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我在剑宗签到百年 > 第124章 都是套路
    

    “什么,竟然真的有麒麟。”

    听到圣兽前辈的话,圣主也开启了自己的瞳术,果然看到了陈易凡肩膀上的不同之处。

    在陈易凡使用这个状态的时候,他那肩膀上的麒麟纹身像是活过来一般,不断地闪烁着耀眼的红色光芒,并且血液在跟陈易凡体内的血液发生同化。

    这才导致陈易凡的外形发生了变化。

    并且气息也是属实的强横了许多,一股气浪以陈易凡为中心向着周围扩散了过去。

    不过被这股气浪正面击中的宋鹤白佁然不动。

    “这样才对嘛,要是你只有刚才那种实力的话,就实在是太让我失望了。”

    宋鹤白的声音传到了陈易凡的耳朵里。

    “那你可要瞧好了啊,来而不往非礼也。”

    说完,场中又是一道金光一闪而过,只不过与刚刚不同的是,这一次出招的是陈易凡。

    恐怖的剑意瞬间就席卷全场,一道金色的剑气迎面击向了宋鹤白。

    “有趣,不过这种剑法携带的剑意,是无法击退我的。”

    说完,宋鹤白也劈出了一道剑气,这道剑气与陈易凡用出的剑气一样,都是金黄色,但是却给人两种完全不同的感觉。

    一个霸道,一个锋利。

    不过最终是宋鹤白的剑气占据了上风,见状,陈一覅按只能够再劈出一道剑气,两道剑气融合在一起,才抗衡住对方的剑气。

    “果然,王权剑法已经不行了啊。”

    即使有着麒麟血脉的加持,王权剑法在宋鹤白已经起不到什么作用了,因为这就已经是他的极限了。

    “看来找个时间得将王权剑法升级一下啊,已经跟不上我的步伐了,看来只能够换另一种剑法了。”

    想到这里,陈易凡身上的剑意突然一变,相比较于之前的霸道,这次的剑意更加凌厉了许多。

    并且还带着一丝凶煞的气息,就连王权剑,也被染上了血红色。

    随后,陈易凡手持王权剑,直接向对方冲了过去。

    不过宋鹤白也不怂,也是直接拿着剑冲了上去,两把剑碰在一起的时候,笼罩擂台的结界因为两把剑的碰撞都已经发生了颤抖。

    “不好,再这样继续下去,这个结界就支撑不住了。”

    这个擂台正是平时天仙境弟子或者长老时比试用的擂台,从来都没有发生过今天这种情况。

    可以说,场中的两人战斗所产生的威力已经超过了平常天仙境强者战斗时候的威力了。

    这就可以说是比道仙境不足,比天仙境有余。

    随后一名长老立马走了出来,飞到了空中,双手散发出恐怖的仙力,使结界变得更加的稳固。

    “除了跟那几个人以外,我还是第一次感受到这样的战斗,要是在同阶级中,你肯定是无敌的存在,可是现在,你跟我差了两个小层次,最后赢得人,一定是我。”

    在两把剑互相抗衡的时候,宋鹤白对着陈易凡说道。

    “那可不一定啊。”

    说完,两个人的身影同时消失在原地,然后不断地在半空中发生碰撞,不过由于场地有限,限制了两个人的发挥。

    这金虹圣主也是注意到了这样的情况,连同擂台带人一起出现了另一方世界之中。

    这应该是属于一个小世界。

    瞬间,刚刚笼罩擂台的结界瞬间就消失了。

    “在这里,你们可以自由尽情的发挥了。”

    听到金虹圣地圣主的话,两个人的气息瞬间又提升了许多。

    两个人的每一次撞击,这片空间都会出现都会出现一道裂痕,不过很快就会被自动修复回来。

    可是修复的速度,完全比不上两个人破坏的速度啊。

    毕竟这是圣仙境强者临时建造出来的一方小世界,连下界大陆都比不上,要不是一直靠着圣地圣主的仙力维持着,估计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因为两个人的战斗,完全破坏掉。

    随着战斗的继续,陈易凡身上的凶煞之气越来越浓郁。

    陈易凡现在所使用的剑法名为血神,虽然听起来不像是一本剑法,但是事实是他就是一本剑法,一本货真价实的品阶超高的剑法。

    此时,陈易凡的身上已经被浓厚的血气给笼罩住了,宋鹤白的身上也是围绕上了金光。

    这金光也就是俗称的金虹,是使用金虹圣法和金虹剑法出现导致的。

    两个人现在身上都已经出现了不少的伤痕,每个伤口上都或多或少的留出了一些血液。

    不过这对陈易凡来说却是一大优势,血液越多,他的剑招就越强,无论是敌人的血液亦或是自己的血液,都是他现在剑招的养料。

    宋鹤白很快也发现了这种状况,他刚开始还好奇,为什么陈易凡会用这种以伤换伤的方式战斗,现在他明白了,原来一切都是套路啊。

    想到这里,宋鹤白有些咬牙切齿了,连忙与陈易凡拉开了距离。

    “你可真是奸诈。”

    拉开距离之后,宋鹤白对着陈易凡说道,脸色有些阴沉,一副上当受骗了的模样。

    “鹤白终于察觉到这一点了。”

    那几名观战的长老纷纷开口说道,只有那几名亲传弟子,目光中还是有些疑惑,企图听自己的师尊讲解一下。

    “那小子的剑法十分诡异,可以通过剑上吸收血液使剑招变得更加强大,所以他刚刚才跟鹤白进行以伤换伤的战斗方式。”

    “原来如此。”

    听到长老这么一说,这几名亲传弟子都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

    “兵不厌诈,这点道理你应该是懂得吧。”

    “哼。”

    宋鹤白冷哼了一声。

    “不过我既然已经知道了你这个招式了,那就不会再轻易上你的当了。”

    “是吗?”

    陈易凡可不这么觉得,只要宋鹤白对他发动进攻,那么两个人肯定会以伤换伤,除非宋鹤白不对他发起进攻,而是一直进行防御或者躲避。

    可是这样的话,宋鹤白根本就无法战胜他,最后的结果可能就是比拼两个人谁更持久罢了。

    要是比持久的话,陈易凡可不怕啊,他可是有着麒麟这个备用资源啊,肯定要比宋鹤白持久的多。

    除非宋鹤白不想要赢了,要不然必须得跟他进行正面的战斗。