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我的大明不是这样的 > 第二章 追兵
    陈耀走进后,发现躺在地上的是一名年轻的女子,此刻双目紧闭面色苍白,一副不省人事的样子,只是即便如此陈耀依然可以看得出这名女子那高挑的身材和极为俊秀的模样。

    而且看样子这名女子似乎还是一名练家子,只见她身着青色窄裙,但双袖为窄小谨慎,头发被一条红布包着,身上还有一袭披风,不仅如此,陈耀还发现这名女子身边还放着一把雪亮的斩马刀。

    或许是陈耀陈耀的脚步惊动了正在痛哭的女孩,当她回过头来,看到衣衫褴褛的陈耀后吓得尖叫了一声。

    陈耀见状赶紧说道:“姑娘莫慌,我只是路过的,只是实在是口渴难耐,不知姑娘是否有水,能否给我口水喝。”

    看到衣衫褴褛面目难辨的陈耀,少女一边紧紧搂着地上的女子一边惊叫道:“你……你别过来……姐……姐姐……”

    陈耀无奈道:“姑娘放心,我不是坏人,只是想讨碗水喝,若是你没水那就算了,我即刻就走!”

    “你……你……我……我……”

    少女虽然还是很害怕,但依旧颤抖着从旁边摸出了一个葫芦向陈耀递了过去。

    陈耀接过水壶,一把拔掉塞子不管不顾就喝了起来。

    顿顿顿……顿顿顿……

    不到十多秒的功夫,大半葫芦的水全都被他喝得干干净净,直到这时他才感觉到原本似乎要裂开的喉咙如同被甘露浇灌过一般,整个人说不出的舒服。

    等他回过神来后,才发现自己已经把一葫芦水喝得一滴不剩,饶是他处在干咳之中也不禁老脸一红,不好意思的对少女道:“姑娘,实在对不住,一时没注意把你的水都喝完了,待会找到水后我一定帮你把水壶重新灌满。”

    陈耀一边道歉一边在心里暗骂自己的愚蠢,这次来明朝,他虽然各方面都想了很多,也在自己的银戒里放了一些认为用得着的东西,就连吃的也放了不少,但唯独没有准备水,因为在他看来无论是哪个时空,最不缺的应该是就是水了,可事到临头才发现这种最常见的东西到了关键时刻才是最能救命的。

    虽然仍在悲痛中,但这名少女依然显示出了良好的教养,她接过陈耀递回去的葫芦只是说了句:“没关系,我这里还有。”

    少女尽管这么说,但陈耀依然觉得很是过意不去,他回头看了一下,追兵似乎没有追过来,于是便问道:“姑娘,这位……这位姑娘是你姐姐吧,她这是生病了么?”

    少女哽咽着点点头:“我……我姐姐受伤了!”

    “受伤了?”

    陈耀重新将目光放在躺在地上的女子上,仔细查看了一下,这才发现这名女子的右胸处绑了一条布带,在布带的旁边还隐隐有血丝渗透出来,而且面色赤红。

    看到这里,陈耀不假思索的伸出手在女子的额头上探了一下,刚一接触他不由得惊讶的说了句:“诶呀,好烫啊!”

    虽然陈耀没学过医,但凭借着常识他立刻意识到,这名女子肯定是因为伤口发炎感染了,在这个没有抗生素的年代,这样的感染几乎就是必死之症啊。

    陈耀四处张望了一下,对少女道:“姑娘,你姐姐的伤势很严重,不能再让她躺在这里了,得赶紧把她转移到阴凉的地方去。”

    “我……我知道……”少女抽噎道:“可是……可是我一个人抬不动啊!”说完,她又哇的哭了起来。

    陈耀道:“没关系,我和你一起把她抬过去,然后再想办法……咦……什么人……”

    就在这时,陈耀似乎听到了身后传来一阵动静,草丛不远处,杂乱的水草分开,两名男子从草丛里走了出来。

    这是两名身穿粗布短衫的男子,身材壮硕,一任手持长刀一任手持木棍,两人从草丛里走了出来,看着陈耀狞笑道:“小子,终于让我们哥俩追上你了,你是自己乖乖的跟我们走,还是让我们打断你的手脚拉着你走。”

    看到这两名男子,陈耀的一颗心顿时凉了下来,他认得出来,这两名男子正是恒盛商行的护院,上次他还在恒尚商行见过他们

    自家人知自家事,面对两名练过武的人,自己一个人平常尚且难以逃脱,更何况逃了一夜的他已经是筋疲力尽,根本没有力气逃脱了,现在被这两人找到,恐怕这次是真的难逃一劫了。

    他缓缓站了起来,很光棍的说:“既然被你们找到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不过这两名姑娘跟我素未平生,你们能不能不要为难他们。”

    其中一名身材较瘦,手持长棍的男子冷笑道:“小子,你自己都自身难保了,还有闲心管别人的闲事……咦……这个小娘们长得倒是挺标志的呀。”

    “诶唷……老四你不说我还没注意呢,这个小娘们长得挺不错的呢,还有躺在地上那个更俊俏,只可惜快死了,否则咱哥俩倒是能好好爽一把呢。”

    “三哥,现在也不迟啊,趁着这个娘们没死,咱们先爽一下也不是不可以嘛。”

    “对极……对极……还是老四说得对!”

    两名护院一遍说一遍朝陈耀缓缓走来,两人一边走嘴里一边发出了渗人的笑声,脸上满是残忍而贪婪的神情。

    陈耀此刻真是后悔自己对这个时代的危险性没有充分的估计,居然连防身的东西也没带,现在连跟人拼命的机会都没有。

    “草他姥姥的,老子跟他拼了!”

    坐以待毙并不是陈耀的性格,他突然想起那名倒在地上的女子身边似乎有把斩马刀,想到这里,他咬了咬牙,刚转过头想要捡起地上那把斩马刀,不料却摸了个空。

    他还没回过神来,就听到“噗”的一声,一把长刀猛的从那名手持长刀的护院前方刺入,人影闪动中,长刀带着贯穿皮肉骨头的声音,血淋淋的从他后背透出,带出大蓬的鲜血飞溅。

    “啊……”

    这名护院发出了凄厉的惨叫,整个身子都哆嗦起来,手中的长刀也无力的调到了地上,发出沉闷的声音。

    一旁手持长棍,被称为老四的护院猛的挺住了脚步,瞳孔圆睁,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看到那名原本躺在地上的女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了起来,双手持刀的她神情冰冷将手一抽,斩马刀从男子的胸口抽出,任凭那名护院的软绵绵的倒在地上,冰冷的双眼死死盯住了他。

    看到女子冰冷的目光,向来自诩勇猛的老四只觉得双腿发软,过了几秒,他的嘴里发出了一连串无意义的嘶吼,这才朝着那名女子扑了过来。

    只见女子面不改色双手持刀用力一挥,只见一阵刀光闪过,一股猩红的鲜血立刻飞溅出来,老四的喉咙已经被切开,血淋淋伤口暴露出来。随后老四扑倒地上,双手用力捂着脖子,身躯拼命在地上挣扎扭动。

    女子持刀缓缓靠近老四身边,她的神情冰冷,就这么看着老四倒在地上不停的抽搐,到这泡沫状的鲜血不停的从他的脖子涌出。

    看了一下后,女子又举起斩马刀狠狠的刺了下去,老四立刻发出了凄厉的吼叫声,身体剧烈的颤动着,只是他的身体已经被斩马刀刺了个透心凉,根本没有力气站起来,过了一会他颤抖的身体渐渐平静下来,很显然他已经死透了。

    直到这时,女子才将斩马刀拔了出来,转过身子看向了陈耀,此时的她脸上沾了好几滴鲜血,给她原本俊俏的脸上平添了几分凌厉。

    只是刚等她从嘴里刚说出了一个“你”字,随后身子便是一软,整个人便瘫倒在地上。

    “姐姐……”很快,半空中又响起了女孩的哭叫声。

    陈耀看看倒在地上的两具尸体,又看看重新昏迷的那名女人,过了好一会才发现自己的后背早已被汗水给打湿了……

    夜色如期降临,月亮高悬在空中

    在一个废弃村庄的土地庙里,一堆篝火熊熊燃烧,在篝火的上面还吊着一个铁锅,里面的水已经煮开了,正不断的冒出水蒸气。

    白天陷入昏迷的女子长长的睫毛煽动了几下,缓缓睁开了眼睛,当她睁开眼睛的瞬间,正在观察她的陈耀只看到两道凌厉的目光从她的大眼里射出,差点没把他给吓了一跳。

    “姐姐,你醒了!”

    还没等陈耀说话,少女的声音立即响了起来,随后一个娇躯扑倒了她姐姐的怀里呜呜哭了起来。

    “姐姐……你可是吓死我了,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您了!”

    抱着自己的妹妹,女人原本凌厉的目光渐渐缓和下来,轻声道:“珑儿放心,姐这不是好好的嘛。”

    “呜呜……”少女没有说话,依旧死死地搂着她不肯松手。

    女人轻轻的拍打着妹妹的后背,右手习惯性的摸了一下腰间,却摸了个空。

    还没等她说话,坐在她对面的陈耀赶紧说道:“这位女侠,您是要找您的刀吧,在这里呢。”

    说吧,陈耀站了起来,两只手拿起放在旁边的斩马刀,屁颠颠的递给了她。

    女人伸出右手轻松的抓住了斩马刀,兵器在手的她看向陈耀的目光也缓和了一些,她正想说什么,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把头一低,神情顿时一变,只听见唰的一声,斩马刀瞬间出鞘,锋利的刀刃瞬间变架在了陈耀的脖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