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我的大明不是这样的 > 第九章 没粮食了
    陈耀对这名典吏拱了拱手朗声道:“敢问这位大人,在下等乃是从顺德府一路颠簸流离赶到正阳县,原本以为能有个落脚之处,没曾想竟然遇到了这种事情。

    草民也知晓各位大人的为难,毕竟如此之多的流民涌来会给正阳县带来多么大的压力,只是草民等人一路行来,历经艰难,原本近百人如今只剩下不到一半,实在是无力前往别的郡县了,还望大人大发慈悲,给我们指点一下迷津吧!”

    说吧,他又行前一步,飞快的抓住了典吏的手,使劲摇了摇这才放开。

    这名典吏先是面色一变正要出言训斥,随后似乎感受到了什么,右手飞快的缩了回去,面色也变得缓和起来,“你这人还算通情达理,不像那些刁民那样只会鼓噪闹事。”

    他一边捋了一下胡须一遍打量了一下已经赶过来站在陈耀身后的张家姐妹和胡正德等一众人,沉吟了一下才说道:“如今流民实在太多,县尊大人有令不得放任何一名流民入内。这样吧,我记得距离城池西南三十多里处有一个叫做百盛的镇子,前些闹了马匪,如今已经荒废了,你们若是实在无处可去的话不妨先去那里安顿下来,若是你们愿意的话,过些日子我可以替你们向县令大人求情,给你们重新造册入籍,你们意下如何?”

    陈耀继续问道:“大人,正阳县若是愿意收留,我等自然感激不尽,可如今我等所携带的粮食早已用尽,不知可否入城购买粮食等一应东西?”

    “这个嘛……”

    这名典吏沉吟了一下,面露为难之色,陈耀见状又上前一步,抓住了他的手,将两块银子隐蔽的塞到了他手里,这名典吏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故作叹息了一声:“都是乡里乡亲的,看到你们受苦我们又何尝好受。这样吧,今日人太多,你们明日可以进城采买东西,但是人数不能太多,否则我也不好做,明白吗?”

    陈耀心中便是一喜,赶紧道:“草民明白,多谢大人。”

    回来后,陈耀将刚才的事情跟众人讲了一遍后这才问胡正德道:“胡先生,事情便是这样,不知您意下如何?”

    胡正德听后苦笑道:“虽然跟原先所想的有些出入,不过能有个落脚的地方也是好的,总比继续颠簸流离的要好。只是想要在那里安顿下来,种子、粮食、农具可是必不可少的,若是有可能咱们还得购买耕牛。

    这么算下来至少需要上百两银子,可是咱们都是些苦哈哈,哪来的银子啊?”

    陈耀想了想:“这个不用担心,银子我还有一些,可以借给大伙,利息可以算低一些,只要两分利即可,不知胡先生意下如何?”

    胡正德一听面露喜色,拱手道:“公子高义,老朽替小岭村的乡亲们谢过公子。”

    两分利是什么意思呢,就是说借给你一万块钱,你每个月要还我两百块,一年下来就得还我两千四的利息,在这个年代这样的利息绝对已经算是良心价了,所以胡正德才会向陈耀道谢。

    站在一旁看着这一切的玲珑有些不解的问张三娘。

    “阿姐,陈大哥借钱给那些乡亲为什么还要利息啊,胡大叔他们已经那么穷了,免了他们的利息不行吗?”

    张三娘则是摸了摸玲珑的脑袋柔声道:“玲珑你不懂,陈大哥这么做才是对的,若是不要利息才是麻烦事呢。”

    “是么?”

    玲珑的眼中冒出了大大的问号,以她这几天和陈耀的接触来看,陈耀并不是一个小气的人,怎么借给胡大叔他们银子连利息也要算呢。

    刚才的那名典吏属于收钱办事的人,拿了陈耀的银子后很痛快的派了两名乡兵带着他们前往百盛村,一个时辰后,他们终于来到了目的地。

    这是一个破败的镇子,陈耀刚进去就感觉一种怪怪的味道迎面而来,地面满是各色的淤泥石砂垃圾,还有一滩滩的污水等。到处是杂草,有点类似沿途看到的洼塘地。

    显然这里曾经被洪水冲击过,等到水退之后留下了各色的垃圾和痕迹。

    而且让众人感到满意的是,这个镇子的房子大都还保存完好,即便有破损也不是很厉害,陈耀甚至还看到一座保存相对完好的庙宇,虽然窗檩破损,但只要收拾一下,绝对可以住人,不像先前经过的废弃村落,连门框都被拆得精光。

    两名乡兵领着他们来到了目的地便告辞离开,陈耀对胡正德使了个眼色,胡正德会心的点点头,快步上前掏出两块碎银分别塞到了两认手里,领了碎银的两名乡兵自然十分高兴,一名乡兵便道。

    这个百盛镇原本也是咱们正阳县有名的富裕地方,只是年初被一股马匪给屠了,加上几个月前淮河决堤,被水冲了,田地也都荒废了,这才变成了现今这副模样,不过你们若是愿意常住这里,肯花心思打理一番还是有搞头的。

    来到小镇后,胡正德和一众老少们变开始忙碌起来,他们不知从哪找来了几把扫帚开始打扫起来,先是将那个相对完好的庙宇打扫了一番,然后请陈耀以及张家姐妹住进去,最后才开始寻找保存相对完后的房屋,打扫一番后以家为单位搬了进去。

    看到众人忙碌的样子,陈耀的心情也变得开心起来,只是这种愉悦的心情很快便消失了。

    “什么,快没粮食了?”

    “是啊!”

    胡正德长吁了一声道:“上次蒙公子慈悲赏了一袋米,尽管我们已经再三省着吃,可是这几日下来还是吃得差不多了,若是再不想办法咱们就得饿肚子了。”

    “这样啊。”陈耀不禁沉吟起来。

    按理说胡正德和这些流民的死活跟他半毛钱的关系都没有,可人毕竟是有感情的动物。

    这些天大家接触下来陈耀发现这些人其实都是一群质朴的农民,对陈耀和张家姐妹也非常尊重。

    别的不说,平日里吃饭的时候也总是先把饭盛给他们,等到陈耀他们先动筷子他们才敢吃,是以这几日下来陈耀对他们的感官还是很不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