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易术大宗师 > 第六章 涌动
    姜凌峰的话,虽然说的有点打击人,但洪世宽和田华二人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

    作为省内设计大佬,又是徒子徒孙满天下,一般人真的很难请到姜老。

    这次人家亲自出马,刚开始两人还觉得受宠若惊不太敢相信,现在才明白人家过来谈项目竟然只是顺带的。

    但不管怎么说,依然值得庆幸,哪怕人家的关注点并不在规划项目本身。

    这事要是被学校其他老师们知道了,估计会很不服气。

    咱们好歹也是二本院校,这么大的一个规划项目您竟然还看不上?

    竟然还没有一个李玄玑重要?

    李玄玑这么牛逼么?

    这人到底是谁?

    副校长洪世宽也有此一问:“那他现在人在哪?能联系上吗?”

    姜凌峰也不卖关子,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对,小李你好,是我。我已经到铜城了,你现在方便吗?”

    过了片刻,姜凌峰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嗯?……你现在在哪?师范学院?打算进学校当老师?正在应聘?你、你这简直是在瞎胡闹!”

    “嘟!”

    话到一半,姜凌峰便气哼哼地直接挂断了电话。

    然后在其他两人哭笑不得的注目礼下,姜凌峰脸色难堪地挤出了一个笑容:“这个家伙……好像被你们学校捷足先登了?”

    而此时的李玄玑,压根就不知道因为自己的出现,一股风波在师范学院内悄然升起。

    应聘学校老师,完成面试、实操之后,接下来就是试讲。

    上午实操考核之后,已经安排了几名老师试讲。

    李玄玑也跟着旁听了一会儿,觉得内容没啥新意,基本上是照本宣科按部就班。

    听课的人员,除了相关考核老师之外,还有一个班的大三本科学生,可以说是真正的实战考核。

    选择大三学生听试讲课,院里自然是有一番考量的。

    大一和大二的学生的专业知识还未掌握全面,不一定能听懂讲课的内容或者客观评判试讲老师的真实水平。

    大四学生下学期基本上都出去实习了,根本凑不齐。

    不过也正是因为如此,在大三学生面前讲课有一些难度。

    如果讲的一般,大家昏昏欲睡根本不会给你面子。

    上午试讲过程中,就出现过有学生直接中途离场的情况,搞的那位试讲老师恨不得当场找个地洞钻进去。

    如果讲的好,那要看好到什么程度了。

    要知道师范院校的学生毕业之后也是同行,这评判标准可就拔高了不少。

    即便有一个人觉得你这老师讲的还不如他讲的好,照样也不会给你面子。

    除此之外,试讲并不是讲整整一节课的时间,而是规定25分钟内完成。

    然后休息5分钟,接下一位试讲老师,基本上也就是半个小时换个人上去讲。

    用半节课的时间讲课,想要获得同学们的认可,难度自然就更大。

    上午就有试讲老师讲到一半超时了,结果被考核老师直接打断赶下了台。

    台下的学生们因为只听了个一知半解,评价自然也就不高。

    而对李玄玑来说,他还多了一个难题。

    他的试讲时间,被安排在了下午,而且是排在所有试讲老师里的最后一个。

    之所以是这样的安排,也许是因为所有面试者里面就他一人是本科学历。

    又或许,是刘院长的一些巧妙安排。

    到时候听了一天课的学生们早已筋疲力尽,恨不得早点放学离开,哪还有心思听他讲课?

    等他上台,课堂效果肯定大打折扣!

    但是前世算无遗漏的李玄玑,完全不知道这些。

    中午回家吃了个饭后,李玄玑小憩了一会儿,养足精神后便再次返回师范学院。

    他打算继续看看别人的试讲情况,自己也好不断总结经验教训以免在试讲的时候犯一些低级失误。

    期间叔叔李地全曾兴冲冲地跑来找过他一趟。

    邀功般地声称,经过他不断宣传造势,以及周宁的积极配合,现在全院师生都知道有他李玄玑这么一号人物了。

    至于周宁为什么会积极配合?

    按照李地全的原话是:周老师一向粗枝大叶,是个有什么就说什么的率真之人,他对你极为仰慕,还想以后拜你为师,当然不介意顺势推你一把!

    好吧,这个叔叔完全不懂人情世故,实在太单纯了。

    虽然周宁看上去生着一副张飞李逵的粗犷相貌,平常也表现出一副举止随便、不拘小节的样子。

    但是李玄玑通过面相却知道,这些都是对方的一些障眼法罢了。

    周宁这个人,说话夸张但其实有自己的原则道理,粗枝大叶但其实是粗中有细,看似自傲其实是有点自卑甚至自闭,看似性急冲动实则是一种手腕手段。

    也许就是因为身边的人看他长的很粗犷,他才将计就计顺着别人的以貌取人,将自己伪装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甚至有时候,连他自己本人都有些相信了。

    总之,李玄玑这辈子虽然不想再当什么易术宗师,但看人极准的手艺还是没落下。

    叔叔李地全离开后,李玄玑便接到了姜凌峰院长的电话。

    然后以应聘师范学院老师为由,他委婉拒绝了对方的见面邀请,为此还被对方骂了个狗血淋头。

    不过李玄玑完全不知道,此时姜凌峰其实就在师范学院,而且正跟着洪世宽副校长怒气冲冲地往美术学院教学楼这边赶。

    重新回到试讲教室,却发现这里已经人去楼空。

    找路过的一名老师打听了一下才知道,试讲教室临时改到了阶梯大教室。

    这个变故完全是李玄玑引起的。

    听说系里来了个帅气又牛逼的男老师,下午没课的老师们,尤其是女老师们,纷纷蜂拥而至。

    这倒也罢了,连系里的学生们也坐不住了。

    不管是没课的还是旷课的,尤其一些在校的大四学生,也来了不少人。

    他们听到的说法是新老师的实践经验非常丰富、专业技能极强,所以觉得去听听李玄玑的课,说不定对他们毕业后有用。

    他们才不管又没有被安排听试讲课,反正即便不让进教室,在走廊里围观一下也是好的。

    结果在李玄玑来之前,试讲教室内外就已经挤满了人。

    这其中也包括刘院长以及本来没打算过来的副院长阮高明,院长当中也就王金国没来凑这个热闹。

    最后看这情况实在不像话,刘院长和阮高明商量了一下后便当场决定改换大教室上试讲课。

    始作俑者李玄玑因为被安排在最后试讲,所以是掐着点来的,没有遇到这一幕。

    阶梯教室在教学楼的五楼顶楼,李玄玑一边顺着楼梯向上走去,一边一路打听确认教室地点,最后七拐八弯总算找到了地方。

    然后刚一推开教室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