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诡术世界调查员 > 第六百六十三章 流浪的岁月
    夏晦岛,神殿。

    墨烟看着镜子前衣着华贵,妆容精巧的鲛狄王女,已经完全认不出自己的模样了。

    这不是说仆人们化妆技巧太高,以至于产生了易容的神效。

    实际上墨烟本人的底子相当不错,无须过多修饰,就能彰显出鲛狄王族女子的雍容华贵气质。

    甚至因为身上还有一半徐公的血脉,那种来自山人的清冷避世气质,加上其侠女的飒爽之气,更让墨烟在华贵之中,又增添一抹冷艳的气场。

    按屠夫人的说法,若此时墨烟去参加三岛贵族的聚会,必定会吸引众多雄性鲛狄的疯狂追求,以至于后者相互之间,在向墨烟表白之前,就先行打破了脑袋。

    就像动物的雄性为了争夺与雌性生育后代的权力,也会互相角力一番。

    这样一来,恐怕一场聚会过后,墨烟就能艳名远扬北溟,成为鲛狄王庭有数的美人。

    只是对于这种贵派,这种艳名,墨烟不但不以为意,甚至还有种深恶痛绝之感。

    她是墨家之侠,是临海城墨侠们的巨子。

    她此生只有两大心愿。

    其一是为天下人奔走,以全自身之道,进而入圣。

    其二则是与田籍相伴到老。

    显然现在她身上的一切,都与自己的目标背道而驰。

    故而在神殿停留的每一分钟,她都有种浪费生命的愤怒感。

    只是不论她如何愤怒,如何表达不满,屠夫人都熟视无睹,自顾自地按照自己的节奏,“改造”着墨烟。

    而墨烟也在这种纠结的状态中,苦苦等待了三天。

    三天时间,田籍音讯全无。

    “你究竟将他带到那里去了!”

    在祭坛之下,墨烟当着祖神的神影,当着一众神殿祭司的面,公然质问自己的母亲。

    “祖神在上,我可以对神发誓,我并没有私下囚禁他。”屠夫人信誓旦旦地保证道,“不但如此,由始至终,我都没有伤他分毫!”

    “那三天前将他卷入海底的是谁?”墨烟并没有轻信母亲。

    她是神的祭司长,谁知道祖神会不会偏帮她?

    “那估计是他以前的仇人,趁乱对他发难吧?”屠夫人耸耸肩道,“我固然阻拦你们离开,但我目标只有你,可不敢轻动一名齐皇册封的侯爵。”

    “是,我是始作俑者,但你总不能将所有事情都怪到我头上吧?更不能让我交出一个我跟没有扣下的人吧?”

    墨烟一时语塞。

    她并不是相信了母亲的说法,而是从对方狡黠的目光中,由内而外地感受到了一股森然寒意。

    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母亲在她心中,都是温柔,温馨的代名词。

    是她坎坷前半生中,唯一的阳光。

    只是此时此刻,她猛然发现,这缕失而复得的阳光,不但不暖,反而冰冷刺骨。

    连带童年的某些温情的画面,都因此蒙上了一层名为“虚伪”的阴影。

    “莫非,君父当年就是因此,才不得不去舅父联手,困住阿母么……”墨烟心中苦涩想道。

    “乖女儿啊,以阿母看,那田博闻多半是贪生怕死,自行逃离了。”屠夫人抚摸着女儿的脸庞,一副语重心长的模样,“这种鼠辈,就算有着好看的皮囊,也不足以托付终生,要不还是阿母再给你介绍介绍夫婿人选?”

    “我看咱们夏晦岛中就有不少青年才俊!”

    “要是这里的人选你不满意,禺强那边,阿母也不是不能想办法!”

    面对语气越发激动的屠夫人,墨烟目光低垂,一语不发。

    类似的话,她已经连续听了三天。

    不止屠夫人,神殿中的每一个人,上至祭司,下至仆人,全都在试图说服她,田籍自己丢下她跑路了。

    对方试图以这种饱和轰炸的方式,达成三人成虎的效果,让墨烟对田籍彻底死心。

    然而他们不知道的是,墨烟心中真正的想法是,若田籍真的为了自己活命而离开,她反倒要松一口气。

    至少田籍活下来了。

    但两人相知日久,她清楚田籍为人。

    对方是绝对不会抛下她独自离开的。

    正如田籍知道她同样会如此。

    “博闻大概是被这附近的某种强大的事物困住了。”墨烟心中回忆道,“在他的气息彻底消失之前,我能感觉他距离我不远,没有离开夏晦岛附近……”

    “要是我的实力强一点就好了,这样我就不必困守此地,可以去救他!”

    想到这里,墨烟目光扫过手中的佩剑“凝烟”。

    这柄剑如今也换上了名贵海兽皮支缝制的新剑套,外表修饰得极为高端大气。

    但墨烟深知,在华贵的外表下,“凝烟”依旧是一柄朴实无华,锋锐如过往的墨侠之剑。

    正如它的主人墨烟一样。

    “或许,这一次,轮到我去拯救博闻了。”

    墨烟攥紧剑柄,心中坚定想道。

    ……

    ……

    “不知不觉间,已经在这方世界游荡了近一年……”

    某处荒野山峰之上,田籍驻足回首,眺望这片天空低矮的狭小世界。

    近一年的游历,田籍不但走遍了杞城以外的每一个国度,更对这个世界的现状,有了更直观的了解。

    狭小,压抑、扭曲,以及……十分贫瘠。

    跟宗主国杞国一样,这些分封出去的小国大多都是城邦国家形态,几乎一城即为一国。

    之所以说是“几乎”,是因为有些地方贫瘠到连城墙都建不起,根本就是几十户人家聚一起居住,平日在居住地外摆出墟市,与过往行商、路人互通有无,勉强算得上一个市集型的城镇雏形。

    田籍为了搜集凝聚真符的物资,去不少这里的墟市看过,无一例外,都是失望而归。

    因为这里的人太贫瘠了,常常都是食不果腹的状态。

    集市上交换的物资,几乎都是粗粮,野果,奴隶,顶多再加上一些粗制滥造的基础手工品,譬如锅碗瓢盆之类的。

    别说凝聚真符的材料,恐怕连游者秩一的情绪仪式,也未必能收集够材料。

    至于那些有城墙的城邦国家,条件也好不到哪里去,无法是人口、粮食稍多一些,集市规模更稳定一些,仅此而已。

    意识到在民间地层不可能找到自己需要的的东西,田籍立即改变策略,与这些国度的贵族接触,试图走上层路线。

    只是他人族的“正常外貌”严重拖了他后腿,让他根本进不了本地贵族的府中。

    就算勉强硬闯进去,也是以一场流血冲突收场。

    这种外貌的歧视,也不是靠易容乔装就能改变。

    因为眼睛越大,往往意味着天人气息越浓厚。

    后者才是关键。

    想融入本地贵族阶层,除非田籍重新投胎,长出一双天生硕大如盘的眼睛,否则毫无希望。

    不过在贵族面前屡屡碰壁之后,田籍也因此结识了一个名为“白犬”的民间组织。

    “白犬”的纲领简单而明确,那就是推翻杞国的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