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

    顾咎的手机忽然收到了一条消息。

    【+179********:我是段子萱,不好意思打扰了,现在你有空吗?我有话要和你说。因为是很私密的事,所以我希望你能一个人过来。】

    手机冷不丁的响起,顾咎静默不语的注视着这条手机信息,皱了皱眉。

    ……恩?

    私密的事?

    顾咎注视着这条手机信息,不解的歪了歪头。

    段子萱有话要和他说?什么话?

    顾咎自认为他自己和段子萱并没有什么话能讲。而且,就算有话要说,恐怕……也不会是什么好话。

    他并不蠢,经过了晚上的事情过后,他并不认为段子萱还会喜欢他。

    顾咎盯着手机屏幕,一脸纠结。旁边的薄上远瞧见,直接二话不说的将他的手机拿过去看了眼。

    薄上远的视线轻飘飘的在手机屏幕上扫过,在瞧见内容之后,露出了一个冷笑。

    顾咎瞅着薄上远脸上的冷笑,小声问:“我……我该去吗?”

    虽然他并不觉得段子萱会说些什么好话,但不管怎么说,段子萱都是段纶的妹妹。如果他不去,好像……不太好?

    薄上远轻飘飘的将手机屏幕扫了眼,然后神色平静的将手机还给了他。

    薄上远淡淡道:“想去就去。”

    顾咎微愣,有些诧异。

    他还以为,薄上远不会让他去。

    不过顾咎不太想去。因为知道可能不会是什么好话,所以他一点也不想去。

    而就在他正要准备回绝的时候,这时,段子萱又发了一条消息过来。

    【+179********:是和薄上远哥哥有关的事,你真的不想过来听一听吗?还有,我想为今天晚上的事情和你道歉。如果可以的话,希望今天晚上你能过来一趟。】

    顾咎本来不想去,一见和薄上远有关之后,便就犹豫了。

    他犹疑了会,然后对薄上远说:“……那、那我去了?”

    薄上远淡淡的嗯了声。

    顾咎见薄上远没什么反应,便放了心,站起身,离开了房间。

    在他的身影从房门那边消失的一刹那,屋内的薄上远也跟着抬起了头。

    ……

    顾咎很快到了段子萱所说的地点。

    因为地方略偏,所以周围并没有什么人。

    段子萱站在那,不知道等了多久,小脸发红。

    段子萱仰头看着他,轻笑道:“顾咎哥哥可算是来啦~”

    顾咎向前走了两步,在差不多离段子萱只剩下三米之后,便就停住了。

    他隔着三米的距离,问:“你说吧。”

    段子萱微怔,脸上的笑容一时间更甚。

    段子萱轻笑道:“顾咎哥哥离我这么远做什么?走近一点啊。”

    顾咎摇头:“反正周围也没人,这样就好。”

    段子萱愣了愣,然后笑了起来。

    段子萱:“人家只是想为晚上的事情和哥哥道歉,哥哥干嘛这样防着人家?人家好伤心哦。”

    顾咎没说话。

    段子萱说完,见顾咎没什么反应,于是耸了耸肩。

    段子萱眨了眨眼,半真半假的说:“顾咎哥哥对不起,我晚上不该那么瞎说话,希望你能原谅我。”

    没料到段子萱真的是来道歉的,顾咎有些诧异。

    但很快,顾咎便就被打了脸。

    段子萱说完,接着又跟上了句:“不过顾咎哥哥真的在和薄上远哥哥谈恋爱吗?”

    顾咎皱起了眉。

    顾咎没答,反问:“你说是和薄上远有关的事,究竟是指的什么。”

    段子萱唇角微弯,轻描淡写道:“也没什么啦,就是薄上远哥哥的家里很有钱,必须要和有钱人家的女生结婚生子传宗接代的那种,如果顾咎哥哥在和薄上远哥哥谈恋爱的话,最好还是早点分——”

    手这个字段子萱还没说出口,一个冰冷的声音冷不防的插了进来。

    “这件事就不用你操心了。”

    话落,薄上远从顾咎的身后不远处现身,然后将段纶给拎了出来。

    薄上远冷着脸,面无表情的问:“你给的号码?”

    段纶瞪大眼睛,在薄上远的手下颤颤巍巍道:“靠,她只是说要道歉,没说还会说别的啊。”

    薄上远无声的注视着段纶,视线冰冷。

    薄上远松开抓着段纶的那只手,直接将其往段子萱的方向推了吧。

    薄上远朝段子萱的方向抬了抬下巴,丢出三个字:“处理掉。”

    薄上远意简言赅,段纶整了整衣角,然后朝段子萱的方向走了过去。

    完全没料到这个场景的段子萱僵住,忍不住一步一步的悄悄向后退。

    段纶微笑:“我之前就和你说过了,乖乖的呆着,别作妖。既然你不听,那就别怪我了。”

    段子萱笑容僵硬:“我……我也没说些什么啊……而且我刚才的那句,又不是撒谎……”

    段纶闻言,嗤笑道:“姓薄的可不管你撒没撒谎,只要弄得他不高兴了,他都不会轻易放过。”

    段子萱望着段纶那可怖的模样,后怕的咽了口唾沫。

    她结结巴巴道:“你不能……不能这样对我……你现在要是敢碰我,我回去了……就告诉爸爸去……”

    段纶好似没听见,直接抓住段子萱,拖了就走。

    段子萱大声尖叫。

    段子萱与段纶的身影逐渐远去,一直到终于看不见了之后,顾咎才重新将目光转向身后的薄上远。

    顾咎问:“你带段纶过来的?”

    薄上远:“恩。”

    顾咎:“这样啊……”

    顾咎了悟,然后沉默。

    段子萱刚才的那句话,一直不停的在他的脑子里回放。

    如果段子萱是撒谎的话,那么他还不会放在心上。

    可是,刚才段子萱和段纶说,她并未撒谎。

    寒冬的夜晚,夜风凛冽,顾咎站在原地,表情越发的沉默。

    顾咎突然想起,认识了薄上远这么久,他虽然知道薄上远家很有钱,但却不知道他家究竟有钱到怎样的程度。

    如果真的如同段子萱所说,薄上远家,是那种有钱到要必须和有钱人家的女生结婚,然后传宗接代的话……那么,他不可能和薄上远有未来。

    那么,也就像段子萱说的那样,他最好还是早点和薄上远分手才对。

    顾咎眼帘低垂,缄默不语。

    薄上远大概是感觉到了什么,靠了过来,将他搂进了怀中。

    薄上远低声轻哄:“不用担心,我会解决好一切。你只要……呆在我身边就好。”

    顾咎乖乖的恩了一声。

    男生和男生谈恋爱,不被大众所认同,这一直都是顾咎的心病。

    不担心……怎么可能?

    ……

    第二天,也不知道段纶究竟做了什么,段子萱消失了。

    连人带行李一块。

    段子萱消失之后,段纶的心情似乎都好了许多。只不过在见到薄上远的时候,段纶不免有些心虚。毕竟是他把手机号码给薄上远的。

    段纶的心情好了许多,但顾咎的心情却是逐渐的沉郁了下来。

    自然,不用脑子想,也能猜到是因为段子萱。

    顾咎心情不济,所以在a市和薄上远一块逛景点,吃小吃的时候,也没有当初那么开心了了。

    顾咎心思沉沉,表情沉重。

    顾咎心情不济,薄上远的心情自然也好不到哪去。

    特别是每当顾咎心情一特别不好的时候,薄上远便就会凉凉的看上段纶一眼。

    本来段纶是决定起码在a市起码玩上十天半个月才回家的,但是见顾咎心情不济,也怕再继续下去,薄上远迟早会忍不住将他杀人灭口,于是三人才在a市呆了不过三天,三人便就收拾好行李,准备回s市去了。

    段纶虽有些郁闷,但一想到这是因为他傻逼的把他的号码给了段子萱的缘故,因此,除了只能咬牙把这些账又给记在段子萱的脑袋上之外,什么也做不了。

    *

    三天后。

    也就是回家的这天。

    段纶郁闷的将行李收拾好,然后退了房。

    退房出了店,另外的两人早就已经站在停车场那了。

    段纶神色幽怨。

    郁闷的开门上车,段纶郁结道:“走吧,我的两个祖宗。”

    ……

    三个多小时的车程很快结束。

    段纶将两人送到小区外,同两人道了别后,便就转身驱车离开了。

    顾咎提着行李,站在小区外,望着眼前再熟悉不过的情景,长舒了口气。

    顾咎说:“走吧,回家吧。”

    说完,顾咎自己先一步的走进小区内。薄上远站在他的身后,静默不语的凝视了他片刻,跟了上去。

    电梯上,两人一路无话。

    顾咎心思沉重,不欲开口,薄上远则是在想些别的,所以也没开口。

    ‘叮’的一声,电梯抵达了十七层。

    随着电梯门开启,顾咎想也不想的拖着行李准备踏出电梯。

    而就在他正要准备离开电梯的时候,在他身后的薄上远突然将他给抓住了。

    顾咎茫茫然的回头,表情不解。

    回过头,只见薄上远静静地站在原地,问:“要回家了,不给你亲爱的男朋友来一个离别吻吗。”

    顾咎:“……”

    见顾咎不说话,薄上远催促:“快点。”

    顾咎抿了抿,小声说:“不要闹了。”

    薄上远好似没听见一般,握着他的手不动。

    在两人谈恋爱之后,不止是冷酷无情和幼稚,在脸皮上,他也觉得薄上远似乎要比以往厚了些。

    顾咎默了默,深吸一口气,准备踮脚亲上去。

    反正、反正都亲了这么多次了,就算多亲一次,也不算什么。

    他是这么想的。

    然而,就在顾咎正要准备亲上去的时候,只听不远处传来了一个他再熟悉不过的女声。

    “你们……在做什么?!”

    那声音震撼且又不可置信,像是看到了什么令人惊恐的情景一般,微微的发颤。

    顾咎心下一抖,立刻转过了身。

    一回头,只见顾母站在不远处,难以置信的看着两人。

    顾咎的脑子瞬间一片空白。

    顾咎虽然试想过,他妈迟早会在未来的某一天,知道他和薄上远谈恋爱的事。

    可能是在大学毕业后,有可能是在工作后……也有可能,是在高中毕业之后……

    他想过很多种可能,但绝没想到过现在这种。

    顾咎脑子空白,不知所措,而反观薄上远,要比他淡定的多。

    薄上远不动声色的拍了拍他的背,安抚下他的心神,然后接着,在顾母不可置信的目光中,淡淡道:“就如阿姨所见,我和咎咎在谈恋爱。”

    顾母腿下一软。

    过了许久,顾母才终于缓过了神。

    顾母声音艰难道:“上远啊,你在和阿姨开玩笑吧?你们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薄上远没说话。

    顾母在说到一半之后,也没了声音。

    现实就摆在这里,就算薄上远真的说刚才的情景只是开玩笑,恐怕顾母也不会相信。

    过了许久,顾母闭了闭眼,对着两人说:“你们过来。”

    说完,自己转身往回走。

    这时,顾咎终于回神,然后开始慌了起来。

    顾咎手足无措的抬头看向薄上远,结结巴巴的问:“……怎么办?”

    薄上远神色从容的握了握他的手,安抚道:“有我在。”

    闻言,顾咎稍微安心了些许。

    他咬了咬唇,跟着薄上远一块进了屋。

    进屋后,只见顾母表情严肃的坐在客厅内,一副俨然就像是要兴师问罪的模样。

    顾咎心下咯噔一跳。

    顾母看也不看两人,说:“坐吧。”

    顾咎乖乖的坐下,薄上远也跟着安静的坐下。

    顾母话不多说,直接开门见山:“你们什么时候开始的。”

    顾咎正要开口,但薄上远将他拦住了。

    薄上远先一步开口回道:“高一下半学期。”

    顾母震住:“从高一下半学期就——”

    薄上远淡淡的应了声是。

    顾母捂住了胸口。

    她明明没有心脏病,但是在听到薄上远的回答之后,她竟然有种心脏病快要发作的错觉。

    顾母拿起茶几上的杯子喝了口凉茶,等缓过来了之后,又接着问了句:“谁……谁先开始的。”

    薄上远:“我。”

    顾母的脸色这才稍稍的好了一点。

    但是随即,顾母又突然的想起了什么,问:“你一直对咎咎那么好,给他补课,又是给他买衣服零食,不会就是因为……”

    薄上远:“恩。”

    顾母哑然。

    她突然想起在高一开学的时候,她天天催着顾咎到薄上远家去跟薄上远打好关系的事了。

    难不成,就是因为她……

    顾母不敢再想,接着继道:“你们知道你们这样是不正常的吗。”

    薄上远沉声反问:“哪里不正常。”

    没想到薄上远竟然会反过来问她哪里不正常,顾母难以置信道:“你们都是男生!男生怎么能和男生谈恋爱?!”

    薄上远:“为什么不能?”

    顾母气急:“你到外面走一圈看看,都是男生和女生在一块,哪有男生和男生在一块的?”

    薄上远淡淡道:“如果看见了,您就会同意我和咎咎在一块了吗。”

    顾母想也不想:“绝不可能!男生哪能和男生在一起,你们现在立刻给我分手!”

    听到这里,顾咎终于忍不住了。

    顾咎小声喊:“妈……”

    顾母冷着脸:“住嘴,我没有你这个儿子!”

    顾咎眼眶泛红的闭上了嘴。

    顾母现在也难受的紧。

    顾母喃喃道:“之前我还在叮嘱,让你别早恋。你嘴上说着没有,结果却是骗我的!”

    顾咎没说话。

    顾母絮絮叨叨:“我怎么有你这样的儿子?!简直……丢脸!”

    说到这里,薄上远听不下去了。

    薄上远拧着眉头说:“如果阿姨您觉得丢脸,您现在就可以和他断绝关系,然后我带他离开。我家有钱,要养他一辈子,绰绰有余。”

    顾母声音一滞。

    顾母见薄上远不似在说笑,于是态度也跟着软了下来。

    顾母柔声劝:“上远啊,阿姨这是为你们好。你们两个男生,以后要怎么生孩子?”

    薄上远无动于衷:“可以领养。”

    顾母表情僵了一僵:“可那毕竟和自己没有血缘关系……就算再怎么养……”

    薄上远略有些嘲讽的回道:“血缘关系很重要吗,有的人,就算是有血缘关系,不还是照样的抛妻弃子。”

    薄上远说的是薄母和薄父。

    当然,新闻里这种人,也是屡见不鲜,没什么新意了。

    顾母见用孩子说不动,于是便换了个方向。

    顾母语重心长道:“就算阿姨现在同意了,以后你们都会被社会所歧视……被人指指点点,阿姨实在是不想看到你们这样啊……咎咎先不说,上远你长得这么帅,成绩这么好,要想交什么样的漂亮妹子不好,干嘛非要跟男生谈恋爱呢?而且,就算是阿姨同意了,你的家里人也不会同意啊。”

    薄上远面无表情:“如果您同意了,我现在就会带着他去见我奶奶。”

    薄上远话落,顾母震惊了。

    顾母这回终于意识到,薄上远是认真的。

    另一边,顾咎也跟着愣住了。

    而就在两人错愕的望着薄上远时,这个时候,顾父回家了。

    顾父拿着公文包来到客厅,见三人表情严肃,不由好奇的问了句:“……怎么了?”

    顾母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薄上远直接单刀直入。

    薄上远沉声开口:“叔叔,我想和咎咎在一起,希望您能同意。”

    顾父动作一顿,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顾父:“什么?”

    顾父先是看了眼一脸认真的薄上远,然后将目光转向坐在薄上远身侧,低着脑袋的顾咎,最后,看向顾母。

    顾母别开了视线,不敢和顾父对上视线。

    如果不是她当初非逼着孩子去和上远打好关系,可能也不会……不会变成今天这样。

    于是,顾父又问了一遍。

    顾父问:“刚才,什么意思?”

    薄上远淡淡的回道:“我在和咎咎谈恋爱。”

    顾父愣住。

    顾父慢慢的再次看向顾母。

    顾母没说话,点了个头。

    顾父的反应要比顾母沉稳许多。

    顾父沉默了片刻,问:“什么时候开始的。”

    薄上远回:“高一下半学期。”

    顾父声音微顿,又问:“这事你爸你妈知道吗?”

    听到爸妈二字,薄上远面无表情的回:“我没有父母,只有奶奶。”

    顾父低声回了句是吗,然后接着说:“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

    薄上远皱了皱眉。

    顾父知道薄上远这会在想什么,于是说:“叔叔和阿姨现在还有一时半会还有些接受不了,你先回去,让阿姨和叔叔缓缓。等过几天了,叔叔和阿姨再和你认真的谈一谈。”

    薄上远默了默,站起了身。

    薄上远:“我知道了。”

    薄上远站起身后,做安抚状的轻轻地揉了揉顾咎的脑袋,这才离开。

    顾父与顾母看着薄上远那宠溺十足的动作,心绪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