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易术大宗师 > 第二十九章 跟踪狂
    其实张晓彤之所以没有拒绝去买汉堡,仅仅只是性格使然。

    张晓彤是个没主见的人,而且性格怯弱没什么脾气,即便内心不高兴,也不知道该怎么拒绝。

    若不是如此,大灯泡此次也不可能顺利地跟过来,要是其他女孩子怎么可能给他这种机会。

    按李玄玑的话说就是,张晓彤性格有点M倾向。

    你要是跟她好商好量,人家根本就不搭理你甚至瞧不起你。

    但你要是霸道一点直接吩咐她做什么事,哪怕她不情愿,一般情况下也会顺从。

    以往那些追求张晓彤的人之所以无功而返,主要原因就是把她当成了高高在上的女神。

    追求对方时,心中患得患失之下很多事就会太在乎她的感受,美其名曰尊重对方的想法,然而对方的想法就是没想法,结果自然失败。

    而李玄玑则光棍一条无欲则刚。

    我就是欺负你了,我就是对不你客气了,我就是没风度,我就是想让你别跟我有瓜葛,可偏偏这样反倒戳中了张晓彤的内心。

    虽然李玄玑在她看来有时候确实很讨厌,是个“坏人,但就是忍不住动心,给了她某种安全感,形成了典型的“男人不坏女人不爱”的霸道总裁效应。

    当然,这种霸道总裁效应只对张晓彤这一类性格的女孩子有效,这招要是在其他性格类型的女孩子身上使用……

    咳,如果你只是霸道,而不是总裁,那就自求多福、后果自负吧。

    此时的李玄玑其实只是歪打正着罢了,日后易术有成回想此事时,也才真正明白其中的原理。

    没有等太久,只一会儿工夫,张晓彤就把东西买回来了。

    “给你!”

    张晓彤没好气地把汉堡和果汁往李玄玑手中一塞。

    “谢了哈。”

    李玄玑接过之后,毫无形象地就拆开包装啃了起来,一边啃着还一边问道:“你自己的呢?”

    “我不饿,减肥。”

    如果是去吃料理什么的,张晓彤肯定愿意。

    但这种快餐垃圾食品吧,还是算了,也确实正好减肥。

    李玄玑重新打量了一眼对方,实话实说道:“挺漂亮的,其实没必要再减了。”

    本来生着闷气的张晓彤一听这话,顿时气就消了一大半,人家相当于还变相夸了她的身材也不错。

    于是翘起嘴角道:“算你有眼光!”

    所谓女为悦己者容,辛辛苦苦打扮了半天,现在总算有了收获,当然开心了。

    谁料李玄玑的话还没说完,接下来的话却是:“再减的话,那里就真的没有了。”

    张晓彤心中的那股恶气再次死灰复燃,一向胆小怕事的她也不管不顾了,直接挥起小拳拳连捶了李玄玑几下。

    李玄玑右手拿着汉堡,左手举着可乐,只能边走边躲。

    嘴里还死性不改,一边嚼着垃圾食物,一边含糊不清地道:“我实话实话罢了,你要是不高兴,下次我会注意委婉一点。”

    还有下次?

    又是一阵暴打。

    “我发现你就是个斯文败类!”

    打完后,气喘吁吁的张晓彤还是恶气难消,主要是她这一通打,人家嘻嘻哈哈的没什么,她倒累得半死,太气人了!

    已经借着对方的追打消化掉食物的李玄玑,则露出一副夸张震惊的表情:“小学的时候,我们班主任也是这么评价我的!说我看着斯斯文文的,整天就喜欢欺负女同学,骂我是斯文败类,没想到这个秘密今天又被人识破了!”

    张晓彤闻言,不禁扑哧一笑,心中的那口气又被对方以自黑的方式化解掉了。

    李玄玑本来也是跟着笑,但突然脸色一沉,皱着眉回头瞟了一眼某处。

    见李玄玑的反应有些莫名其妙,张晓彤不由得一愣:“怎么了?”

    回过头来的李玄玑沉默地摇了摇头,什么话都没说,但脸上的阴郁之色显而易见。

    “到底怎么了?”

    张晓彤有些担心地追问道。

    犹豫了半秒,李玄玑问道:“刚才那位,是怎么跟着你过来的?”

    张晓彤傻愣愣地回道:“我从家里出来医院里面遇上的,然后听说我要来万联,他说正好顺路就带我过来了。怎么了?”

    李玄玑思索了片刻后,在张晓彤一脸的惊异下,直接一把拉住对方的纤手,然后转身快步往回走去。

    这一刻,感受着对方手心传来的温热和力道,张晓彤整个人都是晕乎乎的。

    别说甩手挣扎了,连反抗的意识都忘了生出,甚至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地,任由对方牵着自己走出了二十多米距离然后拐进了一个安全过道。

    直到两人停下脚步,张晓彤才渐渐恢复思考能力,心中顿时娇羞不已。

    他竟然主动牵我的手了!?

    好羞人!

    这么快吗?昨天才第一次见面啊!

    看来他挺正常啊,不像性取向有问题?

    哼!看来还是老娘我魅力大,就算他是弯的,我也能把他给掰直了!

    想到这里,张晓彤抬起微颤迷离的双眸看向对方。

    “你……”

    正要说些什么,却发现对方视线并没有在她身上,而是怒视着正前方的某人。

    “咦,他怎么会在这里……”

    张晓彤不由得一愣,李玄玑怒视之人不是别人,正是本来应该已经走了的那只苍蝇。

    正纳闷着,只见李玄玑上前一步,人都快贴到对方的脸上了,沉声质问:“你在这里干什么?”

    “我?”对方神色慌张地转动着眼珠子道:“哦,是你们啊,这么巧,又遇上了。”

    这点小伎俩怎么可能骗过李玄玑的慧眼:“再问你一遍,你在这里做什么?”

    对方经过短暂的慌乱后,情绪已经渐渐稳定了下来。

    指了指身后,对方一脸无辜地道:“我刚在里面上了个厕所出来啊?怎么了,你们有什么事吗?”

    一旁的张晓彤偏头看了一眼,发现后面果然是商超的公共卫生间,也就没多想。

    李玄玑却根本不为所动,只是拿出手机打开了录音键,然后抬头依旧是盯着对方道:“你刚才在背后骂过我们什么话?”

    “没有……”

    对方刚想否认,可话到嘴边却不由自主地变成了:“是的,我就是骂你们了。一对狗男女!”

    李玄玑眯眼一笑,继续问道:“还有呢?”

    对方将目光移向张晓彤,恶狠狠地道:“贱货!”

    “没事,为这种人生气不值得。一切都交给我。”

    感受到身边的张晓彤气息不稳,李玄玑用力捏了捏对方的手背,安慰了一句后,继续问那人道:“你在跟踪我们?”

    对方面容扭曲,嘴角抽搐。

    看了一眼李玄玑手中的手机,似乎想否认,但不知怎么的还是承认了。

    “是!”

    “你经常跟踪张晓彤?”

    “是!”

    “你喜欢她?”

    “是!”

    “为什么喜欢她?”

    “她那么漂亮,谁不喜欢?我每天晚上都在幻想她脱光衣服躺在床上的样子!”

    “啪!”

    张晓彤眼中含泪,再也忍不住,一巴掌扇了过去。

    李玄玑瞥了张晓彤一眼也没说什么,而是继续问道:“你想娶她么?”

    被打了一巴掌的对方,顶着脸上的丑陋掌印,嘿嘿直笑:“怎么可能?虽然我承认她很漂亮,父母也有本事,但我家里的情况也不差啊!再说了,她都27岁了,医院里别的都缺,就是不缺年轻漂亮的小护士,我可不想在她这一棵树上吊死!”

    这下,张晓彤的眼泪是真的止不住流了下来,整个人也开始摇晃不稳。

    她最敏感的就是自己的年龄了,如今亲耳听到对方这样说,比直接捅她一刀还痛苦。

    李玄玑无奈,他也没想到对方心中阴暗到这种程度。

    感受到张晓彤站立不稳,只能抬手紧紧挽住对方的腰肢靠住自己以作支撑。

    同时,李玄玑也觉得有些问题不好再继续问下去了,免得进一步打击到张晓彤。

    “你可以走了。”

    李玄玑摆了摆手道:“你说的这些话,我都已经录音。也许法律上没法靠这个制裁你,但是我相信只要把这段录音交给你们医院,你以后的日子肯定不会好过。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明白明白!我保证!”

    这次对方的五官没有扭曲,一边擦着额头上的冷汗,一边真心诚意地保证着。

    李玄玑却不想留什么后患,问道:“那你自己说说看?”

    对方汗如雨下:“我保证以后再也不骚扰张晓彤了,再也不偷偷跟踪她了!还有,以后只要远远地见到她,我绝对绕道走!还有还有,我保证不再骚扰医院的其他护士,否则……否则让我不得好死!”

    李玄玑这才关上录音收起手机,然后微笑着怕了拍对方的肩膀道:“什么不得好死的……没那么严重,死不了的,最多就是断子绝孙、生不如死罢了。”

    对方被李玄玑这么一拍,本来就抖了个机灵,再被这么一恐吓,顿时双腿一软屁股坐地。

    “走吧。”

    李玄玑没有再看对方一眼,揽着张晓彤转身离开。

    而吓坏了的对方愣是坐在地上半天没起身,几分钟过去之后,才渐渐缓过神站起身。

    回忆起刚才发生的诡异一幕,眼神中带着一股深深的惧意,失魂落魄地离开了商城。

    他真正怕的不是那段录音,而是自己在对方面前竟然控制不住吐露真言,这一切实在太邪乎了!

    在回家的路上,他转道跑去买了一大包符纸,当晚躲在自家楼栋下面的角落里烧了一整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