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

    学校。

    在忙了将近一年的时间之后,薄母总算是得以抽出了空,到城南去看看。

    薄母驱车来到城南高中,踩着一双十厘米高的高跟鞋,袅袅婷婷的走进了校园内。

    薄母气势初中,样貌美艳惊人,特别是那周身无形发散的高贵气息,让她和那些暴发户与巴着有钱人大腿的二奶一下子区分开来。

    因为薄母的上一次出现,在校园内引发了极大的震撼,所以这会,她一出现,除了高一的新生以外,那些高二高三的老生们一下子便就看出,这是去年来了一次的薄母。

    高二和高三的老生们围在一块,好奇的讨论她这次是为了什么来的。

    而至于高一的新生,则望着薄母那张堪比明星的初中面孔,直倒吸气。

    薄母出现在学校内的事情,薄上远自然不会不知道。

    不过薄上远并无反应。

    因为对于薄上远而言,她不过只是一介陌生人罢了。

    班上的同学讨论的热闹非凡,还一直直往薄上远的方向瞅。顾咎见了好奇,也忍不住看了眼。

    顾咎细细的将薄母端详了一遍,然后发现,对方的脸,似乎有点与薄上远相像。

    就如同其他人的反应一样,在发现对方的脸与薄上远略有些相像后,顾咎忍不住下意识的朝薄上远的方向看了眼。

    然而扭过头来,只见薄上远面无表情,就如同以往那般,没有任何的反应。

    想到之前一聊起家人时,薄上远便就会显得极为冷淡的神色,顾咎犹豫了会,最终还是什么都没问。

    ……

    薄母处。

    薄母在看了校门口旁一侧的校区平面图后,便直接目不斜视的上了四楼,到了四楼的办公室外。

    薄母站在办公室门口,摘下脸上的墨镜,对着里面的人微微一笑道:“老师,可以进来吗?”

    办公室里的人见到薄母,下意识的站起身,说:“……您快请进。”

    薄母踏进办公室内,第一反应,便就是去找之前在高一时,带a班的班主任。结果还没等她抬脚,只听坐在办公室右侧方向的一个女人慢悠悠的开口说:“我之前在高一的时候听说了,您是薄上远同学的家长吧?”

    薄母微怔,循着声音的方向看了过去。

    薄母问:“是的,不过您是……”

    曹洛伶抬眼看向薄母,不疾不徐道:“您好,我是b班的班主任。”

    薄母了悟,没多想。她想也不想的说:“这样啊,不过我是要找——”

    不等薄母说罢,曹洛伶淡淡的再次开口说道:“薄上远同学现在在b班,您要是有什么事,可以过来找我。”

    薄母愣住了。

    薄母问:“他在b班?怎么会?”

    曹洛伶看着薄母那错愕的反应,挑了挑眉,说:“他没和您说吗?”

    薄母闻声,表情略有些不自然道:“平时我和这孩子关系不太好,他不太喜欢我,所以学校里有什么事,一般都不会和我说……”

    曹洛伶了然。

    曹洛伶说:“他高二模拟考的成绩不太理想,就被分到b班了。”

    薄母闻言,表情不甚理解道:“他之前初中的时候,在学校里一直都是年级第一,怎么可能会——”

    不等她说完,曹洛伶再次将她截断。

    曹洛伶轻描淡写道:“一开始,我们以为,薄上远同学的成绩,的确是下降了。后来经过两次月考之后,我们这才发现,他是故意考差的。”

    薄母呆了一瞬。

    薄母:“……故意?”

    曹洛伶沉声开口:“是啊,应该是为了和他现在的同桌一个班吧。”

    薄母难以置信的重复:“为了和现在的同桌一个班,故意考差……”

    薄母一边重复着,脑子里突然想起了前两天,她在薄家主宅,听到的那句‘你和你喜欢的女生处的怎么样了’。

    薄母虽然和薄上远相处的不久,但经过这两年,她将薄上远的性子,也差不多摸清了一二。

    冷清寡淡,对于其他人的事,从不上心。也不愿意去交什么朋友,几乎不将任何人放进眼里……

    可这样的性子,却能为了现在的同桌,故意将分数考差。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现在的那个同桌,可能就是……

    薄母心下想着,忍不住开口问了句:“那个,我能问问,他现在的同桌叫什么吗?”

    曹洛伶哦了一声,说:“叫顾咎。”

    ……顾咎?

    薄母皱了皱眉,疑惑道:“……这怎么听起来,像是个男生的名字?”

    曹洛伶挑眉:“本来就是个男生啊。”

    薄母声音一滞。

    薄母表情僵硬道:“男……男生?”

    曹洛伶点头:“是啊。”

    曹洛伶说完,突然后知后觉的想起了一件事来。

    曹洛伶问:“对了,您突然到学校来,是为了……”

    薄母恍惚许久,才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薄母不自然的笑了笑,说:“啊,没什么,就是想问问他最近的成绩和情况。”

    曹洛伶点了点头,没多想,回:“挺好的,除了高二开学的那次模拟考之外,其余的时候,他差不多都是年级第一。除了不怎么爱说话,也不怎么喜欢回答问题之外,其他的地方都挺让人省心的。”

    薄母笑了笑,回:“是吗,那就好……”

    回完,薄母问:“我现在能过去看看他吗?”

    曹洛伶闻声,抬手看了眼时间。

    看完时间,曹洛伶复而抬头,说:“现在在上课,要不您等下课了再过去吧?”

    薄母轻声道:“我看一眼就走,什么也不做。”

    曹洛伶犹豫了下,最终还是点了头。

    曹洛伶:“……好吧,那您现在过去看看吧。”

    薄母点了个头,同曹洛伶道别后,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离开了办公室,薄母转身到了b班的走道外。

    怕被薄上远看见,所以薄母站在前门靠墙的方向,躲得极为隐蔽。

    她抬眼朝教室里的方向看去,视线轻飘飘的扫了一圈,很快找到了薄上远的身影。

    在找到薄上远的身影之后,她下意识的朝薄上远身侧的方向看去。看看薄上远为了降低分数,也要同班坐一块的同桌究竟长什么样。

    顾咎的身影很快映入她的眼帘。

    她瞅着顾咎那清秀且稚气未脱的面孔,微微的怔了一怔。

    原来薄上远喜欢的孩子,是这种样子的吗……

    她呆呆的望着顾咎的方向,这时,薄上远不知道是做了什么,只见顾咎郁闷的看了薄上远一眼,表情似有些生气。

    顾咎放下笔,将板凳往旁边挪了挪,将自己离薄上远离得远了点。

    薄上远见状,双眼微弯,眼底满是笑意。

    薄上远唇角上扬,开口和顾咎说了些什么,因为隔得太远,所以薄母完全听不清。

    但是,看着薄上远那一脸宠溺,眼中满是笑意的模样,让薄母彻底的呆在了原地。

    ……这么多年里,家中就没有人看到薄上远笑过。

    薄母眼也不眨的望着两人,少倾,薄母慢慢的收回了视线。

    看来他是真的很喜欢那个男生了。

    ……喜欢就好。

    至于是男是女,并不重要。

    薄母收回视线,拎着包转身离开。

    离开后,薄上远的视线似有若无的朝前门的方向看了眼。

    仅止一眼,薄上远便面无表情的收回了视线。

    *

    顾母自从上次怀疑顾咎在谈恋爱之后,不知道是不是顾咎多想,最近这段时间里,他总是能在饭桌上听到顾母聊起早恋的话题。

    这会,顾母顾父和顾咎三人一块坐在餐桌上吃着午饭,吃着吃着,顾母突然又聊到了早恋的这个话题。

    顾母突然开口问:“楼下老李的儿子,和班上的女生谈恋爱了,这事你知道吗?”

    顾父头也不抬:“知道啊,怎么了。”

    顾母眉飞色舞道:“不是发现儿子早恋了嘛,老李的第一反应,肯定就是让自己的儿子和那个女生分手。结果谁知道,他那儿子倔的狠,不仅不听,还说要和那个女生闹私奔。”

    听到私奔二字,顾父忍不住笑道:“都想到私奔去了?现在的孩子真有意思。”

    见顾父俨然没放在心上,顾母忍不住拔高了音调,一脸严肃道:“笑什么笑,我和你说正经的呢!”

    顾父想也不想:“人家孩子谈恋爱,关我们什么事?”

    顾母也同样跟着想也不想:“预防啊!要是我们家的孩子也早恋了怎么办!”

    顾父这回总算是抬起了脑袋,说:“早恋了就早恋了呗,什么大不了的事。”

    顾母难以置信:“什么叫大不了的事,这事可大了!高中不好好学习,就想着谈恋爱,还怎么能考个好大学?为了一个恋爱,是想要毁掉一生吗?”

    顾父不以为然的摆了摆手:“哪有你说的那么严重……”

    顾母快被顾父给气死。

    顾母胸膛剧烈的起伏,气冲冲的往嘴里扒饭:“不和你说了,完全说不通!”

    顾父无辜的耸了耸肩。

    顾母气的不再说话,顾父的注意力只在报纸上,所以也没再开口。

    至于顾咎,则全程沉默,一言不发。

    这个时候,顾咎的手机突然响了一声。

    顾咎只给薄上远一个人设置了提示音,所以这会是谁发过来的消息,不言而喻。

    顾母听到声音,下意识的看了他一眼。

    顾咎不敢拿出手机,怕信息内容被顾母瞧见,于是说:“……是骚扰广告。”

    顾母闻言,这才收回视线。

    顾咎舒了口气,放下心。

    ……

    这几日,顾母总是时不时的说起早恋的问题,引得顾咎也跟着不安了起来。

    以往,早上上学或者是晚上放学的时候,顾咎都会在路上和薄上远在一块‘打打闹闹’。

    但是现在,他怕被顾母给不小心看见,所以只要是在家,就特地与薄上远保持一定的距离,生怕顾母不小心的给看见什么。

    薄上远虽然气闷,但因为他在学校里解释过原因,所以除了气闷以外,也不能再多说些什么。

    薄上远想过和直接和顾母摊牌,但是被顾咎给惊恐的拒绝了。

    ……

    一个月多月的时间一晃而过。

    转眼,到了寒假。

    不知薄上远是善心大发,还是他的词典里终于有了人性二字,这次的寒假,薄上远决定将补课的事情放在一边,带顾咎出去玩。

    哦,还有段纶一块。

    自然,段纶是自己厚着脸皮,非要跟着来的。

    在得知这个消息之后,顾咎高兴地眉飞色舞,直问薄上远为什么会突然想带他去玩。

    薄上远是这么回答的。

    薄上远:”在家里不能亲亲抱抱,在外面总行了吧。“

    顾咎:“……所以你带我出去玩,就是为了亲亲抱抱吗。“

    薄上远:“恩。”

    顾咎:“……哦。”

    得知真正的答案之后,顾咎脸上所有的欢欣与雀跃,在一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

    薄上远要带顾咎出去玩,自然必须得经过家长的同意。

    顾咎忐忑了两三天,才终于鼓足勇气,将薄上远要带他出去一块玩的事情告诉给了他妈和他爸。

    在顾母和顾父的心中,薄上远成绩好,长得帅,品学兼优,简直完美至极。一听到是薄上远要带着他出去玩,顾母和顾父便立刻想也不想的同意了。

    同意罢,顾父感慨道:“上远这孩子是真的不错,要是能认成干儿子就好了。”

    顾母听了,噗嗤笑道:“人家家里那么有钱,那可能会认你当干儿子?别想了,洗洗睡吧。”

    顾父抱怨:“我就随口那么一说……”

    说到这,顾母也忍不住跟着感慨了起来,说:“不过上远这孩子对我们家的咎咎是真的不错,有时候我甚至觉得,有些太好了。要是我们家的咎咎是个女生的话,我都要以为他是喜欢我们家咎咎了呢……”

    顾父闻言,奇怪的瞅了顾母一眼,说:“都在胡说八道些什么,我们家咎咎是男生。”

    顾母:“我就假设一下嘛。”

    一旁的顾咎不敢再听,说了声‘我回屋了’之后,赶忙离开了原地。

    顾咎转身回屋,飞快的关上房门。

    他瘫坐在地上,只觉得心有余悸。

    本来在见到阙菀妙与葛子晋对男生之间谈恋爱的态度后,他对他与薄上远谈恋爱的这件事,便不由得抱了些许的期冀。

    期冀着,能够告诉爸妈,能被理解。

    但是眼下看来,是他异想天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