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易术大宗师 > 第五章 易者不自易
    有了新的写作方向,李玄玑可谓是思如泉涌,写作状态好的出奇。

    然而这种难得的状态并没有保持多久。

    “吃饭!”

    熟悉的声音再次响起,当然饭桌上,也不出人意料的还有后续的唠叨。

    “……还不过来?在下面玩了一下午,现在装样子给谁看呐?”

    “……白天睡觉,晚上搞到深更半夜,这个月电费又是大几百!”

    “你去麻将室干什么,那是你去的地方么……”

    “怎么办哦,邻居们问你现在做什么,我都没脸说……”

    饭桌上的李玄玑一声不吭。

    最终还是李父忍不住怒声打断道:“你少说两句行不行!”

    于桂芬白眼一翻:“好好好,反正我在家里也没有地位,我不说话行了吧……”

    然而没过多久,于桂芬还是开腔了:“李玄玑,等会吃晚饭你洗碗啊,然后顺便把家里的地也拖一下,以后你自己的衣服自己洗。这么大的人了一点自理能力都没有,以后自己的事自己做。”

    李玄玑无奈地放下碗筷,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的母亲。

    自从上大学到三个月前从省城辞职回家,10年来一直都是自己一个人过的,如果没有自理能力,能活到现在么?

    至于洗碗拖地什么的,他平常在家里并不是没有做,衣服确实是没自己洗,但那都是和父母的衣物一起放到洗衣机里洗的。

    如果按老妈的意思,岂不是说要单独拎出来自己用洗衣机分开再洗一遍?

    至于这样么!

    一个做母亲的,至于看自己亲生儿子百般不顺眼么?

    “看我干什么!”

    于桂芬被儿子的目光盯得不自在。

    李玄玑与之对视了一阵子后,呵呵一笑道:“嗯,你说的对。”

    如果是以前,期待有正常母爱的李玄玑,肯定就当场暴发了。

    但现在,通过面相他已经知道对方的个性了,再生气就是浪费感情,而且他也不关心。

    没有期待,就不会再失望,自然也就没必要再生气了。

    吃饭期间李玄玑偷偷观察了一下父亲的鼻子,按面相学说法是狮鼻。

    狮鼻,其形山根、年寿形小而平,鼻准、蓝台、廷尉丰大,与伏犀鼻形似而低下。

    其人大多富贵,但有时会徒有虚名。

    这个结论确实比较符合自己父亲目前的状况。

    父亲李地安,原本是一家大型国企的正科级干部,单位部门主管,10年前下海在一家房地产私企当了副总,期间又换了几家私企,目前依然是某公司副总。

    不要以为副总就收入很高,其实只是个高级打工仔罢了。

    目前家里经济条件也就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跟“富贵”二字不沾边。

    邻居们都以为李家很有钱,但实际情况用“徒有虚名”来形容才更合适。

    否则于桂芬也不至于整天发那么多牢骚,很多负面情绪就是生活压力造成的。

    吃完晚饭,然后洗碗拖地,完成了老妈的任务要求后,李玄玑来到卫生间,对着镜子观察了一下自己的鼻子。

    很遗憾,也许是因为遗传,自己的鼻子也是狮鼻形态。

    看来这辈子大富大贵是没指望了……

    不过李玄玑并没有灰心丧气,因为有了系统,又有易术傍身,心中对未来隐隐有一些期待。

    易术系统:宿主目前只有103天的寿命,建议先考虑生存问题。另:所谓医者不自医,易者不自易,宿主未来的命运完全掌握在自己手中,一切面相、易术、玄学对宿主并不适用,还望宿主悉知。

    李玄玑眼睛一亮:“也就是说……哪怕我的鼻子长成这样,以后还是可以大富大贵的?”

    易术系统:也可能穷困潦倒、身死道消。

    咒我干什么?还能不能好好说话了?

    我可不想再来一次前世的经历!

    “既然易者不自易,我命由我不由天,也许我的新书能火?”

    李玄玑重新振作精神,开始了今天的写作工作。

    趁着有灵感,李玄玑先经过一番构思和艺术加工,将自己今天的经历写了几章新书存稿,然后才开始绞尽脑汁码老书。

    也许是因为迫切的想要开新书,李玄玑在老书情节发展上明显加快了节奏,这样反倒写着写着就写顺了。

    不过尽管如此,直到弄到凌晨三点,也才完成了三章老书内容,其中一章作为昨天的更新任务转点前就发了,剩下两章打算分两天发。

    至于更新速度,才不管读者怎么骂娘,他已经顾不上了。

    关灯睡觉,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大早……

    是真的很早,8点不到就被老妈强行叫醒了。

    “还睡?忘记今天要跟人家相亲了?赶紧给人家姑娘打电话!”

    只睡了5个小时且依然被噩梦困扰的李玄玑,醒来后是头痛欲裂、精神萎靡。

    他很怀疑老妈还在报复昨天的事,可惜没证据。

    当然,就算有证据,也奈何不了对方。

    当着老妈的面,李玄玑半睡半醒地拨通了相亲对象的电话号码,还开了免提。

    电话很快被接通,里面传来一个悦耳的声音:“喂?哪位?”

    李玄玑深吸了一口气,看了一眼正在监视自己的老妈,结结巴巴地回道:“呃,那个,我、我是那个……”

    见儿子半天挤不出几个字来,于桂芬一把抢过手机,面带笑容,轻声细语地道:“哎呀,是张晓彤吧?我是李玄玑的妈妈呀!那个……你应该知道吧,我儿子……”

    话没说完,那边便有些慌乱地应道:“哦哦,阿姨您好您好!嗯嗯,我知道的……”

    然后,一段长达至少10秒的静默和尴尬。

    “那个……”

    于桂芬正要打破这种气氛,对面已经先说话了:“阿姨,我这边正上班呢,待会再跟您联系好吧?”

    “哎?哎!好好好!”

    “嘟!”

    电话挂断。

    于桂芬神色变幻着看了看手中的手机,嘟嚷了一句:“真没礼貌!”

    李玄玑不禁翻了个白眼。

    这个点医院正好是医生带队查房、护士换班时间,这女孩子是医院的护士,现在肯定正忙的不可开交,上班期间哪有工夫跟你墨迹?

    此刻于桂芬又将矛头对准了儿子:“翻什么白眼?话都说不清楚,没出息!我跟你说啊,等她不忙了,你再主动跟她联系,这事不管成不成,也得有个交代!”

    李玄玑点头“嗯”了一声,这个他倒是不反对,确实得有个交代。

    老妈离开后,李玄玑拿着手机想了一会儿,编辑了一条短信过去:“我是李玄玑,刚才不好意思,影响你的工作了。什么时候等你方便了,我再联系你。”

    过不多久,对方便有了回复:“好的。”

    “嗯?”

    李玄玑想到了很多可能,但就是没料到对方就只回了这两个字。

    “好的”是啥意思?

    到底什么时候方便联系呢?

    “看来前景不乐观啊!”

    李玄玑不禁摇头一笑,也没太往心里去。

    本来他就没想过能与对方碰撞出什么火花来,甚至因为前世记忆的存在,他这辈子已经打定主意单身了。

    说要给个交代,那就真的只是个交代,出于基本礼貌罢了。

    这样也好,不用自己回绝,人家直接就把前路给切断了,省心省事。

    收起手机,李玄玑饥渴地看着卧室里的那张床。

    “要不睡个回笼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