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我不是野人 > 第一章平静就是福气
    第一章平静就是福气

    桃花开的时候,已经到了仲春时分。

    今年的桃园与往年不同,在火红色的桃花丛中多了一些粉色。

    红色的自然是桃花,粉色的只能是杏花了。

    桃花与杏花开放的时间本来不同,只是因为云川部桃林里的杏花是第一次盛开,可能是因为没有经验的缘故,所以晚了很多天,才与热闹的桃花结伴开放。

    精卫已经学会了用桃花,杏花装扮房间,当然,这完全是闲出来的病,对于精卫这种病,云川只能忍着,因为这个婆娘再一次怀孕了。

    与第一次怀孕时候的无所畏惧,第二次怀孕的精卫就显得很从容,每天按时睡觉,按时起床,定点吃饭,不知不觉的,一个野人小丫头渐渐地变成了一个仪态优雅的贵人。

    破耳朵大象的大儿子已经长大了,现在被精卫打扮的花里胡哨的成了人家的坐骑。

    与云川的大野牛一样,精卫原本准备在小象的背上安置一所房子,后来发现小象承受不起,房子就变成了一个色彩艳丽的棚子。

    蜜蜂喜欢的东西不过是香味与艳色,这两样东西精卫都不缺少,她的小棚子里永远都有蜜糖,糕饼,蜜饯,她身上的衣衫永远都是最鲜艳的颜色,所以,只要小象进入桃园,他们就成了招蜂引蝶的存在,有时候精卫想跟着蝴蝶一起翩翩起舞一下,总是被那些恼人的蜜蜂打扰,这让她有些苦恼。

    一群仆妇围在她身边帮她驱赶蜜蜂,就算是这样,精卫依旧不高兴,因为那些懒惰的仆妇们只要开始帮她撵蜜蜂,就不肯再干活了。

    云川部的桃园被这些人给分割成横平竖直的井田模样,地埂都铺满了青石板,即便是下雨天,也干干净净不会弄脏精卫漂亮的鹿皮短靴。

    青石板路是睚眦部上下四千两百八十七人忙碌了三个月的结果,现在,常羊山城里的石板路整整延伸了将近六十里。

    这六十里的石板路,在原有的石板路的基础上,基本通到了常羊山城的任何一个地方。

    阿布接下来的计划是在常羊山城里修建各种平台,一个平台就是一重关,最后经过数十个平台,也就是数十个关隘最后抵达云川居住的天宫。

    云川没有想到阿布的修建计划会如此的宏大,开始的时候还觉得这样大动干戈的修建城池,会降低云川部族人的生活水平,结果,阿布拿出一系列的计算数据之后,云川才发现,云川部这些年积攒的财富有多么的庞大。

    皮毛积存在库房里会腐烂,粮食多了也会腐烂,丝绸,麻布,葛布这些东西同样有这样的问题。

    只有把这些东西全部换成巍峨雄伟的常羊山城,才能留存长久。

    族人们通过劳动获取了这些东西之后,生活只会越发的好,而不是越发的糟糕。

    阿布还认为,只有让云川部的族人变得富裕起来,常羊山城的集市才会更加的繁荣,云川部各个作坊的产出,才会更多,物品也会更加的丰富。

    云川部也才能通过市场,获取更多的物资。

    阿布对自己无意中发现的这个循环非常的有热情,他觉得这该是一个巨大的财富密码,只要族人还在劳动,还在产出,这个循环就可以永永远远的延续下去。

    睚眦走了,带着他的四千二百八十七个族人走了,目的地就是方苗部原来的领地。

    现如今,阪泉城已经彻底的荒废了,临魁自从走了之后,就一直杳无音讯,睚眦没有立刻进驻阪泉城,他在等,等着看临魁会以一种什么样的姿态重新降临阪泉城。

    如果临魁形成了自己王者归来的气势,睚眦就准备联合那些投靠了轩辕部,蚩尤部的神农部族人一起跟临魁讲道理,希望可以和平共存。

    如果临魁变成了一个落魄的王,睚眦还是准备联合叛逃的神农部众人继续跟临魁讲道理,希望他能主动让出阪泉城,由实力最强的部落享用。

    说起来,临魁的溃败,获利最丰富的人居然是刑天!

    他不但从神农部拿到了供他过冬的粮食与物资,他还收留了那些无家可归的白脸野人,变成了几个部族中,第一个拥有真正骑兵的部落,对此,轩辕非常的担心。

    原本大家最看不起的一个人,现在却越来越强大,就目前的状况来看,刑天,已经成了大河上游各部落的心腹之患。

    白脸野人骑兵其实没什么可怕的,真正算起来她们好像一副不太聪明的样子,如果大家真的齐心协力,来多少弄死多少也不算什么难事。

    轩辕部把抓到的白脸野人拿去祭天了,蚩尤把抓到的不多的白脸野人祭祀给魔神了。

    反正都没有允许白脸野人在这片大地上繁衍生息。

    刑天就不一样了,现在啊,这家伙对轩辕,云川,蚩尤恨之入骨,尤其是云川,他好像最恨的就是云川。

    这或许跟云川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跟他是朋友有很大的关系,轩辕算计他,蚩尤坑他,他认为是正常的,因为这两个人本身就是他的敌人,云川?在他眼中则是一个无耻的背叛者。

    再加上云川部如此的富裕,却不在他最落魄的时候帮一把,真是该死至极。

    云川没有担忧刑天,准确的说,自从常羊山城的城墙修建起来之后,云川就不再担心任何人。

    等到阿布在常羊山城里组织好几十道防御圈之后,云川就觉得自己可以干任何自己想干的事情,再也不用理睬任何人的脸色。

    阿布来找云川,他们就喜欢下棋,下围棋,阿布的围棋下的非常烂,可是,架不住他的瘾头很足,对于这一点,很是让云川头疼,相比跟阿布下围棋,云川更喜欢与夸父一起品茶。

    主要是因为阿布下棋比较喜欢悔棋,围棋悔棋就没办法下了,而阿布往往要悔七八步棋。

    每次悔棋之后,还需要云川给他讲解如何落子,才不会掉进云川布置的陷阱中。所以,很多时候,云川下围棋往往会下的火冒三丈。这与下围棋需要的平和心静,相去甚远。

    精卫抱着一枝漂亮的桃花路过客厅的时候,云川正在跟阿布聚精会神的下棋,而夸父则一个人守着一个小火炉喝茶,只是偶尔会给云川跟阿布的空茶碗添加一点茶水。

    精卫走过客厅,没人理会她,所以,她就决定再走一遍……再走十遍也是同样的结果,精卫就觉得口渴,拿起云川的茶碗就要喝茶,却看到夸父那双牛眼睛一般大的眼睛正嫌弃的看着她。

    精卫只好放下云川的茶碗,坐在夸父身边,伸出右手食指,中指轻叩两下夸父精美的竹子制成的茶桌,示意要喝茶。

    “花香影响茶味!”夸父没有动弹,而是瞅了瞅精卫怀里的桃花用平缓的声音道。

    精卫将桃花交给了仆妇,然后就瞅着夸父,等他倒茶。

    “王后的衣衫上已经沾染了花香,身上还有浓重的蜜糖香味,想要喝茶,请换一身衣衫。”

    夸父嫌弃的表情终于刺激到了精卫,她伸出手,愤怒的一把拂倒了夸父的小茶碗,取过云川的茶碗一口喝干,就腾腾的去了后宅。

    夸父瞅着倒在茶台上的茶碗,叹口气对云川道:“这叫什么?”

    云川落下一子,淡淡的道:“牛嚼牡丹!”

    “牡丹又是什么?”

    “一种颜色,花瓣都极为艳丽的花草,可能是花中的王者。”

    夸父点点头道:“花中的王者拿去喂牛,确实可惜了。”

    云川又落下一子,然后就把刚刚杀死的大龙,准备从棋盘山拿走的时候,阿布道:“为什么没有活尽的大龙就是累赘呢?”

    云川等夸父给他倒了杯茶,喝了之后慢慢的道:“因为会出现劫杀,劫杀到了尽头如果没有接应的棋子,必死无疑。”

    “为什么会有尽头?”

    “因为棋盘只有这么大,这也代表着天地的规则。”

    “如果棋盘没有界限,我是不是可以通过延气,一直活下去?”

    云川拿走了棋盘中最后一颗死子,淡淡的道:“总要有一个结束吧?”

    “我记得族长以前说过,耗死对方也是一种胜利,为什么在棋盘上你就不允许我努力求生了呢?”

    “那么,你想耗死这盘棋,还是想耗死下棋的人?”

    阿布抓抓耳朵道:“都可以,只要其中一个目标达成,我就算是赢了,是不是这个道理呢?”

    云川想了一下道:“你其实用刀子可以更快的达成这个目标。”

    “我不是没想过用刀子,用毒药,思前想后决定还是耗死对于敌人来说,是最体面的一种胜利方式。”

    “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我的意思是说轩辕部,他们如今处处在模仿我们,处处与我们针锋相对,处处阻挠我们,并且开始收取我们的商税,一旦我们的货物进入轩辕部,他就要拿走一成的利益。

    一个商队进入轩辕部,我们得利三分,轩辕得利一分,总体上来看,跟轩辕部做生意对我们是有利的。

    所以,我打算应承轩辕的要求,从走轩辕部的商队利益中分他一成,我们拿三成,刚开始的时候可能看不出什么利弊来,时间长了我云川部的发展将是轩辕部的三倍,甚至更多,您看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