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大门的合上,薄上远的身影也便跟着消失在门的另一侧。

    薄上远离开之后,顾父重新将视线转向顾咎。

    顾父表情沉重道:“说吧,全部都仔仔细细的说出来。”

    他紧张的攥紧了手指,慢慢的开口。

    一个小时后。

    听完之后,顾父坐在沙发上,沉默了良久。

    顾母在一旁抽抽搭搭:“都是我的错,如果不是我当初一直让他去跟上远搞好关系,不然也不会……”

    顾父本就心烦,顾母还在旁边一直絮絮叨叨,抽噎个不停,于是顾父就更心烦了。

    顾父烦不胜烦道:“现在就知道后悔了?当初哪去了?当初我还劝过你,结果你说什么?”

    顾母不停的抹眼泪:“我怎么知道会……会……”

    剩下的话,顾母说不下去了。

    顾父也听不下去了。

    顾父不耐烦的皱了皱眉,说:“行了,这世上哪有什么后悔药吃,现在后悔有什么用。”

    顾母便不说话了。

    顾父说完,重新看向顾咎,问:“你现在是怎么想的?”

    顾咎低着脑袋,一言不发的抠着自己的指甲盖。因为太过用力,他的指甲盖已经有些开始发白了。

    他半天没说话。

    过了许久,他像是终于鼓足了勇气一般,小声开口道:“我……想和他在一块。”

    不管怎样,他……不想分手。

    虽然不想承认,他真的,好喜欢他。

    顾父再次沉默。

    一旁的顾母登时哭声更大,一口一个‘都是我的错’。

    顾父沉默了半响,然后说:“不行,必须分手。”

    虽然早料到会是这个答案,但是顾咎在听到这句话之后,还是忍不住微微的眼眶发热。

    虽然顾咎经常在他们面前撒谎,但是顾咎从来没有当着面忤逆过。

    但这次,顾咎带着哭腔说:“不要。”

    顾父态度强硬:“我不是在和你商量,我是在通知你。你明天就去和他说分手,如果说不出口,就我们来帮你说。”

    听着这番话,顾咎哽咽道:“为什么……男生就不能和男生在一块,必须和女生在一块吗?我不明白……明明国外已经有同性的婚姻法了,但是我却连恋爱都不能谈……”

    顾父无动于衷:“你以为,我是因为他是男生才让你分手的吗。”

    顾咎声音一顿,表情诧异。

    难道不是吗?

    顾父表情严肃道:“你现在才高二,17岁,都还是未成年。就算我现在同意你和他在一块,你能保证,你们能一辈子都在一块,永远不分手?”

    顾咎抿了抿唇,正要向顾父保证,但被顾父给打断了。

    顾父说完,不等他回话,接着继道:“你们正处于青春期,心性不定,现在的喜欢,极大的可能只是一时间的新鲜感与热度,过不了很久,这股新鲜感与热度就会很快的消失。一旦新鲜感消失,随之而来的,就是分手。我不是没经历过你这个年纪,对于你们这个年纪的男生,我再清楚不过。当年我上高中的时候,班上那么多的女生男生背着老师悄悄的谈恋爱,想着以后毕业了结婚,甚至是还把孩子的名字都取好了……结果呢?才不过半年,就分手了。”

    顾咎想反驳,但顾父再一次的将他截断。

    顾父:“人家上远长得又高又帅,家境又好,他现在的确是很喜欢你没错,但是你能保证他以后不会喜欢上别人?外面那么多优秀的女生……和男生,你就能保证,他永远只喜欢你一个?”

    顾咎沉默。

    他……不能保证。

    说到这里,顾父的表情也随之跟着愈发的沉重。

    顾父:“性别什么的,其实我都觉得无所谓,喜欢就好。但是,如果上远和你成绩一样,家境一样,或许,我还会考虑一下,但是……他与你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而且——”

    顾父的语调蓦的一转。

    顾父:“他家那么有钱,会同意他和一个男生在一块?”

    一般来说,有钱人的家里,最看重的就是传宗接代。

    就算相中的人家里条件不好也没关系,但是一定要能生孩子。

    顾父长篇大论的说完,顾咎彻底的没了话。

    他……无从反驳。

    也因此,他的心情也便更为的伤心和低落了。

    顾咎沮丧的坐在沙发上,低着脑袋,眼眶含泪。

    氤氲的水光在眼眶内打转,他忍着喉头里的酸意,强忍着没让眼泪掉下。

    顾咎没哭,但坐在他对面的顾母却是哭的厉害。

    顾母又是抹泪,又是擦鼻涕,几乎将茶几上的抽纸都给用光了。

    眼下时间已晚,顾父抬头看了眼时间,然后说:“……时间不早了,回屋睡觉吧。还有这几天,就别出门了,在家好好地想想。”

    顾咎咬着下唇,低低的恩了声。

    顾父看着他伤心的模样,忍不住无奈的长长的叹了口气。

    顾父拽着身侧的顾母起身,“走了,这么晚了,回去睡觉。别哭了,再哭楼下都能听见了。”

    顾母伤心欲绝:“我们家的咎咎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啊,都是因为我的原因吗?是不是因为我以前总是只问他的成绩,拿他和别人对比……”

    顾父不欲再提:“现在再说这些有什么用?别说了,睡觉。”

    说完,直接拽着顾母回了房。

    顾父顾母回房后,于是客厅便就只剩下了顾咎一人。

    他一人坐在客厅内沉默了许久,而后像是终于回魂了一般,慢腾腾的站起身,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他呆呆的直视着正前方,两眼无神。

    ……

    转眼,一个星期过去。

    七天的时间转瞬即逝,某人仍然没有消息。

    顾父说的是过几天再找他谈谈,但这一个星期过去了,却仍是没有消息。

    不管是发消息,还是打电话,又或者是亲自过去找人,他们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音信全无。

    薄上远逐渐没了耐性。

    前一两天,薄上远本还有信心,但时间一久,薄上远便也逐渐没了底气起来。

    顾咎是个什么样的性子,他最清楚。

    柔弱寡断、自卑、敏感内向、极易被动摇……薄上远怀疑,再这样继续下去,某人会和他说分手。

    但薄上远绝不会同意分手。

    可现在人见不到,电话也打不通,薄上远就算再怎么不同意分手,也别无他法。

    于是,随着时间的流逝,薄上远的心情也便就跟着愈发的恶劣了起来。

    *

    新年。

    不管心情再如何恶劣,但春节总是要回家过的。

    在顾咎消失不见的第十天,春节到了。

    薄上远并不想回去,但是在薄奶奶的再三催促下,薄上远只好不情不愿的回了薄家主宅。

    眼下,主宅内灯火通明,热闹非凡,然而薄上远却形单影只的坐在一旁的单人沙发上,好似完全与眼前的景象隔绝了开来。

    这次春节,薄奶奶将薄母也请了过来,毕竟不管怎么说,她也是薄上远的母亲。这么多年了,都没回来过一次,这次就算是格外的破例了。

    本来这次春节将薄母请过来的时候,薄奶奶还有些忐忑,因为她知道薄上远究竟有多么不喜欢薄母。薄奶奶以为,薄上远在见到这次春节薄母也在的时候,脸色会极为难看,又或者是嘲讽些薄母什么,但神奇的是,薄上远就好像是完全没看到薄母一般,直接无视了。

    一直到现在,薄上远都未曾抬头看过薄母一眼。

    哦不,应当说,薄上远谁也没看。

    从进屋之后,除了和薄奶奶打招呼的那会,其他的时候,薄上远就好像是完全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里一般,将其他的所有人都给无视了。

    虽说薄上远是一句话都没说,但看着薄上远眼下的这幅模样,就算是用脚想,也能猜到,薄上远这会的心情不太好了。

    于是,薄奶奶柔声问:“远远啊,怎么了,心情不好?”

    薄上远没反应,好似没听见。

    薄奶奶见状,便将音调拔高了些许:“远远啊,听见奶奶说话了吗?”

    薄上远好似这才回魂一般,抬头朝薄奶奶的方向看去。

    薄上远问:“恩?什么?”

    薄奶奶耐性十足的将刚才的话又重复了一遍:“远远心情不好吗?”

    薄上远顿了顿,淡淡的回:“没有。”

    薄奶奶听罢,幽幽的长叹了口气。

    薄上远到底心情好不好,她这个当奶奶的,怎么看不出来。

    但薄上远既然说没有,那么也就是他不想说了。

    既然薄上远不想说,那么她也就不好再问了。

    于是,薄奶奶换了个话题。

    薄奶奶笑着问:“对了,你喜欢的那个女生呢?这次怎么没带过来?带过来了奶奶给红包啊。”

    薄奶奶话落,旁边薄上远的大伯母忍不住笑道:“妈您这话可真是……远远还未成年呢。”

    薄奶奶想也不想:“未成年怎么了?未成年就不能收红包了?”

    大伯母叹气:“妈,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远远还未成年,这么小,以后会不会在一块都说不一定呢……您现在就让他把小女朋友带回来给红包……”

    不等大伯母说完,薄上远冷声将其截断。

    薄上远蓦的从沙发上站起了身。

    薄上远:“够了。”

    几人一愣。

    薄上远冷不丁的从沙发上站起身,然后沉声对薄奶奶说道:“奶奶,我先上去了。”

    说完,也不等薄奶奶回应,起身就走。

    几人愣愣的看着薄上远离开。

    注视着薄上远冷漠的背影,一旁的薄母皱了皱眉,沉吟。

    ……

    薄上远心情不济,在薄家主宅呆了不过三天的时间,便就回去了。薄上远走的时候,薄奶奶苦口婆心的劝了好久,但薄上远愣是铁了心,毫不动摇,最后还是回去了。

    时隔三天回到家,薄上远看着偌大又空洞的客厅,微微的闭了闭眼。

    他有些后悔了。

    后悔当初某人和他住在一块的时候,他为什么没能果断的搬家,带着某人离开。

    此时,另一边。

    顾咎在屋子里呆了将近半个月。

    这半个月里,顾咎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不想吃饭,也不想动。

    顾咎的这副模样,就连顾母也看不下去了,于是顾母在顾父那说情,让他偶尔能出去一两次。也就是说,出去和薄上远见见面。

    但他仍是关在自己的房里。

    顾咎呆在房间里,呆呆的坐着,脑子里一片空白。

    他什么也没想,反正就是坐着,不想动。

    虽然顾咎一天天的呆在家里什么也没做,一动不动的,但是他觉得……好累啊。

    他心神疲惫。

    在这段期间里,沈滕给顾咎打过电话,金世龙给他发过消息,段纶甚至也给他发过消息过,但是他一个人也没回。

    包括薄上远。

    但不同的是,前者是他不想动的缘故,后者是他不知道能回什么的缘故。

    就在眼见着这种情形要一直僵持到下学期开学的时候,这时,顾咎收到了两条消息。

    薄上远发过来的。

    【1024:我生病了。】

    【1024:身体又热又冷。】

    大概是因为在家里窝了太久,顾咎在见到这条消息的时候,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顾咎呆了呆,过了会,蹭的一下从椅子上站起,准备出门。

    但还没等到他走到玄关那,便就被顾父给拦住了。

    顾父拧眉,问:“去哪。”

    以往总是会问顾咎去哪的都是顾母,自从在知道他和薄上远在谈恋爱的事之后,现在喜欢问他去哪的,就变成了顾父。

    顾咎瞅着顾父脸上那冷凝的神情,慢慢的低下了脑袋。

    顾咎小声说:“……他生病了。”

    这个他,自然指的是薄上远。顾咎虽然没道明名字,但顾父并不蠢。

    顾父皱起了眉,问:“什么病。”

    顾咎低着脑袋,紧张的回:“我不知道,他说……说身体又热又冷。”

    顾父想了想:“感冒了?”

    顾咎正要说什么,但顾父将他给打断了。

    只听顾父说:“我拿药过去给他,你给我在家好好地呆着。”

    顾咎听着这话,有些委屈。

    顾咎:“我……我想……想过去看看他。”

    从高一到高二,薄上远这还是第一次生病,他好担心。

    但顾父十分冷酷。

    顾父:“又不是什么重病,不准过去,给我在家好好地呆着。”

    顾咎眼眶发红。

    顾咎带着哭腔说:“我只是去看看而已……爸爸。”

    顾父:“不行。”

    说完,顾父冷酷无情的拿了药,准备到隔壁家去。

    顾咎注视着顾父的背影,委屈的伸手抹泪。

    顾父拿着药,换好了鞋刚要出门,这时,大门被人给敲响了。

    随着门响,一个轻柔悦耳的女声从门外传了过来。

    “请问这是顾咎同学家吗?”

    女声话落,顾父疑惑的将门推开。

    推开之后,顾父看着门外身材高挑又美艳的女人,表情疑惑:“这里是他家,不过您是……?”

    在看到门外的女人一瞬,屋内正在抹泪的顾咎一下子愣在了原地。

    女人望着顾父,微微一笑。

    女人说:“您好,我是上远的母亲。”

    顾父张大了嘴。

    过了好一会,顾父才缓过神来。

    顾父问:“您好,不过您过来找我家孩子是……”

    薄母轻笑:“我家上远最近心情不太好,所以我就想过来问问您家孩子知不知道详细的情况。”

    薄母话落,顾父沉默了。

    顾父沉默了片刻,然后身子微侧,示意薄母进屋。

    顾父:“您进来吧,我来跟您说。”

    薄母点头:“好的。”

    薄母袅袅婷婷的换鞋进屋,进屋后,她对着站在客厅里的顾咎温柔的笑了笑。

    笑罢,薄母轻声问:“怎么哭了,跟爸爸妈妈吵架了吗?”

    顾咎紧张的捏着手指,没说话。

    虽然他之前见过薄母,但那只是远远地见了一见罢了,并没有真正的说过话。

    所以,他并不能确定,她在知道他在和薄上远谈恋爱之后,究竟会是个怎样的反应。

    一想到这里,顾咎连头都不敢抬了。

    顾父见状,说:“你先回屋吧。”

    顾咎如蒙特赦的长松了口气,正要转身回屋,他突然想起了什么。

    顾咎脚步踌躇,回头看向顾父。

    顾父瞬间意会,面色难看道:“别想了,不准去,回屋。”

    闻声,顾咎委屈的咬住了唇角,默默地转身回屋。

    顾咎转身回屋,默默无言的关上了大门。

    关上了大门之后,顾父迟疑的开口道:“这件事不知道您知不知道……说实在话,有些让人难以启齿……”

    看着顾父欲言又止的神情,薄母瞬间意会。

    薄母笑着道:“您是说,他们两个在谈恋爱的事?”

    顾父呆住。

    顾父问:“您知道?”

    薄母轻笑道:“是啊。”

    说完,薄母接着又补了句。

    薄母说:“难怪上远最近心情不好,原来是这样啊……”

    薄母作恍悟状。

    顾父看着薄母那俨然没将两人谈恋爱的事情给放在心上的模样,一下子皱起了眉。

    顾父问:“您难道对此就不想说些什么吗?”

    薄母疑惑:“说什么?谈恋爱的事情吗?”

    顾父说:“他们两都是男生——”

    薄母想也不想的回:“男生和男生就不能谈恋爱了吗?顾先生,现在已经是二十一世纪了。”

    顾父闻言,长叹了口气。

    顾父说:“我也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担心您会觉得……哎,既然您不觉得有什么,那就好。”

    薄母微笑:“既然您也能理解,那您为什么不同意他们谈恋爱呢?”

    顾父也不隐瞒薄母:“他们年纪太小了,心性不定,迟早有天会分手。既然反正都是要分手的,还不如先早一点分手,说不定以后……还能掰正回来。”

    薄母摇头:“如果性向一旦转变,要想再回去,是不可能的。我家的上远我很清楚,如果他一旦喜欢上了,就绝不会轻易的变心。反倒是您家的孩子,我比较担心……”

    说着说着,薄母的声音也不由自主的渐渐地低了下来。

    学校的环境毕竟比较单纯,等以后出了社会,就完全不同了。

    薄上远她清楚,专一,执着。一旦动心,绝不变心。

    但是顾咎……她就不能保证了。

    如果以后顾咎变了心,但薄上远却还是只喜欢他一人,那到时候她的上远得多可怜啊。

    可如果以后,顾咎也没有变心,那她现在让两个人强行分手……岂不是棒打鸳鸯吗。

    薄母深思,心思百转千回。

    少倾,薄母抬起了头。

    薄母笑了笑,说:“既然您只是担心两个人年级太小,心性不稳……那不然,跟我打一个赌怎么样?”

    顾父拧眉,等着她说完。

    薄母笑道:“既然您怕他们只是一时间的热度,那现在让他们先分开一年半的时间,也就是直到高三毕业。如果到时候,他们还是互相喜欢,那么到时候,您就不能再反对他们了。”

    顾父沉默。

    许久后,顾父应了声好。

    薄上远成绩好,品学兼优,除了喜欢顾咎这点,几乎没得挑。

    如果……

    如果他们真的是互相喜欢,那么在一块了,他就当是多了一个又高又帅的干儿子吧。

    顾父应完,蓦然又想起什么。

    顾父问:“对了,您家——”

    好似未卜先知,顾父还没说完,薄母便先一步的回道:“您不用担心,我会回去说服其他人的。”

    顾父松了口气。

    薄母微微一笑,和顾父道别离开,薄母走后,顾父将顾咎叫了出来。

    顾父问:“刚才我们说的那些,你都听到了吗?你们要想在一块,这一年半里,不得有任何联系,也不准有任何接触。”

    顾咎犹豫了会,点了点头。

    接着,顾父问:“那你的回答呢,能做到吗?”

    顾咎有些迟疑。

    见顾咎迟疑,顾父毫不犹豫道:“如果连一年半都做不到,可见你们现在只是一时间的新鲜感,我劝你们还是现在就分手吧。”

    本来顾咎还有些犹疑,在听到顾父的这番话之后,瞬间有了决定。

    顾咎深吸了口气,回:“好。”

    顾父深深的凝视了顾咎片刻,将旁边的药递给了他。

    顾咎不解:“?”

    顾父说:“把药给他,顺便跟他说清楚吧。”

    顾咎默了默,点了个头。

    ……

    薄家。

    顾咎蹑手蹑脚的用钥匙打开了大门。

    屋子里十分冷清,一片寂静。

    客厅里没人,于是顾咎拿着药穿过客厅,直接到了卧室。

    打开卧室门,只见薄上远闭着眼躺在床上,面色苍白。

    他上前,伸手摸了摸薄上远的额头。正如顾父所说的那样,感冒了。

    认识薄上远这么久,顾咎还是第一次见到薄上远这么虚弱的模样。

    他心疼的咬了咬唇角,转身回客厅烧了杯热水,然后重新回到卧室。

    顾咎端着热水在床边坐下,然后轻轻地拍了拍薄上远的脸,轻声唤:“薄上远,醒醒,起来喝药。”

    薄上远缓缓地睁开了眼。

    睁开眼之后,薄上远的第一句话便是:“你家终于肯放人了?”

    顾咎低低的恩了一声,将水杯端到薄上远的嘴边。

    顾咎:“喝药。”

    薄上远薄唇紧抿。

    薄上远:“不喝。”

    顾咎茫然不解的眨了眨眼。

    薄上远生气的控诉:“半个月了,连消息也不回一个。”

    薄上远神色幽怨,脸上就差写一句‘我生气了,快哄我’了。

    顾咎自觉理亏,声音也跟着小了起来。

    顾咎小声说:“对不起,我爸他……不准我跟你联系。”

    薄上远听了,二话不说的恶狠狠地掐了把他的脸。

    薄上远冷着脸说:“你就不会偷偷的吗。”

    大概因为太生气了,薄上远下手的力道极重,一下子在他的脸上掐出了一个红印。

    于是,顾咎也跟着生气了。

    不过顾咎没忘记薄上远这会还在生病,他生气的直接掰开了薄上远的嘴,把药往他的嘴巴里塞。

    顾咎:“吃药!”

    药塞进去后,不等薄上远反应,直接将杯子里的水灌进了薄上远的嘴里。

    做完这一切,顾咎将坐起身来的薄上远重新按回到了床上。

    顾咎板着脸说:“睡觉!”

    顾咎语气粗暴,一点也不温柔,但薄上远看着他这副模样,却是忍不住笑了出来。

    薄上远轻轻地搂住他的腰,慢慢的闭上了眼。

    感受到暌违已久的温度,薄上远紧绷了将近半个月的身子,也终于跟着放松了下来。

    然后,薄上远说:“我们私奔吧。”

    顾咎:“……啊?”

    薄上远睁开眼,说:“我有钱,可以养你一辈子。”

    顾咎这会终于明白薄上远在说些什么了。

    顾咎默了默,轻声说:“我爸爸,刚才……同意我们在一块了。”

    这本来应该是让人高兴的事情,但是他脸上那沉重的表情,告诉薄上远,这件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而接下来,就正如薄上远所预料中的那样,只听他语调一转,说:“但是……我们必须得分开一年半。这一年半里,我们不能联系,也不能有任何接触。”

    薄上远眉心微动,问:“你答应了?”

    顾咎犹豫了片刻,点了点头。

    薄上远长叹了口气,说:“好吧。”

    那语气,俨然像是认命了的模样。

    顾咎诧异:“你同意了?”

    薄上远淡淡的反问:“不然呢?”

    没想到薄上远竟然立刻就同意了,还准备花时间来说服薄上远的顾咎眨了眨眼,表情茫然。

    而就在顾咎茫然的状态里,刚才还极为温柔的薄上远一下子变了。

    薄上远伸手替他慢条斯理的理了理衣领,说:“要是趁着我不在,去和别的女生勾三搭四……恩?”

    话语里威胁的意味不言而喻。

    顾咎身子一抖,赶忙乖乖的摇头。

    摇头罢,薄上远的表情恢复正经。

    薄上远沉声道:“学习不许落下。”

    顾咎乖乖的点头。

    薄上远:“高考如果没有600分,后果自负。”

    顾咎犹豫了会,再次点头。

    薄上远:“还有……不准变心。”

    顾咎:“好。”

    *

    下半学期开学,不知道是动用了人脉还是金钱,薄上远又重新回到了a班去。

    而至于顾咎,则继续呆在b班。

    对此,在a班的段纶开心了一会,但是很快又意识到什么不对劲起来。

    等等。

    那小矮子呢???

    薄上远突然转到a班去了,b班的众人疑惑不解,纷纷过来问顾咎原因。

    顾咎支吾不语。

    而知道顾咎在和薄上远谈恋爱的金世龙与阙菀妙也同样的震惊了。

    两人知道薄上远高二开学时分到b班来,就是为了能和他一块,结果才不过半个学期,薄上远就又回a班去了???

    两人震惊,特地的将他约出去,忙质问他是不是和薄上远分手了。

    顾咎摇头否认,找了借口将两人糊弄过去。

    糊弄完,他望着a班的方向,长长的叹了口气。

    啊……一年半……

    突然觉得好漫长啊。

    *

    一年半后。

    高考结束,顾咎带着纸笔,和沈滕与金世龙两人一块离开考场。

    说来也是巧,三人正恰被分到了一个考场。

    三人一边对着答案,一边慢慢的往校门口的方向走,走到一半,他突然停住了。

    他看到了薄上远。

    只见薄上远静静的站在校门口处,似乎像是在等人。至于在等谁,不言而喻。

    想到这里,顾咎的脸上便不自觉的溢出一抹笑。

    薄上远虽然依旧是一身简单的白衣黑裤,却也依旧的引人注目。

    经过这一年半,薄上远的心性似乎得到了沉淀,比以往要更为的沉稳,面容也比以往要更为的冷峻。

    薄上远冷冷的站在那,面无表情。

    在路过的许多女生中,其中有不少女生想要找他搭讪,然而因为他的神色实在是太为疏离冷漠,所以便都退却了。

    顾咎双眼微弯,朝薄上远的方向小跑了过去。

    他一把扑进了薄上远的怀中。

    而就在顾咎正要准备说话的时候,只听薄上远凉凉的问了句:“能保证过600分吗。”

    顾咎:“……”

    他难以置信的抬头看向薄上远。

    顾咎怎么也没想到,时隔一年半,薄上远见到他的第一句话,竟是问他能不能考到600分。

    顾咎沉默。

    顾咎松开薄上远,然后表情严肃道:“我们分手吧。”

    薄上远:“……?”

    ……

    分手自然是不可能的。

    好不容易熬过了这一年半,怎么可能会分手。

    所以那当然是气话。

    薄上远一贯聪明,自然不会不知道这是气话,因此他直接将其无视了。

    然后,薄上远淡定自若的牵住了他的手腕,说:“走吧。”

    顾咎扭头同身后一脸开心荡漾金世龙与神色复杂的沈滕招手道别了之后,乖乖的跟着薄上远往前走,然后在众人艳羡的目光下,坐上了薄上远的那辆百万豪车上。

    薄上远如今已然成年,所以也就不需要再固守着什么未成年人不得开车上路的原则了。

    上了车,车身在马路上行驶了好一段路之后,顾咎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这并不是回家的路。

    于是他疑惑不解的扭头看向薄上远。

    顾咎:“我们这是要去哪?”

    薄上远:“见家长。”

    顾咎呆了呆:“……啊?”

    ……

    四十分钟后。

    顾咎战战兢兢的坐在薄家主宅内,坐如针毡。

    主宅偌大,简直就跟宫殿似的,让身为平民老百姓的顾咎惶恐又不安。特别是周围的人,虽然没说话,但是光是从那气势与样貌上来看,就能知道,绝对非富即贵。

    就在顾咎胆战心惊的坐在沙发上时,只见一旁的薄上远握着他的手,淡淡道:“奶奶,按照您说的,我把人带来了。”

    薄奶奶闻声,上下的将他打量了一遍。

    顾咎不自觉的咽了口唾沫。

    薄奶奶一时间没说话,顾咎便愈发的忐忑起来。

    这会,他的脑子里已经闪现过了无数个场景。什么给支票让他快滚、让薄上远和他现在分手、赶他离开这里……等等。

    而就在顾咎默然不语的想着这些时,薄奶奶拿起包,从包里掏出了一沓钱,递了过来。

    顾咎脸色一白。

    果然是让他和薄上远……

    还未等他想罢,下一秒,只听薄奶奶笑道:“远远这突然把你带过来,奶奶还来不及准备,所以就只有这么点,别嫌弃。等下次再来啊,奶奶再给你包个大红包!”

    顾咎望着薄奶奶,茫然的眨了眨眼。

    ……啊?

    顾咎愣愣的望着薄奶奶手里的这沓钱,茫然无措。

    薄上远没什么耐性,拉着他的手,直接帮着他将其接了过来。

    薄上远:“说谢谢奶奶。”

    顾咎呆呆的、听话的跟着说道:“……谢谢奶奶。”

    薄奶奶开心的应:“哎!”

    应完,薄奶奶想起什么。

    薄奶奶笑着问:“对了,你们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顾咎:“?”

    薄上远轻描淡写的回:“看他。”

    顾咎:“???”-

    end-

    番外·1

    这分开的一年半里,顾咎不敢懈怠,成天写卷子复习,生怕自己的成绩落下。

    虽然的确是苦了些,但是结果是令人满意的。

    顾咎成功的和薄上远考上了同一个重点学校。

    不过遗憾的是,虽然是在同一个重点,但是因为选择的科系不同,所以并不在一个班。

    薄上远对此很是不满,但顾咎觉得,能在一个学校就已经足够了。

    为此,他舍身‘安抚’了薄上远许久,才让薄上远消了气。

    又因为不在同一个系的缘故,所以两人也不能再像是高中时那样,天天都呆在一块了。

    毕竟课程是错开的,顾咎所选的教学楼和薄上远所在的教学楼相隔胜远,要见面,也比较麻烦。

    不过上了大学之后,顾咎的心性也比高中时要成熟了些。虽然他现在的确是不能再像高中时那样,天天和薄上远黏在一块,但是他觉得,虽然的确是没有黏在一块,但是他现在几乎无时不刻的都在和薄上远聊天联系,虽然不在一块,但是也没什么区别了。

    ……虽然薄上远并不这么认为。

    经过一年半的时间,薄上远变得要比高中的时候更为好看出众,在进入大学之后,还没过两天,就被评选成为了xx系有史以来最帅的系草。

    不止如此,在入校的一个月后,薄上远便就已经无情的拒绝了向他来表白的五个女生和三个男生(?)。

    不管是在高中还是在大学,薄上远永远都那么受欢迎。

    顾咎有些感慨。

    薄上远在大学时的作风依旧和高中时一样,高冷,不易近人。

    薄上远的这种作风,在女生堆里,自然受欢迎,但在男生那,就让人有些看不顺眼起来了。

    这会,寝室里的三人明明一开始是在商量着周末要去哪浪,结果说着说着,不知道怎么,就说到了薄上远的身上去了。

    和顾咎同寝的几个男生围在一块,提到薄上远,皆是咬牙切齿。

    “靠,我好不容易看中一个妹子,结果她竟然说她喜欢薄上远!”

    “我喜欢的那个前两天还和那个薄上远表白了呢!”

    “靠,不就是长得帅了点,成绩好了点吗?”

    三人咬牙切齿的说着,说着说着,其中一人突然想起什么来。

    “哦对了,顾咎不是和薄上远同一个高中的吗?”

    “同一个高中也不代表就认识啊。”

    “就是,你看看薄上远那性子,哪像是会和别人说话的样子。”

    顾咎本想说自己其实认识薄上远,但听到他们接下来的几句话之后,他还是默默无言的闭上了嘴。

    顾咎默默地闭嘴,这个时候,薄上远给他发了条微信过来。

    【老公:在做什么。】

    薄上远的微信名依旧是1024,但是在顾咎的手机上变成了老公。

    恩,你没想错。

    薄上远亲自替他改的备注。

    【顾咎:在寝室。】

    【老公:出来吃饭。】

    【顾咎:哦。】

    顾咎乖乖的应,从床上爬起,准备出寝室。

    寝室里的其他三人在瞥见他的动作之后,立刻扭头问:“顾咎同学,干嘛去?”

    顾咎乖乖的答:“吃饭。”

    三人坏笑,上前搭上了他的肩:“出去吃饭,怎么能不带上我们兄弟三个呢?”

    顾咎语结:“……还有另一个人一块。”

    三人立刻八卦脸:“谁。”

    顾咎语凝。

    看着顾咎支支吾吾的模样,三人立刻决定,无论怎样都要跟上去。

    于是,三人勾着他的肩膀,下了楼。

    下楼之后,一抬眼,便就看到了面无表情的站在楼下的薄上远。

    三人的第一反应,便就是绝不可能是薄上远。

    但才想罢,薄上远便就冷着脸朝他们的方向看了过来。

    薄上远先是看了搭在顾咎肩膀上的手臂一眼,然后慢悠悠的将视线挪向他们三人,没说话。

    但正是因为什么都没说,才看起来更为的渗人。

    顾咎指了指薄上远的方向,问:“你们还要去吗?”

    三人立刻摇头。

    顾咎了悟,然后抛下三人,抬脚朝薄上远的方向走了过去。

    走后,三人站在原地,半响才回神。

    “操,不是说薄上远从来不理人的吗!”

    “我特么哪知道!”

    “卧槽,我发现了什么!顾咎竟然和薄上远认识!”

    ……

    就在三人站在原地怔怔的发呆时,顾咎和薄上远已经走远了。

    不过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

    薄上远又生气了。

    虽然不知道薄上远在气什么,但是顾咎还是想也不想的乖乖认错道:“我错了。”

    薄上远闻声,凉凉的反问:“错哪了。”

    顾咎想了想,说:“……不知道。”

    顾咎仔细的想了一圈,他是真的不知道他错哪了。

    薄上远静静地看了他一眼,不再说话。

    顾咎幽幽的叹了口气。

    哎,恋爱真的好难谈哦。

    番外·2

    大一的寒假,薄上远带着顾咎回薄家主宅去了。

    对此,顾咎是抗拒的。

    因为薄家主宅实在是太吓人了。又大,人又多,而且一个一个长得又高又好看,气势十足。

    他坐在那,简直就像是呆在一堆凤凰里的一只野鸡似的。

    顾咎本来是拒绝的,但是薄奶奶亲自给他打了电话过来,让他去主宅那过玩几天。

    顾咎没法,不好拒绝,便就只能答应了。

    答应之后,顾咎紧张了好几天。

    不过顾父顾母更紧张。

    他们在知道薄上远家到底有多有钱之后,现在看着薄上远,那眼神,就好似薄上远并不是一个活人,而是一个能够自由行走的巨额支票一般。而在那张巨额支票上,被一个字给写满了。

    那个字叫——钱。

    在要到薄家主宅去的前两天,顾父顾母怕顾咎过去丢脸,于是特地的给他买了两套新衣服,让他穿过去。

    就算家里穷,哪也必须得穿的漂漂亮亮的,不丢家里的脸!

    但顾父顾母俨然是多想了。

    对于薄奶奶而言,顾咎能跟着薄上远到主宅来玩,她就已经很开心了。至于丢脸?压根就没这回事。

    ……

    第三天,顾咎跟着薄上远到薄家主宅后,他屁股还没坐稳,薄奶奶二话不说的便将一张崭新的支票给按进了他的手里。

    顾咎看着这张支票,两眼茫然。

    顾咎:“?”

    在他茫然无措的视线中,薄奶奶微微一笑,轻描淡写的说道:“我也不知道你喜欢什么,就只能给最俗套的东西了。上面已经盖了章,想要多少,你就自己填吧。”

    顾咎:“???”

    顾咎呆滞了许久,才终于缓过了神。

    顾咎下意识的便要将手里的这张支票给退回去:“我不能……”

    他才说了这三个字,手腕便就被坐在身侧的薄上远给捉住了。

    他不解的扭头看向薄上远。

    薄上远淡淡道:“拿着。”

    顾咎犹豫:“可是这……”

    薄上远静静地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他默然不语的与薄上远对视了一眼,乖乖的收下。

    收下之后,顾咎忍不住小声的问了句:“你奶奶……”

    话出,薄上远平静的纠正道:“是我们的奶奶。”

    顾咎小脸红了红,然后乖乖的将你这个字给删掉:“奶奶……是对所有人都这么大方吗?”

    薄上远否认:“不是。”

    顾咎眨了眨眼,下意识问:“那为什么……”

    薄上远眼也不抬:“因为你是孙媳妇。”

    顾咎瞬间涨红了脸,没了话。

    看着两人‘恩爱’的模样,薄奶奶心情大好。

    因为只要顾咎一在薄上远的身边时,薄奶奶便感觉到,薄上远的心情就会比以往要好的多,脸色也不再像以往那般阴郁冰冷。

    一开始薄母在和她说薄上远喜欢的人是个男生的时候,她本来还不同意。虽然她的确宠薄上远,但不管怎么说,她是老一辈的人,思想比较传统。所以薄上远喜欢男生的这件事,她一时半会很难接受。

    但是,在真正的见到顾咎之后,她心下的那股偏见,便就一下子荡然无存了。

    薄上远喜欢的那个孩子……也是一个可爱的好孩子。

    如果是和这个孩子在一块的话,她好像也不是不能接受。

    薄奶奶语笑盈盈,说:“以后要是有空,你们就多回来玩玩,顺便陪陪我。”

    薄上远抬眸轻轻地看了薄奶奶一眼,应了声好。

    薄奶奶听着这声好,眼眶微微的有些发热。

    当初,她和薄上远说了好久,都没能让薄上远说出这个好字。

    这个时候,薄上远大伯母的小女儿来到了几人的面前。

    大伯母的小女儿四岁,可爱又粘人,最近才学会说话。

    只见她迈着小步子来到茶几前,将茶几上的橙子拿了起来,准备剥着吃。

    但她的手指又小又短,她拿着橙子剥了半天,就好像是在给橙子抓痒一般,剥了半天都没能剥一块橙子皮下来。

    于是她直接伸手将橙子递给了离的最近的顾咎。

    她软糯糯的撒娇道:“哥哥,能不能帮阮阮剥一下这个橙子?”

    顾咎说了声好,将其接过。

    他仔细的剥完,然后再递给了她。

    顾咎:“好了。”

    她开心的笑,说:“谢谢哥哥!”

    说完,她踮起脚,趁着他不注意,飞快的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

    一旁的薄上远瞬间黑了脸。

    薄上远决定收回刚才那个好字。

    作者有话要说:  我不太明白你们不烂尾的定义是什么,我认为我自己改写的已经都写了,男主的性格变得阳光,男主的父母也发生了转变,两人也得到了父母的支持理解……还写什么?不太明白。

    再写什么误会小三,吃醋分开复合?我真的不喜欢写这个。

    如果是日常的话,我真的不擅长写日常,前几章的日常,水的不行,有读者指出来,我都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既然没什么好写的了,那就完结。

    如果辜负了你的期待,实在是抱歉.

    我的每一本都是探索,上一本让我知道了不适合写古代,这本让我知道自己不适合写日常甜文,所以不会再去写了。

    如果你因为文案受到了欺骗,觉得生气,那我只能道歉。你要刷负或者骂我,我毫无怨言.

    最后说一句抱歉。

    这个作者号不会再继续更文了。

    未来有缘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