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我在剑宗签到百年 > 第59章 真的是可悲啊!
    

    虽说每天的生活都是一个样,时间长了就会枯燥且乏味,但是陈易凡却很享受这样的生活。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比起那些热血沸腾的战斗和冒险,还是这样安静且平淡的生活更适合自己,可能自己本身就有一颗不思进取,不知上进的心吧。

    他已经在这里住了六年的时间了,而那个小男孩也在陈易凡一点一滴的注视下长大。

    大多数的人都已经放弃了练习剑术的想法,但是只有他,查鹤轩在一往如一的坚持着。

    如果不是知道苏星辰是这个世界的气运之子的话,他都要怀疑查鹤轩了。

    已经十二岁出头的查鹤轩,身体健壮了许多,锻炼用的剑也从木剑变成了一把铁剑。

    当然,这铁剑是陈易凡给他的,以他的家境根本就买不起剑。

    虽然只是一把普普通通的剑,这对于陈易凡来说不算是什么,但是对于查鹤轩来说,如获至宝一般。

    他到现在还记得,查鹤轩见到这把剑时两眼放光的场景,当自己说把这把剑送给他时,满脸不可置信的表情。

    简直就要把陈易凡当成另一个父亲对待了,每次一有什么好东西,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陈易凡。

    但是在剑术上,陈易凡却一次都没有给他指引。

    即使剑道的天赋是最次的,但是他这六年对剑道的热情一点都没有消退,甚至还更进一步了。

    在这座城外的一座山巅之上,山是不大,但是查鹤轩每天都会爬到山巅,在这里练剑。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无论是春夏秋冬,还是刮风下雨,都泯灭不了他练剑的热情。

    而陈易凡则是有的时候坐在旁边看着他练剑。

    对于陈易凡这等高手来说,看查鹤轩的剑法可以说是漏洞百出,但是每次他都看到津津有味。

    甚至会拿出一壶酒,边喝边看。

    陈易凡也从来都没有暴露过自己修士的身份。

    在查鹤轩的眼中,陈易凡就是比较有钱的大哥哥。

    因为他看陈易凡从来都没有工作过,但是却从来都不愁吃,不愁喝,不愁穿的。

    就这样,又是过了四年的时间。

    当初懵懂无知的孩童如今已经长大成为了一个大小伙子,身材变得更加的健硕,脸庞变得更加的坚毅了。

    但是唯一没变的是,他练剑的决心。

    此时,他的修为已经到达引灵境了,修炼天赋也只能够说是一般吧。

    虽然谈不上是天才,但是也绝对不是一个废柴。

    “鹤轩,你过来。”

    在查鹤轩练完一遍基础剑法后,陈易凡招手让他过来。

    “易凡叔叔?”

    “鹤轩啊,你练剑也有十年了吧。”

    “是的,鹤轩叔叔。”

    “那你应该也知道你的剑术天赋是什么样子了吧,为什么还要这样坚持呢?”

    “因为我喜欢剑术,我想要成为天下第一剑客。”

    这是陈易凡第一次问查鹤轩这种问题,也是查鹤轩第一次回答这个问题。

    “喜欢吗?那行,你继续去练剑吧。”

    “是,易凡叔叔。”

    他陈易凡比查鹤轩大了一百多岁,即使叫太爷爷都不过分,所以叫叔叔也没有什么。

    就这样,又是过了几个时日。

    正在观察查鹤轩练剑的陈易凡突然瞪大了眼睛,仿佛看到了一件不可思议,令他难以理解的事情。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会练出剑意。”

    没错,在陈易凡的目光之中,他已经看到了附着在剑上的剑意了。

    虽然很是微弱,但是加以时日,勤加锻炼的话,这股剑意一定会变得越来越强大。

    随后,他直接闪身来到了查鹤轩的身边,一把定住了他的身体,然后手指放在了他的额头上,闭着眼睛似乎在感应着什么。

    “不应该,不应该啊。”

    陈易凡皱着眉头,摇了摇头。

    在他的感知中,查鹤轩并没有任何的奇遇,剑道天赋还是一如既往的次,但是怎么会有剑意的产生呢。

    并且还是难以修炼出的纯质剑意。

    “易凡叔叔,你怎么了?”

    查鹤轩想要挣脱,却发现根本就挣脱不了这个束缚。

    “你是怎么练出剑意的?”

    “剑意?什么剑意?”

    听到陈易凡的话,查鹤轩一脸疑惑的说道。

    这时,陈易凡也清明了起来。

    “没事,你先继续练剑吧。”

    陈易凡松开了查鹤轩,默默地退到了一旁。

    只不过由原来漫不经心的看着变成了直勾勾的瞅着。

    虽然,查鹤轩刚开始的时候是有些不自在,但是当他练剑沉浸的时候,就已经忘记了周围的环境。

    “他在笑?他为什么在笑?”

    这时,陈易凡注意到查鹤轩微微扬起的嘴角,内心满是疑问。

    虽然他以前也在查鹤轩练剑的时候,看到过他露出笑容,但是从来都没有多想过,可是这次就不一样了,他的内心突然变得敏感了许多。

    “难道练剑让他感觉到很快乐吗?”

    这时,陈易凡想起,自己在练习剑术的时候,好像从来都没有笑过啊。

    因为无敌剑体的缘故,别人需要辛辛苦苦练习十几年才会的剑术,陈易凡可能看一眼就学会了。

    其他人辛辛苦苦几十年凝练出的剑意,只要他想的话,几个月甚至几天就可以做到。

    “为什么我练剑的时候不笑,为什么我练剑的时候不快乐。”

    这时,他又注意到了查鹤轩嘴角的笑容,眼神突然一下清明了,身体一震,仿佛是顿悟了。

    “原来如此,原来我早就已经失去了对剑术的乐趣了啊。”

    别人在剑术上难以得到的东西,他唾手可得。

    也就是因为这样,他失去了对剑术的乐趣。

    对于他来说,剑术只要随便练练就好了,反正随便挥两下剑就会了,再多挥几下,剑意就出来。

    陈易凡知道他缺少的是什么了,他缺少的是一颗练剑的心啊,一颗对剑术感兴趣的心。

    想到这里,陈易凡疯狂的大笑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还真的是可悲啊我,拥有者无敌剑体的我,竟然缺少的是剑心。”

    在陈易凡发疯的时候,查鹤轩早已经停止了练剑,疑惑的看着陈易凡。

    而随着陈易凡的放声大笑,天气也是瞬间变化,风起云涌,乌云密布,电闪雷鸣。

    这时,陈易凡也感觉到自己的内心好像有什么要破碎了一般。

    当他明悟到这件事情的时候,他的剑心就已经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