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易术大宗师 > 第八章 往枪口上撞
    想到因为自己作死,作掉了51天的寿命,李玄玑就觉得痛不欲生。

    以后一定要听系统的话,一定要认真学习、谨言慎行。

    表了一番忠心后,见系统没有因为自己态度良好而额外给予奖励,李玄玑不禁失望地摇了摇头。

    还是继续做任务比较靠谱!

    查看了一下任务状态:观眼任务进度94.2%,观耳任务进度37%。

    观耳的任务难度并不亚于观眼,因为耳朵是长在脑袋两边,耳洞、耳廓什么的,必须得左右两边分别进行观察。

    李玄玑往往得绕人一圈才能进行全面观察,但他大多数时候只敢在侧面观察其中一支耳朵,否则指不定又会被老王怀疑。

    “看来只能徐徐图之了……”

    所谓好事多磨,稳妥起见,李玄玑不得不按耐住自己的急迫心情,今天先回家再说。

    临走前,李玄玑将中午买的另一包烟扔给了老王,对方自然笑纳,还说欢迎第二天再来。

    这就让李玄玑感到有点不忿了。

    再来?明天再给你买两包好烟么?

    这种人真是给点阳光就灿烂啊!

    不过……算了,目前看来性价比还是比较高的,再刷两天试试。

    回到家中,发现家中来了客人。

    不是别人,正是亲叔李地全。

    李家族谱字辈歌诀用的是“天地玄黄,宇宙洪荒”。

    李玄玑是“玄”字辈,因此中间有个“玄”字,而叔父那一辈是“地”字辈,再加“安全”二字,兄弟二人便取名李地安和李地全。

    李地全是师范学院美术学院的教授,性格比较单纯,平常一门心思做学问搞画作。

    相应的,这位亲叔为人处世和人情往来方面也就十分欠缺,李玄玑对其印象还不错,毕竟人家没啥坏心眼。

    不过现在的李玄玑,已经掌握了一些面相学知识,所以感悟又有些不同。

    观其眼,眼睛较为凸出,说明其人观察力敏锐,能说,吝啬小气。

    以李玄玑的了解,叔父的观察力确实敏锐,否则也不可能成为写实派油画家,尤其是素描和速写,三笔两笔就能准确生动地刻画出人物形象来。

    吝啬小气也符合,说个笑话:李玄玑高考曾在叔叔家学美术,大冬天走廊外面下着雪,却只让侄儿和其他学生在走廊吹着寒风借着自然光画素描,就为了不开灯,省家里的一点点电费……

    至于能说……李玄玑一直以为他这个叔叔是老实人,不怎么会说话。

    但现在结合面相理论仔细一想,人家可是在大学当老师的,而且上的还是比较抽象的艺术课,怎么可能不会说呢?

    对了,好像自己的亲妈于桂芬,眼睛也有点凸?

    算了,错过的就不要再去深究了……

    再观其鼻,也是狮鼻,但鼻孔较小,而鼻孔小的人,大多很会储蓄,心眼小,吝啬。

    最后观其耳,耳大有垂珠,财源广进,生活不会贫穷。

    观察到这里,李玄玑不由得目光一凝——耳垂有横纹,恐有心脑血管疾病或糖尿病!

    “叔,你来啦?”

    一边暗中观察着对方,李玄玑一边打起了招呼。

    被李玄玑盯得莫名其妙的李地全也没多想,坐在沙发上笑呵呵的应了一声。

    一旁的李父李地安则开口解释道:“我跟你叔已经商量好了,晚上我们一起去刘院长家里一趟,看能不能把你安排进美术学院当老师。”

    李地全也补充道:“我跟刘院长关系还不错,这个忙他应该会帮。”

    你跟刘院长关系不错?

    李玄玑很怀疑对方的说法,但也不好反驳,只是问道:“学校应该有相关政策规定的吧?我一个本科生,应该不够条件吧?”

    李地全倒是胸有成竹:“我们学校刚升二本不久,又不在省城,师资力量薄弱,如果是重点大学211的优秀毕业生,别的院系我不知道,反正艺术系是可以适当放宽政策的。当然,只限今年,明年就不好说了。”

    这话倒是有点说动李玄玑了,他确实是211大学毕业的,工作经验也算丰富。

    如果真能到大学里当老师,刷任务就方便多了,毕竟老师盯着学生一个个地看很正常。

    “那就试试?可小说怎么办?太监掉么……”

    李玄玑还是有些犹豫,但李父不打算给他选择的机会了,直接一锤定音:“就这样吧,晚上我们提两瓶酒带两条烟过去!”

    李父在家中可谓是一言九鼎。

    于是晚饭过后,三人便提着礼品出发了。

    刘院长的家并不远,就在师范学院校内,所以三人步行很快就到了对方的家门口。

    敲门前,李父嘱咐李玄玑:“待会你别乱说话,需要你表态的时候你再说话。”

    叔父此刻也有些忐忑地交代了一句:“玄玑啊,你还记得你高考那年,把刘院长的画室学生都拐跑了的事么?你呆会千万别提这茬!”

    李玄玑不由得懵逼。

    我靠!你这会儿跟我提这事!

    刚才吃饭前你怎么不说,还把胸脯拍得啪啪响!

    这个事儿说来话长。

    简单点说就是当年李玄玑也在刘系主任门下的美术培训班学了个把月,后来发现这个所谓的美术系系主任名不副实,无论是教学水平还是绘画水平跟他叔叔比差了不止一个档次,于是带着一大半的培训班学生叛逃到其他画室去了,结果这梁子便结下了。

    本来以为两人以后不会发生什么交集,就算得罪了对方,人家也奈何他不得。

    但如今……

    这特么是主动往人家枪口上撞啊!

    本来李玄玑还差点忘了这事,现在被亲叔这么一提醒,他就知道今天这事怕是要黄了!

    李父则在一旁安抚道:“事情都过去十几年了,当年你年纪小不懂事,人家现在怎么可能还计较这些?反正待会你少说话!”

    李玄玑无奈,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父亲敲开了刘院长的家门,然后自己硬着头皮走了进去。

    要说起来,李父也确实是有本事的,刘院长对其也早有耳闻,双方一番客套气氛挺好。

    随后,李父说明来意,而李叔则在一旁陪笑,半天插不上话。

    李玄玑则是像小学生一般低着头没脸见人,以前干过浑事,实在心虚的很。

    整个交谈过程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刘院长似乎真的忘记了以前的过节,表示学校确实有相关的政策,年前也确实打算招聘一批老师,到时候可以让李玄玑来学校一起参加面试。

    不过同时也表示,必须是非常优秀的本科生才行,到时候该走的应聘流程还是得正常走,一切都得靠李玄玑自己的本事去争取,在不违反原则的前提下他会看情况适当地有所倾斜。

    话说到这份上,李父和李叔自然是心满意足的离开了,但是李玄玑却心知事情恐怕没这么简单。

    因为谈话期间,李玄玑曾多次偷偷观察过刘院长的面相,得出的结论是:此人贪财好色、极为记仇、报复心极强!

    后面两条无论哪一条,都是没有回转余地的,人家绝对还记得当年的事情,绝对等着报复自己呢。

    至于贪财好色,首先李玄玑自己不是什么美女,就算想被潜规则也没那先天条件,再说贪财,区区两瓶酒两条烟,这点投入恐怕人家根本看不上。

    算了算了,还是老老实实回家码字吧……

    李父和李叔二人则非常乐观,一路上有说有笑,还鼓励李玄玑抓紧准备,努力把握机会。

    回到家中,兄弟二人又把事情经过绘声绘色地告知了李母,结果全家尽开颜,除了有苦难言的李玄玑。

    李叔离开后,或许是觉得儿子的工作有了着落,即便看到李玄玑又坐在电脑前开始码字,于桂芬也没再毒舌唠叨。

    但老妈不唠叨了,有人却找上他了。

    一叶知秋:大作家,在写小说吗?(调皮吐舌)

    ???

    不是说好了不联系的吗?

    拿起手机翻看了一下记录……呃,好像没说过这话?

    但看了看时间,晚上9点多了,这么晚了不睡觉,想男人了?

    烦躁之余,李玄玑只好耐着性子回了一个字:嗯。

    一叶知秋:写的什么小说?我平常没事也喜欢看网络小说哦(害羞)。

    云天明:网游武侠小说。

    一叶知秋:哦。(囧)

    过了一会儿。

    一叶知秋:你怎么不说话呀?(疑问)

    李玄玑无语,心说这不明摆着么,我懒得理你呀!

    又过了一会儿。

    一叶知秋:大爷,小女子这厢有礼了。(抱拳)

    一叶知秋:小样,今天你爱理不理,明天让你高攀不起!(傲慢)

    一叶知秋:帅哥,你挺酷的嘛!(坏笑)

    一叶知秋:猪,你快乐吗?(猪头)

    一叶知秋:哈哈哈……(龇牙大笑)

    一叶知秋:睡了,想你哟!(哈欠)(害羞)

    在一分钟之内,一连串莫名其妙的信息就这么发了过来,看得李玄玑是瞠目结舌下巴落地。

    懵逼半天后。

    云天明:???号被盗了?

    一叶知秋:没有。(捂嘴偷笑)

    神经病啊你!

    李玄玑不由得暗骂一声,当即关掉了手机屏幕。

    另一头,一间满屋粉色、两面墙上张贴着各种番剧画报、充满梦幻童趣装饰风格的闺房内,一位穿着娃娃睡衣披头散发的漂亮女孩子,正握着手机毫无形象地仰头哈哈大笑。

    更诡异的是,前方的电脑桌上,摆放着一本《妹纸太多怎么办》的漫画书,而电脑屏幕上,正播放着某恐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