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易术大宗师 > 第二十六章 熊孩子
    面相十二宫,分别是命宫、官禄宫、财帛宫、夫妻宫、子女宫、疾厄宫、父母宫、兄弟宫、仆役宫、迁移宫、田宅宫、福德宫。

    其对应的面部位置,分别是印堂、前额、鼻子、鱼尾、下眼睑、鼻梁、前额左右头角、眉毛、下巴、左右眉尾、眼睛及上眼睑、左右眉毛上方。

    顾名思义,十二个宫位对应十二个方面,可以通过观察相应的部位判断出对应方面的吉凶情况。

    当然,这只是系统传授的面相十二宫理论知识,是否靠谱还得进一步实践验证。

    就目前而言,除了身边的亲人,李玄玑很难去详细验证是否正确。

    总不能看到一个鱼尾纹很深的人,就抓着对方问人家是不是婚姻不幸吧?

    人家不一巴掌甩过来才怪!

    所以李玄玑现在能做的,只是机械般地套用相关面相公式。

    然后大胆预测,小心求证。

    幸运的是,李玄玑暂时还没发现有什么太大的错漏。

    比如张荣景父亲早逝的判断就印证成功了。

    观眉任务就不废话了,现在的李玄玑,做起这种几乎是送分题的任务,完全是驾轻就熟,根本没遇到什么困难。

    若非要说有什么问题,就是观眉任务只能在男性身上刷,刷女性眉毛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女人们要么不是画过眉就是修过眉,更甚者直接拔了眉毛重新来过。

    这样的人工眉……

    李玄玑表示无能为力。

    恐怕即便系统,也只能望天兴叹——这个世界的女人已经逆天了!

    而面相十二宫任务,看似简单,实际刷起来其实相当不容易。

    一方面是需要观察的部位太多,相关的面相要点也比较驳杂。

    某个部位是否丰隆、亮泽、圆润、明净、轩昂,是否有疤痕、缺陷、痣痕、裂纹、色变,都是需要进行仔细观察和考量的。

    这样就很费神,也很废时间。

    另一方面,一楼那些围观商演节目的人,并不是一直站在那里就不走了。

    有时候好不容易看了七八个宫位,结果人家一扭头就走了,白看了。

    李玄玑总不能大喊一声:大哥你别走!在这短短的一瞬间,让我再多看你一眼!

    所以做面相十二宫任务所耗费的时间和心神,远超之前的那些主线任务。

    基本上每完成一次任务,平均所耗费的时间长达3分钟。

    这还是有慧眼辅助的情况下!

    如果在人来人往的学校门口刷这种循环任务,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不过不管怎么说,用3分钟时间去换0.1天的寿元,性价比极高,还是非常值得的。

    李玄玑的心态很好,既然循环任务不可能一处而就,那就慢慢来,不着急。

    就在李玄玑趴在商城二楼栏杆上,聚精会神地刷了一阵子后,突然感到后背被某个物件砸了一下。

    回头一看,砸到自己的是一颗篮球。

    篮球的主人,是一个看上去约莫6、7岁正嬉皮笑脸的小男孩。

    熊孩子?

    算了,刷任务要紧。

    只瞥了一眼,没怎么在意的李玄玑就收回了目光。

    但没过一会儿,屁股又被砸了一下。

    这就有点讨厌了!

    崩提什么孩子,孩子再重要,有我挣命重要吗!

    李玄玑当即转身,恶狠狠地瞪了不远处的小屁孩一眼,想吓退对方。

    然而小屁孩依旧是嘻嘻哈哈毫不在意的样子,抱起滚回来的篮球又作势要砸,显然是根本不怕李玄玑的眼神。

    李玄玑无奈,只得四下盼顾,很快就在距离自己不远处的一个休闲椅上找到了小屁孩的家长。

    对方应该是熊孩子的母亲,长相嘛……不提也罢。

    只从面相来看,李玄玑特意观察了一下对方代表子女宫的下眼睑。

    “低垂薄弱,黯淡无力,其子女个性有缺陷,日后怕是个不肖子……”

    “嘴角习惯性自然向下,其人脾气不好,很难与人相处,抱怨生活,固执,财运不佳。”

    当然,这些都是理论,至于是不是如此,还需要进行验证。

    至少熊孩子在公共场合如此胡闹,对方近在咫尺明明都看到了,却视而不见,不仅不制止,甚至在注意到李玄玑的视线后,却偏过头去完全没有道歉的意思。

    就凭这一点,这孩子这样长大以后,还懂什么叫做尊重别人么?

    既然不懂什么叫尊重,那对自己的父母,恐怕也不会怎么尊重吧?

    说不定还真就混成了个不孝子!

    想到这里,李玄玑的心脏不由自主地泛起一阵阵绞痛。

    噩梦中的前世记忆再次浮现。

    他想到了自己前世的儿子。

    本来挺聪明挺乖的一个孩子,平常不哭不闹的,结果眼看就要被妻子差不多惯成了个熊孩子。

    自己实在忍不住管教了两天,期间没说任何重话没发任何脾气,却被妻子骂成是神经病,还说什么不应该这么严格管束孩子,会对孩子的心理造成伤害。

    为了不让他管教孩子,妻子第二天竟然连招呼都没打就带着孩子去了父母家分居住。

    自己不甘心跑去理论,妻子就直接提出离婚要求,然后矛盾升级,各种伤自尊的话一股脑地朝他喷了出来!

    再然后,跑网约车时又遇到了蛮横无理的乘客,三番五次挑衅他的底线。

    早就憋不住的滔天邪火,最后冲天而爆,导致的后果就是……

    算了,往事不堪回首,说多了都是泪!

    李玄玑闭上眼,深吸了一口气。

    硬生生的压下了心头那股本以为已经消散却依然旺盛的怒火和戾气,重新转过身去。

    “也许,她是对的?也许,我真的不适合管教孩子?”

    以前李玄玑一直认为自己是个理智、客观、讲道理、不太计较的人。

    但此刻,他开始有些自我怀疑了。

    也许,有些事情,真的是自己错了?

    还没等李玄玑想清楚这个问题,结果后背又被球砸了一下。

    麻痹的!

    李玄玑这次真的不能忍了!

    刚刚好不容易压下去的那股邪火再次在心中蒸腾起来!

    当即转过身,目光一凝,然后快步走到还在滚动的篮球旁,在那熊孩子还没来得及捡起来之前,就已经抬脚用脚尖把篮球往回一拨,然后死死地踩住了篮球。

    熊孩子被李玄玑这一举动吓了一跳,见势不对之后,球也不要了,赶紧跑到他妈妈身边。

    “妈妈,那个人抢我的球!”

    熊孩子带着哭腔指着李玄玑告状。

    “哎,你这人怎么回事啊!”

    其实熊孩子还没跑来告状之前,椅子上的那位家长就已经站起身了。

    所以这会儿,熊孩子家长就直接开始发表常见的话术了:“你一个大人,跟一个小孩子计较什么啊?小孩子不懂事,你一个成年人也不懂事啊?”

    “小孩子拿球轻轻砸你两下,又不痛又不痒的,你一个大人让着点有什么啦!你这人真是的,还是个大男人呢!跟一个小孩子发什么脾气呀!”

    就在妈妈喋喋不休之际,熊孩子偷偷溜到了李玄玑跟前,弯腰想抱回篮球。

    这边的李玄玑没想到对方不仅不道歉,反而竟然比自己料想中的还要犀利,心中想着怎么反驳对方,所以脚下没太在意地一松,把球让给了那熊孩子。

    趁着对方喘口气的间隙,李玄玑沉声道:“孩子不懂事,你家长也不懂事吗?这里是公共场合,又不是你家,孩子拿球砸了人,还不止一次,你看到了不道歉就算了,起码也要出面制止一下吧?”

    对方理直气壮地回应道:“道歉?这点小事还要道歉?再说了,我的孩子不用你管教!你也没资格管教!”

    这话又唤起了李玄玑的痛苦回忆。

    尼玛,我自己的孩子不让我管教,现在别人的孩子,我也管不了吗?

    老子今天还偏要管一管了!

    正这般想着,忽听身后传来一声“哎哟”。

    李玄玑下意识地回头一看,胸中的怒火顿时更盛了!

    那熊孩子可能是怕了李玄玑,所以拿回篮球后没敢再招惹他,但绕到李玄玑身后又砸了一个人。

    而且被砸的人,还是个挺着大肚子的孕妇!

    那孕妇吃疼地叫了一声后,便捂着肚子弯下了腰。

    看样子是当时毫无防备,篮球正中她的肚子。

    李玄玑哪里还来得及跟熊孩子妈妈继续理论,赶紧回身快步来到孕妇身前将其扶稳。

    “你还好吧?感觉怎么样?”

    李玄玑匆忙问道。

    “我不知道,刚才有点疼。”

    孕妇先是显得有些慌乱,但定了定神,感受了一下后,才神色稍缓道:“好像还好,已经不疼了。”

    见对方似乎并无大碍,李玄玑这才松了口气。

    然后脸色一沉,转过身一把抓住想要溜掉的熊孩子后领,将其调转至正面,语气十分严厉地道:“道歉!向这位阿姨道歉!”

    “你干什么!”

    熊孩子妈妈此时也冲了上来,想要拉开自己的孩子。

    但她毕竟是一个女人,最终还是没让孩子挣脱出李玄玑的束缚,最后只能把孩子搂在自己的腰间。

    “你给我放开!你再不放开我可就报警了啊!”

    熊孩子妈妈急了,嘴里不停地威胁。

    “让你孩子道歉!”

    李玄玑不为所动,抬眼死死地对方。

    就在双方僵持不下之际,又有一人急冲冲地跑了过来,二话不说一巴掌就甩在了熊孩子妈妈的脸上!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那位孕妇的丈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