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易术大宗师 > 第四章 要钱不要命?
    “你要配合我们检查一下出入人员的证件!”

    保安绕了一圈走到李玄玑的另一侧,不解的低声道:“查他们学生证干嘛啊?很多学生平常学生证都不带在身上的啊。”

    “问那么多干什么!”

    李玄玑不耐烦地斥责了一句,而后又语气稍缓道:“查学生证只是一个借口,你稍微拦一拦就行,我真正的目的是想在一旁近距离观察他们的长相!我怀疑……算了,我特么用得着跟你解释么?你照办就是了!”

    “哦!”

    保安恍然大悟般地点了点头,似乎明白了什么。

    虽然被骂了句粗口,但保安也不觉得李玄玑有什么不对。

    人家干的是高危工作,心理压力大,脾气不好很正常,应该理解万岁才对啊!

    于是接下来,这保安就在李玄玑暗示下,时不时地拦住一两个过往的学生,要求检查他们的学生证。

    李玄玑则借机在一旁观察,任务完成效率比之前发传单一下子高了不少。

    不过这也引发了个别学生的不满,也引起了另外一名保安的注意。

    学生们还好说,就凭三角眼保安那声色俱厉、得理不饶人的样子,一般人见了,都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何况人家也只是查问一下,又不是没带学生证就不让出入了。

    但与之相熟的另一位保安就不是那么好糊弄过去了。

    纳闷了好一阵子,另一名保安终是忍不住上前问道:“老王,你这是在干嘛呢?怎么突然查起学生证了?”

    闻言,三角眼保安下意识地回头瞥了一眼李玄玑,见对方一副老神自在十分笃定的样子朝自己微微点头后,一股被信任和赏识的知遇之情油然而生,心中底气更足了。

    “上面领导吩咐的。”

    保安老王不由得挺了挺胸。

    如果没猜错的话,人家可是正规军,说人家是上面领导完全没毛病。

    对方呐道:“啊?上面领导?我怎么没接到通知?”

    老王不耐烦地白了对方一个三角眼,忍不住卖弄般地小声解释道:“秘密任务……哎,小张,我不方便跟你多说,总之你赶紧走开,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

    觉得很是莫名其妙的保安小张,不由得挠了挠脖子,看了看老王,又偏过头眯着眼看了看其身后的那位“神秘人士”。

    此刻李玄玑也在观察着对面的小张,给出了自己心中的判断。

    “眼型细小,眼神藏而不露,大多机灵敏锐,心眼多,反应快,应变能力强……”

    不太好糊弄啊……

    李玄玑面无表情地收回了目光,决定以不变应万变。

    机灵聪敏之人很难被忽悠,如果用对付保安老王的手段去对付保安小张,肯定会被识破。

    所以只要自己不表态、不说话、不动作,不提供对方任何参照揣摩的信息,始终保持神秘感,对方再怎么聪敏也无处下手,自然也就不会轻举妄动。

    而且俗话说的好,聪明反被聪明误。

    作为同事,聪敏的小张一定是非常了解老王性格的,深知老王这个人心眼小、猜忌心重,平常很难会去信服一个人。

    而现在既然连老王这样的人都信了,那么小张还有什么理由不信?

    这叫借力打力!

    果不其然,小张多看了两眼后,在摸不清李玄玑底细的情况下,只能暂时相信老王的说法,疑神疑鬼的转身离开了。

    这样一来,再也没有什么可以阻挡李玄玑刷任务进度了。

    不过刷着刷着,李玄玑发现了一个问题:任务进度增长速度越来越慢。

    现在任务进度,每次几乎是以0.1%的速度在缓慢提升。

    这样一算,要想完成任务远不止要看上百人,而是至少上千人才行!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大学生这个群体,也有一定的局限性……”

    李玄玑思索了一会儿后,很快意识到问题可能出在哪了。

    麻将室里的群体基本都是退休的中老年人,而学校门口大多是未进入社会的青少年,在年龄段方面,还少了对青壮年这类上班族群体的实践观察。

    这类上班族,如果平常在大街上找人刷任务,效率低不说,搞不好还会被人打。

    看了看任务进度:89.4%。

    李玄玑的性格有点完美主义倾向,所以决定还是先刷到90%再想办法。

    别看这剩下0.6%好像不多,直到接近晚饭时间,这才堪堪刷到90%。

    “辛苦了。我这边要换班了,先走了。”

    李玄玑决定先回家吃饭,临走时拍了拍保安老王的肩膀以资鼓励。

    “不辛苦不辛苦!”

    依旧是干劲十足的老王反倒有些不舍了,探问道:“找到人没?”

    李玄玑摇了摇头,轻叹道:“看样子,很可能要在这里多蹲几天了……”

    老王也是跟着一叹,旋即又道:“接下来如果还有什么我能帮上忙的,您尽管吩咐!”

    “嗯!好!”

    李玄玑递了个赞赏的眼神给对方,然后没再废话,摆了摆手,在对方的注目礼之下,堂而皇之过了马路,走进了马路对面的小区。

    “果然是去换班了!”

    看到这一幕,老王对李玄玑最后的那点怀疑也随之消散,不由自主的抬头朝对面居民楼仔仔细细扫视了半天,想找出那个隐藏观察点。

    最后的结果当然是徒劳无功,但老王也因此对李玄玑更加佩服。

    果然是专业的,所以才找不到啊!

    已经走进自家小区的李玄玑完全没料到人家的脑洞越开越大。

    此刻他的注意力都在系统身上。

    易术系统:因观眼主线任务完成度已达90%,下一个主线任务已激活开启。

    易术系统:鼻子是人脸面的支柱,是面相五岳中的中岳,观其鼻,可识其人。任务要求:观察他人鼻型,并作出正确的判断;任务完成度:0%;完成奖励:扑鼻香,寿元50天。

    李玄玑:“系统,又是一首老歌?梅花三弄?”

    易术系统:系统崩溃中,请稍后……

    李玄玑懒得再废话:“领取任务!”

    下一刻,又是无数意念记忆和玄学口诀涌入脑海中:

    鼻脊至两眼中间处,为山根;鼻下端为鼻准;鼻准与山根之间的中点为年寿;鼻准左右两翼,左为兰台,右为廷尉……

    鼻如悬胆身须贵,土曜当土得地来;

    鼻头尖小人贫贱,孔仰家无隔宿钱;

    又怕苗如鹰嘴样,一**计不堪言……

    悬胆鼻,其形如倒挂之胆囊;伏犀鼻,其形状如伏犀直插天庭;鲫鱼鼻,其形为年寿高超如鲫鱼之背;蒜头鼻,其形为山根、年寿形小而平;鹰鼻,其形……

    ……

    这次李玄玑整个人如木头桩子定在了原地,还好小区里没什么行人和车辆,否则还不知道会出什么事。

    “李玄玑!你杵在那发什么呆!还不赶紧回家!”

    李玄玑又是被老妈叫醒的。

    于桂芬刚从麻将室下班,回家路上正巧看到了自己儿子像傻子一般一动不动的站在路边,脑袋还呈45°角仰头望天,顿时气急败坏,叉腰尖嚷。

    李玄玑揉着发酸的脖子,下定决心以后绝不在公共场合领取任务了。

    回过神来后,李玄玑在老妈的注视下迈开步子,闷头往楼门口方向走去。

    路过正在审视自己的老妈身边时,仍然没有逃过对方的责难。

    “一天到晚游手好闲像什么样子!你下午干什么去了,不写书了吗?”

    李玄玑站定身形,张嘴想要说些什么,但神色复杂地仔细看了对方一眼后,最终只是摇头一叹,自顾离去。

    “鹰鼻,其形为鼻梁露脊而高,准头尖小而带勾,蓝台、廷尉短小缩小,其人大多刻薄……”

    虽然李玄玑心中很不想承认,但老妈的鼻子确实是鹰鼻形状。

    都说“有妈的孩子像块宝”,但这话放在李玄玑身上并不适用。

    从小到大他都一直生活在老妈的阴影之下,完全体会不到传说中的“伟大母爱”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感存在。

    就比如去看电影,出现一段母爱情节,全场观众能被感动得哭的稀里哗啦的,但李玄玑却是无动于衷,甚至觉得情节狗血莫名其妙,因为他完全没有代入感。

    当然这只是一种精神层面上的压迫,而在物质生活方面,于桂芬还是尽到了一个做母亲的基本义务责任,在家庭道德层面上并没有什么好指责的。

    不过,现在的李玄玑不论是对待爱情还是亲情,都再无心力去计较。

    回到家中,耳边时不时传来老妈自言自语般的怨言。

    坐在电脑前的李玄玑幽幽一叹,半天进入不了写作的状态。

    哪怕有了系统,工作还是要做的,小说还是要继续更新的。

    否则连温饱都保障不了,命再长也没有用,而且家里更加难得清静。

    所谓人穷志短,李玄玑突发奇想问道:“系统,道具商城功能什么时候才开放?寿元值可以在道具商城里换成钱吗?”

    易术系统:道具商城还在加紧开发中,但宿主随时可以用寿元值兑换现实货币,兑换比例为1:100。

    李玄玑微微一愣,心情复杂地自嘲一笑。

    也就是说,1天的性命也就只能换100块钱?

    那一年寿命就只能兑换大约3.6万元?

    也就是个普通工薪阶层收入水平?

    我的命这么不值钱么?

    果然是屌丝命啊……

    不过普罗大众谁又不是如此呢?

    每天起早贪黑,不惜以牺牲身体健康为代价,筋疲力尽地为生活拼命……

    还不是在拿命在换钱,无非是系统给了一个低廉的快速变现的方式罢了。

    前世的自己,其实就是如此……

    沉默了片刻,李玄玑问道:“那如果以后我赚了很多很多的钱,可以换回来吗?”

    易术系统:不能,此行为不可逆。再次强调:寿元值为本系统唯一的兑换货币。

    “好吧……”

    李玄玑原本还想尝试用寿元值换点钱试试水,找一找系统漏洞什么的,可现在立马打消了这个想法。

    “或许……可以开一本玄学题材的小说?”

    发了半天呆实在没什么写作思路后,李玄玑突发灵感。

    既然自己有这样的神棍系统,为什么不可以把这些亲身经历写成一本小说呢?

    至少在情节构思方面,根本不用费什么心思。

    越是这般想着,这股写作冲动就越是强烈。

    思索了一小会儿,李玄玑便在写作软件上重新开了一页,写下书名《易术大宗师》,然后奋笔疾书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