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去的地方是a城。

    因为离得近,段纶对这也比较熟悉,所以便将游玩的地点,定在了a城。

    段纶家在a城,所以车和司机,便就也都是段纶的人。

    前往a城的一路上,段纶兴致勃勃说了一路。因为说起来,他这还是第一次和姓薄的一块出远门。

    段纶兴致勃勃的将a城所有他觉得有意思的地方都给介绍了一遍,然而坐在后座上的两人却毫无反应。

    薄上远是懒得理,顾咎则是完全没听进去。

    顾咎安静的坐在后座上,思绪飘远。

    顾咎注视着窗边飞快掠过的景色,不知道怎么,心下有些发慌。

    就好像是感觉到有什么不好的事情会发生一般。

    薄上远约莫是感觉到了什么,扭头看向他,沉声问:“怎么了。”

    顾咎摸不清自己是不是多想,于是安静的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事。

    见状,薄上远又接着问了句:“困吗。”

    他下意识的再次摇了摇头。

    薄上远了然,然后说:“我困了。”

    闻声,顾咎望着薄上远那一如既往镇定又冷淡的神情茫然的眨了眨眼,说:“……那你睡啊。”

    后座位置宽敞,让薄上远躺下完全不是问题。

    但薄上远没动,而是朝他勾了勾手指。

    薄上远:“坐过来。”

    顾咎虽一脸疑惑,但却还是乖乖地朝薄上远的方向挪过去了些。

    然后下一秒,薄上远淡定自若的在他的腿上躺了下来。

    薄上远枕在顾咎的腿上,两只手顺其自然的跟着环住了他的腰。

    虽然在家里不知道已经抱过多少次,但从来没谈过恋爱的顾咎,每次在这个时候,都会忍不住微微的红了脸。

    顾咎微红着脸,不自然的别开了视线。

    坐在前面的段纶终于忍不住了。

    段纶:“喂!我还在这呢!!你们在我的车里做什么!!!”

    顾咎立刻下意识的道歉:“啊,对……”

    不起这两个字还没说出口,只听躺在他腿上的薄上远凉凉的丢出两个字。

    薄上远:“闭嘴。”

    顾咎愣了愣,第一反应还以为薄上远说的自己,而就在他正要准备乖乖的合上嘴时,只见坐在前面副驾驶位上的段纶表情颇为郁闷道:“呸,重色轻友……”

    顾咎默默地望天,脑中里只剩下了一个字。

    ……色?他吗?

    ……

    三个小时后。

    在经过了将近三个多小时的车程后,总算是到了a城。

    一到a城,段纶后母的女儿就给段纶打了电话过来。

    他的后母有两个孩子,一个大儿子,一个小女儿。小女儿的事情,还是他爸最近才让他知道的。

    至于为什么最近才让他知道……

    大概是怕段纶去祸害她吧。

    但他爸完全是多想了,段纶绝不可能会有那个心思。

    段纶后母的小女儿长得不错,完全继承了后母的姿色样貌,高挑出色,好看又引人注目。按理说,按照段纶那花心的性子,段纶肯定会对他这后母的女儿颇为照顾,然而实际上,却恰巧相反。

    正因为她是他后母的女儿,段纶对她的态度才尤为的恶劣。

    要是一般的女生,就算是长得一般,段纶也能好声好气的说上两句话。

    但是到了她这,段纶只想骂脏话。

    这会,段纶才接了电话,一个不耐烦的操字便瞬间脱口而出。

    段纶操了声,说:“我不是说了让你没事别打过来?是没听懂人话?”

    对方嘻嘻的笑了声,说:“哥哥别生气嘛,我也是想和哥哥亲近亲近。”

    段纶听着电话里刺耳的笑声,脾气一下子就上来了。

    段纶又骂了句脏话,回:“亲你妈,谁特么的要和你亲近了?有事快说,没事快滚。”

    电话里的女生委屈的抱怨了声‘哥哥好无情’,然后说:“哥哥是不是要到a城来玩?我也要跟着哥哥一块。”

    段纶直接骂了句滚,然后毫不犹豫的将电话给挂断了。

    挂断了之后,段纶转头看向躺在顾咎腿上的薄上远,不解道:“……靠,那小碧池是怎么知道我要到a城来玩的?”

    薄上远躺在顾咎的腿上,慢悠悠的把玩着他的手指,漫不经心的回了四个字。

    薄上远:“你觉得呢。”

    薄上远话出,段纶先是看了薄上远一眼,然后将目光转向一旁的顾咎。

    在顾咎茫然不解的视线中,段纶静静的凝视了他片刻,最后看向驾驶位上一路上都未曾说过话的司机。

    段纶不傻,一下子便懂了。

    段纶嘴角抽了抽,冷声道:“停车。”

    司机听话的停车熄火。

    下一秒,段纶歪了歪头:“开门,滚下去。”

    司机惊诧莫名的看向段纶。

    司机问:“少爷你这是……”

    段纶不耐烦:“我说了,滚下去。”

    司机默了默,乖乖的开门下了车。

    司机离开之后,段纶便直接从副驾驶位挪到了驾驶位上。

    段纶重新发动了油门。

    在离开的时候,段纶降下车窗,对着车窗外的司机恶狠狠的比了个中指。

    段纶:“回去转告我爸一句话,去t——”

    说完,段纶拉上窗,驱车就走。

    路上,段纶表情颇为嘲讽的说道:“我还以为我爸把我一个人丢在s城,就不管我了,没想到还挺关心我的,特地派了个人过来监视我,可真是让我好感动啊。”

    开车的一路上,段纶将他爸还有他继母的那档子破事都给说了一通。

    薄上远早就听过这些,自然没有任何感觉。

    而至于顾咎,在听了一段之后,终于忍不住了。

    顾咎小心翼翼的开口:“那个,段纶同学……”

    段纶头也不回:“怎么,是想同情我?我告诉你,不用……只要我还在家一天,那两个小杂种……”

    不等段纶说完,顾咎飞快的将段纶截断。

    顾咎:“我不是这个意思……”

    段纶:“嗯?”那是什么?

    顾咎:“你不是还没成年吗?要是待会遇到交警了,不是——”

    顾咎欲言又止,虽然没说完,但意思,已经在瞬间明了了。

    段纶眼角一抽。

    段纶记得死都不开车的某人,也经常说这么一句话。

    ——未成年人不得开车上路。

    此刻,段纶只有一个感想。

    坐在后面的两个狗男男,真特么搭啊!

    段纶眼角抽了又抽,回:“他们不敢抓。”

    顾咎:“为什么?”

    段纶:“因为我家有钱。”

    顾咎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然后又问了句:“薄上远也有钱,为什么他不开车?”

    段纶:“……”

    因为他有毛病。

    当然。

    这句话段纶没有说出口。

    ……

    在大概又经过了半个小时的时间后,终于到达了他们之前所选好的目的地。

    他们选的地方,是一家集温泉与滑雪场一体的店面,现在正于冬季,正好是泡温泉和滑雪的好时机,不过因为生意火爆,所以这个地方很难订到位置。但段纶有钱,就算位置再难订,对他来说,也只是小意思。

    段纶将车停好,然后开门下车。

    才一下车,段纶的笑容便就僵在了脸上。

    段纶注视着不远处,穿着深色羊毛外套的女生,脸上的笑容渐渐淡去。

    而那名女生在见到段纶之后,脸上的笑容顿时一下子更甚。

    她开心的朝段纶招手,喊:“哥哥~~”

    段纶瞅着她脸上那灿烂的笑容,低声骂了句日。

    另一边。

    段纶下车了好一会,顾咎还在车上和薄上远拉扯当中。

    顾咎木着脸注视着躺在自己腿上不动的薄上远,说:“到了,快起来。”

    薄上远一本正经:“我摔倒了。”

    顾咎:“?”

    嗯?摔倒了?

    顾咎:“你不是明明在车里好好的……”

    薄上远表情严肃:“要亲亲才肯起来。”

    顾咎:“……”

    顾咎直接伸手捂住了薄上远的嘴。

    认识薄上远越来越久,顾咎便也就愈发的发现,薄上远这个人……不止冷酷无情,还幼稚。

    段纶就站在车外,有其他人在的时候,顾咎是怎么也不好意思去亲薄上远的。

    顾咎耳根发红,小声说:“别闹了……段纶就在旁边。”

    听到段纶的名字,薄上远黑了脸。

    于是,便只听薄上演心情不快的啧了声,然后黑着脸坐起了身。接着,薄上远幽幽的瞥了车窗外的段纶一眼。

    同一时间。

    站在车外的段纶不知道怎么,突然打了个哆嗦。

    薄上远终于起身,顾咎赶忙开门跳下车。薄上远则也一并跟着黑着脸下了车。

    下了车之后,一个化着淡妆,样貌白皙可人的小女生蹦蹦跳跳的来到他的面前,笑着问:“你好,请问你是哥哥的朋友吗?”

    ……哥哥?

    顾咎莫名。

    就在顾咎莫名间,一旁的段纶凉凉的插话道:“不用理这个傻逼。”

    女生生气的跺脚:“哥哥你干嘛这样说人家啦!”

    说完,女生不经意的看到了车身另一侧的薄上远。

    她望着薄上远呆了一呆,很快,她的脸上再次又挂起灿烂的笑容。

    她笑着跑到薄上远的面前,说:“你好,我是段子萱,请问你是哥哥的朋友吗?”

    薄上远凉凉的扫了她一眼,很快收回视线。

    段子萱并不觉得挫折,一时间反而更加热情了。

    段子萱轻笑,软糯糯的撒娇道:“这位哥哥干嘛不理人家啦。”

    薄上远倒没什么反应,但是旁边站着的段纶忍不住恶心的直皱眉头。

    段纶:“还哥哥,人家可不是你的哥哥。有事快说,没事快滚,别站在这恶心我。”

    段子萱转过头,对着段纶无辜道:“是爸爸让我过来的,爸爸说你在这,就让我过来跟着你一块玩几天。”

    段纶嫌弃的回:“滚犊子,回家自己玩去,我没空。”

    段子萱委屈的低下脑袋:“那我回去跟爸爸怎么交代……哦对了,爸爸还说,如果你不同意,他就停了你的卡。”

    段纶默了默,再一次的骂了句脏话。

    段纶黑着脸,转身就走。

    顾咎默默无言的跟上。

    薄上远则如同以往那般,跟着顾咎一块并排走着。

    走了两步,段子萱突然来到了顾咎的身侧。

    段子萱偷偷地看了眼薄上远,然后小声问他:“……他有女朋友了吗?”

    顾咎诧异的看向段子萱。

    段子萱‘腼腆’的笑:“我就是好奇的问问。”

    顾咎哦了声,回:“没有。”

    女朋友的确没有,但是男朋友有一个。

    段子萱听罢,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段子萱眯眼冲他笑:“谢谢啦~”

    顾咎:“不用。”

    看着段子萱的笑容,顾咎拧了拧眉,心下有些微妙。

    错觉?

    ……

    店内前台处。

    段纶订了两间房。

    原本是三间,但是他看了薄上远一眼,默默无言的将三间改成了两间。

    这会,段纶拿了两间房的房卡,一张自己留着,一张默不作声的递给了某个小矮子。

    见状,段子萱也跟着伸出了手。

    段子萱问:“我的呢?”

    段纶想也不想:“没有你的。”

    段子萱先是看了顾咎一眼,又是看了薄上远一眼,最后看了眼顾咎手中的房卡。

    段子萱表情奇怪道:“你让他们两个人一间房,难道不是要把剩下的一间房留给我吗?”

    按照正常的思维,三个男生,也就会订三间房。

    段纶一间,剩下的两个男生一间,那么多出来的一间房,肯定就是给她的。

    段子萱说完,顾咎略有些心虚的别开了视线。

    顾咎心虚道:“我……我先上楼了。”

    说完,就像是生怕段子萱看出什么似的,自己先一步飞快的进了电梯。

    薄上远自然想也不想的跟上。

    两人走后,忍了一路的段纶总算是忍不住了。

    段纶语气恶劣道:“薄上远有喜欢的人了,你最好别打什么歪心思。”

    段子萱委屈的缩了缩脖子,小声说:“我……我没有。”

    段纶嗤笑:“你有没有,老子看的一清二楚,别特么在我面前装了。”

    段子萱眼角含泪,一副十足委屈的模样。

    段纶看了恶心,转身就走。

    段纶才一转身,刚才还眼眶通红的段子萱就好似变脸一般,瞬间收回了眼泪。

    段子萱急忙追问:“哥哥,我的房间呢?!”

    段纶头也不回:“滚!关我屁事!”

    段子萱生气的跺脚。

    不过很快,段子萱有了主意。

    段子萱眼珠子滴溜溜的转了转,坐到了一个正在看报纸的男人旁边。

    段子萱抓着那男人的手臂,小声撒娇道:“叔叔,你能不能把你的房间让给我啊?”

    对方一愣,然后想也不想的回绝道:“我这好不容易订上的——”

    段子萱眨眼,继续软绵绵的撒娇:“叔叔,我求求你了……人家好不容易来这么一次,结果却没有房间了,要想下次再来,都不知道是何年何月了。我……我有心脏病,医生说,说我活不过几个月了……”

    段子萱一边毫无压力的撒着谎,一边演技十足的低声抽泣。

    对方一下子便慌了。

    对方忙应承道:“好,你别哭……”

    在男人没看到的地方,段子萱狡黠的笑了。

    ……

    另一边。

    到了房间之后,顾咎直接呈大字状的倒在了床上。

    床上的被褥又绵又软,给人当了三个小时枕头的顾咎长长的舒了口气,只觉身处天堂。

    顾咎刚躺没多久,薄上远也跟着压了上来。

    顾咎望着薄上远,疑惑不解的说:“旁边不是还有……唔……”

    薄上远直接低头亲了上来。

    两人再次下楼的时候,已经是四十分钟后。

    其实在第十五分钟的时候,段纶就已经打电话催过一次了,但是没人接。

    见没人接,不过两秒,段纶便就懂了。

    段纶默默地将电话挂断,坐在楼下的大厅默默地等着,再没打过去。

    两人换好衣服一块下楼,顾咎身上那印满了猫爪图案的连帽外套一下子印入段纶的眼帘。

    段纶瞅了眼顾咎那略有些发黑的面孔,懂了。

    段纶眼角抽了抽,对某个小矮子略表同情。

    坐在旁边的段子萱也瞧见了顾咎身上的外套。

    段子萱的表情怪怪的。

    段子萱表情怪异道:“这个外套……是你买的吗?”

    顾咎摇头。

    段子萱释然:“我就说呢,一个正常的男生哪会穿这种衣服啊?正常的男生不都是穿黑色或者白色,谁会穿粉色啊。”

    顾咎没说话。

    薄上远凉凉的瞥了她一眼,同样的没说话。但眼神已经完全的冷了下来。

    完全没有感受到薄上远视线中的冷意,见薄上远朝她看了过来,段子萱脸上的笑容甚至是比刚才更加灿烂了。

    段子萱眯眼笑道:“我觉得薄哥哥穿的就很好,我就很喜欢。以后你就学着薄哥哥穿吧~虽然穿起来没有薄哥哥好看,但是一定要比现在的好多了。”

    段子萱笑吟吟的说完,薄上远面无表情道:“他的衣服是我买的。”

    段子萱脸上的笑容一僵。

    段子萱僵笑道:“是……是吗。”

    薄上远冷漠的收回视线,再没看她一眼。

    薄上远柔声问顾咎:“想吃什么。”

    顾咎:“都行。”

    薄上远:“海鲜?”

    顾咎:“好。”

    说完,薄上远牵着他的手,转身就走。

    段纶见状,急忙跟上。

    段纶:“还有我一个!”

    段子萱咬了咬唇,也跟了上去。

    ……

    餐厅二楼。

    这里因为开着滑雪场和温泉池,人流量大,所以附近的餐厅也多。

    也因为是旅游景点的原因,不止多,价格也比平常的要稍贵一点。

    当然,薄上远并不缺这点钱就是了。

    这会,四人一块坐在海鲜馆的二楼,一块吃着饭。

    顾咎和薄上远并排坐着,段纶便就只能和段子萱一块坐着了。

    段纶瞅着自己身侧的段子萱,表情嫌弃。

    段纶:“离我远点。”

    段子萱委屈:“哥哥,我又没做什么,干嘛这样嫌弃我……”

    段纶毫不犹豫:“我看着你就恶心。”

    段子萱默默地扒着饭。

    与此同时,坐在他们正对面的顾咎突然不知道吃到了什么,辣的直掉眼泪。

    顾咎结结巴巴:“好……好辣……”

    顾咎眼眶通红,眼角含泪。

    薄上远瞬间皱起了眉,将自己的水拿起喂了过去。等顾咎缓过了神来后,薄上远一边温柔的帮他擦着眼泪,一边低声问:“刚才吃什么了?”

    顾咎伸手指了指盘子里那一小坨像是牙膏的绿色物体。

    薄上远长舒口气,放了心。

    薄上远说:“那是芥末,比较辣。”

    说完,薄上远淡定自若的将那盘子芥末推给了段纶。

    段纶:“……”

    ——淦。

    但段子萱却是注意到了什么。

    段子萱看着两人,说:“你们看着好亲密啊,不会是在谈恋爱吧。”

    虽然段子萱是没说什么自己讨不讨厌男生和男生之间谈恋爱的事,但是从她的怪异的神情与声调来看,她的态度已经不言而喻了。

    顾咎身形一僵。

    薄上远冷冷的朝她看了过去。

    段纶没了笑。

    段纶厉声道:“段子萱,你要是再敢继续在这里瞎说八道,我就直接把你扔出去。”

    段子萱见段纶真的动了怒,低着脑袋,小声抱怨:“我不过就随便说了一句嘛……干嘛反应这么大。”

    段子萱心下一边说着,一边不动声色的看了顾咎一眼。

    既然反应这么大,也就代表……她说的没错。

    ……

    这次的饭点不欢而散。

    在段子萱说出那句话之后,顾咎没了胃口,吃了两句便就急匆匆的站起了身,要准备回房。

    顾咎要走,薄上远也不会继续留。于是顾咎一走,薄上远便也跟着走了。

    他俩一走,现在就只剩下段纶与段子萱二人。

    刚才那两人在的时候,段纶勉强还能无视段子萱,吃上一两口。现在身边只剩下段子萱一人了,他便瞬间没了胃口,丢下筷子就走。

    段纶一走,于是原地便就只剩下了段子萱一人。

    和他们三人不同,段子萱这会特别有胃口。

    段子萱一个人慢悠悠的把自己碗里的饭和菜吃完,打了个饱嗝后,这才慢悠悠的起身回房。

    段子萱一边往回走,一边掏出手机,低头给段纶发消息。

    【萱:哥哥~】

    【d&l:滚。】

    【萱:哥哥干嘛要这样对我嘛,我又没说什么。】

    没理。

    【萱:哥哥收到消息了吗?】

    依旧没理。

    【萱:哥哥~~~~~~~】

    还是没理。

    于是段子萱换了个方式。

    【萱:你有没有刚才那个男生的电话啊?】

    【萱:不是薄上远,是那个矮个子男生的。】

    消息发出去之后,果不其然,刚才还没反应的段纶瞬间回了消息。

    【d&l:你要他的号码做什么?】

    【萱:我刚才说错话了,想和他道歉嘛。】

    【d&l:呵呵。】

    【d&l:你骗鬼呢。】

    【萱:真的啦!】

    【萱:这还要一块相处上好几天,我也不想大家之间弄的很尴尬嘛。】

    【d&l:真的?】

    【萱:嗯嗯!】

    【d&l:你等等,我找找。】

    【萱:好的~爱你哥哥~】

    【d&l:滚,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