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易术大宗师 > 第九章 桃花眼
    恐怕李玄玑抓破脑袋也不会想到,跟他相亲的女护士,真身竟然是个二次元妹子。

    那一番莫名其妙的信息,仅仅只是对方的一次小小的报复,而且还报复成功了。

    因为没过多久,李玄玑又再次打开了手机。

    盯着对方倒数第二句话,李玄玑发了半天呆,还忍不住脑洞大开。

    想我了?

    真的吗?

    哎,这算不算是勾引我?

    我这么有魅力吗?

    怎么可能?

    李玄玑啊李玄玑,别好了伤疤忘了疼,还记得前世那个女人是怎么说你的吗!

    这妹纸肯定是因为人长的丑,嫁不出去!

    ……不行,我还是得问个清楚!

    与此同时,张晓彤家中。

    “丫头,什么事这么好笑啊?这么大声,我跟你爸在外面都听到了!”

    “妈,没什么。哈哈哈!”

    说着,张晓彤又忍不住捂着肚子笑了一阵子,这才上气不接下气地道:“就是姑妈给我介绍的那个对象,太有意思了!”

    “哦,他啊?跟妈妈说说,怎么有趣了,也让我乐呵乐呵。”

    “就是、就是……”张晓彤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儿措辞,才道:“自黑男+直男癌?”

    “噗……你怎么这么说人家?”

    张母不禁莞尔,旋即又板起脸,敲了敲女儿的脑袋道:“丫头,你也老大不小了,27岁老姑娘一个了,怎么还整天跟个小孩似的没正形?”

    “妈,你别说了。”张晓彤一把抱住张母,将头埋入其中,撅起嘴巴撒娇道:“我就不想长大,就不想结婚,我只想做你一辈子的乖女儿……”

    “唉,看把你宠的……”

    张母叹了口气,一边溺爱地摸着女儿的脑袋瓜,一边道:“既然是姑妈邻居家的孩子,算是知根知底,听说家里条件不错。照片你也看了,怎么样,挺帅的吧?跟你一样显年轻,看上去根本不像马上30的,你不是说你是那个什么……”

    “颜控!”

    “对,颜控。这次你可长点心吧,我的闺女哟!你年龄……”

    张晓彤不由得捂住耳朵:“不听不听,妈你能不能不要老提我的年龄?”

    “呵,你也会怕啊?那就赶紧嫁了吧!”

    “哈哈哈……妈,你先等会儿。他回话了!哼哼哼……”

    ……

    云天明:你刚才那些话是什么意思?

    一叶知秋:老爷,您问的是哪句话啊?(疑问)

    云天明:咳……你真的没被盗号?

    一叶知秋:没有啊(坏笑)。

    云天明:……你牛逼!(三个大拇指)

    一叶知秋:小女子惶恐(擦汗)。

    云天明:装!你继续装!

    一叶知秋:奴家冤枉啊(大哭)

    云天明:话说……现在的护士,说话都是这种调调么?

    一叶知秋:那老爷你喜欢吗?(色)

    云天明:还治不了你了?

    一叶知秋:那来呀!(勾手)

    云天明:(吐血)还能不能还好说话了!

    一叶知秋:好凶哦,请老爷垂怜(大哭)

    云天明:算了,不早了,洗洗睡吧。

    一叶知秋:一起吗?(色色色)

    看着女儿打字的张母,也是一脸懵逼,最终忍不住道:“丫头,你这……合适吗?”

    盯着手机的张晓彤,头也不抬地笑嘻嘻地道:“适合啊!挺好玩的。”

    张母不禁扶额。

    罢了罢了,看来自己真的老了,年轻人的世界她看不懂。

    另一头的李玄玑,此刻也是目光呆滞,怀疑自己是不是在跟一个神经病聊天。

    听说这妹子27岁了,难怪没男朋友,敢情是神经不正常啊!

    于是,李玄玑最终决定快刀斩乱麻。

    云天明:说真的,咱俩不合适。

    一叶知秋:为什么?(大哭)

    云天明:理由我中午说过了,就我这条件,你看不上的。

    一叶知秋:那可未必哦(调皮吐舌)。

    云天明:我没房、没车、没工作、没钱,养不起你。

    一叶知秋:我有房、有车、有工作、有钱,我能养你(勾手)。

    云天明:你图什么?

    一叶知秋:因为你帅啊!(色)。

    云天明:就这?

    一叶知秋:不够吗?

    云天明:你是不是很丑?

    下一刻,一张高清生活美照出现在了微信中。

    一叶知秋:老爷,你觉得呢?(自信)

    云天明:……

    一叶知秋:怎么样?还能入老爷的法眼吗?(害羞)

    云天明:美女,看你面相,挺善良的一个人啊,而且追求你的人应该不少啊!你也不像是精神不正常啊?

    一叶知秋:哦?你还会看面相?(惊讶)

    云天明:略懂。

    一叶知秋:那你赶紧再仔细看看,我最近有没有什么桃花运?(色)

    云天明:呵呵。

    一叶知秋:说人话!

    聊到这里,已经占据主动的李玄玑没有再回话了,也彻底打消了所有的幻想。

    因为通过照片,李玄玑发现对方的眼睛上下都是双眼皮,而且眼睛如含了水一样水汪汪的。

    而这,也就是所谓的桃花眼。

    而桃花眼,一生必犯桃花!

    当然,这并非是说对方就一定是个水性杨花之人,只是如果结合实际情况去推断的话,日后两人真在一起了,自己大概率被对方绿。

    毕竟自己就一个屌丝而已,而人家却是人见人爱一生桃花不断的大美女,性格又活泼有趣,其父母都是主任医师,两人加起来的工资年收入至少上百万,家里又只这么一个独生女……

    所谓久病床前无孝子,久贫家中无贤妻。

    如此不对等的关系,李玄玑没有任何信心能驾驭的了这样的妻子,尤其是还有前世的经验教训,让他更加望而却步。

    “真可惜,身材这么好,长得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只能留给别的猪去拱了……”

    李玄玑很是感到遗憾。

    不过仔细一想,其实也不可惜。

    人家虽然表现的那么色急,也完全不介意他的条件,但实际上,这一切只是人家在闹着玩罢了。

    凡事不要太认真,要真以为人家有意思,那才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痴心妄想!

    这点自知之明,李玄玑还是有的。

    前世的经历就是前车之鉴!

    此刻手机依然在时不时地震动,显然张晓彤那边还在追问些什么。

    但是一遭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李玄玑已经没心情去看了。

    还是继续码字吧。

    一夜无话。

    第二天早上,睡梦中的李玄玑被一通电话吵醒了。

    本以为今天早上没有老妈的骚扰还能睡个懒觉的,可惜事与愿违。

    不过这样也有好处,至少噩梦又只做了一半,所以心情还算不错。

    看着手机来电显示,李玄玑犹豫了一会儿,神色复杂地接通了电话。

    “喂,姜院长?您好!”

    “呵呵呵,你好你好!小李啊,好久没联系了,你最近在忙什么呢?”

    “没忙什么……对了,姜院长,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对面沉默了几秒才道:“哦,是这样的……我们设计院啊,还是很需要你这样的年轻人才的,你……有没有回来的想法啊?”

    李玄玑沉默,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辞职回家前,李玄玑在省建筑规划设计研究院工作,给他打电话的这位,就是设计院的一把手姜凌峰姜院长。

    也许是工作期间李玄玑展现了很强的专业能力和个人综合素质,觉得这个年轻人是可造之材,这位姜院长一直对他十分照顾和器重,甚至还提过要把自己外孙女介绍给李玄玑。

    但是吧……有人的地方,就会有江湖。

    不论什么单位或企业,总免不了一些人事方面的明争暗斗和勾心斗角之事,比如在李玄玑的工作单位里面,就分为院长派系和总工派系,或者说行政派和技术派。

    性格纯良的李玄玑本来一心只想闷头做事,但在一次大型城镇规划项目中,身不由主地卷入了一场斗争中,最后成了牺牲品,而且还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的那种。

    当然,这其中的弯弯道道,是李玄玑怒发冲冠辞职之后才慢慢想明白的。

    要说后悔吧,李玄玑确实有点后悔,毕竟这样的单位不是谁都有机会进去的,未来的发展也是不可限量的。

    但是既然已经辞职回来了,所谓好马不吃回头草,李玄玑也没那个精气神再次卷入原来的漩涡当中了。

    只是时隔三个月后,姜院长亲自打电话来再次邀请他回去,如此诚意,让李玄玑受宠若惊的同时,也颇为感动。

    所以,这就不太好拒绝。

    迟疑间,姜院长在电话里打了个哈哈,道:“这样吧,近期我可能要去你们桐城一趟,有个项目要谈……到时候我们见个面,你看怎么样?”

    李玄玑还能说什么,只能应道:“好的。”

    挂上电话,李玄玑若有所思地看着黯淡下去的手机屏幕,不由得摇头一笑:顺其自然吧……

    而另一头的姜凌峰,此刻也在看着手机摇头发笑:“这小家伙,还是那么年轻气盛啊……”

    笑叹的同时,姜凌峰的目光移向院长办公室对面的那间总工办公室,眼神逐渐变得锐利:“好好的一个苗子差点被你给毁了,你以为他什么都不说,我就不知道?哼,谁能笑到最后还不一定……”

    另一头。

    李玄玑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上午9点整。

    只纠结了一小会儿,便脑袋一歪,再次蒙头大睡。

    可再次事与愿违,刚迷迷糊糊进入梦乡又被电话吵醒了。

    “这两天怎么了,哪来的这么多电话……”

    李玄玑有些气急败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