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易术大宗师 > 第五章 暗流
    “上午考核的情况已经出来了。”

    院里一把手刘长宽不动声色地道:“听说有一个叫李玄玑的应聘老师十分优秀,面试和实操成绩第一,不知道你们二位是什么看法?”

    分管教学的教学办主任兼副院长阮高明,有点摸不清对方的态度,模棱两可地道:“下午试讲还没开始,再等等看?”

    另一位分管学工办的副院长兼副书记王金国则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你这可是问错人了,我主要负责学生工作,专业方面的问题我不太懂。”

    见两人都猴精似的不表态,刘院长微微一笑,先将目标放在了其中一人身上:“王院长,你这话我可不赞同。你除了是副院长,还是副书记嘛,院里的行政工作也归你负责。马书记明年就退了,现在基本不管事了,你作为接班的不二人选可不能撂担子哟!”

    王金国打了个哈哈道:“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嘛,这事还得听听老书记的意思,现在我可不方便插嘴。”

    一心往行政岗方向发展的王金国意思很明确,他的看法就是没有看法,一切唯老书记马首是瞻。

    刘院长对这番表态倒也满意,现在美术学院基本上就是他的一言堂。

    老马那边稍微打个招呼,最终还不是一切都听自己的?

    搞定一个之后,刘院长目光移向了另一位副院长阮高明。

    如果说30岁出头的王金国是老书记的接班人,那么这位35岁的阮高明,就是刘院长的未来接班人了。

    但与王金国不同的是,博士毕业的阮高明十分有野心,也一贯强势。

    表面上对刘院长保持着尊重,但私下里其实是非常瞧不起这个仅凭资历才混到院长位置且风评不好的刘长宽。

    关键是,阮高明还很年轻。

    所谓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

    还有三年才退的刘院长,当然也不愿意就这么被一个毛头小子给提前架空权力。

    以他的想法,最好是把这个各方面能力都很强也很有手段的副院长挤走。

    然后自己再扶植一个傀儡接班人出来,这样自己哪怕退了,也还能长臂管辖一段时间。

    所以两人明面上客客气气的,背地里实际上是明争暗斗矛盾重重。

    要想说服阮高明按照自己的想法办事,一般情况下很难。

    不过这次院里招聘老师,刘院长还是有信心说服对方的。

    毕竟招收新人老师这一块,两人都没有自己的关系户,没有什么直接的利益冲突。

    至于李玄玑?

    呵呵,的确是关系户。

    但属于是刘长宽一定要打击的那种关系户。

    李玄玑高三时,在刘院长门下的美术画室学了个把月。

    结果学了半个月后,发现这个所谓的美术学院院长名不副实。

    无论是教学水平还是绘画水平,刘院长跟他叔叔比差了不止一个档次,于是就背着画板走人了。

    走了还不说,由于两世为人的李玄玑极具个人魅力,思想眼界远超同龄人,他这么一走,导致一大半的画室学生也跟着他们的“带头大哥”叛逃了。

    结果这梁子便结下了。

    此外,李玄玑的叔叔与刘长宽之间关系极差,以前因为学术论文署名的事闹的很僵。

    所以无论是谁,刘长宽都要坚决打击报复。

    你叔侄二人牛逼?

    再牛逼,你李玄玑这次也是撞我枪口上了,看我不嘣了你!

    这次开小会,刘院长目的就是先定个调子统一思想,为接下来的扩大会议打基础。

    刘院长暗自算计了一番后,对阮高明道:“这个李玄玑,只有本科学历。学校虽然允许咱们院今年可以看情况适当放宽一下,但是从学院长远建设和发展来看,我觉得还是有必要收紧这个口子。”

    一听到对方竟然只是本科学历,阮高明微不可查地皱了皱眉头。

    确实如对方所说,弄个本科生进来,对学院几乎没有任何好处。

    不光没好处反而有坏处,因为占了一个教师编制名额,以后想引进高学历人才就少了一个萝卜坑。

    如果说非要有什么好处的话,可能就是对学生们有一定的益处。

    但估计也有限,毕竟一个本科生再怎么优秀,又能优秀到哪里去?

    想到这里,阮高明点了点头道:“我原则上赞同刘院长的意见。下午我也去听听他的试讲,看看到底是不是真有他们说的那么厉害。”

    作为一向死对头的阮高明能把话说到这份上,刘院长自然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人家要去听试讲,估计也就只是个托词。

    毕竟得找个台阶下不是,总不能直接就顺你的意吧,那人家岂不是很没面子?

    不过阮高明表完态就莫名其妙地有点后悔了,总感觉自己似乎遗漏了什么事情,心中还真就决定下午要去好好看看对方。

    与此同时,师范学院的副校长办公室内,同样坐着三人,话题也同样牵扯到了李玄玑。

    三人分别是分管后勤的洪世宽副校长、省规划设计研究院院长姜凌峰,以及铜城设计院的院长田华。

    洪世宽道:“我们学校刚升二本,相应的硬件和规模也得跟上,校里考虑明年把学校重新规划扩建一下。”

    说到这里,洪世宽笑着把目光移向了姜凌峰:“我跟田院长是多年的老朋友了,他倒是实诚,说要想弄好出点成绩,私底下建议我直接找省设计院,这不,这事儿还得麻烦姜老了。”

    田华在一旁笑道:“姜老可不是省设计院的,而是省设计研究院的。不过我和省设计院里的好多人,都算是姜老的徒子徒孙了,一般人可请不到姜老。所以我这可是掏心掏肺卖师求荣啊,事成之后老洪你得好好感谢我!”

    “那是那是!”洪世宽开怀大笑,连连点头保证。

    一直笑呵呵的姜凌峰摆了摆手道:“什么徒子徒孙的,小田你这是变相说我老了么?不过现在的年轻人确实越来越优秀了啊!其实你们市就有一个很优秀的设计师,完全没必要舍近求远。”

    “哦?谁啊?”二人同时一愣。

    姜凌峰道:“你们可能没听说过,他叫李玄玑,你们铜城人,三个月前因为一点小事刚从我那辞职回来。”

    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后,姜凌峰才继续道:“我这次来啊,主要目的就是为了请他再回去。按我的想法,你们这个项目最终还是得交给他来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