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易术大宗师 > 第一章 易术大宗师
    “玄玑大师,您看这里的风水如何啊?”

    夕阳西下,红霞满天。

    被称作玄玑大师的中山装男人,此刻正被七八名黑衣人挡住归路,不得不立于断崖绝地之处。

    黑衣人中间,一个瘫坐在轮椅上的唐装老者,满是皱纹的脸上艰难地挤出一副丑陋的笑容。

    中山装男人侧头用余光瞥了一眼那深不见底的悬崖,不由得幽幽一叹,默然不语。

    等了片刻,唐装老者渐渐收起笑容:“老朽时日无多,此生已别无所求,只盼寻一处阴宅埋骨福地,好让我族继保万代昌隆……”

    说到这里,老者颤巍巍地抬起双臂,低头朝对面之人拱手抱拳,恭谨无比地一字一顿道:“还请,玄玑大师,不吝赐教!”

    老者身边的黑衣人们,同样躬身抱拳,齐声喝道:“还请,玄玑大师,不吝赐教!”

    中山装男人自嘲地一笑,自言自语般道:“想我李玄玑,行走江湖30余年,算天算地算世人,算无遗漏,却未算到自己今日有此一劫,易者不自易,可笑可叹可悲……”

    老者闻言,依旧是抱拳道:“老朽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如有怠慢之处,还请玄玑大师海涵!”

    “呵,岂止是怠慢?”

    李玄玑再次瞟了一眼悬崖,继而一脸悲戚道:“泄露天机,逆天改命,实乃割肉喂鹰!我父母、妻女、亲友,这些年相继亡故,今日孤家寡人的我亦遭此劫数,命中注定啊……”

    老者脸色微变,忙道:“只要大师三日内帮老朽寻一处宝地,老朽便绝不再为难您。不仅如此,还会奉上一张空白支票,10亿以内任由您填个数。有了这笔钱,大师再金盆洗手也不迟啊!”

    李玄玑哈哈大笑:“10亿?好大的手笔!这些世俗之物,对我来说毫无意义。”

    老者缓缓放下手臂,面无表情地道:“那大师是否有别的要求?我族好歹也是十大财阀之一,些许小事,老朽替您办妥便是!”

    李玄玑又是大笑,但笑中带泪:“那你可否让我双亲安享晚年,即便老死人间,也不再承受蚀骨之痛折磨,而是安详离去?”

    “可否让我爱妻回到我的身边,完成那场我们未完成的婚礼,而不是在娶亲路上遭遇一场莫名其妙的车祸,唯独我活了下来,她却香消玉损?”

    “可否让我的养女,在她放学回家的路上不再遭遇歹徒,那天,是她18岁的生日,她、她……”

    说到这里,李玄玑已经是双眼通红声音哽咽,后面的话再也说不下去。

    老者脸色开始变得冷漠:“人死不能复生,还请大师节哀。”

    李玄玑深吸一口气,神色也变得冷漠起来:“是啊!人死不能复生!你若是逼我,我就从这里跳下去,大家一拍两散!”

    老者神情稍缓:“大师这是何苦!”

    “不帮你,我会死,若帮你,亦是死。”

    李玄玑冷笑不已,往后退了一步的同时,仿佛洞悉了一切般地道:“万代昌隆?哈哈哈……若是助你万代昌隆,世上又何需多我一个李玄玑?”

    老者脸色铁青,眼神已变得冰冷,左右扫了一眼身边的黑衣人,急怒道:“拦住他!”

    李玄玑哈哈大笑,一边往身后的悬崖退去,一边朗声道:“易者,得天机变化者也,可窥天地之道,洞万物之规律,占运程之凶吉,卜人间之祸福,测命运之轨迹,查世间之因果,辨乾坤之阴阳……”

    “呼~~~”

    已然仰天倒入悬崖的李玄玑,身影迅速没入了万丈深渊之中,但笑声依然在峡谷中回荡。

    “……然天理报应,循环不爽,逆天道者,天必摧之;泄天机者,天必谴之;违自然者,天必弃之……

    “终其一生,仍未堪破天道,奈何奈何……

    “引此劫数,当是避无可避,罢了罢了……”

    ……

    ……

    铜城师范学院,美术学院小会议室。

    “听说,你是李地全老师的亲侄儿?”

    “是的。”

    “你的学历是大学本科?”

    “是的。”

    一间小型会议室内,李玄玑正接受着面试。

    坐在他对面的面试官是两名男老师。

    右手边的是个带着眼镜的中年人,是美术学院艺术设计系主任兼视觉传达设计方向的教研室主任,姓朱,叫朱宏辉。

    其人年龄看上去50岁出头的样子,国字脸,身材高大,体态明显发福,气质温文尔雅,语速不快不慢,说话的时候带着微笑,显得很有亲和力。

    左手边的是一个叫周宁的年轻人,看上去最多27、8岁,环境艺术设计方向的教研室主任。

    (周宁,由微信读者粉丝群里的书友“狂野宁宁”倾情客串)

    这个周宁的相貌看着挺“别致”的。

    长方大脸,大脑袋,头发乱糟糟的,脸上蓄着络腮胡,铜铃眼,厚嘴唇且有点外翻。

    最显眼的是他的那对八字大眉,又浓又厚,这家伙要是放在古代留个长发什么的,估计跟张飞的形象有的一拼。

    其穿着打扮也很另类,是嘻哈风+破洞装的风格,很符合一个艺术家的气质。

    言行举止比较随意或者说轻浮,说话语速较快,而且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基本上提问的时候都是他在问。

    之所以对这二人观察地这么细致,完全是李玄玑的职业习惯。

    自从投胎重生到这个平行世界,已经26年过去了。

    这么多年过去,他早已融入了这个世界,也不再计较缘何如此。

    尽管当下这个平行世界的治安环境比前世要好得多,不太可能再遭遇前世那种草菅人命的事。

    但这从小到大的26年间,他没有再给任何人算过命改过运,过着与正常普通人完全一样,甚至极为平庸的生活。

    大学所学的专业,也是与易术完全不搭边的艺术设计。

    上一世,身为易术宗师的他,享受过难以想象的荣华富贵,被无数达官显贵奉为座上宾,经历过无数大风大浪,也看尽了世态炎凉。

    所谓的人生巅峰,也不过如此。

    而且,代价太过惨烈。

    这一世,倒不如金盆洗手、解甲归田,小隐于野,平平静静地当一条咸鱼就好。

    孝敬父母,娶妻生子,陪伴家人,知足常乐,平淡一生,足矣。

    但毕竟有着前世的记忆存在,在与人接触的时候,他总是不自觉地会观察他人面相,揣摩对方的性格。

    这倒是问题不大,只要不泄露天机或者给人改运,就不会有什么天谴报应。

    何况他也只是习惯性看看,很少利用自己深谙人性的本事,去操控他人。

    如今26岁的李玄玑,就是个屌丝,而不再是前世的易术宗师。

    前世的辉煌都已是浮云。

    经美术学院教书的叔叔介绍,李玄玑今天来这里应聘大学老师。

    虽然只是个本科学历,但美术学院这边今年放宽政策,211以上的重点大学本科生,只要足够优秀,也有机会应聘上岗。

    不出意外的话,专业能力一直都很优秀的他,这辈子应该就是在大学老师的岗位上混一辈子了。

    周宁问了李玄玑几个简单的问题后,表情显得有些无语地看了看一旁的朱宏辉,眼神中透露着一丝不屑。

    这些细微的动作表情没有逃过李玄玑的一双慧眼。

    这个周宁显然是个喜怒显形于色的直脾气。

    得知他是本科学历而且还是关系户之后,估计心里就有点瞧不起或者不屑,只是不好当面撕破脸了罢了。

    而且还可以判断出,周宁至少是研究生学历,甚至博士学历。

    否则,也不可能与系主任平起平坐,并代表环境艺术设计本科专业方向来当面试官。

    对此,李玄玑虽然不太在意,但心中还是觉得有点冤枉的。

    主要是叔叔李地全太热心了,美术学院全院上下所有老师那里,基本上都去打过了招呼,还以此在李玄玑面前炫耀了半天。

    可是两世为人的李玄玑却知道,想在社会中良好生存,高调做事低调做人才是不变的真理。

    关系户这种事,用的好能助人一臂之力,用的不好往往会遭人怨恨反倒起反效果。

    如今显然就遇到了这种情况,不通人情世故的李地全就是好心办了坏事。

    李玄玑不好去解释什么,而且咸鱼一条也懒得解释。

    与周宁不同的是,性格更成熟的朱宏辉对李玄玑的感官倒是不错。

    倒不是因为李地全跟他打过招呼,而是李玄玑的个人简历里毕业院校一栏,写的是:江城理工大学。

    作为211大学,江城理工大学有自己的传统优势专业,艺术设计这个专业就是其一。

    中南五省所有院校里面,江城理工大学在艺术设计这个专业方向上,拥有多个博士点,有的细分专业还是唯一的博士点!

    中南五省的研究生要想考这些方向的博士,最佳甚至唯一的选择,就是去报考江城理工大学!

    从这所大学这个专业毕业出来的本科生,先不说能力,至少在业内,学校名气上是占了一定的优势的。

    就好比清北大学的学生,出门在外总比其他大学毕业的学生要更让人另眼相待。

    当然学校名气什么的,还不至于让一个系主任另眼相待。

    真正的原因是,朱宏辉的女儿朱芸,就是江城理工大学艺术设计专业毕业的!

    而且,朱宏辉还发现,根据李玄玑的毕业年限来看,对方跟自己女儿还是同一届的!

    所以这就很有意思了。

    缘分呐!

    也不知道这位认不认识自己的女儿朱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