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我的大明不是这样的 > 第五章 赶路
    看到陈耀不愿意说出大米的来历,张三娘也只能作罢,只是她却私下里叮嘱陈耀,这种事情可一而不可再,对于这些饥民来说最宝贵的不是金银财宝,而是能活下去的粮食,乱世里为了一碗粥或是一块馍馍而杀人的事情实在是太常见了。

    对于张三娘的叮嘱陈耀当然知道对方是好心,只是当她的目光看到一名伸出舌头使劲舔着已经喝光了粥的瓷碗的小孩时,无奈的叹了口气。

    理智告诉他,张三娘的话是对的,他没有义务救这些人,可情感又告诉他,自己或许有能力帮这些人一把……

    夜晚很快就过去了,第二天一大早,胡正德过来跟陈耀告辞。

    陈耀问道:“胡先生,你们这是打算去哪?”

    胡正德道:“回公子话,听说正阳县收留流民,我等打算过去碰碰运气,看能不能找点活干,或是找个落脚的地方。”

    “正阳县?”

    对于这个地名陈耀表示没有听过,也没有兴趣,不过她看了看张三娘和玲玲,又看了看胡正德一行人,心中一动,突然问张家姐妹道:“你们现在有去处吗?”

    张三娘犹豫了一下摇了摇头,玲珑有些委屈道:“陈大哥,我和姐姐如今已经是举目无亲了,若非遇到你,我们连吃的东西都没有了呢。”

    说到这里,玲珑的眼眶又红了起来,显然这个小妮子又想起了这些日子饥一顿饱一顿的生活。

    陈耀想到,昨天若非遇到了张家姐妹,恐怕自己就得死在那两名追杀自己的恒盛商行的护院手里了,张三娘虽然口口声声说自己救了她一名,但她何尝不是救了自己,这份恩情自己可不能不报。

    看到陈耀沉思不语,胡正德心里一动,尝试着说道:“陈公子,若是您几位暂时没有地方可去,不如和老朽等人一起前往正阳县,大家一起结伴同行,这样也好有个照应,不知您意下如何?”

    说到这里,胡正德有些渴望的看向了陈耀。

    胡正德之所以这么殷勤的邀请,自然也有自己的小算盘。

    报恩固然是一个原因,但他的眼光可是很犀利的,这个陈耀虽然穿着狼狈,但却不能掩盖他白皙的皮肤和异于常人的气质,身边两个女人当中,小的那个也就罢了,那个身材高挑的女子绝对是个练家子,看样子身手还很厉害,自己的队伍里多了这么一个厉害的人物,在安全性上自然是好了很多。

    陈耀没有立刻答应,而是将目光投向了张家姐妹,微笑着问道:“三娘,玲珑,你们意下如何?”

    玲珑看样子是个没太大主见的人,犹豫了一下后低声道:“我……我听姐姐的。”

    陈耀又将目光看向了张三娘:“三娘,你呢?”

    张三娘沉吟了起来,这些日子她一个人带着玲珑四处流浪,深知两个孤苦无依的女孩想要在这个乱世里生存下去是如何的艰难,尽管她打小便跟随父亲练就了一身的武艺,却依旧有种深深的无力感。

    这终究是一个重男轻女的世界,这点从胡正德对待他们的态度中就可以看出来。

    胡正德明知道她有着一身的武义,但在遇到重大问题时他第一时间询问的依旧是看似手无缚鸡之力的陈耀而不是拥有最强武力值的自己。

    乱世里想要生存原本就很艰难了,更何况是两个女孩。

    “好吧。”张三娘终于点了点头,答应了下来。

    就这样,一个从现代穿越过来的人,加上两个女孩和一群饥民组成的队伍朝着正阳县而去,而这个时候正是陈耀穿越到这个时空的第五天,只要再熬过两天陈耀就可以穿越回现代了……

    天依旧是那么的炙热,一行人步履蹒跚的走在干硬的路上,周边全是干硬的地皮,处处龟裂,就算有什么植物,也都是那种茅草杂草,而且样式枯黄。

    一路上不时会发现几具尸体,个个四肢枯瘦,脸色青灰,干巴巴有若骷髅怪物。

    遇见尸体时,张三娘都会拉着玲珑的手远远绕开,陈耀知道她是不愿意让自己妹妹看到这种惨状,以免造成心理阴影。

    路途上他们也经过了几个村庄,可是这些村庄也早已空无一人,进庄子搜查的结果也让人非常所望,陈耀看到所有的房子早就被沿途经过的流民收刮过无数遍,能用有用的东西全部被带走了,别说食物了,就连水都很难找到。

    放眼望去,全都是遍布荒草,到处的断垣残壁,有的庄子里甚至还能看到被火焚烧过的痕迹。

    看到这里,众人的心情更加沉重了,这些村庄明显有战斗过的痕迹,似乎有人曾经攻入过庄子,把庄子里的一切都摧毁了。

    陈耀陷入了沉思,这些攻入庄子的人是谁呢?

    流寇、土贼、兵匪,都有可能,甚至各个庄子之间还会相互火拼,掠夺口粮与资源,乱世里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当然了,路上也不是没有看到其他流民,只是这些流民一个个面黄肌瘦,形容枯槁,看起来如同恶鬼一般,而且每个流民的队伍相互之间都非常警惕,发现对方之后都会远远避开。

    陈耀起初还问过胡正德,流民之间相互碰到后为什么不接触?

    胡正德则苦笑着回答:“公子心善,可对这解世道险恶的了解却甚少。您想想,两队素未平生的队伍骤然相遇,谁能保证对方是怀有善意的?事关生死,谁敢将自己的性命寄托在别人的善良之上,这种事一个不小心那可就是害了所有人的性命了。”

    陈耀听后默不作声,这个世道的残酷元远超乎自己的相像,这一刻他想起了曾经看过的那部名为《行尸走肉》的美剧,这部电视剧与其说是末世枪战片,还不如说是一部伦理探索片,在这部片子里,作者把末日里人性的残忍描写得淋漓尽致,而自己现在遇到的情况跟那部电视剧里又是何等的相似。

    随着时间的推移,气温也越来越高,已经走得满头大汗的陈耀抬起手腕看了看,现在是上午十点半,也就是说才走了两个小时,可自己的两条腿就像是灌了铅似的。

    再看看周围,所有人都在默不作声的赶路。就连七八岁的孩子也在默默坚持,看到这里陈耀心里不禁有些惭愧,自己居然连小孩子都比不了,实在是太惭愧了。

    深吸了口气,拿出水壶灌了一大口水,这才感到全身好受了些。

    而且,这种地的路面极其恶心,晴天尘土漫天,走一会儿就让人蓬头垢面,让人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这该死的时代,连条水泥路都没有,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陈耀摸了摸左手中指上的银戒,还有五天时间他就能够返回现代社会了,只要把银戒里的那两块青玉卖了,相比也够能支撑姐姐一段时间的医疗费吧,不过最好的办法还是得换肾,只是……

    一想到换肾那如同天价的费用和稀缺的肾源,陈耀心里就是一阵烦躁。

    “陈大哥……”

    一个柔弱的声音在旁边响起,陈耀转头一看,原来是玲玲这小妮子正看着他,关心的问:“陈大哥,你莫非有什么烦心事吗?”

    “我没事。”陈耀强行露出了一个笑容,伸手摸了摸玲玲的头发,却遭到了一个白眼,“陈大哥,人家是女孩子呢,你怎么能随便摸人家的头!”

    “是么?”看到玲玲娇嗔的模样,饶是陈耀心情不佳也不禁笑了起来:“你个小丫头片子才多大啊,就敢这么说了。”

    “谁说我小了。”玲珑急了:“人家已经十三了好不好,再过两年就可以嫁人了。”

    咦,自己倒是忘了这一茬了,陈耀这才记起来,这里可是明朝,女孩正常十五六岁嫁人的比比皆是,十三四岁嫁人的也不稀奇,若是到了十八九岁还没嫁出去就已经算是老姑娘了。

    “好吧,是陈大哥错了,咱们的玲珑已经长大了。”

    陈耀笑笑,右手伸进衣袖,掏出了一块东西递给了玲珑,“喏,这是陈大哥给你的。”

    “呀……这是什么……好漂亮呀?”玲珑接过东西,发现这东西用纸片包裹着,上面还写了几个自己看不懂的奇怪字符。

    陈耀故弄玄虚道:“这个呀,你吃了就知道了。”

    “哼,不说就不说,谁稀罕啊。”玲珑皱了皱可爱的琼鼻,慢慢剥开后锡纸,发现里面是一条长方形呈褐色装的东西,她转过头,看到陈耀正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轻哼了一声,玲玲小心翼翼的将东西放进嘴里咬了一小口,先是一股苦涩的味道传入舌苔,还没等她皱眉,一股滑腻香甜的味道随即传来。

    “呀……”

    玲珑瞪大了眼睛,小嘴圆睁,过了好一会才吃惊的看向陈耀:“陈大哥,太好吃了,好甜啊!这是什么糖啊?”

    “好吃吧,这东西叫巧克力!”

    陈耀笑眯眯的看着吃着巧克力,连眼睛眯成了一轮弯月的玲珑,眼睛一转,看到旁边正背着一个包袱,腰挎斩马刀的张三娘,又从衣袖里拿出一块巧克力递给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