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易术大宗师 > 第二十一章 做好人
    李玄玑之所以一再拒绝冒充人家的男朋友,并非什么直男,更不是什么矫情。

    而是真如他自己所说,怕与张晓彤纠缠过深,牵连出更大的因果。

    这是一种极端理智的判断和选择。

    李玄玑非常清楚自己绝不是什么坐怀不乱的柳下惠。

    哪怕有前世的悲惨记忆存在,他也没信心长期抵挡人家女孩子,尤其是一个漂亮可爱的女孩子的热情主动。

    虽然现在张晓彤只是对自己有好感,但如果再这么继续羁绊下去的话,这种好感搞不好就会变成喜欢。

    然后喜欢变成爱,那就让人头疼了。

    到时候自己真能不管不顾,不考虑现实问题,不在乎人家的命犯桃花,跟对方在一起吗?

    如果自己不顾一切与对方在一起了,那前世婚姻中的种种矛盾和波折,即便不会重复上演,也一定会以另一种形式再次上演!

    前世的时候,自己就是太傻太天真,简单地以为爱情就是婚姻。

    以为自己够优秀,只要努力就能成功,以为所有人都跟他一样能安于平淡、知足常乐。

    而事实是,婚姻是爱情的坟墓这句话一点都没错。

    优秀和努力也并非成功的唯二要素,也不是每个人都跟自己一样知足常乐。

    生活中的各种攀比和无止尽的欲望,能够潜移默化改变并摧毁一个原本纯良朴实之人。

    于是最终,自己换来的是一身伤痕。

    所以,难道同样的错误,自己还要再犯一次吗?

    傻逼才会那么干!

    李玄玑不想当傻逼,也不想玩弄感情最后去伤害别人。

    那么唯一的选择,就是及早划清界限,这才是一个成熟男人真正有担当的选择!

    至于被对方当成是直男,被骂作过河拆桥,甚至被误以为性取向有问题,那都不值一提!

    张晓彤自然猜不透李玄玑心中所想,堂而皇之地挽着对方进了食堂。

    凭着医院员工餐票打了两份快餐,与对方挨坐在一起边吃边聊起来。

    在旁人眼里,两人有说有笑十分恩爱的样子。

    但实际上,两人的对话内容却是让人啼笑皆非。

    “嘻嘻嘻……你的性取向真的没问题?”

    “要不要吃完饭找个地方让你验一验?”

    “讨厌!臭流氓!”

    “美女,明明是你对我动手动脚的好吧?也是你先提起这个话题的好吧?而且你还自相矛盾了——我到底是性取向有问题,还是流氓?如果我是臭流氓,那我那方面肯定没问题,反之同理!”

    “你、你说的好有道理,我竟然无言以对……”

    “那我再给你一个重新选择的机会,你希望我是哪一种人?”

    “同?”

    “那我们去验一验。”

    “滚!那……流?”

    “那更需要去验一验了!”

    “去死!”

    “其实这个问题如果继续推理下去的话,就是——不论我是哪一种人,都不适合你。”

    “你、你什么意思啊?呵呵,笑死人了,你可别自作多情,我只是让你帮我挡一挡医院里的桃花,又不是真让你当我男朋友!”

    “那我就放心了……”

    “你就这么看不上我?”

    “怎么会呢?你这么漂亮,性格又好,家境富裕,工作稳定,我是对自己没信心。”

    “哼!算你有眼光!不过,你为什么没自信呢?”

    “哎呀,这事儿,就说来话长了,总之你不懂,说多了都是泪……”

    “说说嘛,或许我可以做你的知心姐姐哦!”

    “得了吧,还知心姐姐……你一个处,跟我扯这些?等你以后结婚生子了,再跟我谈心得体会吧!”

    “讨厌!你说这种话之前,能不能考虑一下当事人的感受和心情?”

    “这可是某人在网上自己爆料的,跟在下无关。”

    “真后悔帮你,下午……”

    “哎,这就没意思了啊!开玩笑归开玩笑,别拿正事要挟我。”

    “我觉得你30岁了还没结婚,连女朋友都没有一个,真的是有原因的。”

    “彼此彼此。”

    “我才27!”

    “四舍五入一下也差不多啦……”

    “我、我生气了!真的生气了!”

    对话到这里,张晓彤真的眼睛红了,眼看就要哭了。

    张晓彤的脾气是好,或者说没什么脾气,但被李玄玑这么欺负打击,还伤到了她最敏感的年龄问题,不知该如何发作之下,就只能抹眼泪了。

    李玄玑完全没料到对方竟然会有这样的反应。

    他以为人家现实中的抗打击能力跟网上一样强悍。

    但很显然,现实中的张晓彤完全是另外一种人格。

    就在李玄玑不知所措之际,张晓彤吸了吸鼻子,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后,展颜一笑:“其实我明白你的意思。不过我想告诉你,即便不看长相,在我看来你也是一个很有魅力的人,只是你可能不自知罢了。”

    被说中心思的李玄玑讪讪一笑,然后沉默不语。

    张晓彤做了个深呼吸,避开之前的话题转而道:“刚才在路上碰到的那位,是医院医务科的干事,你不是会看面相么,觉得他怎么样?”

    李玄玑仔细回忆了一下之后,道:“不怎么样。虽然一生富贵,但品行不佳,小心眼,阴暗,猜疑心重,欺软怕硬,不是良配。”

    张晓彤点了点头:“他是副院长的儿子,凭关系进去的,能力是有一点,人也长的还行……不过,既然你这么说,那就PASS掉!”

    “别啊!”

    李玄玑连连摆手道:“你自己的事情你自己做主,我就只是学了点皮毛面相知识,随口一说罢了!”

    张晓彤嘿嘿直笑:“你不会是妒忌他才把他说的一无是处吧?”

    “哈?我妒忌他?”

    李玄玑不屑地一笑:“你可能不了解我。我这个人吧,一向都是有一说一,从来不说假话……”

    张晓彤顿时惊呆了:“不是吧?从来没见过你这么无耻的人!刚才是谁骗人家说自己是省中心医院的?”

    李玄玑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

    呃?这么快就被打脸了么?

    我能说我上辈子确实是好人,确实是从来不说假话么?

    张晓彤一脸得意:“怎么样?没话说了吧?亏我之前还觉得你是个好人呢,没想到啊没想到……哼哼!”

    回过神来的李玄玑,不由得摸着鼻子道:“姑娘,我觉得你对‘好人’二字,可能有什么误解。”

    “哦?那请这位公子帮本姑娘解除一下误会?”

    张晓彤戏虐地看着对方。

    李玄玑想了想,好整以暇地道:“首先我要告诉你一个这个世界的真相之一:这个世界,不是谁好谁就有理,而是谁强谁就有理!另外一句类似的话你应该听过:历史是由胜利者书写的!”

    “第二个真相:在利益面前,如果没有约束,人性是趋恶的。所以,不要迷信人性向善,而所谓的好人,就是迷信这一点,总把人往好处想,因此吃亏的总是好人。”

    “第三个真相:好人不一定有好报。之所以没好报,其实是一种缺乏谋略和无能的表现。做一个好人很简单,但做好一个好人很难。而我,此生做人的信条就是做好一个好人!”

    见张晓彤露出一副放弃思考的呆萌样子,李玄玑不由得笑了。

    “是不是觉得很绕?那我换个说法……善良是个宝贵的品质,对吧?”

    见对方点了点头,李玄玑接着道:“但相比起智慧、理性、冷静、稳妥,善良其实是很容易做到的事情。所以如果你想善良,并不难,难的是得有能力去维护自己的善良,否则就是对自己的不善,既然对自己都这么狠,又何以称得上是真善呢?”

    张晓彤睁着一双崇拜的星星眼,喃喃道:“虽然我还是没太听懂,但也还是觉得好有道理哦!”

    李玄玑嘿嘿一笑:“所以啊,我可能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好人,但却是一个想把好人做好的‘坏人’。当时如果我不说自己是省中心医院的压他一头,他会这么轻易地知难而退么?”

    张晓彤渐渐明白了对方的意思,若有所思道:“这样才是做一个好人的正确姿势?”

    “答对!”

    李玄玑打了个响指,笑道:“你现在觉得我还是个坏人么?”

    “Emmm……”

    张晓彤沉吟道:“你没解释之前,我觉得你勉强还算个好人,但经你这么一诡辩,我越来越觉得你不像个好人了!”

    好吧,李玄玑觉得把自己两世为人的人生总结拿出来分享,就是个巨大的错误。

    “哈哈哈……”

    看到李玄玑吃瘪的样子,张晓彤不由得大笑。

    但很快便又收住了,因为食堂里纷纷投来了各种目光。

    “时间不早了,走吧。”

    李玄玑也觉得被这些视线盯着不自在,招呼一声后,便与对方一起快速收拾好餐盘,离开了食堂。

    两人前脚离开,食堂里后脚就炸锅了。

    不知道张晓彤身份的人只觉得刚才那两人郎才女貌很是惊羡,纷纷感叹不已。

    而了解一些情况的人,则八卦不止议论纷纷,然后院花张晓彤谈了个帅气男朋友的消息便在医院内部迅速不胫而走。

    张晓彤属于头脑简单的动物,根本没想过这件事能造成多大的轰动。

    当然,即便想到了,她也不在乎,这本身就是她的目的。

    而李玄玑……不好意思,顺风耳了解一下?

    食堂里的闲言闲语他可是一字不漏全部听到了!

    不过看到张晓彤那没心没肺的样子,李玄玑也不好怪罪对方。

    人家毕竟帮了自己一个大忙,自己也理应有所回馈,不能那么小家子气。

    但李玄玑远远低估了八卦的传播速度,下午再见到张晓彤父亲时,对方第一句话就把他给噎住了。

    “听人说,你和晓彤已经确定关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