就屁颠颠的跑过来认亲了。

    生了不教又不养,却厚着脸皮称母亲。

    何极可笑。

    但薄奶奶问话,薄上远一般不会不回。

    只听薄上远淡淡的说了句是么,然后便没了话。

    气氛变得更为冷凝。

    薄奶奶心下微微的长叹了口气,立刻转移话题。

    薄奶奶说:“你和你喜欢的那个女生处得怎么样了?”

    薄奶奶话落,一旁的薄母愣住。

    薄母下意识问:“上远有喜欢的女生了?”

    薄奶奶笑:“是啊……”

    薄母正要下意识的继续问些什么,但这时,只听薄上远冷冷的插话道:“我有没有喜欢的女生,关你何事?这位阿姨未免也管得太多了一点。”

    薄母语凝。

    另一边。

    顾家。

    今天早上,顾咎特意睡到了十点才醒。

    如果今天要补课的话,薄上远会在九点零五分的时候,过来敲他家的大门,亲自过来(抓)找他。

    但是他一直睡到了十点,也没有见到薄上远的身影。

    所以,今天应该是的确放假没错。

    想到今天不用补课,顾咎今天的心情无比舒畅。

    他躺在床上,决定在床上瘫上一天。

    因为今天是周末,所以这会,群组里这会正聊得欢快,消息一条一条的往外蹦。

    【上天为什么要把我们四人拆开(4)】

    【可爱的小金金:大家起床了吗?】

    【沈滕:[游戏截图]】

    【沈滕:嘿嘿~】

    【(=nwn=):[图片]】

    【(=nwn=):正在看书ing……】

    【可爱的小金金:你们猜顾咎现在在干嘛?】

    【沈滕:这还用猜?】

    【(=nwn=):这会十点多了,应该是在薄上远同学家里补课吧。】

    看到这里,一直潜水的顾咎忍不住回了两条消息。

    【顾咎:……】

    【顾咎:我在床上。】

    发完这两条消息之后,金世龙震惊了。

    【可爱的小金金:什么?你现在和薄上远一块躺在床上??】

    【顾咎:???】

    【(=nwn=):??】

    【沈滕:?????】

    顾咎眼角抽了又抽。

    【顾咎:……我在自己的床上。】

    【可爱的小金金:哦……】

    【可爱的小金金:可惜了。】

    【顾咎:?????】

    【(=nwn=):???】

    【沈滕:???????】

    【沈滕:你们到底在说什么?为什么我一个字都看不懂??】

    【(=nwn=):我也是……】

    【可爱的小金金:咳,不可说,不可说。】

    【沈滕:?????】

    ……

    这个话题很快揭过。

    因为顾咎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十点,所以他和三人没聊上一会,便就到了饭点了。

    中午十二点半,顾母做好饭,站在客厅大声叫他出来吃饭。

    闻声,顾咎捧着手机走出卧室,继续和群组里的四人一块聊天。

    顾母见状,拧眉问:“咎咎,你这段时间,怎么老拿着个手机?不会是谈恋爱了吧?“

    顾母话出,顾咎身子一僵。

    看着顾咎的反应,顾母以为说中,想也不想的便将他手中的手机给抢了过去。

    手机被抢过,顾咎呼吸一窒,下意识的便想要将手机给抢回来。因为他和薄上远聊天的记录还在,如果让他妈给瞧见了……他不敢想。

    顾母见顾咎想抢回去,立刻抬手,将他的手给拍开。

    顾母沉着脸道:“真的谈恋爱了?”

    顾咎小声否认:“……没有。”

    顾母俨然不信。

    顾母低头看了眼他的手机屏幕。

    此时,群组里的三人正聊得欢快。

    顾母拧眉随手翻了下群组里的聊天记录,因为群组里的另外三人实在是太能聊了,所以顾母翻了好几分钟,都没能翻出什么。

    顾母见没什么,便就将手机又还给了他。

    顾母奇怪的看了他一眼,说:“里面又没什么,为什么不给我看。”

    顾咎没说话。

    顾母说罢,接着又道:“不是不让你谈恋爱,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等高中毕业了,你想和谁谈就和谁谈。但是只要没毕业,谁都不行。”

    顾咎低着脑袋,抿了抿唇。

    这个时候,顾父回来了。

    顾父带着公文包回到家,见顾咎脸上的表情不太对劲,便随口问了句:“怎么了?”

    顾咎小声回:“……没什么。”

    但他这副模样,哪像是没什么的样子。

    于是顾父转过头去看顾母,问:“是不是你刚才又说了什么了?”

    顾母哎呀了声,回:“我不过就是让他高中别谈恋爱嘛,等高中毕业了再谈。”

    顾父听罢,想也不想道:“高中谈恋爱怎么了?高中谈谈恋爱,就当调剂一下。以后等毕业工作了,还能回味高中谈恋爱时的那段青涩的时光,多有意思……”

    顾母蹙眉:“说的好听,要是成绩下降了怎么办?真的是。”

    顾母絮絮叨叨,顾咎垂眼,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