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我的大明不是这样的 > 第四章 饮鸩止渴
    伴随着张三娘的声音,距离他们不远的地方响起了一阵脚步声,借助着火光,陈耀看到一群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的人出现在土地庙门口。

    这群人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有,老的人满脸皱纹,身上衣物千疮百孔,空洞的眼神透露着对生活的绝望,小的孩童也是形容枯槁,四肢干瘦有若骷髅。

    总的来说,这些人全都是面带菜色,虚弱不堪,衣不蔽体。

    看到这里,陈耀立刻就明白了,这些人就是一群难民,用这个时代的话来说应该叫流民比较合适。

    难民这个词对于陈耀来说以往只是在电视上看到,而当他亲眼看到后才知道电视上出现的那些非洲难民算得了什么,这些人可是比电视上的非洲难民还要凄惨十倍不止。

    看到张三娘手中那把散发着寒光的斩马刀和警惕的眼神后,一名老人站了出来,扫了张三娘一眼后却没有理会她,而是对陈耀拱了拱手:“这位公子,老朽胡正德,身后这些人和老朽一样乃是南阳府人氏,路过此处多久打搅,还望恕罪,老朽等人马上就离开。”

    听这个老者一说,再看看他身后的这些人,陈耀知道这些人肯定是逃荒出来的,大晚上的被自己这里的火光吸引过来。

    他再观察了一下,发现这个老者约莫四五十岁左右,头发花白,戴着一块方巾,穿着满是补丁的长袍,一脸的皱纹,神情沧桑之极,看起来像是读过书的。

    而这名老人身后的人群里还有不少妇女和孩童,一个个有气无力,看起来非常的虚弱。

    这时,陈耀发现张三娘对他暗暗点了点头,陈耀明白这个含义,这群人里头青壮年并不多而且还有很多老弱妇孺,不像是那些专门打劫或是吃人的群体,危险性不大。

    不过尽管如此,陈耀还是看到十多名手持棍棒的成年男子正呈散状站在周围,有些警惕的看着他们。

    打量了这些人一眼后,陈耀说道:“相逢即是有缘,这里这么大,而且也不是我们的地方,你们尽管落脚好了,明天再赶路也不迟。”

    老者迟疑了一下,回头看了看身后的众人,发现已经有不少人坐在了地上,全都有气无力的看着他。

    他轻叹了口气,朝陈耀拱了拱手:“既然如此,老朽等人就打搅了。”

    很快,老者吩咐了几声后,这些人全都开始行动起来。

    有的人开始生火,有的人开始寻找水源,有的人则是寻找柴火,很快好几堆篝火就烧了起来,一口大铁锅也被架了起来。

    又过了一会,水烧开之后,便有妇人从随身携带的布袋里掏出了一些野菜放倒了进去开始搅拌,很快一股略带古怪的味道开始在空气中弥漫开来。

    这种味道让陈耀感到很是不习惯,玲珑更是接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虽然陈耀和玲玲对这种味道不感冒,但却不包括那些逃荒的难民,因为此刻已经有不少小孩围在了那口大铁锅旁,眼巴巴的盯着那口看不出什么颜色的糊状东西。

    陈三娘见状低声对两人解释道:“这是参杂了各种野菜和观音土的杂粮,所以味道有些奇怪。”

    “观音土?”

    玲珑一脸的懵懂,出事前她家里是开镖局的,虽然谈不上大富大贵,但在吃穿方面还是不愁的,自然也没听过过观音土这种东西。

    而陈耀却不同,虽然他也从未吃过这种东西,但却并不妨碍从书本里看过这些知识。

    观音土也称高岭土,又名膨土岩、斑脱石等名称,由于富含硅、锌、镁、铝等矿物质,是粘土矿物,其化学成分相当稳定,被誉为“万能石”。

    观音土在饥荒时期普遍被饥民当成食物充饥,吃下暂时解除饥饿感。所以在饥荒时期,贫苦百姓家经常用清蒸法,将观音土和野菜一起揉成一个团子,蒸熟,像吃窝窝一样咽下去。

    虽然观音土无毒,但却不能被人体消化吸收,少量吃没有问题,但吃多了的话就不行了,由于土在肠胃中凝滞不前,根本拉不出来,吃多的后果就是肚子会鼓胀得像个小西瓜,敲起来十分坚硬(就是成石头了),这时候人就该死了。

    现在看到这些难民居然吃起了观音土,陈耀忍不住对那位叫胡正德的老者道:“老人家,你们这样是不行的,观音土吃多了可是会死人的。”

    正蹲在地上烧火的胡正德闻言沉默了一下,良久才苦笑道:“这位公子说的是,大伙都知道观音土吃多了会死人,可若是不吃的话,现在就得死人啊。”

    “可若是不吃的话,现在就得死人啊。”

    这句话一出,陈耀沉默了,他可以想象得出,说这话的胡正德心里是多么的无助和凄凉啊。

    什么叫饮鸩止渴,这就是了。

    吃或许会死,可是不吃就一定会死。

    一句话道尽了乱世难民的无奈和悲愤。

    看着那群围在大铁锅旁,一个个不住吞口水的小孩,陈耀的脸上露出犹豫之色,良久他才长叹一声,战雷起来走到附近一个角落里,过了一会他提着一个鼓囊囊的布袋走了过来。

    他提着布袋走到了胡正德身边,将袋子递给了他。

    “老人家,这里有一袋米,你们拿去吃了吧,不要再吃观音土了,这玩意吃多了会要人命的。”说完,他将袋子放在了胡正德旁边。

    “米!”

    胡正德一怔,弯腰打开袋子一看,满满一袋的大米就出现在他面前,在火光的照耀下,白花花的大米简直晃花了他的双眼。

    不可置信的揉了揉眼睛,胡正德嘴唇开始不停的哆嗦,“这……这是精米?”

    “精米?”

    周围也响起了一阵惊呼声,周围的难民全都围了过来,所有人的眼中都冒出了绿光,这么多的大米,他们已经挤不抢有多少久没有看到了。

    要知道这可不是什么粳米,而是白花花的精米啊,即便是再丰收之年,那也是地主之家才能吃到的,他们这些平头百姓也就在逢年过节才能吃上一顿,可现在却整整有一大袋。

    胡正德看向了陈耀,声音都在颤抖:“公子……您……您……真的要把这袋米给我们?”

    难民们也全都看向了陈耀,眼中几乎能冒出火花。

    “噌……”

    伴随着一声金属摩擦声,不知什么时候张三娘已经站在陈耀的身边,手里的斩马刀也已经出了鞘,正神情冰冷的盯着众人。

    面对那么多人的目光,说实话陈耀心里也有些发颤,他强笑着对胡正德道:“胡先生,我都说了,这袋米是给你们的,莫非你还在怀疑什么吗?”

    听到陈耀又重复一次的话,胡正德再也没有怀疑,他对着陈耀长长拜了下去,“顺德府秀才胡正德携小岭村一众村民多谢陈公子活命大恩!”

    “多谢陈公子活命大恩!”

    数十名村民齐齐朝陈耀跪了下来,就连那些小孩也不例外。

    “使不得使不得,大家快起来吧!”

    从小没见过这种阵仗的陈耀哪里见过几十人朝自己下跪的场面,赶紧上前将将胡正德扶了起来,“胡先生请起,只是一袋大米而已,根本不值什么,您太客气了。”

    “这不止是一袋米,这是我们的救命口粮啊。”胡正德摇了摇头,他们这群人走到这里,粮食已经吃光了,全靠路边采摘的一些野菜和观音土续命,再过两天恐怕连野菜都没有了,到时候单靠观音土的话只能死路一条,有了陈耀给的这袋大米,他们这群人至少能多维持二十天到一个月,所以他称之为救命大恩绝不为过。

    看到众人的模样,一旁紧握着斩马刀,警惕的看着这些人的张三娘悬在半空的心这才慢慢松懈了下来,只是心里却有些恼火,这个家伙还真是不谙世事,他难道不知道这么一袋大米在这个时候意味着什么吗,居然敢这么大摇大摆的拿出来。

    如果不是她在这里,仅凭他一个人的话,若是这群人心怀歹意,他就算有十条命都不够死的。

    虽然心里在暗自骂认,但张三娘却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嘴角居然无意识的往上翘了翘,再次看向陈耀的目光也变得柔和了些。

    女人都是感性的动物,虽然对于陈耀的做法张三娘并不赞同,但对陈耀的好感却在这一瞬间提升了好几个档次。

    有了大米,陈耀让胡正德他们将原来那锅混杂了野菜和观音土的东西全都倒掉,妇女们重新开始刷锅放水熬粥,很快一锅香喷喷的粥就出炉了,胡正德将第一碗粥递给陈耀,却被拒绝了。

    看到陈耀拒绝,胡正德这才转而将白米粥分发给村民,许多人捧着粥全都哭了起来,哭得格外的伤心。

    看着碰着瓷碗喝得稀里哗啦的村民,陈耀心里很不是滋味,以前他看历史的时候,流民这个词对他而言只是一个符号而已,现在亲身经历后,他才意识到这都是一条条的生命。

    看到陈耀沉默不语,张三娘在旁边突然说道:“看不出来你倒是个心善的人,可是这些米也只能让他们续命一段时间而已,等到大米吃完了,他们还是要死,难不成你还要继续养着他们不成?

    还有,刚才那袋大米你是从哪弄来的,我怎么没看到?”

    陈耀沉默了一下,转过来,看到张三娘那双清冷的目光,他微微一笑摇了摇头,露出了神秘的笑容:“我学过仙法,会凭空变出东西来,你相信么?”

    “呸……谁相信你啊。”

    看到陈耀的目光,张三娘突然感到心跳得有些厉害,虽然明知道眼前这个年轻人还不够自己一拳打的,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居然有些不敢直视他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